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6章 路袭
  长空中传来一声鹰啸,一只苍鹰穿云而出,在天空盘旋一周,认出了杨浩车顶特定的标准,忽然敛翼投射下来。车轮辘辘,大队人马仍在鱼贯而行,杨浩取下系在鹰足上的竹筒,拔下塞子,从里边倒出一卷纸条,展开来仔细看了一遍,顺手取过一块炭条,在纸条上回复了几个字,重又塞入竹筒,系在鹰足上,振臂一挥,那鹰便展翅飞去。

  杨浩这才扭头对车畔策马而行的木恩道:“契丹南院大王耶律斜轸已然出兵,大军将在两天后赶到银州城下。”

  木恩大喜,欣然道:“他们出兵了?不知耶律斜轸此番统兵多少?”

  杨浩道:“耶律斜轸率迭剌六院部精兵五万,另有两万辅兵押运着各种攻城器械尾随其后。”

  “迭剌六院部啊……”

  木恩抚摸着虬须,微笑道:“契丹兵马由宫帐军、大首领部族军、部族军、五京乡丁和属[***]几部分组成,其中最精锐的就是宫帐军,而宫帐军中又以迭剌五院部、迭剌六院部最为精锐,如今迭剌五院部兵马正在拱卫上京,萧娘娘派出了南院诸军中最精锐的迭剌六院部,果然如节帅所料,契丹萧娘娘是不肯予庆王喘息之机,让他有机会坐大的,这根眼中刺,她是迫不及待地要拔了去。”

  杨浩微微一笑,道:“我们现在可以加快行程了,传令三军,加快速度,争取两曰后与耶律斜轸于银州城下汇合。”

  “遵命!”木恩抱拳称喏一声,刚欲传下令去,天空中一声尖啸,忽有一枝鸣镝射来,带着凄厉的啸音破空而过,杨浩不由挺起身来,讶然道:“前方遇敌?”

  三军立即停止前进,中军原地驻扎,施放障碍,摆布阵形,一路军自后杀出探向左翼,另一路军探向右翼,呈鹤翼状与中军相互呼应,这是攻守兼备的一种阵形,后面运送粮草和攻城器械的车队则以车辆器物为障碍,开始布设半圆阵,与之呼应,整个队伍迅速从行军状态转变为战斗状态。

  不一会儿,前方一骑飞至,到了杨浩车前勒缰停住,在马上抱拳大呼道:“报……节帅,前方突有大队人马杀至,打的是银州旗号。”

  杨浩问道:“有多少人马?距此还有多远?”

  那探马道:“至少不下两万人,距此还有二十里路。”

  杨浩摆手道:“再探!”

  那探子上马离去,杨浩眉头一挑,说道:“这个庆王,我还真是小觑了他,重兵压境,他竟还敢主动出击,派出一半的兵马来阻截我。”

  这时柯镇恶和木魁等几员大将都策骑围拢了来,木恩急道:“敌骑两万,兵力一倍于我,我军又有这许多辎重拖累,恐难力敌,节帅……”

  柯镇恶道:“此处西去十五里,有一处山坳,我等何不移转大军,背山固守,敌军突袭,当不致久耽。”

  木魁则道:“我等多是步卒,又有大批车马,速度缓慢,恐怕不等赶到山口,就被敌军追上了,节帅,不如给我一支人马,我去前边拼死堵住他们,节帅再护辎重寻地利处扎营。”

  “冷静,一定要冷静。”

  这是杨浩第一次率领军队同善骑战的正规军队作战,心中不无忐忑,他强自镇定下来,仔细思量一番,坦率而言,他现在的指挥调度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他并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战将,以前从史料中知道的杂七杂八的一些古代战术特点不足为恃,更不可能让他成为军神,后代学者能知道的东西,当时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军人们真的不知道么?他们比任何人都更明白,但明白是一回事,能否破解是另一回事,临战经验、机变能力他可远远不够,这次出兵,他本来是抱着全攻对全守的态度,实未料到在这种情况下,庆王还有魄力主动出兵,他的兵有七成是新兵,装备精良、久经训练,但毫无实战经验,这头一仗,一旦指挥失误或者落了下风,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他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心态,思索着兵书中的撤退要点,吩咐道:“好,木指挥领一支兵马前去拦截,柯团练护卫辎重西撤,本帅领中军从中策应,交替撤退,不得慌张。”

  “末将遵命!”两员大将各自领命,方欲策马驰去,杨浩一转头看到天上的太阳,心中忽地一动,急忙挥手道:“且慢!”

  众将都向杨浩望来,杨浩用剑鞘击打着车辕,沉吟良久,徐徐说道:“银州守军此时方出动袭击,是因为我们离银州已经近了,横山诸羌、草原诸部落多听我芦州号令,所以他们不敢远离根基来攻击我们。”

  众将不知杨浩此言何意,俱都面面相觑,杨浩又道:“银州出动一半的精兵,下了偌大的本钱,目的不外乎是想击溃我们,避免两面受敌,至不济也要重挫我军锐气,毁掉我们的辎重。可是,契丹大军正在迫近,数万大军行进,银州方面不会探听不到消息,他们如今派出一半的人马,银州城中必然空虚,相对来说,当然是根基重要,所以庆王这支人马必须得在契丹兵马赶到之前返回银州守城,现在已经是午后了,他们只有一击的机会,只是一击的话,他们的优势未必发挥的出来,我们或有一战之力。”

  柯镇恶道:“节帅,他们快马赶回的话,从明早开始返程就来得及,就算我们撑过了这个下午,如果夜战,我们护着辎重移动不便那就更加吃亏,为稳妥起见,节帅还是该率辎重车马先寻地利处占据,才好自守。”

  这时又一骑快马飞奔而至,高声禀报道:“节帅,敌骑已至十八里外。”

  杨浩问道:“他们可曾加快速度?”

  那探马道:“敌骑仍是缓缓而行,不过他们应该已经掌握了我军所在,阵形渐有冲阵变化。”

  杨浩听了愈发坚信自己的判断,说道:“他们不会晚上进攻的,柯团练,这可不是率领几十个猎户,夜间偷偷上山挖陷坑、设绊索那么简单,夜间做战,唯凭乐器指挥,就算训练有素的军队,夜战也容易溃散,何况敌人皆是骑兵,来去迅速,主将指挥调度更不方便,这一战,我们输了,他们还有耶律斜轸这个强敌,他们若输了,只凭两万人守银州就要吃力的多,他们不敢冒这个险。”

  他霍地站起身来,大声道:“传令,三军结阵自守,原地待敌!”

  众将轰喏一声,各自赶回本阵。待到阵形刚刚铺就,大地就开始震颤起来,银州骑兵已展开攻击阵形,速度越来越快,向结阵自守的杨浩所部俯压过来,一时尘土漫天,骑兵们像决堤的洪水般涌来,伴随着响彻云宵的呐叫声,当真是惊心动魄。

  “契丹庆王,并非平庸之辈呀。”

  望着那密集的冲击队形,一身普通校尉打扮的折子渝蹙着眉头道:“这个时候,庆王竟敢出动一半人马抢先攻击,实在是出人意料。杨浩所携多是步卒,就算他以骑兵为主,有这么多的辎重需要照料,也难以避敌锋芒,发挥游骑优势,唯有以硬碰硬。敌军倍数于他,这一战又是芦州成军以来第一场战,如果吃了大亏,军心士气再难收拾了。”

  在她身旁,一个校尉打扮的年轻人,赫然正是折惟正,他却赞赏地道:“正因有这许多辎重拖累,所部又多是步卒,如果杨太尉真的留一部人马阻敌,大队人马避向险隘,那就太冒险了,敌骑缓辔而来,固然是为了节省马力,恐怕更大的目的是为了恫吓杨太尉的人马,杨太尉若真想带着大批辎得避敌锋锐,阵脚自乱,那时银州兵马疾驰而来,先吞掉他派去阻截的军队,亦或使一军与之缠斗,主力绕行直逼后军,那时首尾不得兼顾,便是十分的凶险了。

  杨太尉的军队大部分都是新军,新军有利有弊,利者,初生牛犊,锐气十足,弊者,不曾吃过败仗,一旦失败,兵败如山倒,只凭他那身经百战的三千精锐,到时是发挥不了作用的。如今杨太尉结阵拒敌,便可扬己所长、避己所短,若论战力,芦州人马不会弱于银州铁骑,若论装备,芦州人马更是强了不止一筹半筹,芦州兵马那可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啊,还怕撑不过这半天的功夫去么。须知,杨太尉的软肋是大批辎重,而银州兵马的软肋却是只有小半天的作战时间,无论是胜是败,他们都必须离去,恋战不得。”

  折子渝回首看向已用辎重车辆结成半圆阵的后队,淡淡地道:“你说的对,杨浩的负累就是他的辎重,如今杨浩没有上当,摆出攻守兼备的阵势要拖延时间,可惜他的指挥虽然中规中矩,还是有一个极大的破绽,他以少迎多,不敢分兵,主力都在前面,骑兵所长,正是发现敌阵虚弱之处,迅速移动攻击,如果这支银州兵马稍有头脑,前阵攻击受挫,便绕袭他的后路,焚毁粮草器械,自后阵杀入……”

  折惟正眼珠一转,摸着下巴道:“小姑姑,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折子渝扬起下巴,不屑地道:“杨浩不过是打过几座羌寨,就目高于顶,自以为是个百战百胜的大将军了,建衙开府,兵威赫赫,连你爹和杨崇训都上赶着巴结他,人家这么大的能耐,还需要咱们为他出谋画策么?”

  折惟正嗅着,总觉的面前好象放着一大坛子老陈醋,他干笑两声道:“是是是,杨浩不识好歹,妄自尊大,是该受些教训的,不过……咳咳,如果敌骑破阵,我们难免也要受到牵累,侄儿不是帮他,是为咱们自己着想,让他吃亏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小姑姑你说是不是?”

  折子渝冷哼一声,把脸扭向一边不再答理他,折惟正诡笑两声,便拔足奔去……※※※※※※※※※※※※※※※※※※※※※※※※※※※※※※※※※※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从最初的缓行,都轻驰、猛冲,数万匹战马使得整个大地都在它们脚下震颤,杨浩的阵营岿然不动,放在中军的两千人马是李光岑的嫡系,他们久经杀阵,自然不把这种威势放在眼中。

  杨浩把他们放在中军正面迎向敌军,也是出于这种考虑,他手下的兵说是精兵,只是装备精良,进行了大量的正规训练,但是没有经过战场血与火的洗礼,终究还不是一支成熟的军队。虽然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可杨浩现在不能败,旁的军队都是老兵占多数,老兵带新兵,杨浩这支军队可是新兵占多数,这第一战绝不能乱、绝不能败,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他才拒绝了逃避,有序撤退是百战老兵才能办得到的事,否则很可能被银州铁骑像赶羊一般屠杀殆尽。

  敌军来势汹汹,两翼军队虽非正面承受他们的冲撞,还是在那种无形的威压下有些搔动,可是中军的稳定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那面高高飘扬的帅旗使得他们很快稳定下来,眼看敌骑越来越近,中军突然推出数十辆连弩车,八百步、七百步,敌骑还不到六百步远的距离,木魁手中大枪狠狠向前一指,机括连发,一杆杆投矛般粗细的巨箭便呼啸而出,带着震破耳膜般的尖利呼啸扑向敌群,疾驰而来的冲阵战马立即人仰马翻。

  前方的骑兵栽倒在地,后面的骑兵刹不住速度,便狠狠地践踏上去,不少人跌落马下,锲形的攻击阵形为之一钝,来敌立即扩散了阵形,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骑士之间都散开了距离,这支银州骑兵也是久经战阵,冲击速度丝毫不减,弩车仍然在发射,但是杀伤效果已经不像方才那么明显了。

  中军大旗又是一挥,中军连着两翼的弓弩手们立即取下弓弩,他们使用的是一品弓,射程远在普通弓箭之上,普通弓箭发射在两轮到三轮之间,敌骑便能冲到面前,转而进行肉搏战,而使用一品弓,即便弓马不够娴熟的战士,至少也能增加一轮射击的机会,弓弦嘈切如雨,箭矢无需瞄准,密集的攻击使得敌骑纷纷落马,尚未靠近,他们便付出了更大程度的损耗,最重要的是,经过车弩和弓弩的连番打击,他们的冲击锐气已然大受影响。

  银州铁骑万没想到杨浩军中的弓弩竟然这般厉害,这片刻功夫已使他们付出了巨大代价,不过同伴们的牺牲是值得的,他们越来越近了,弓弩马上就要失去作用,只要让他们的轻骑兵冲过来,那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场面,当他们的铁骑洪流从杨浩军中趟过去时,留下的将是一地残肢断臂。

  眼见敌骑裹挟着冲宵的杀气疾冲而至,中军阵营似乎被撼动了,弩车被仓惶推向两边,士卒们开始纷纷后退,银州铁骑狞笑着,嗜血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敌人,手中的钢刀齐刷刷地举了起来。

  忽然,前面的芦州士兵用更快的速度向后退却,与此同时,却有一批士卒稳稳地从他们中间穿插过来,一步步向前迈进,他们的打扮与普通士兵不同,方才的弓弩手只着一件皮甲,他们却穿着全身铁甲,魁梧的身材、沉重的脚步,尽管大地在震颤着,他们的步伐却稳定而凝重,很快,他们就肩并肩地排成了一行,紧接着是第二行、第三行……“重甲步兵?重甲步兵就可以阻挡我们的脚步么?”

  契丹兵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更兴奋地握紧了掌中刀,臀部稍稍离开马背,准备在冲撞和劈砍中给芦州军一点颜色看看。

  这时,那支重甲步兵忽然齐刷刷沉声一喝,扬起了手中的大刀。

  “这是什么?”

  “刷!”

  一排大刀竖立如墙,耀眼的阳光从刀片上映射过来,刺人双目。冲在最前面的契丹兵惊骇地瞪大了眼睛,与眼前那一排恐怖的大刀比起来,他们手中的弯刀简直成了可笑的玩具。来不及有多余的想法,战马仍在向前狂冲,一片耀眼的刀光便迎面劈了下来。

  迅猛的冲撞还是产生了效果,第一排重甲陌刀兵虽然劈中了对手,也被强大的冲力撞得向后跌去,有的肺腑巨震,喷出了鲜血,但是整个队形没有乱,他们被第二排士兵紧紧地抵住,而冲过来的敌骑也被刀兵硬生生劈得人仰马翻,阻住了他们后续铁骑的冲刺步伐。

  陌刀手们开始随着战鼓的节奏一步步向前迈进,挥刀、劈落、踏步、再挥刀……这支轻骑兵本来是要突出敌阵,似一柄尖刀穿阵而过,打乱防御的阵形、把芦州兵马切裂开来,可是失去了冲击优势的轻骑兵在这无可抵御的刀阵面前已经完全失去了锐气,陌刀手们如墙而进,所向披靡,敌骑遇者,人马俱碎。与此同时,两翼士兵抄起了长枪战斧,上刺敌兵、下砍马腿,开始向中间压缩……折惟正看得血脉贲张,他双拳紧握,紧紧盯着那一面倒的屠杀场面,热切地道:“太犀利了,当真是当者披靡,如果我府州也有这样一支陌刀队该多好!”

  “华而不实!”

  折子渝成了专业挑毛病的,这一路下来,似乎不找杨浩一点毛病她就不舒服,她冷冷地道:“重装陌刀兵拥有极高的防御力和攻击力,但是他们缺乏持续作战力,如果是在开阔的阵地上同游骑兵作战,他们只有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吃灰的份儿,游骑兵拖也能活活地拖死你。

  陌刀阵适于阵地战,需要弓手、步卒、轻骑兵的配合,在关键时刻强力一击,瓦解敌方的冲击阵势和士气,给其他人马制造更好的冲阵机会,但是养一千人的陌刀队所耗费的钱财和时间足以招募训练一支上万人的军队了,上万人的军队难道还不足以抵消一支千人陌刀阵的威力?

  杨浩是因为芦州地域有限,兵力有限,不得已才耗巨资练什么陌刀阵,如果他的地盘再大一些,麾下的军民再多一些,从最实际的角度考虑,相信他也不会组建什么陌刀队了。陌刀阵只能赢取一时一地的胜利,战场上,谁的反应最快,谁能用最快的速度弥补自己的漏洞,发现并攻击敌人的漏洞,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谁才能掌握战场的主动,谁掌握了战场主动,哪怕一时吃些亏,也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想跟塞外游牧部族为敌,最终的制胜法宝只有一个,以骑制骑,而不是陌刀阵。”

  折惟正轻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养陌刀阵,只要有钱就行了,养骑兵,马从何来?西套善养马处,俱在党项、吐蕃手中,如何以骑制骑?”

  鲜血肆意横流,残肢断臂抛洒了一地,陌刀手们损失了约有百余人,可是死在他们刀下的至少不下千余骑,可是杨浩看在眼中,还是心疼不已,一比十的损失率,这战绩够辉煌了,尤其这是他的陌刀手初次上阵迎敌,可是他的本钱有限,尤其陌刀手培养不易,经不起如此挥霍呀。

  本来,陌刀手的这种进攻,作用是迅速瓦解敌军的冲势,如果能辅以轻骑兵,在对方溃退如潮、阵形大乱时趁势追击,将可以最大程度地扩大战果,可惜杨浩如今手中的兵力捉襟见肘,仅有的一万兵马全部调来参与银州攻城战了,根本没有带来消耗巨大,又需拨付大量人力照料,在攻城战中又发挥不了丝毫作用的战马,于是当银州铁骑调头突围时,陌刀兵便停止了追击,只由弓弩手追射了一阵,使得敌骑又摞下几百具死尸。

  敌骑并没有就此逃离,携带着大批辎重就是杨浩所部最大的弱点,漫说他没有大量轻骑在手,就算有,也不能撇下辎重放步狂追,所以虽然在芦州陌刀阵面前吃了一个大亏,但是银州骑兵仍可以从容撤退,他们退到三箭地外,开始清理伤员、整理队形。

  一战大胜,而且是以步胜奇,一下子把芦州军队的士气提升到了巅峰,尽管己方也有伤亡,可是看着银州骑兵抛下的两千多具尸体,每个士兵都兴奋莫名,他们开始有条不紊地打扫着战场,热血沸腾地等待着敌骑下一波的冲锋。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敌骑突然向左翼发起了冲锋,经过方才的一场混战,他们也发现了杨浩的中军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而左右两翼的战士对战机的捕捉、临战的经验明显欠缺一些,这一次,他们取出了悬挂在马身上的小圆盾,沿着一条弧形袭向左翼,有机会就使小股骑兵逼近肉搏,没有机会就快马驰过,飞骑疾射,这一番对射,游骑队形又显疏散,尽着杨浩一方仗着弩箭及远,也没有占着丝毫便宜。

  “他们这般袭扰,是为了打乱咱们的阵脚,须防右翼进攻。”

  折子渝观战片刻,忽地霍然领悟,此时熟谙塞外游骑战术的木恩也已发觉有诈,挥动令旗向右翼示警。果然,正前方仍在休整的敌军在芦州三军注意力全被吸引到左翼的时候,突然又向右翼发动了进攻。

  这番进攻,大有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意味,左右两翼都在发起进攻,哪一面阵脚先乱,原本稍沾即离的袭扰进攻都会变成实攻,笨重的车弩和移动缓慢的陌刀阵在这种稍沾即离、移动速度极快的交锋中是无法及时调动应敌的,大吃苦头的银州骑兵已经找到了应变之法,只要不能把他们逼入决战圈,他们就可以利用游骑优势,避开那可怕的杀人机器。

  “收缩兵力,结圆阵防御。”

  杨浩很快发现了银州骑兵的意图,立即下达了命令,阵脚在银州骑兵攻击下已然有些松动的两翼部队开始逐步收缩,后阵射箭,前阵以刀斧御敌,中军摆出接应阵势,鹤翼阵渐渐收缩,与后部依托车辆器械摆成的半圆锲合起来,渐渐形成了一个方圆阵的雏形。

  初战告捷,既提升了已方的士气,又拖延了时间,太阳已经西斜,只要挫败敌人这次阴谋,就已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杨浩还没有得意忘形到稍有小胜,就妄想消灭一支人数占优、可进可退的骑兵队伍,现在收缩队伍,加强防御,就是保留了胜利果实。

  银州骑兵发觉了杨浩的意图,开始焦急起来,佯攻开始变成不顾一切的猛烈进攻,试图打消防御圆阵的形成,敌我双方正在胶着苦战,敌军后阵突然分出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像狂风一般疾扑杨浩所部的后阵,迅速向防御力最脆弱的由车仗器械组成的后方阵地扑去。

  这是杨浩所部最脆弱的地方,如果让他们撕开一个口子,像一柄尖刀似的掏进去,防御阵形马上就会溃散,杨浩所部主力正在前方苦战,在密集的防御阵形中,即便正面之敌立即后退,他们也来不及赶到后阵赴援了,但是……这支本该立下大功,一举歼灭杨浩所部,从此把芦州再次从历史地图上抿灭的骑兵遇上了比那支遭遇陌刀阵的战友还要倒霉的局面,芦州的老爷兵出马了。

  老爷兵,是芦州军中对那支曾令折御勋和杨崇训眼馋不已的重甲骑兵的称呼。

  他们人娇贵,马也娇贵,他们自己一个人披挂很费劲儿,披挂之后上不了马,上了马又下不来,他们行军的时候得用车子载得他们和马匹的披挂,一旦开始战斗,他们就得在其他战士奋勇厮杀的当口儿慢吞吞地披挂,慢吞吞地上马,因为冲击力太大,刹不住冲阵步伐的话就会自相残踏,所以他们还得慢吞吞地排好队形……离开了步兵或者轻骑兵的保护,他们什么也干不了,而且他们虽然是骑兵,却还不如步兵的奔袭距离远,他们不能跑太远,否则战马会累死,不能战斗太久,否则人也会累死,不能上山道、下湿地、进沙漠、入森林……,不能碰见绊马索、鹿角刺和拒马坑……芦州军中,对这样一支既烧钱又不实用,似乎只有摆列仪仗时充充门面的重甲骑兵一直颇为微辞,当折御勋和杨崇训看着这支铁甲怪物眼热不已时,自认为对这支队伍十分了解的芦州兵马却认为这支重甲骑兵根本就是一队废物兵、老爷兵,但是今曰一战之后,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一身盔甲,就连高大的阿拉伯马身上也是全身披挂的钢铁怪物们轰隆隆地向迎面而来的五千骑兵冲了过去。他们手中握着长矛,利箭迎面飞来,叮叮当当地射在他们身上,然后又稀里哗啦地掉在地上,马上的骑士就像钢铸雕塑的战神岿然不动,整排的骑士就像一面钢铁铸就的城墙,目中无人地迎了上去,轻易地撕裂了银州骑兵的冲锋阵形,呼啸着碾压而过,所过之处一片凋零……恐怖的长矛直接将敌人的身体洞穿了,敌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钢铁洪流呼啸而过,幸存者刚刚心有余悸地抬起头来,第二波重甲骑兵又到了,伐幸活下来的人不得不惊恐地迎向一尊尊新的杀神,继续徒劳地挥动他们根本无法触及对方身躯,也完全无法同那种巨大力量碰撞的武器……重甲骑兵轰隆隆地辗过去了,他们绝不会停下来肉搏,停下来就是找死,一旦停下,他们就会从生杀予夺的死神变成一个人人都可以蹂躏他的废物,但是当他还在驰骋的时候,他们就是一具具人肉坦克,他们就是陆战之王,除了结成密集阵形的步兵枪阵能在阵势严整的情况下正面对抗这种可怕的铁甲骑兵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能与之匹敌。面前这些银州骑兵根本不曾见过这样可怕的重甲骑兵,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冲上来,本来是想把芦州兵马的防御阵地撕开一道口子,结果却是迫不及待地冲上去,成为这队钢铁死神收割的庄稼。

  一番对冲,这一支重甲骑兵强大的杀伤力造成的杀戳结果比前方阵地方才一战歼敌数量的总和还多,幸存的银州骑兵们已经吓破了胆,慌不择路地四散奔逃,原地留下了许多无主的战马悲嘶长啸。

  杨浩暗道可惜,如果他这时还有一支步卒或轻骑的预备队,适时配合重甲骑兵出战,这支初次遭逢重甲骑兵战术以致惊慌失措的敌军很可能一个都逃不出去,经此一战,虽然重骑兵的强大威力仍然不是他们能够破解的,但是没有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想要再取得这样一个完胜战果的机会可就难了。

  不过虽有一些遗憾,见识到了它的强大威力,杨浩还是十分满足。他当然知道重装骑兵在战场上有着太多太多的限制,但是当他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可以建造这样一个兵种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耗费巨资打造了这样的一支军队。

  他们冲锋破阵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杨浩曾亲眼目睹过子午谷口宋国和契丹各拥十万大军的那一场恶战,赵匡胤指挥下的大宋军队排布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战阵:先锋阵、策先锋阵、大阵、前阵、东西拐子马阵、无地分马、拒后阵、策殿后阵……那一座座各具功用的小军阵就像无数的凿、斧、锯、锉、锥、钳,组成一台精密的杀人机器,契合得无比精巧,哪怕千百人的队伍一旦陷进去,也会在顷刻间被他们绞杀粉碎,这样精密的配合,宋军十万步卒竟使得对面契丹十万骑兵束手无策,如果不能冲乱宋军阵势,他们就不敢倾力出击。

  然而重甲骑兵正是破阵的最佳利器,如果说骑兵相对于步兵就相当于陆军中的坦克,那么重甲骑兵就是坦克中的坦克。当时契丹一方若有这样一支重甲骑兵,利用他们强大的动能,一定可以冲破对方的战阵。在冷兵器时代,军队之所以不同于乌合之众,就在于他们严明的纪律和配合的默契,而这一切,又依赖于稳固的阵形,一旦击破对方的阵形,就会打乱他们的配合、打击他们的士气,所以,这烧钱的重骑兵唯一的表演机会就是冲锋,但是养这样一支平素毫无用处的军队绝对值得。养兵千曰,用兵一时,养重甲骑兵,何尝不是用于一时?

  两军再度进入胶着状态,夕阳西下,残红如血,战场上折戟沉沙,血腥遍野,暮色渐渐降临,远处传来马儿悲凉的长嘶。银州兵马不知道对面这座稳固的方圆阵中还会杀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战局开始处于僵持阶段。

  夜深了,一轮微缺的明月悄悄爬上了天空,折子渝叼着一截草茎,仰卧在粮车上,枕臂望着天上的明月若有所思。

  折惟正伏在地上,以地听之法倾听良久,兴冲冲地爬上车子:“小姑姑,银州兵马退了。”

  折子渝“唔”了一声,沉默半晌,取下草梗,问道:“方才那支重甲骑兵,你也看到了,如果你来领兵,如何对付它?”

  “嗯?”折惟正仔细想了想,回答道:“避其锋芒,迂回散击,利用弓箭和骑速,拖垮它。”

  “如果对方轻骑配合,步卒策应,使之行雷霆一击,你何以当之?”

  折惟正沉思半晌,讪讪笑道:“那只好寻不适宜重骑驰骋的地方决战了,要不然……据城自守,再不然……就只好用人命堆了……”

  折子渝冷哼一声,又蹙眉沉思起来,折惟正却不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儿,暗自腹诽:“唉!女人啊,真是得罪不得,为什么一定要想个破解之法呢?就为了显示你高他一头么,我折家又不想争天下做皇帝,要是彼此能成为一家,那不就不战而屈人之兵了?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才是王道啊……”

  折惟正悄悄看向旁边仰望星空的折子渝,看着那张秀美迷人的面孔,仿佛看到了一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通关法宝……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世界书院  欧冠联赛  伟德评书网  永利app  皇家中文网  188  365中文网  威廉希尔app  竞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