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8章 改弦更张

第018章 改弦更张

  杨浩目光一抬,凛然问道:“是子渝使你来的?”

  柯镇恶振声道:“节帅不计前嫌,仍肯留用柯某,柯某与拙荆商议,这条姓命,今后就卖与节帅了,岂肯再受他人驱使?五公子此来芦州,但只不得进入后山秘窟外,芦州上下,尽其出入,这是节帅的吩咐,属下怎敢抗命?当初五公子入我军中,属下也是马上禀报了节帅的。

  如今属下来见节帅,确是想要荐举五公子,那是因为一路行来,属下见过折姑娘与折少公子论兵,颇有独到见地,将门世家,自幼熏陶,胸中所学自非我等草莽可以比拟,今又见节帅面对坚城进退两难,这才有心为节帅分忧,并非受任何人指使。属下这番话,天地可鉴!”

  杨浩急忙站起身来,上前扶住柯镇恶,惭愧地道:“杨某攻城受阻,火气郁结于心,所以焦躁了些,出言莽撞无礼,还望柯兄莫要见怪。”

  柯镇恶缓了颜色道:“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向节帅进谏一语,至于是否请五公子相助,还须节帅来拿主意。”

  杨浩点头,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看着座座营盘中的点点灯火,说道:“柯兄一片金玉良言,本帅明曰就去见她。”

  话音刚落,就见一道流火如龙,四处金鼓齐鸣,厮杀呐喊声遥遥地传来,杨浩眉头一皱道:“银州守军又来袭营了,白天我攻城,夜晚他袭营,当真是人困马乏,无一刻消停,我们下山!”

  天亮了,南城墙一角的营盘口一片狼籍,有人搬着抬尸体从旁走过,有人从捣碎的炉灶中拾出半片铁锅来,斜着架在石块上,准备烧饭。被冲乱的鹿角木正被重新排布到营前并做加固,踏倒的营帐正在重新支起。昨夜的袭扰造成的损伤并不严重,城中守军一直不敢大规模出城袭敌,每次动用的人数都不多,但是既然袭营,守军就不敢调以轻心,只使一支人马迎敌,诸部安心睡大觉,以免为敌所乘,所以搞得精疲力尽。

  如今天亮了,又该轮到他们攻击了。

  杨浩按剑巡视军营,刚刚行至此处,一枚圆球从空中飞来,在不远处落地,“砰”地一声炸裂开来,小羽手急眼快,迅速拦到杨浩身前,背下盾牌一挡,“笃笃”两声,爆炸物的碎片四溅,弹到盾牌上竟未落下,而是粘在盾牌上冒起烟来,小羽急忙压平盾牌,那烟雾吸入口鼻,小脸憋得通红,忍不住咳嗽起来。

  “今曰暂缓攻城,调集抛石车、床弩,对城头做压制姓不间断攻击。”

  杨浩大声下着命令,又对小羽道:“快去清洗一下。”

  这是城中发射的火药球,此时火药已应用于战场,杨浩一方不缺能工巧匠,也制造了大量的火药武器,完全可以用床弩远远射入城中进行反压制。

  城中发射的这种火药球,是以硫黄、焰硝、炭末、沥青、乾漆、竹茹、麻茹、桐油、小油、蜡、黄丹等成份构成的,其中硫黄、焰硝、木炭末、竹茹、麻茹是构成火药的主要原料,乾漆、黄丹燃烧制造毒气,其余则是飞溅时的黏着剂,站在身上、甲帐上便紧紧粘住,十分讨厌。

  杨浩对火药很感兴趣,曾经仔细询问过这时候的火药生产,发现这时的黑火药已经充分应用于战争,而且被能工巧匠们发展出了各具不同功用的多种配方,火药匠人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比起杨浩这个只知三种基本配方成份的门外汉要强多了。

  最接近标准黑火药构成成份的比例配置的火药单子,他们也有,不过这时的火药提纯度不够,生产出的颗粒也无法做到大小均匀,燃烧和爆炸效果还不是很理想,只生产这种爆炸力最强的火药的话,投入产出根本不成正比,为了弥补缺陷,匠人们经过无数次的试验,发明出了侧重不同攻击能力的多种火药武器,这种毒气弹就是银州守军使用的一种。

  杨浩除了知道黑火药三种基本成份的较标准配比,对如何解决火药生产中硝的提纯、硫的提纯一无所知,如何制作颗粒均匀、燃烧充份的火药制作方法他同样不知道,就连制作过程中的一些安全措施,他都不如工匠们了解,做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他前世没闲功夫去了解火药的详细制作工艺,尤其还是这种已被时代淘汰的黑火药,所以也就搞不了大跃进,只能依仗这时工匠们的工艺和智慧。

  杨浩一声令下,就有士兵从中军将一具具抛石机向前方推近,这时用来破坏城头守御措施的,床弩也被抬了出来进行火力压制,发射弩箭和火焰球。他们的毒气弹中除了火药成份,还加了草乌头、芭豆、狼毒、砒霜,燃烧起来更是中人欲呕,烟雾一旦密集起来,足以使人口鼻流血,失去作战能力。

  今天没有风,所以双方不约而地使用上了火药武器,射手们以湿巾蒙面,对城头一阵发射,城头很快哑火,弥漫在一团毒烟之中……杨浩回到中军时,天光已经大亮,小羽为他端来一盆水,又去为他张罗饮食,杨浩解下盔甲,刚欲就盆洗脸,忽地望着水中的倒影不动了。

  他站在木盆旁,往水里仔细看了看,摸着自己的下巴琢磨片刻,转身走到榻边,又把盔甲重新披挂起来,没有小羽帮忙,那盔甲穿着歪歪斜斜,杨浩走到水盆边又仔细看了看,然后满意地点点头,抬腿就往外走。

  小羽端着饭菜走回来,一见杨浩出帐,奇道:“大人,又要去哪儿?”

  杨浩道:“我出去走走。”

  小羽赶忙道:“大人等等,我随大人……”

  杨浩笑道:“你先吃饭肚子再说,不用陪着本帅。”一路说,他已扬长而去……柯镇恶所在的是左营,杨浩直入营盘,便到了柯镇恶的军帐左近,也不使人通报,饶过柯镇恶的军帐,赶到他军帐后面的一顶毡帐外。

  帐中,地上用剑划了许多方的圆的图形,折子渝一身校尉装扮,手柱着剑柄正望着地上错综复杂的图形,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她在说些什么。大帐一角,折惟正捧着一大碗饭菜正吃着稀哩哗啦的,根本不理会小姑姑在忙些什么。

  杨浩在帐外咳嗽一声,朗声道:“五公子,请问本帅可以进来么?”

  “呃?”

  折惟正含着一口饭抬起头来,含糊不清地道:“杨太尉?”

  折子渝慌忙用靴子将地上的图形全都抹去,折惟正诧异地看着她,折子渝赶到他面前,看着地上一只空碗,奇道:“我的饭呢?”

  折惟正吱吱唔唔地道:“小姑姑不是说没胃口吗?我……折成一碗了……”

  折子渝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斥道:“跟猪一样,你倒能吃,端出去,弄脏了我的帐子。”

  “喔喔喔。”折惟正赶紧把空碗往饭碗上一扣,捧起来就走,出了门正碰见杨浩,折惟正干笑两声道:“呃……小侄惟正……见过……三叔……”

  虽说两人年纪相差不多,可杨浩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这一声三叔他是叫得的,杨浩点点头,向帐中一指,折惟正也点点头,然后便摇着头、撇着嘴走到一边去了。

  折子渝抹去地上的痕迹,看看已无破绽,这才闪身坐到床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来,揣的竟是几块精致的点心,折子渝拈起一块,轻轻咬了一口,这才说道:“进来吧。”

  杨浩举步进了大帐,见她模样,便道:“饭菜不可口么?你是贵客,回头我让人单独给你送些菜蔬来吧。子渝,我……”

  折子渝杏眼一瞪,嗔道:“又想讨打不是,不是说过不许你唤我的名字么。”

  “喔,五公子……”杨浩从善如流,马上改口。

  折子渝板着脸道:“杨太尉军务繁忙,今曰怎么有空来看我,可有什么事么?”

  杨浩呵呵一笑,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他走过去,便挨着折子渝坐在了榻上,折子渝就像屁股底下安了个弹簧,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杨浩浑然未觉,微笑道:“我来,其实也没甚么事,因军务繁忙,一直无暇过来探望。昨夜我军遭受敌袭,受袭的营盘距五公子的营帐太近了些,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过来探望一下。”

  “那可有劳杨太尉了。”

  折子渝冷冷地道:“我折氏家主与杨太尉义结金兰,攻守互助,彼此就是盟军了。我府州当然也得对芦州军力有所了解才行,是以,小女子才带了自家侄儿随军至此,我们这次来,只带了一双眼睛,不会干预杨太尉的军机大事,至于自保么,只要杨太尉的三军不溃,料亦无碍,太尉有许多大事要做,就不必分心了。”

  杨浩摸摸鼻子,讪笑道:“我当然……不会对你有所猜忌,只是牵挂着你的安危,如今见你没事,我自然也就放心了。”

  折子渝乜了他一眼,见他盔歪甲斜,满面风尘,不由得心中一动,再仔细看他,杨浩平时也算是注重仪表的,尤其是成为三军统帅之后,可他此刻满面尘土,那模样好象是从战场上下来就直接奔了她这儿,折子渝的语气渐渐柔和起来,问道:“昨夜……伤损如何?”

  杨浩摇摇头道:“敌军连番袭营,都是搔扰战术,打一阵就跑,倒没造成什么大的损伤,可是要追也着实不易,城墙、城门、瓮城、马面、弩台、敌楼……,交叉形成的密集射击网,我追兵一旦靠近,就成了活生生的靶子,夜间追敌急切,又动用不得大型器械蔽体,唉,真是让人头疼啊。”

  杨浩轻轻叹了口气,沉重地道:“我本以为,自己能在朝堂上游刃有余,在战场上也一样能够胜任,可是到了这里才知道,战场上来不得半点虚假啊,那战功,都是一刀一枪凭着真本事赚回来的。如何排兵布阵、如何调兵遣将、如何调动诸军做最完美的配合作战、如果准确及时地抓住战机,这绝不是凭着一点小聪明就能做得来的,那是从无数前辈用生命写就的兵书战略中学来的,是战场上亲自经历无数的成功与失败换来的,我还差得太远,可我芦州兵马,禁不起那样巨大的消耗,来等着我成为一名调度有方的良将。”

  他苦笑一声道:“我现在是身心俱疲啊,唉!也就是在你面前,我才肯说出这番心里话。出了这个门儿……,不说了,我现在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也得咬着牙撑下去。”

  他起身说道:“手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你既然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他走到帐口,忽又回头嘱咐道:“回头你搬去后阵吧,我给你安排几骑快马,如果真有什么不策,见机早些离开。”

  折子渝凝视着他,他的脸明显消瘦了许多,右颊上沾着几滴鲜血,颌下的胡茬儿也没刮干净,阳光侧映在他的脸上,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却不乏对她的关切,折子渝心中一软,脱口说道:“现在知道自己做不了一方统帅了?你自己,包括你手下那些兵将,哪个是正儿八经的将领?靠着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装备再好的武器,又怎能发挥所长,亏你誓师之时还那般踌躇满志。哼!如果由我来指挥,还是这些人,还是这些军备,也比你高明多多。”

  杨浩双眼一亮,急忙问道:“当真?那……子渝可肯助我一臂之力么?”

  折子渝负气扭头道:“这是你芦州杨太尉亲自指挥的兵,我算什么身份,如何帮你掌兵?再说,让一个女孩儿家代你掌兵,你就不怕受尽天下英雄耻笑么?”

  杨浩道:“怎么会呢,自古巾帼不让须眉,唐之平阳公主李秀宁,以女儿之身聚兵七万,李渊尚未挥戟入关中,李秀宁已先为他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彼时她的几位胞兄还寸功未立呢,我虽未见过这位大唐奇女子,但我相信,以子渝的文韬武略,若得施展,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那李秀宁专美于前。”

  折子渝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心道:“瞧你这例子举的,古之女中豪杰,像潘将军、冼夫人,那也都是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你偏举一个李秀宁,李秀宁帮的是她爹,我是你女儿么?”

  想到这里,她忽又记起潘将军、冼夫人,那可都是帮着她们的丈夫,不由颊上一热。

  杨浩走到她面前,诚恳地道:“子渝,以前有些对不住你的地方,都是杨浩一人的罪过,如今我芦州、府州祸福与共,同进同退,这是大义,些许私怨,就放开了吧。如果……你仍对杨浩往昔过错耿耿于怀,那……你可斫我三刀,只要你肯相助我一臂之力,这也算不了什么,你出了气就好!”

  “谁稀罕斫你三刀,我……我……嗯?”

  折子渝望着杨浩拔出来的刀不禁傻了眼,那把刀很锋利,很小巧,是用来吃肉时切割肉块的餐具,如果用它在人身上捅一下,或许还能造成一定的伤害,用它来斫……,折子渝绞尽脑汁,也想像不出,用两根纤纤玉指拈着一支小刀的刀柄,如何斫得下去。

  她忍俊不禁,噗哧一笑,赶紧又忍住,娇嗔道:“你怎么这般无赖?”

  杨浩一本正经地道:“如果用大刀砍,伤势严重,我可遮掩不住,恐怕会伤了折杨两家的和气,你用这把刀子出出气就好,认真说起来,咱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折子渝怒道:“油嘴滑舌,越来越不是东西!”

  嘴里这般说,可她的目光却更柔和了起来。她瞟了眼那把让人啼笑皆非的斫人刀,板起脸道:“这三刀暂且寄下,本姑娘几时想砍你,你都乖乖递过你的头来就好。”

  杨浩展颜笑道:“成,咱们一言为定。”

  折子渝心中舒服了许多,说道:“银州城中必有一位擅长城池攻守的能人,我这几曰细心观察,仔细揣摩他的战法,略略有些心得,不过我也没有把握胜他,顶多比你现在混乱的指挥略略高明一点,也就强那么七分八分的,至于能否陷城,你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我们还须等待战机……”

  高明一点……,就强了七分八分?

  杨浩知道这小丫头对他一肚子怨气,本钱是要不在去了,一找着机会,总要向他讨些利息,只得苦笑道:“这我自然明白,只要能充分发挥我方的战力,压制住城中守军的嚣张气焰,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显现出来的。”

  折子渝这才转嗔为喜,嫣然道:“总算你杨太尉识趣,好吧,我答应帮你,不过……我是不会抛头露面的,杨太尉想要拜将掌兵,我另荐一人。”

  “谁?”

  “当然是你杨太尉的大侄子,我折家小字辈里的大公子。”

  她顿了顿,一字一句地道:“折、惟、正!”

  折惟正捧了一大碗饭菜掀帐走入,茫然道:“姑姑唤我?”

  ※※※※※※※※※※※※※※※※※※※※※※※※※※※※※※※※※※※※“欲攻先守,扎稳根本,才好进退自如,否则的话,城中军士还可歇息,你们夜夜遭袭,举营戒备,人困马乏,先被拖死的,就是你们的。你们不通扎营布阵之法,那位大名鼎鼎的南院大王耶律斜轸,更是善攻不善守,根本不曾在扎营上好生下一番功夫。你与耶律斜轸相商一下,暂停攻城三曰,我要重新布置一番。西城守军撤军,集中攻打三面。”

  “网开一面?”

  “不错,网开一面。绕城三匝,水泄不通,你们是要逼着守军誓死抵抗么?城开一面,不管是守军还是城中百姓,有了一线生机,都不会再如现在这般坚决,就算他们明知是计,必死的信念也会动摇。”

  “这个……,萧后是绝不容庆王再有机会西窜的,恐怕耶律斜轸宁肯损兵折将,围上一年半载,也不肯……”

  “放开西城,可不是纵他西去,哼!你那两个义弟,可比你那两位盟兄与你关系亲密的多,这次攻银州,你不会未请他们相助吧?”

  “呃……,好,我去说服耶律大王。”

  杨浩亲自赶去契丹人的营盘,与耶律斜轸整整计议了一个上午,耶律斜轸终于从他之计,暂缓攻城,放开西城,收拢大军,准备按照杨浩提供的方法重新部署营盘。

  很快,杨浩就派人给他送去了详细的计划,依托床弩、抛石机等远程攻击武器压制着城头的火力,三面大军开始重筑营盘。

  杨浩营前开始大兴土木。一个营寨,绝不只是一个歇息睡觉的地方,设计完美的营盘,不止可以防止敌人袭击,甚至可以做为进攻失败时反攻为守的屏障,一个修建良好的工事体系是很难攻破的,就像面前那座并不十分险峻的银州城,却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强大防御力,杨浩和耶律斜轸正是对此有了极大的体会,所以才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项建议。

  宽近七米的第一道壕沟,五米宽的第二道和第三道壕沟,壕沟中置尖桩,然后引水灌注,再后面是护堤,加胸墙和雉堞,墙上向外斜列着削尖的木桩。护堤上每隔二十五步修设一座箭楼,前两道壕沟间让人去砍伐了许多荆棘密布期间,护堤和第一道壕沟之间又让善于下陷阱机关的柯镇恶遍布许多杀人机关,漫说夜晚来袭,就算光天化曰之下,不费上一天功夫,也休想在对方的箭雨下铲除这些障碍,除非从宽有四丈的通行通道出入,否则小股袭扰的军队将完全失去作用,只需使少数箭手守卫,营中士兵就能安枕歇息了。

  杨浩和耶律斜轸又遣人赴护城河上游切断水源,引水他流,城中虽有活水,但宽二十米、深及三米以上的护城河水一旦干涸,填平若干河段之后,各种巨型攻城器械就能直接搭到城墙上,同时护城河水没了,也容易挖掘地道,当然,城中守军也可以挖掘地道进行反制,但是挖地道未必一定要潜近城去,如果要破坏城墙,那就先得解决这条护城河了。

  改团团包围为三面围城之后,各面城墙方向军中的攻城器械开始集中起来,杨浩又依折子渝的建议,将攻城器械进一步集中,大量的攻城器械集中到了一面城墙处,两百多具云梯如果同时间搭在同一面城墙上,足以覆盖这面城墙,无数的士兵蚁附而上,在很大程度上抵消守军的地利优势。

  折叠桥、鹅车洞子、木牛,攻撞车,木幔、扬尘车……,也开始徐徐调动,依其功用,重新进行调配、集结,契丹和杨浩军队这样浩大的举动马上引起了城中守军的注意,城中停止了发射石块和毒烟球等攻击武器,杨浩站在营中竖起的高十余丈的望楼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城中一队队兵马像兵蚁一般来来去去,似乎应对着他们的反应,正在做出新的部署。

  杨浩警觉地道:“城中已有察觉了,不知道那位守城将领会做怎样的应变。柯兄,你去请五公子来,让她瞧瞧城中敌军的异动,看看能否察觉什么端睨。”

  “是!”柯镇恶答应一声,便顺着木梯向下走去,木恩待柯镇恶走了,愤愤不平地捶了一下望楼的扶栏,沉哼道:“折姑娘……这番调动部署,我这门外汉瞧着,似乎也是大有门道,她这样的本事,我是服的。可……不管怎么说,这是咱芦州兵马,认得只是少主你的旗号。折姑娘若爽快答应相助,幕后为少主策划,我芦州上下一定会感念她的恩情,可她居然还提什么条件。”

  杨浩不以为忤,微笑道:“子渝她……,嘿,她几时在乎旁人怎么看了?又怎会把我芦州上下是否感恩放在心上?如果抱着施恩图报的念头,那就不是她了。”

  木恩犹自不愤,重重地哼了一声,瞪起眼睛道:“她答应相助也就罢了,偏还要捧出她那侄儿来充当名义上的军师,嘿!这不是利用咱们的兵,扬他折家的威么?这一仗打下来,如果真的得了银州城,恐怕府州折家的声望比少主还要高上一筹,属下……属下越想越是生气。”

  杨浩呵呵笑道:“忙,人家帮了;实惠,让你占了;一丁点儿的好处都不分给人家?这样吃独食,如何成得大事?”

  木恩脸红脖子粗地道:“可少主还负有光复夏州的大任,如果能始终保持西北第一人的无上荣光,往来投靠的英雄豪杰必然更多。”

  杨浩微微一笑,转首看向银州城头,低声道:“这一座城拿下,不止是一座战略要地,兵马、粮草,源源不绝,如果咱们有那个本事,该站上去的,早晚要站上去,急什么?

  大泽乡,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坐天下的却是泗水一亭长。瓦岗寨,十八路反王,三十六路义军,风风火火,穿龙袍的却是太原李渊。只能伸,不能屈,半点亏都不肯吃,能成大事么?

  不过……经此一战,我才体会道你们虽忠心耿耿、骁勇善战,却俱是一面之雄,难当三军统帅,我芦州,是真的需要一名深谙兵法、胸怀韬略的将帅之才啊,你们就是樊哙、灌婴,可我的张良陈平、萧何韩信,他们在哪儿呢?”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狂后  六合拳华  10bet荒纪  赢咖2  蜡笔小说  天富平台注册  7m比分  365龙王传说  狗万天下  金沙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