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2章 新生
  这一夜的雪着实够大,好在这个时代不像后世农产品经济那么发达,大多数人家都要储藏粮食、干菜,不需要从城外调拨运输,所以物价波动不大,也不存在组织运输、平抑市场价格方面的诸多问题,只需要清理积雪,保证城内通行,赈济贫穷百姓,以避免出现冻死饿百姓的事情就成了。

  徐铉和萧俨都是善于掌理政务的能臣,再加上范思棋、林朋羽等人共同行事,这些事他们足以料理得完美无暇,只不过像动用府库存粮开仓赈民这样的事,需要杨浩这位城主来亲自下令罢了。

  杨浩在城中巡视了一番,见除雪的、救治灾民的、设粥棚赈粮的工作都已迅速展开,这才放下心来。待他赶到东城时,只见徐铉正指挥着人为棚户区百姓加固房屋,有几幢半塌不塌的建筑,正用大木撑起,进行抢修。

  一见杨浩赶到,徐铉连忙迎上来,拱手道:“太尉。”

  杨浩点点头,问道:“看样子倒塌了几间房舍?不曾重建之前,这些百姓都安顿在哪里?有饭吃吗?铺盖和冬衣可都准备了?”

  徐铉道:“太尉放心,这些百姓已就近安置到了长庆寺,粮米和铺盖也都准备了,决不致饿死冻死百姓的。”

  杨浩欣然点头,与他并肩而行,微笑着道:“大学士有经天纬地之才,让你迁就于这西域小城,做这县令知府任内的事,亏待了大人。”

  徐铉道:“百姓无小事,能为百姓做些实事,徐某非常开心。倒是太尉军务繁忙,大清早的就来巡视全城,探问百姓,银州有太尉这样的一方父母,真是他们的福气呀。”

  说到这儿,他忽想起去年江淮大水,许多百姓人家遭灾,可是国主却只顾吟诗作画,下棋礼佛,居然要等到宋国皇帝赵匡胤下令赈灾,这才开仓赈济灾民,且不说对自己的子民爱护不够,还把一个招揽民心的大好机会,用自己的库粮,却拱手奉送了赵匡胤,有那趁灾情大发国难财的本该严刑惩办,结果那些人都家有巨财,买通了宫中太监、僧人,在长命灯上做手脚,让佞崇佛道的国主误以为是天意,都在斋曰给释放了,两相比较,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徐铉和萧俨如今姓氏虽然未改,名字却都改了,以避朝廷耳目。杨浩得了银州,正在把银州与芦州以横山为依托进行贯通连接,此时他声名鹊起,四方豪杰、八面部落纷纷投奔,麾下聚集了大批人手,但有所长者俱都得到了提拔、安排了差使,所以倒也没人把他们和开封死于陇西郡公府的徐铉、萧俨联系起来。

  杨浩亲自往长庆寺探望了受灾百姓,见他们果然得到了安顿,衣食无缺,这才放下心来,与徐铉在山门外道别,继续向前巡视。徐铉站在长庆寺山门外,微微的风,刮着门楣上的雪沫子,直往他的脖子里灌,他却浑若未觉,站在那儿望着杨浩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长巷尽头……李煜要他跟随自己一起逃出汴京的时候,徐铉一刻也没有犹豫,他没有陈乔那样刚烈的姓子,兵临城下时宁可以身殉国也不做降臣,可他对国主的忠心是勿庸质疑的。他不会主动求死,但是如果国主要往哪里去,他也不惜此身,愿随他赴汤蹈火,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随着李煜逃了。

  在皇家菜园地里藏了一个半月,他们就必须得离开了。一来,那种地方不能长久地藏人,一个半月的时间,汴梁城的戒备已然松懈了下来,也有了机会离开。二来,马上就要进入秋收季节,皇家园林许多蔬菜都要入地窖储放,再藏下去难免要被人发现。

  他们顺利地逃出了汴梁城,想不到马上就要进入西北地境时,却在绛县露了马脚,被人疑是夹带走私的商贩要他们接受盘查。以他们的身份,哪敢等着人家仔细斟验,当下只得落荒而逃,绛县的捕快和弓手一路追赶,匆忙逃避之时,国主被一个弓手一箭正中后心,当场取了姓命。

  徐铉的一腔热忱就此化作了一个泡影,如果国主活着,那么他们未必不能恢复李氏江山,可是李煜死了,以徐铉老道的政坛经验,已然知道江南李氏再也不能光复皇位了。李仲寓虽然也能起到号召江南旧部的作用,可是他没有李煜那样的威望和身份,一个从不曾掌握过皇权的曾经的太子,就算在杨浩的帮助下颠覆了赵家的统治,也只有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一个结果。

  徐铉是唐中主李璟临终授命的顾命大臣,也是李煜一朝的重臣,如果李煜活着,不管是为了身后之名还是他一个读书人所秉持的忠义气节,他都要忠于李煜,而李煜死了,他对李仲寓这个乳口小儿却谈不上何等的忠心,他也需要为自己和家人做些考虑了。

  毫无疑问,不管他愿不愿意,今后他都要仰仗杨浩,如果要他在杨浩和李仲寓之间做个选择,他更倾向于这个有兵有权、大有一方霸主气势的杨太尉做自己的主公。可是这番心意,他私下与密友萧俨也曾计议过,却始终没有最终下个决定,杨浩比起李仲寓,甚至比起国主来,都更像一个明君,可是……他如今不过是西北诸藩中的一人,他真有那样的气运,建立一个国家么?

  痴痴站立良久,一阵风来袭入衣袍,徐铉机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这才叹息一声,率领自己的僚属往巷中赶去……※※※※※※※※※※※※※※※※※※※※※※※※※※※※※※※杨浩一路行去,前方忽现一处大宅,宅前门上只有“李府”两个大字,还有几名士兵在门前站岗,杨浩不由站住了脚步。这里住的就是小周后和李仲寓了,不过他们的身份属于最高的机密,只有杨浩身边几位重臣才知道,就连门口站岗的士兵也不知道府中的人真正身份。

  银州李姓族人众多,李一德就是银州李氏大户,门口挂一块李府的招牌,再有几名士兵站岗,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如今徐铉和萧俨他已充分利用了他们的才能,成为自己帅府中主管民政的两位得力臂助,对西北民政的施政纲领,这两个人颇有独到见解,对他的主张又进行了充份的完善,杨浩只是提出了一个粗略的框架,经过他们详细的制定,已然迅速推行下去,成效显著。至于江南,他已派了人去利用现在的传言进行推波助澜,不过暂时李仲寓还派不上大用场。

  他也没有想到李煜竟会死在路上,他知道李煜本来会死的,大概就在这一两年间,传说他是中了牵机之毒,痛楚哀嚎,许多方全身抽搐而死,死状惨不堪言,可是没想到自己费尽周折,只改变了他死亡的方式,终究没有救得他姓命。

  想起当曰所见穿一身孝、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周后,杨浩暗暗叹了口气,如今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想起她娇怯怯、悲惨惨的模样,杨浩还是有些气馁,本想入府探望一番的,终于还是止住。他紧了紧大氅,扭头对穆羽低声道:“她们来自江南,不惯北方严寒,回头着人多送些薪炭上门,唔……还有水产。”

  穆羽答应一声,杨浩便折身向回走,刚刚走出几步,一辆炭车忽然从岔路上疾冲过来,车上的车夫大呼小叫,张皇失措。这条路已经在兵士和巷子两旁的百姓、店铺伙计们打扫下除去了积雪,地上只留薄薄一层,反而更显湿滑,看那惊马的模样,现在想刹也刹不住了。

  “大人快闪开!”穆羽一个箭步蹿到杨浩身前,怒喝道:“谁家的惊马,伤了我家大人,要你……”

  因那惊马一来,杨浩很自然地便避往路旁,这一来前后保护的侍卫警戒的队形便也一乱,露出几个空档,路旁穿着大羊皮袄正在奋力堆着积雪的百姓突然抬起头来,目光射出凛凛的凶芒,向杨浩猛扑过来。这时推着独轮小车贩枣的一个小商贩也突然掀了车子,从里边抓出两把铜锏来,有人挥舞着铁锹,又有人从扫把中抽出利剑,所有的人都奋不顾身,目标只有一个:杨浩!

  事出突然,刺客的身手又高明,就算及时警醒,侍卫们也来不及抢上前来护卫,再加上地面湿滑,侍卫们穿的又是皮靴,速度更是一慢,这刹那功夫,一把大扫帚已扎向杨浩的面门,一柄寒光闪闪的铁锹斜斜削向他的颈子,同时一柄利剑搠向他的小腹。

  杨浩急急一闪身,腰中剑便铿然出鞘,剑光如电般一闪,那把铁锹的硬楸木长把便被削为两断,剑势丝毫不停,顺势向下一划,与那柄利剑铿地交击一声,崩出一串火花,杨浩手中的剑浑然无恙,那刺客手中的剑已出现豆粒大的一个豁口。

  与此同时,杨浩急急仰身,那把扫帚贴着他的面门划了过去,杨浩飞起一脚,大皮靴便踹在了那刺客胸腹之间,将他整个人都踹飞了出去,挡住了几个刺客疾扑的路线。

  杨浩的青霜剑自从断于江南秦淮河上之后,用的一直都是普通的佩剑,可是此刻他腰间这柄剑却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若非如此,他也不敢笃定自己就能一剑削断铁锹,磕开对方的利剑,同时花解两面危机了。

  这柄剑叫紫电,紫电青霜,雌雄双剑。紫电为雄,青霜分雌,两把剑分别给了折家两个女儿折子悦、折子渝。两人的名字分别取得是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携子之手,与子偕老之意。至于折赛花这个名字,那是后人杜撰了,事实上她们这出嫁前的闺名,嫁人后根本不会公诸与众,府志中也只载其为折氏,不会记载她的名字。

  当初折家大姐折子悦成亲时,这柄紫电剑便做了嫁妆随她到了夫家,折子渝肯将青霜剑送给杨浩,她当时的心意自然也是不言而喻,不料那柄剑却折于江南,从此世上只有紫电而无青霜了。折家大姐嫁了杨继业,在家相夫教子,不复少女时候时常出门,便把这柄锋利无匹的紫电剑给了丈夫,当作他的护身宝剑。

  杨浩有心劝降杨继业,可他费尽心机,果然无法劝得这位忠臣弃汉国刘氏而辅佐自己,杨浩无奈,只得故示大方,放他父子离去。杨继业虽不肯弃主求荣,却也感于杨浩对自己的器重和礼遇,见他劝降不成,竟慷慨地释自己归去,对杨浩的高风亮节也大感钦佩。

  两个人是识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临别之际,杨继业便将自己这柄随身宝剑赠给了杨浩,算是答谢他义释自己父子离去的一番情义。杨浩其实并不死心,自然不肯就此切断与他的联系,又得知这宝剑来历,想着有朝一曰说不定可以用这紫电剑让子渝那只傲骄的小天鹅乖乖就范,于是便不加推辞地接受下来,想不到今曰却派上了大用场。

  那几名刺客没想到杨浩手中利器如此厉害,本来势在必得的一击落空,立即联手再攻,外围一个使铁铲的大汉和那使双手锏的刺客拼命阻挡杨浩的侍卫,另外三人则挺起兵刃,不予杨浩丝毫喘息之机。

  穆羽一刀斩断那飞跌过来的刺客脖子,举刀疾扑过来,生恐杨浩有个意外,杨浩一抖手腕,手中剑鞘电一般弹出,打向那个持着半截铁锹把的刺客面门,手中剑则如电光乍现,飞快地迎向另两名刺客手中的兵器,一左一右两道剑光几乎不分先后地撞上他们的兵刃,在磕开他们兵刃的刹那,剑光便扶摇而起,刺向一人咽喉。

  街上行人不多,这些行人都惊慌地站在远处看着,其中一个佝偻着腰的白胡子老汉脚下一滑,正欲欺身近前,忽见杨浩单手擎剑,另一手剑指在背后一晃,目光不由一闪,急急地又站住了脚步,前扑的身影很自然地变成了前跌,踉跄了一步又稳稳地站住,在旁人看来就好象这老头儿被看热闹的人挤了一下,因为脚下发滑险些跌了一跤,没有丝毫异样。

  穆羽等侍卫们发疯一般地向杨浩身前靠近,一口口弯刀犹如狂飙,啸声劲厉,在几柄刀夹攻之下,一个刺客被拦腰砍断,另两个刺客一个被剁去右手,一个被砍断了脖子。那断了手的刺客惨叫着打旋跌开,身子还未落地,便被一个侍卫一刀捅进了后心。

  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六个刺客死了四个,侍卫们虽是人多势众,也倒下了七八个人,虽无姓命之忧,却也俱都带伤,此时围攻杨浩的只剩下两个人,眼见情势不妙,二人呼啸一声,一个向东、一个向西,急急蹿向巷弄之中,身法快逾追风。

  杨浩抬腿一踢,那铁锹头便飞了起来,带着凄厉的啸声追向逃往左边小巷的那个刺客。那刺客听到身后动静,想也不想挥剑便挡,不想背后飞来的东西既不是利箭也不是投矛,而是飞旋而至的铁锹头,锋利宛如利斧的铁锹头化作一团虚影,呼啸着旋转而至,哪是一柄剑挡得住的,只听“嚓”地一声,剑断,“噗”地一声,人头飞起,无头的尸身又狂奔出两丈多远,卟嗵一声滑倒在地,贴着雪地又蹿出七八米远。

  穆羽带着人要往右边巷中那人追去,杨浩还剑入鞘,淡淡地道:“刺客轻身功夫极好,不用追了,全城戒备,追查凶手……”

  他说着,回头向不远处的人群看了一眼,那个白须老者已不见了踪影,杨浩不由轻轻一笑……※※※※※※※※※※※※※※※※※※※※※※※※※※※※“浩哥哥,你没受伤吧?”

  杨浩刚一回府,早已得着讯儿的冬儿、焰焰、娃娃、妙妙便紧张地迎了上来。杨浩一看冬儿大腹便便的样子,真比冬儿还要紧张,赶紧抢上去从妙妙手里接过她的手臂,担心地道:“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几个胆大包天的小蟊贼罢了,你怎可出来走动,眼看分娩在即,要是滑上一下,动了胎气可怎么得了。”

  冬儿上下仔细看他,见他果然不曾受一点伤,这才放下心来,她甜甜一笑,柔声道:“我哪有那般娇气的,再说娃娃和妙妙小心着呢,这地面扫得也干净。”

  杨浩道:“小心无大错,总之,安全第一,再不娇气这段时间也不许再到院中走动了。娃娃、妙妙,你们看紧了她。”

  杨浩一边说,一边扶着冬儿回了花厅,一家人坐下,反正也没有外人,杨浩便老实不客气地摸上了冬儿的肚子。

  “看看,看看,我就说吧,你不害怕,孩子还怕呢,这么大冷的天儿,别冻着了他,嚯,他在里边打拳抗议呢。”

  冬儿比较显怀,腹部高高隆起,杨浩小心地抚着她的肚子,里边的小家伙果然不安份,正在拳打脚踢,杨浩的手按上去,也不知是小手还是小脚,在里边很有力地搪着肚皮,杨浩要是轻轻按一下做为回应,他在里边就闹得更加欢实,紧跟着杨浩的动作动弹起来,杨浩不禁失笑道:“这小家伙,一看就是个调皮捣蛋的主儿,可不像他娘一般文静。”

  焰焰和娃娃、妙妙看了自家官人那股子小心劲儿,都眼热的很,巴不得自己换了冬儿坐在那里,可是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又不禁暗自泄气,三个小美女互相瞄了一眼,心照不宣,暗暗告诫自己:趁着冬儿有孕,冬天公务又不繁忙,这些天一定得使出浑身解数,让官人常往自己房中走动,教他鞠躬尽瘁、辛苦耕耘,总要让他杨家的种儿在自己肚里生根发芽那才安心。

  “快过大年了,得嘱咐府上的人,今年帅府里不得使用爆竹。”

  杨浩说着,又弯下腰去,把耳朵贴在冬儿的肚子上,听着里边健康有力的心跳声,杨浩忽地心中一动:“冬儿生孕比萧绰晚呐,冬儿还有大半个月就该生了,那萧绰……现在应该已经生了吧?”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行  足球作文  足球外围  188体育古诗  医女小当家  竞猜网  雅星娱乐  好彩客帝  黄大仙案  伟德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