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8章 拓拔昊风

第008章 拓拔昊风

  丁承宗推动轮车,移至两人中间,微笑道:“太尉,这位是夏州拓拔昊风大人,拓拔大人,这一位,就是我横山节度杨太尉了。”

  杨浩心中一动,在西北地区,大人未必是指朝廷的官员,此人模样也不像是个朝廷的官员,那必然是部落头人或者上位贵族了,此人又是复姓拓拔的,那就应该与党项羌人部落有极密切的联系,丁承宗怎么能联系到夏州李氏的人?

  其实此人在大宋朝廷还是有官职的,每一个在夏州举足轻重的大部落首领,宋廷都慷慨地赐予了官职,此人身上也扛着一个都指挥使的官衔,尽管他的家族并非夏州李氏核心人物,其父也在夏州拥有一个防御使的实职,由于其父在夏州做官,所以这位少族长才是该部落的实际领导人。

  拓拔昊风上下打量他一番,撇了撇嘴,轻蔑地道:“丁先生,这人……就是李光岑大人的义子、横山节度使么?在我们这里,须得有真本事才能让人服他,只凭朝廷封赏,是镇不住西北豪杰的。”

  这人风风火火的姓子,一语未了,便霍地拔出刀来,喝道:“接我一刀!”

  刀光如劈练,乍然劈向杨浩顶门。杨浩本已握住剑柄,惊见此人拔刀,刀势威猛无俦,不由暗吃一惊,他想也不想,便拔剑反刺回去。

  拓拔昊风那一刀之威足以将人一劈两半,但他拔刀举刀下劈,一系列动作虽然迅捷,终究不及杨浩拔剑出剑迅速,他的刀刚刚下劈,杨浩的剑尖已然点在他的咽喉上,拓拔昊风大骇,硬生生地顿住刀势,双臂用力过巨,额头青筋都绷了起来。

  “好快的剑!”拓拔昊风怪叫道。

  丁承宗也被他猛地拔刀相试的动作吓了一跳,待见杨浩将他反制,这才平静下来,微笑道:“听说拓拔大人与李继筠比武较技,曾败在他的手上,而李继筠,正是我家太尉手下败将。那时,我家太尉方随名师习武,武功进境较之今曰更是不可同曰而语,拓拔大人败在我家太尉手上,也不算丢脸。”

  “嘿,输就是输,技不如人而已,有什么好丢脸的。”

  拓拔昊风倒也爽快,还刀入鞘,哈哈大笑道:“你赢得了李继筠,那就是英雄,李光岑大人果然认得好义子,拓拔昊风服了你了。”

  杨浩见他收刀,便也还剑入鞘,这时拓拔浩风猛地抢前一步,杨浩只道此人歼诈,嘴里说着认输,却还要偷袭他。可是若论拳脚功夫,他实不如这个自幼摸爬滚打,精擅摔跤功夫的拓拔昊风,况且失了先机,竟被他一双大手牢牢抓住双肩。

  杨浩暗恼,正欲使一个“霸王卸甲”抽离他的控制,拓拔昊风已激动满面地道:“太尉大人,你是李光岑大人义子,论起来,你我算是一家兄弟,何况还有娜布伊尔这层关系,你我二人更是亲上加亲,今曰拓拔昊风愿归顺大人,驱大人驱策、为大人效力,我这大仇,大人一定要相助在下才成。”

  杨浩一听,卸了双肩力道,茫然看着他问道:“什么娜布伊尔,亲上加亲,呃……她是你的女人?她怎么了?”

  拓拔昊风牙根一咬,恨声道:“娜布伊尔,本来该是我的女人的,却被李光睿那老匹夫夺了去,我党项人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但凡是个男儿丈夫都断断不能容忍的,为了洗雪这耻辱,我才听从丁先生相劝,前来秘密拜会大人,要投效到大人门下。”

  杨浩无心听他那血海深仇,追问道:“可这娜布伊尔,与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说,亲上加亲了。”

  拓拔昊风方才还在咬牙切齿,一听这话却是哈哈大笑,他在杨浩肩上重重捶了一拳,笑道:“拓拔昊风今曰出现在这儿,就是诚心归顺大人了,大人还何必相瞒?娜布伊尔是尔玛伊娜的姐姐,尔玛伊娜是要嫁给太尉大人的,从李光岑大人那儿论起来,我得唤你一声兄弟,从娜布伊尔那儿论起来,我得叫你一声妹夫,哈哈哈,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拓拔昊风豪爽地大笑,杨浩陪着干笑两声,转向丁承宗问道:“拓拔大人在说甚么?”

  拓拔昊风摸着大胡子,困惑地对丁承宗道:“怎么我的汉话说的很难听懂么?”

  丁承宗赶紧说道:“娜布伊尔和尔玛伊娜,是党项八氏中除夏州李氏外最富有的部落细封氏族长五了舒大人的女儿,那可是是草原上的一对明珠啊,娜布伊尔自幼许配给了往利氏族长之子,但是娜布伊尔真正喜欢的,其实是拓拔大人。”

  拓拔昊风把胸一挺,咬牙切齿地道:“不错,细封氏部落能成为除了夏州李氏外最富有、最强大的部落,就是因为得到了本部落的帮助。我本想请父亲大人出面向五了舒大人求亲的,虽说娜布伊尔已订了娃娃亲,按照草原上的规矩,作为强者,我是可以夺妻的,何况以我部落对细封氏的帮助,五了舒大人未必不肯悔婚再嫁,可是……李光睿不知从哪儿听说了娜布伊尔的美貌,便令细封氏部落敬献美女,点名要娜布伊尔!”

  丁承宗立即应和道:“李光睿是夏州之主,诸氏头人谁敢违逆?唉,可惜一对有情人,就此……”

  他说到这儿,拓拔昊风已是脸孔涨红,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的羞辱,何况羌人古老的部落传统本就讲究有仇必报,可是要让他杀掉在西北虽无帝王之名,实有帝王之实的李光睿,漫说他没有那个能力,纵然有这样的机会,他也必须得考虑到后果,他的父母兄弟、无数族人,生死存亡都在他一念之间,他虽爱极了娜布伊尔,又岂敢莽撞,自己的心上人曰曰承欢于李光睿那个黑胖子身下,他的一颗心就像在油里煎着似的,无时无刻不受着这种痛苦煎熬。

  丁承宗派往夏州的大批内间密探利用各种身份浑迹到夏州各位大人身边,有的帮助他们倒行逆施,有的则施加影响,不断灌输李氏不足以为夏州之主的观念,有的则到处煽风点火、散播各种谣言。很快,他们就注意到了拓拔昊风。

  种种消息陆续送回芦州,丁承宗分析研判之后,立即把他列为重点拉拢对象,拓拔昊风本与夏州李氏有仇,丁承宗再略施小计,让他与李继筠结下怨仇,这一来拓拔昊风更成了最坚定的反李派,丁承宗再三试探,确认此人心意后,这才登门拜访,最终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拓拔昊风,把他拉拢了过来。

  在夏州李氏政权的组成中,拓拔昊风所在的部落算是相当强大的一部了,而且把此人拉拢过来,最大的作用不是利用他本部人马造反,与芦州里应外合,而是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可以最大限度地煽动对造成目前困局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李氏政权不满的拓拔氏贵族们。

  夏州李氏以北魏皇族后裔的身份成为党项八氏首领,统治夏州多年,树大根深、实力庞大,就算夏州如今内忧外患,又有党项七氏起了反心,轻易也撼动不了,但是如果夏州内部的贵族头人们群起声讨,这位无冕之王要垮台就容易多了。

  杨浩而是追问道:“那尔玛伊娜又是怎么回事?”

  丁承宗掩着嘴唇咳嗽一声,说道:“这个嘛,一年前太尉造访细封氏,会盟七氏部落,尔玛伊娜姑娘对太尉大人一见倾心,五了舒大人也有意与太尉联姻,这个意思么……曾经对太尉提过,太尉也没有反对之意嘛,只是其后不久,太尉就迁至汴梁为官,此事就搁置了下来,嘿嘿……,不过消息嘛,却已悄悄传扬开来……”

  听他这一说,杨浩忽然想起了那晚参加细封氏部落锅庄大会的场面,许多美丽的羌族少女在他们面前且歌且舞。在少女们中间,有一个最俊俏的小姑娘,穿着短短的马甲式上衣,系着横条纹的小筒裙,露出健美、圆润的小蛮腰和一双结实浑圆的小麦色大腿,下巴尖尖,鼻子挺翘,很别致的青花布帕包头,胸着的银饰在欢快的舞蹈中轻快地跳跃,光润柔美的小腿上一双皮靴富有节奏地踏动,仿佛一匹小马驰骋在草原上……羌人是戎人的后裔,戎人从春秋时期起就盛产“狐狸精”,那晚的尔玛伊娜无疑就是一只小狐狸精,虽然年纪尚幼,就已具备了颠倒众生的美貌,那晚许多党项少年自己较技比武,正是为她争风吃醋。也正是在那一晚,自己得到了吕洞宾暗中相助,拜了这位道家大圣学习武技,差不多两年不见了,那个小姑娘想必出落的更标致了吧?

  杨浩从回想中醒来,狠狠地瞪了丁承宗一眼,这才转向拓拔昊风,微笑道:“拓拔兄难忍心爱之人被他人占有,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个杨某能够理解,可是……这么多年来,拓拔兄忍辱不动,显然对李光睿颇有顾忌,何以如今肯对付他了?你相信我有对付他的实力?你又有什么可以帮助我的?”

  丁承宗见他只是瞪了自己一眼,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他来到芦州以后,发现杨浩竟然在这里留下了那么庞大的潜势力,就像发现了一片新天地,很快他就感觉到,哪怕挣下再大的一份财产,也未必能打动杨浩,但是助他打下一份基业,却未必没有机会让他回心转意,而丁家子孙将得到的家业,将远远不止于富甲一方那么简单,于是便全心全意地帮助杨浩营造声势、扩充实力,不遗余力地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人。

  当他渐渐被芦州众人接受,将他奉为军师的时候,他便从李光岑口中得知了这件秘辛,哪有不加以利用的道理,漫说尔码伊娜被誉为草原上的百灵鸟,十分的俊俏美丽,就算她丑若无盐,为了谋国这桩大生意,他也会不遗余力地促成此事。他是个生意人,利润最大化就是他做事的原则,什么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才能成就夫妻,对他来说就是狗屁,五了舒也是一头老狐狸,两下里一拍即合,一桩无中生有的事便就此传得有鼻子有眼了。

  拓拔昊风大声道:“李光睿在西北诸藩中实力最为强大,漫说我拓拔昊风,放眼西北,谁又奈何得了他?可是,他自作孽,惹下仇家无数,如此光景,与当初的吐蕃有什么两样?想当初,吐蕃大败薛仁贵十几万唐军,占领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镇,盛极一时,雄霸西北,结果他们处处树敌,西与大食帝国交战,北与回纥王国为敌,南征南诏王国,而东面,大唐闭关锁城,不与往来,吐蕃内外交困,盛极而衰,终成今曰局面。

  如今李光睿父子窃据大位,倒行逆施,东与府州、麟州交恶,南北与吐蕃、回纥为敌,西拒波斯、天竺和大食商旅,以致四面树敌,众叛亲离。眼看就要步吐蕃人后尘,我拓拔氏眼看就要被他们带入万劫不复之地,诸部头人为此忧心忡忡,可惜却无一人有资格取而代之,幸好这时听说了李光岑大人的消息。”

  拓拔昊风望着杨浩,热切地道:“如果知道征讨李光睿的是李光岑大人,本已对夏州不满的诸部头人纵不出兵要助,要让他们袖手旁观、静待事变也不为难,游说联络诸部这些事,再也没有比我拓拔昊风更合适的人选了,不过……太尉大人要让他们对你心服口服,还需显示芦州武力,你这里越风光,我那里才越好说话。”

  杨浩听了朗声笑道:“耀武扬威么?哈哈,这却不难,半个月内,我就让你看到我芦州武力是如何的强大,来来来,且请入座,咱们再详细谈过。”

  他亲亲热热攀着拓拔昊风的手臂走向座位,有意冷落丁承宗,算是对他的小小教训。丁承宗不以为忤,他微微一笑,推着轮车已自动自觉地走到杨浩身后,站到了幕僚军师的位置。就在这时,院门外似有动静,丁玉落飞身掠去,片刻功夫又返了回来,急急说道:“二哥,麟府两州节度将到城外了,诸位官员促请大人前去相迎。”

  杨浩听了,起身对拓拔昊风道:“怠慢了拔拓兄,实在失礼,只是你的身份,如今不便在人前露面,玉落,把拓拔大人请入内院好生安顿,着最心腹的人照顾,本官先去迎迎那两位贵客。”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贵宾会  锦衣夜行  足球吧  007比分  足球神  10bet荒纪  365bet  六合网  天富平台  伟德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