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7章 哭灵
  。一入宫门,文武百官就发现宫中的武士、内侍、宫女,已经披麻带孝,就连武士们手中的枪戟也都裹上了白绫。一个太监站在小山似的一堆白衣服前面,哀声唱礼:“皇帝殡天,文武百官去吉服,带孝入殿。

  文武百官早已知道皇帝驾崩的消息,所以倒也没有因此引起什么sao动,他们默默地走过去,领一套白衣罩在官袍外面,又以白绫系在官帽上,一个个默默走向金殿,许多人已低低饮泣。

  金殿上,赵光义披麻带孝地站在御座下面,左右站着同样身着孝衣的卢多逊、吕馀庆和薛居正三位宰相,默默地看着文武百官鱼贯而入。

  “各位大人,昨夜……陛下暴病身故,已然殡天了。”赵光义沉声说罢,两行热泪已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文武百官齐齐仆倒在地,放声大哭,一时金殿上号啕震天,粗的细的高的低的种种哭声汇聚成一种怪异的声浪。

  赵光义和三位宰相不敢在正面承受百官之拜,亦退至一侧与他们一同向御阶上空置的龙椅膜拜号淘,半晌,吕馀庆和薛居正方擦擦眼泪,上前一步搀起泣不成声的赵光义,卢多逊上前一步,大声说道:“百官止哀,起立。”

  待百官一一立起,卢多逊方道:“先帝兢兢业业,励jing图治,终龙体抱恙,暴病殡天。国不可一ri无主,惊闻陛下驾崩,卢多逊惊恐悲痛,却不敢忘却宰相责任,急于吕相、薛相参议,晋王赵光义聪颖谦恭,人品贵重、德行高尚,可为人主。臣等拥戴,奏请皇后娘娘允准,决议:扶晋王升位,为我宋国之主!晋王,请升座,百官参拜新君。”

  赵光义哭泣不止,连连摆手拒绝,抽噎得话都说不出来,被吕馀庆、薛居正强行扶上龙椅,就在他面前按着他的双手跪了下去,阶下百官一见,如镰刀一划之下的麦子,齐刷刷地倒了下去,齐声说道:“臣等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家……平身。”

  赵光义哽咽的声音在金殿上回荡:“先帝驾崩,天摧地裂,朕……悲痛不能自己。今皇仪殿中,已为先帝设灵堂,朕率百官,祭拜先帝、哭灵守灵,并议先帝庙号。国事一ri不可荒废,然先帝乃朕手足,先帝殡天,朕悲痛yu绝,实难料理国事,故停朝三天,三ri之后,再临朝听政。望众卿尽心辅佐,绵延国祚,兴我大宋。”

  他站起身来,泣声又道:“先帝大行,应予国丧。卢相,此事该由谁人负责?”

  卢多逊毕恭毕敬地道:“凡朝会、宾客、吉凶仪礼之事。凡国家大典礼、郊庙、祭祀、朝会、宴飨、经筵、册封、进历、进chun、传制、奏捷事。凡外吏朝觐,诸蕃入贡,与夫百官使臣之复命、谢思,应由……鸿胪寺主持。”

  那时的礼部,主要负责科举考试,一应朝廷大礼,都是由鸿胪寺主持的,赵光义只道杨浩已然逃之夭夭,却仍故做不知,便含泪道:“如此,鸿胪寺卿何在?”

  他泪眼看向群臣,就听下站臣僚之中一声高喝:“臣在!”

  一个身着孝衣的官儿便一瘸一拐地从文官队列中走了出来,向他遥遥一揖道:“臣,听旨!”

  “啊!”

  赵光义大惊,像见了鬼似的,直勾勾地看向杨浩。

  杨浩浑若未觉,又是一揖,朗声道:“请陛下吩咐。”

  “啊!”赵光义眼中闪过刹那的惊慌,随即道:“鸿胪寺当负责国丧礼仪,杨卿身为鸿胪寺卿,当须负起责任,主持料理先帝后事。”

  “臣……遵旨……”

  杨浩高声领旨,抬起头来,两人眼神一碰,赵光义眼中一簇火苗突地一闪,杨浩却是目光澄澈,神情自然,毫无半点异样,赵光义见了不禁一阵犹疑。

  ※※※※※※※※※※※※※※※※※※※※※※※※※※※※※垂拱殿上,杨浩与三位宰相议论了一番大丧礼仪,并征得赵光义同意,三位宰相便告辞出去,导引百官祭拜先帝灵位去了。

  赵光义坐在御书案后,看着站在眼前的杨浩,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杨浩也站在那儿,平静地看着赵光义,两个人对视良久,赵光义忽然道:“朕……听说昨晚杨卿去过南衙?”

  “是,臣去过。官家当时正忙于河道疏浚事,至晚不归,故臣辞去。”

  “哦……”

  赵光义拿起面前一杯茶,轻轻啜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令人心悸的笑容:“朕还以为杨卿有什么大事,回去后便让禹锡去寻你,谁知禹锡到了府上,却见空空如野,朕着实奇怪,因城中有两处走水,忙于调度,后又听闻先帝驾崩,方寸大乱,一时顾及不得杨卿,杨卿府上……没什么事吧?”

  “没有啊!”

  杨浩的笑容也透着十分的古怪:“臣如此年轻,便已官居大鸿胪,位列九卿,位极人臣。常自感念慈母教养之恩。惜慈母早丧,不能奉养尽孝,这是臣最大的遗憾。故此……昨ri臣让家眷代臣前往北地霸州祭扫家母坟茔去了,因送家眷出城,戌时一刻才回来,想必没有和程大人碰上。”

  赵光义眉头微挑,带起一片萧杀,淡淡地道:“这可奇了,朕记得让程德玄去寻杨卿的时候,已是戌时三刻,怎么却不曾见到杨卿呢?”

  杨浩面不改se地道:“臣记得很清楚,戌时一刻,臣就回府了,回府之后,吃了碗夜宵,洗了个澡,一觉睡到天亮,这才赶来上朝,如果程大人确是在臣回府后来过,臣没有不知道的道理,官家ri理万机,诸事繁忙,想是记错了时辰。”

  赵光义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微笑道:“戌时一刻,你就回来了?”

  杨浩斩钉截铁地道:“绝不会错,戌时一刻,臣就回府了,再不曾离开。”

  赵光义盯了他半晌,转颜一笑:“如此说来,想必是朕记错了。先帝驾崩,是眼下最重要的事,你身为大鸿胪,当尽心竭力,把先帝风光大葬。去吧,且去灵堂那边照应着,好好cao持。”

  “臣遵旨。”杨浩长长一揖,退了出去。

  王继恩一个箭步闪到赵光义身边,赵光义一摆手,便将王继恩要说的话堵了回去,王继恩那只恶狠狠地举起,作势yu劈的手也慢慢收了回去。

  “曹彬可肯与楚昭辅合署公文,喝停北伐大军、调魏王回京了?”

  “是!”

  王继恩的腰杆儿很自然地弯了下来:“天明时分,曹枢密终于签署押印了,楚将军已令八百里加急快报传往北伐军中。”

  赵光义吁了口气,道:“这件事,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大军要肯停下,魏王要肯回来,这江山……才算是稳下来。你去灵堂那边看着点,看看百官有何反应,但有异常立刻禀报于朕。”

  “遵旨”王继恩答应一声,却没动弹。

  赵光义微微一笑道:“爱卿劳苦功高,朕是不会忘记的。宫中大事小情,现在还要依赖着你,朕封你为宫苑使,负责六宫一应事宜。先帝驾崩,遵先帝遗嘱,当归葬埋石马之处,爱卿便负责陵寝事宜。”

  宫苑使负责后宫一切事宜,那是内官最为尊贵的官职。而主持工程,素来是肥差,哪怕不太贪的,也能得赚得盆满钵满,放屁流油,王继恩恭声谢恩,却未露出过份的喜悦。

  赵光义又道:“你做事得体,识文通武,总做些侍候人的差使,未免大材小用。朕登基之后,总要出兵北伐,再拓疆土的,唔……待先帝陵寝事毕,便放你个外官,暂任河北道刺使,将来随朕征讨天下,但得立下战功,前途不可限量。”

  王继恩动容跪倒,喜形于se道:“谢陛下,奴婢遵旨,陛下一夜劳累,请歇息龙体,奴婢告退。”

  外官与内官,完全不同的官员。内官虽也有品秩,俸禄着实不低,说到根儿上,不过就是侍候皇帝和嫔妃的太监头儿,可是外臣……,那是要开衙建府,做一方父母的。见了皇帝也只称臣,非逢大礼不必下跪,岂是宫中一个男女不分的‘奴婢’比得的?

  王继恩心花怒放,脚步轻松地退了出去。

  殿中一静,赵光义蹙起眉头,惊疑不定地自语道:“奇怪,他到底有何所恃?竟然回到朕的眼皮子底下?”

  犹疑半晌,赵光义咬着牙根一笑:“以为大庭广众之下,朕动不得你么?朕就不信,你敢在百官面前胡言乱语,哼哼,来ri方长,咱们走着瞧!”

  这时内侍通报一声,宋琪、贾琰走了进来,这些人都是赵光义潜邸的心腹,赵光义一得皇位,就给他们送去了出入宫禁的腰牌,他现在的全部班底还在南衙,在正式登基坐殿前这些心腹又不好安插到朝中为官,只得通过这种方式联络。

  一见赵光义,宋琪与贾琰便拜了一下:“臣参见陛下,恭喜陛下,荣登大宝。”

  赵光义满面chun风,亲自离座将他们扶起,宋琪紧跟着又道:“官家,程德玄死了。”

  赵光义吃了一惊,失声道:“禹锡死了?怎么死的?”

  宋琪将发现程德玄死尸的事说了一遍,赵光义脸上yin晴不定,宋琪又道:“官家,无缘无故,谁会半夜三更刺杀朝廷命官?禹锡是去追缉杨浩的,依臣所见,杀人者必是杨浩无疑,杨浩此时恐怕已然逃逸,堂堂九卿之一,猝然失踪,岂不可笑?官家可下明旨,通缉于天下,只要找到他的下落,臣自有手段,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

  赵光义yin沉沉地道:“不用找啦,杨浩现在就在宫里。”

  宋琪大吃一惊,失声道:“甚么?”

  赵光义有些烦躁地道:“他大剌剌地出现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朕一时倒动他不得了。不用管他,他既敢回来,朕就不怕他逃出生天。如今朕甫登基,太多事情需要料理,哪有心神与他闲耗。”

  贾琰道:“陛下说的是,官家以至尊凌天下,小小杨浩何足道哉。”

  赵光义道:“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帝位,巩固皇权,稳定天下人心。朕正有事与你们计较,来来,你们坐。”

  宋琪、贾琰忙道:“官家面前,哪有臣的座位。”

  赵光义一笑,仍叫人搬来锦墩,二人千恩万谢地坐下,三人便计议起来。

  “远征之军原地驻扎下来,对军中诸将还要做些安抚。官家登基,大赦天下,群臣也要封赏的,北伐诸将不妨先赏,自党进以下,重要将领均应有所封赏,以安其心。”

  “这个朕省得。今着曹彬附旨,传令三军停而不前,只是一个试探。既然曹彬识时务,枢密正副使肯听从朕的命令,京畿禁军便在朕的掌控之中,但凭这一点,党进那边就得三思而后行。”

  “官家,洛阳那边,已经连夜派了人去,赵相那里掀不起什么风浪。皇三弟及诸多皇族府邸也都在密切监控之中。此外就是党进等诸多北伐将领的家眷,这些人也被监视着一举一动,插翅难飞。”

  “好!”

  “输运北伐大军的粮草已经掐断,待魏王收到圣旨时,军中便该知道这个消息了。”

  “好。”

  “眼下,还要大赦天下,诏告天下臣民,新帝登基。还有定年号……”

  “这个……定年号……早了些吧?年号应该自先帝驾崩次年算起……”

  “如今还有大半年的时光,夜长梦多啊,早一ri定下来,年号、皇号、太子,都要早些定下来,名份正了,天下也就定了。”

  “……好!”

  ※※※※※※※※※※※※※※※※※※※※※※※※※※※※※杨浩离开垂拱殿,便一瘸一拐地直赴灵堂。

  他和赵光义这番过招,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程德玄去过杨家没有?去过!他在不在府上?不在!

  可他就是当着赵光义的面,一口咬定自己在家,赵光义又耐他何?新任皇帝跟一个臣子没完没了的计较他昨晚到底去了哪儿?又不是独守空床的老婆,一肚子怨气,你非得较那真儿干嘛?

  杨浩反正是知道他绝不会放过自己,摆出这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赵光义反而有所忌惮,摸不清他到底有什么底牌,因此心生疑虑,便不敢轻易下手了。他可是九卿之一,赵光义有何罪名敢公开杀他?若要暗中下手……他可是大鸿胪,整ricao办先帝丧事,这几天恐怕皇didu没他见的官儿多,整天在人前打晃,谁能下手?何况他这几天大多数时间要在宫里头度过,赵光义绝不敢让他死在宫里,给自己的登基添加点不堪的佐料。

  至于宫外……,他清晨上朝之前,已经悄悄见过了猪儿,并与继嗣堂在汴梁的暗桩取得了联系,有汴河帮的江湖好汉们暗中相助,又有继嗣堂遍及三教九流的潜势力,这几天让他们好好安排,来ri他一出宫门,便像鱼入湖海,谁还能寻得到他踪迹。

  布设灵堂的大殿中,已是一片素白。

  赵匡胤的棺椁在大殿尽头,前方置着香案、灵牌,文武百官依序祭拜,在礼官指引下哭祭先帝。

  杨浩位列九卿,地位仅次于三位宰相,所以直趋最前方,在三位宰相身后跪下,祭拜一番,然后便起身走到一边,鸿胪寺诸官员都围上来,焦海涛等人各自将自己负责的事宜汇报一下,杨浩又指点安排一通,各司官员立即分头下去,料理安排自己手头的事情。

  杨浩则在侧前方跪下,避开文武百官序列,方便鸿胪寺官员随时向他请示,安排大丧各项礼仪。

  杨浩一边哭灵,一边游目四顾,只见灵前百官神se各自迥异,显然对赵匡胤突然暴毙,很多人毫无心理准备,仓促逢此大变,难免有些失措。曹彬、田重进等官员面se更是沉重,却也无人敢东张西望、交头接受。

  新君已经拜了,他们是大宋的官儿,扶保的赵家的社稷,坐江山的是赵家的人,他们除了接受现实,还能怎样?

  杨浩又将目光转向灵前,跪在灵位最前方的,自然是宋皇后和赵匡胤的一双子女。宋皇后一身孝,尤显年轻,二十许人,貌美如花,只是一双眼睛哭得像桃儿似的,此刻她已哭得嗓子都哑了,高声不得,只是不断拭泪。

  杨浩见了不禁心生恻隐,忽地,他察觉两道目光正在盯着自己,心头不由一凛,赶紧伏下去,随着百官做号啕大哭状,藉着擦泪的动作,他以袖掩面,向那目光悄悄看去,这一看便是一怔。

  他还以为是赵光义的耳目在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不料这一抬头,碰上那对目光,却是暗吃一惊。那人竟是永庆公主,她身穿一袭麻布白衣,一头青丝也挽在白绢之内,清秀的脸蛋儿上挂着泪痕,鼻头哭得红红的,那双泪眼却是一瞬不瞬地正在盯着他看。

  一碰上他的目光,永庆公主立即微微侧身,随着唱礼官的高呼拜伏下去,嘴巴向自己身前使劲努了一下,杨浩向她身前一看,不禁一阵茫然,永庆公主又努了一下嘴巴,杨浩茫然地想:“在她身前跪着的就是宋皇后,她要自己看什么啊?莫非……那个蒲团跪得不太舒坦,她想让我换一个?”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竞猜网  世界书院  天下足球  新金沙  蜡笔小说  伟德一生  365bet  伟德财股网  欧冠足球  六合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