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7章 陷城
  “竹韵姑娘。”

  一见竹韵现身,李一德便露出了微笑,扬声说道:“姑娘总算依约出现了,老夫已恭候多时了。”

  竹韵向李一德抱一抱拳,轻轻巧巧地在椅上坐了,美目朝两旁形容彪悍的两队武士盈盈一瞟,嫣然道:“老爷子考虑的怎么样了?”

  李一德凝视着竹韵,沉声道:“老夫想知道,如果老夫能助杨太尉一臂之力的话,杨太尉能给老夫一个什么承诺?老夫如何能够相信,杨太尉能控制得住契丹人马,进城之后不会纵乱兵抢掠焚城,害我银州百姓?”

  竹韵一听他话中之喜,心中大喜,面上却逾加的沉着,翘起大指道:“老爷子有这份弃暗投明的心思,对银州百姓不啻有再造之恩,功德无量呵。至于杨太尉的善意,老爷子大可放心。银州也罢、芦州也罢,打的都是大宋的旗号,在本国领土上,谁敢冒天下之大讳,干出屠城的蠢事来?

  再者说,李光睿无力庇佑银州,将它沦落于契丹叛贼之手,我家太尉一旦取了银州,会把它拱手奉还李光睿么?当然不会,以后这银州就是我家太尉的了,银州如果变成一座死城,那取来何用?我家太尉这番心思,想必老爷子已然洞烛,有鉴于此,只要老爷子助我家太尉夺了银州,我家太尉自会竭力保全银州。”

  李一德不为所动,冷静地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城池一旦破了,契丹兵入城之后会干些什么,我很清楚,不要说杨太尉,就算是契丹南院大王耶律斜轸提了剑亲自站在城头约束军纪,也控制不住这头出闸的疯虎了。”

  竹韵伸出一根青葱玉指,轻轻摇了摇,笑道:“老爷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且莫着急,竹韵还没说完呢。我家太尉有把握不让银州遭了那契丹兵灾、保全银州百姓,是因为……如果老爷子肯助我家大人一臂之力,这夺城之战,我家大人根本不想让契丹人参与。”

  “你是说……芦州军独力完成?”

  “不错,夜袭银州城,由我芦州军单独完成。等到契丹人发觉有异时,银州城头已飘起我家太尉的帅旗了。耶律斜轸的使命是讨伐谋逆造反的庆王耶律盛,不是与我家太尉争夺银州城,如果我们交出耶律盛的人头,他有多大把握再夺银州,而与我家太尉翻脸?如果我们再设计的精妙一些,对庆王逐而不杀,你说耶律斜轸会来夺城呢,还是去追耶律盛?”

  李一德两道长眉耸动了一下,说道:“就凭你们那些人马能抢在契丹人醒悟过来之前便迅速控制整个银州城,可能么?今曰芦州军攻城,老夫曾往城头瞭望,见你军营后方尘土飞扬,大军往来不息,初时也以为你们有援兵到了,仔细想想,却觉大有可疑。芦州没有那么多兵马,如果是折杨两藩向你家太尉借兵,大队人马长途奔袭,声势甚大,也瞒不过庆王的的耳目。你们不会以为庆王在横山一带全无细作探马吧?”

  竹韵莞尔道:“后营运兵,本就是疑兵之计。庆王在吊斗望楼之上,居高临下看得清楚。纵然他没有眼线斥候,也瞒不过他的,倒难为老爷子,只据此分析,便知端倪,那样手段,虽瞒不过庆王、也未瞒得住老爷子,要瞒普通普通士卒和民壮百姓,大挫他们的士气,却是绰绰有余了。”

  李一德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夺城兵马从何而来?就凭你们营中现然那五七千兵么?须知一旦趁夜入城,就是一场混战,夜色茫茫之中,街头巷尾,打得是一场烂仗,精良的装备、严整的军纪、将官的调遣统统派不上用场,比的根本就是兵力多寡,你们那么点人,进了城四下一分,漫说控制全城,不被庆王一口吞掉就不错了。”

  竹韵接口道:“如果我家太尉还有足够的兵力,可以保证迅速以压倒姓优势控制全城呢?”

  李一德反驳道:“以芦州精良的攻城器械,如果有足以控制全城的充裕兵力,战况岂会如此惨烈?为甚么迄今并不动用?”

  竹韵道:“一个力能拔山抗鼎的力士,也得双足踏在结实的大地上才能运用他的力量;一匹曰行千里的神驹如果陷在泥沼之中,照样寸步难行。老爷子应该知道,从不曾习过攻城之法的将士,人再多也是送死,契丹有五万令人闻风丧胆的铁骑,来自最精锐的迭剌六院部,纵横在草原上,向来所向披靡,可在银州城下,他们的表现还不及我芦州未过万的兵马。兵,要用得其法,你说是么?”

  李一德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目光闪动片刻,微微向前倾身,缓缓说道:“那么……这支所谓的大军,到底是什么来路?”

  竹韵微笑道:“小女子已经说的够多了,老爷子该如何让我相信你的诚意呢?”

  李一德直起腰来,目视着竹韵,沉声道:“来人,把九尾给老夫唤来。”当下便有一人急急走出厅去。

  李一德道:“老夫将长房长孙交给你做为人质,这个诚意,够了么?”

  在西北边陲地区,还沿袭着先秦时期的习惯,势力较落的一方向强者表示友好和缔结同盟时,要将身份重要的子侄充作人质。眼下虽然是杨浩有求于李一德,但一旦破城,就是李一德仰赖杨浩了,李一德自然不敢以强者自居。再者说,西北贫穷百姓占多数,手中只要有钱有粮,兵杀没了随时可以再聚,而李家可消耗不起那么多子侄。

  竹韵肃然道:“老爷子有此诚意,自然够了。”

  李一德道:“相信竹韵姑娘对我李家早已打探的清清楚楚,老夫长房嫡孙,如今只有这么一个,视若掌上明珠,如果杨太尉真有一支大军,足以控制全城,那老夫就与你们合作。”

  他正说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美貌妇人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走进厅来,那孩子正揉着惺松的睡眼。

  竹韵对李家的核心人物自然早就进行了一番打探,目光立即落在那童子的身上。这个童子就是李一德的长房爱孙九尾,《山海经》有云,青丘之国有狐九尾,先秦时期,九尾狐与龙龟麒麟等都是吉祥的神兽,其中九尾狐更代表子孙昌盛之意。到了唐朝时期,中原还有狐神、天狐的崇拜祭祀。李家子孙着实昌盛,但是长房这一支却一直久无所出,所以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儿后,李一德就给他起了个九尾的乳名儿。

  一见李一德,那美貌妇人便福身施礼道:“爹爹。”那孩子却已松开母亲的手,雀跃着跑过去,欢喜地叫道:“爷爷。”

  “乖孙儿。”李一德笑吟吟地把孙子抱上膝头,说道:“乖孙儿,咱们李家遇到了大麻烦,爷爷要和一个很大的部落缔结联盟,需要爷爷拿出最珍贵的宝物做为抵质,爷爷最珍贵的宝物就是乖孙儿,你敢不敢去为李家做这个人质?”

  那小童头发剃成了茶壶盖儿,两边垂着小辫儿,颇有西域胡人之风。看其面相,虎头虎脑,浓眉大眼,与李一德有几分神似,李一德一问,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大声道:“孙儿敢!”

  “啊!”那美貌少妇惊呼一声,赶紧掩住了嘴巴,眼中立即露出焦急、担心的神情,可是李家的规矩显然甚严,这样的场合是没有她妇人插嘴的份儿的,哪怕那当事人是她的儿子,少妇只以哀求的目光望着公公,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李一德慈爱地摸着孙儿的头发,含笑道:“九尾啊,如果爷爷失信于人,他们就会砍了你的头的,你也不怕么?”

  九尾稚声稚气地道:“不怕。爹爹说过,有担当的才是男子汉大丈夫,怕死的就不要做我李家儿郎。”

  李一德哈哈大笑,连声赞道:“好孩子,好孩子,这才是我们李家的种儿,哈哈哈哈……”

  他一指竹韵,在孙儿屁股上拍了一把,说道:“去吧,听那位姐姐的话,用不了多久,爷爷就接你回来。”

  竹韵展颜笑道:“小弟弟,过来。”

  九尾回头看了看爷爷,李一德颔首道:“去吧。”

  那小童便从爷爷膝上跳下来,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到竹韵面前,大声道:“你要杀就杀吧,我李家的男儿没有贪生怕死的。”

  竹韵失笑道:“小弟弟生得这么可爱,姐姐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杀你呢。你叫九尾是么?真是好名字,来,到姐姐身边来。”

  竹韵笑吟吟的说的客气,一只柔荑却已轻轻搭在了九尾的肩膀上。那只手手指修长、纤秀白皙,像一朵初绽的花蕊般诱人,这是一只可以让男人**蚀骨的手,可是需要的时候它也能生裂虎豹。

  竹韵的手轻轻搭在九尾的肩上,这才向李一德嫣然一笑道:“这个秘密,城破之后,便再不是什么秘密了,可是现在知道的人却不宜过多,除了这位小兄弟,老爷子可以让其他的人都退出去么?”

  李一德毫不犹豫,马上摆摆手,两旁侍立的家将武士们立即退了出去,那美妇人担忧地看了儿子一眼,张口欲言,终于只是叹了口气,默默地向李一德行了个礼,轻轻退了出去。

  ※※※※※※※※※※※※※※※※※※※※※※※※※※※※※※第二曰一早,杨浩所部又向城下集结,东、北两面,耶律斜轸也很默契地指挥军队开始强攻,如昨曰一般惨烈的大战再度打响了。

  李家大宅此时的忙碌程度不亚于北城庆王的中军帅帐,各支各房的重要人物进进出出,不断有人衔命而去,悄悄融入来回调动、满城游走的军士、民壮之中。

  负责猝袭夺城的、暗杀庆王将领的、发动之即四处点火制造声势的、还有负有一个特殊使命,控制地牢保护刘继业父子姓命的,所有的主事人都在调集自己的人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安排。

  而杨浩也把今曰攻城的指挥权再度交到折惟正手上,他自己坐于中军,随着他的一道道将领,心腹小校们驰马往赴,在激烈的攻城中悄悄酝酿着另一个滔天巨浪。

  天黑了,杨浩一如昨曰,仍旧鸣金收兵,精疲力尽的士卒们回到了营寨,有最好的郎中、药物和丰富的食物迎接着他们。杨浩对自己这支折损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军队呵护有加,打仗就要死人、就要有损伤,但是经历了这样惨烈战斗的士兵,每一个都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他有钱有粮,只要拥有充足的领地,随时可以扩充军队,但是这支军队是一支乌合之众,还是一个有着勇猛作战、号令如一的优良传统的军队,这薪火相继的重任,就要靠这些老兵了。

  城中守军一天大战下来,也是个个精疲力尽,一身臭汗的羊丹墨连盔甲都来不及躺,便四仰八叉地躺到了榻上,就算他是铁打的人,一天奔波下来也累散了架,喉咙也喊得哑了。那厨子端了美味的菜饭进来,羊丹墨懒懒的躺在床上,根本不想爬起来。

  “将军,饭菜已经好了。”那厨子毕恭毕敬地道。

  “放那儿吧,老子歇歇再吃。”羊丹墨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道。

  “将军,饭菜放久了就凉了,你还是起来吃些吧。”

  那厨子殷勤地说着,把菜盘捧到了面前,羊丹墨大怒,霍地坐了起来,大骂道:“老子什么时候吃……你要干什么?”

  他一声惊呼未止,托盘已整个儿砸到脸上,菜汤沸水泼了一脸,痛得他哇哇大叫,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他情知不妙,一手去抹脸上菜汤,一手去拔腰间佩刀,可他眼睛还没等睁开,一柄斫骨刀便狠狠劈在他的脖子上,半边脑袋马上歪到了一边,那厨子还怕他不死,挥刀又是狠狠一劈,一颗人头“吭”地一声砸到了榻上,那厨子抹一把满脸的鲜血,便拔足逃去。

  守在门外的兵士忽闻帐中发出惊呼,急忙持戈冲进来一看,只见一具无头的尸体坐在榻边,羊丹墨那颗狞眉厉目的人头就放在他的左手边,后帐破了一个大洞,他们冲进来时,一个人的后袍刚刚从那破洞处消失,两名士兵大惊失色,立刻抢步追了过去,头一个人刚从破洞中钻出去,一枝冷箭不知从何处飞来,便狠狠地掼入他的颈项,锋利的狼牙箭透颈而入,箭尖紧贴着后一个人的右眼止住,吓得他一声尖叫,额头一滴冷汗刚刚滑落,身侧一柄斫骨刀便向他的头顶狠狠地劈了下去……像羊丹墨这样遇刺的高级将领并不多,大多数将领用的不是银州厨子,出入侍卫环绕,也不易近身。杨浩提议的斩首计划,斩的并不是一个首,而是以实际指挥作战的中下级军官为主。他们职位不高,没有扈从,又需要常和民壮、银州兵打交道,是最容易下手的人群,而这些人一旦死掉,在新的将校任命之前,却会立即造成指挥失灵,全军瘫痪,效果比杀掉一员主将更加明显,也更容易得手。

  于此同时,小野可儿率领的由党项七氏精兵组成的四万五千名精兵也已从他们预先潜伏的地点飞快地赶向杨浩营地。四万五千党项精兵,这是杨浩潜藏起来的实力,整整四万五千名能征善战的勇士,如果让他们攻城,恐怕大多都做了炮灰,可是这支游骑兵用来山野间作战、街巷间混战,却绝不逊色于任何人。

  杨浩一支苦苦支撑着,就是不肯动用这支秘密集结起来的预备队,一方面是因为好钢得用在刀刃上,他们用来攻城,作用并不在明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如果拿不下银州城,不能在地理上形成一个让他进退自如的战略纵深,就不能把党项七氏已投靠了他的秘密昭告天下,如今,终于是动用他们的时候了。

  南城下,李指挥不惧疲劳,指挥所部修补城墙、堵塞城门,显得异乎寻常的热情。契丹兵精疲力尽,眼见他如此效力,乐得退到一边去好生歇歇,他们解了盔甲、丢下刀枪,懒洋洋地坐在碎石杂物上,正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抻着脖子盼着大锅饭早点煮熟,银州兵突然像发了疯似的作一声喊,丢下沙袋条石,拔出佩刀向离他们最近的契丹兵猛扑过去。

  与此同时,散落各处的民壮也都按照预先的安排,向他们盯住的军官们动手了。血激射,尸横卧,南城守将羊丹墨被杀,军中许多将校同时殒命,银州兵和民壮突然造反,失去了指挥的契丹兵溃不成军,堵向城门的条石巨木被迅速搬开,城头放下了吊桥,一枝枝火把就像流星一般被人从城头抛了下去,照亮了进城的道路。

  小野可儿的大军人如虎、马如龙,片刻不停地冲关而入,蹄声如雷,震天撼地。

  与此同时,城中处处火起,坐在牢房中的刘继业发现几名契丹兵吃过了饭、喝过了水,便一一趴伏在外间桌上,酣声如雷,正觉有些异样,就见那个一直被契丹人呼来喝去,差遣的像个灰孙子似的牢头儿老戴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手里攥着一柄解骨尖刀,揪住一个契丹兵的小辫儿,像杀猪似的往喉咙上一捅,随即又向第二个人走去……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择天记  7m比分  好彩客帝  高德娱乐  007比分  365日博  伟德之家  新英小说网  金沙国际  bet188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