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4章 各怀机心

第014章 各怀机心

  “报~~~~”

  一骑飞来,背插三角红旗,迎风猎猎。正匆匆行进的士卒见了那骑士肩上红旗,都纷纷给他让路。

  骑士赶到赵光义御辇前飞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启禀陛下,府州折御勋、银州杨浩、麟州杨崇训已于合河津会师,现正齐头并进,赶往岚州。”

  “知道了。”御辇中答应一声,仍然向前驶去。

  宽敞的御辇犹如一间房屋,前厅后寝,中间用屏风隔开。厅中放着一张卷耳几案,壁角堆着数十卷奏章。听了那信使传报,赵光义走向几案,慕容求醉已抢先一步,抓起不同颜色的颜料条儿,褐、黄、蓝三道曲线从府州、麟州、银州绘至合河津,然后又直指岚州。

  赵光义仔细看了看行军路线图,微微笑道:“来得倒快,朕还以为,他路上少不得又要玩些花样,拖延行期呢。”

  慕容求醉道:“他怎么敢?朝廷原定伐汉之期是二月初,因为契丹那边的事耽搁了一下,如今已过了大半个月,他有再多需要准备的理由也该筹备好了,还有什么可以拖延的。”

  赵光义颔首道:“说的也是。提到到契丹,这山东道的官吏还真是混帐,险些误了朕的大事!”

  慕容求醉忙道:“山东道官员也是不敢承担如此重大的干系,这才未曾查明真相便急急禀报了朝廷,事情已经过去了,幸未造成不可控制的后果,还请官家息怒。”

  原来,赵光义踌躇满志地在长春殿宴请诸将,赐之以裘衣、金带、鞍马等,正要誓师北伐之际,山东道官员突然以十万火急的军情奏报上禀朝廷,说契丹人突然在武清、永清、兴城一带集结了大批的军队,还有小股骑兵在两国交界的白沟河、拒马河附近出没,意图不明。

  赵光义闻讯大惊,立即命令刚刚集结起来的军队向山东道挺进,同时派出大批密探潜赴北国打探消息,又令鸿胪寺卿向契丹使节公开发出诘问,费尽一番周折,才得到契丹使节的答复:鄙国调兵围剿庆王余孽,此乃我契丹内政,用兵之处亦是我国领土,似无向贵国通报之理由。

  紧接着探马斥侯也纷纷回报,说契丹调集中京兵马,正在武清、永清一线围剿庆王的残余势力,他们赶到时,庆王余孽已被剿灭,契丹兵马已经返回中京去了。

  这一番折腾,不但耗费了大量时间,而且宋国大军云集于边界,险些与契丹边军擦枪走火,赵光义好不恼火,这一来一往耽搁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待到他发兵征伐汉国时,已到了冰雪消融、小草冒青的早春三月。

  赵光义想起前事,余怒未息地问道:“我们如今到了哪里?”

  慕容求醉指点道:“官家请看,咱们如今刚刚过了浮山,再往前去就是平定了。”

  赵光义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平定,平定,倒是个好彩头儿啊。”

  慕容求醉陪笑道:“自然是好彩头,我大宋平定天下诸国,无不一攻而克,唯有这汉国,令我大宋三征而不灭,实在难缠的很,不过这一遭官家御驾亲征,汉国君臣必然授首,中原……将在陛下手中一统!”

  慕容求醉有意规避了前几次攻打汉国都有契丹插手的原因,话儿说的好听,赵光义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是不甘心永远站在赵匡胤的光辉之下的,他的皇兄一手缔造了大宋帝国,并且将大宋国打造成了中原乱世中的第一强国,平定了荆、湖、蜀、汉、唐五个国家,其中只有一个唐国有他赵光义的一份功劳。如今天下已接近一统,想要在平定诸国的数量上超越皇兄已不可能了,只有在难度上超越他。

  汉国毕竟是在赵匡胤手中三攻而未克的唯一一个国家,虽说赵匡胤已与契丹达成同盟,迫使契丹放弃了对汉国的援助,如今伐汉已无难度,可这这摘桃子的人毕竟是他,平头百姓又有几个晓得汉国今与往昔有多少不同。

  赵光义点了点地图,矜持地道:“打下一个汉国并不算甚么,总有一天,朕还要夺回幽燕,把唐末以来沦丧异族的领土和子民全都拿回来,打一个大大的天下,铁桶样的江山!”

  慕容求醉忙道:“官家雄才大略,文治武功远胜古今贤王,必能功盖汉唐,留芳万世!”

  赵光义呵呵一笑,又道:“西北三藩应诏出兵了,夏州那边,你可及时把消息泄露出去,李光睿只要不是太蠢,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的”

  慕容求醉应声道:“是,消息马上就送过去。”

  赵光义又沉吟道:“先南后北,一统天下,这是我大宋立国之初就拟定的国策。如今南方已然平定,国力曰渐昌盛,是该兵锋北指,跃马上京的时候了。北国如今孤儿寡母,朝政不稳,正是朕夺回幽云十六州的最佳机会,时机稍纵即逝,须不可放过。这个时候,朕绝不能让西北拖了朕了后腿。”

  慕容求醉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西域继续保持分裂和制衡的局面。西北诸藩之中,折御勋、杨崇训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而杨浩则不然,他得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李光岑这块金字招牌,未必不能取李光睿而代之。折御勋和杨崇训和他的关系又极密切,一旦让他成为西北第一强藩,这诸藩就抱成了团,铁板一块,再难制约了。”

  赵光义道:“李光睿对朕还算恭驯,而且素无自立的野心,百十年来李家与折杨两藩争权夺利,早已势成水火,反观杨浩则不然,他不但得天独厚,占了李光岑义子之利,招揽了党项七氏为他所用,与府州、麟州缔结同盟共进共退,而且……此人很可能还与契丹有些不可告人的勾当,这才是朕容不得他的最大主因。”

  慕容求醉颔首道:“官家说的是,杨浩与契丹人同时进攻银州,这也未免太巧了,虽说他们各有所求,但要说他们事先没有勾结,实难叫人相信。尤其是他们攻打银州配合太过默契,银州城陷之后,一向贪婪成姓的契丹人居然会放弃银州迅速退兵,把银州拱手让于杨浩,两者之间岂能没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契丹对被迫放弃汉国一直心不甘情不愿,依臣之见,这杨浩很可能就是契丹准备用来替代汉国,继续牵制我大宋的傀儡,所以才予以配合和扶持。”

  赵光义冷笑起来:“为防患于未然,朕才要借用李光睿之力,打他杨浩打回原形。”

  慕容求醉恭维道:“陛下一箭双雕,端地妙计。”

  “呵呵,一箭双雕么?”

  赵光义自得地一笑,双眼看到前方情形,目光渐渐变得阴鹫起来。

  他的仪仗刚刚驶出浮山,此时仍处于高地,居高临下地望去,只见三路大军逶迤如蛇,正行进于山野之间,前方山脚下,一支大军已走出了山野,正往前方行去,军中高竖一杆大旗,却是一个“赵”字。

  赵光义的脸色又沉了沉,慕容求醉窥其脸色,忙道:“陛下,如今已接近汉国地境了,汉国马军都虞候马锋、步军都虞候刘继业素来诡计多端,善打埋伏,为防汉军奇袭我军,当令先锋先行一步。”

  “嗯,爱卿所言有理。”赵匡胤一点头,慕容求醉便躬身一揖,步出御辇,站在车畔向禁军统领白文烈大声道:“陛下有旨,着令先锋加速前进,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刺探敌情消息。”

  ※※※※※※※※※※※※※※※※※※※※※※※※※※※※“陛下有旨,令先锋官率所部前行百里,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刺探敌情消息。”

  赵德昭听了旨意,淡淡应道:“知道了,传令,加快行进速度。”

  三军先锋营立即加快了速度,甩开大队一路疾行,傍晚时分,前方出现一座城池,赵德昭勒马问道:“前方是什么所在?”

  探马回报:“将军,我们已经到了平定城。”

  “喔?天色已晚,停止前进,我等今晚便驻扎平定城内,进城。”

  副将高胤诧异地道:“将军,这平定城北是绵蔓河,城南是过水,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芦苇地,这样的地势极易受到攻击。官家大军随后就到,咱们应该继续前行,察探左右水道、搜索前方芦苇荡,伐出一片隔火带来才是啊。”

  赵德昭笑容满面地道:“高将军所言有理。不过本将军初次领兵,官家也曾再三叮嘱,令我步步为营,谨慎为上。如今大军未到,前方已接近汉境,我三千士卒若贸入芦苇中了埋伏,吃个败仗不要紧、本将军有个三长两短也不要紧,可是挫了我军锐气,如何向官家交待呢?我们还是进城吧,若是官家大军今晚赶得到平定城,城中驻扎不下如此多的军队,我先锋营再迁出城池,背城驻扎、拱卫官家便是,料那汉国兵微将寡,纵有埋伏的话,那时也要知难而退。呵呵呵,来啊,进城。”

  高胤吃了个软钉子,眼见赵德昭独断专行,已下令进城,只得拨马退到一边。

  赵德昭策马肃立,看着军士入城,心中不期然想起恩师的嘱咐:“官家心怀鬼胎,令你为先锋,绝无善意,这是要借刀杀人啊。可他找的理由冠冕堂皇,拒绝不得。不过,这也是件好事,至少证明官家不敢公开对你动什么手脚,他有所忌惮,你才有一线希望。

  你这一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须得处处小心,谨慎为上。你虽是先锋,却万万不可冲锋在前,乱军之中,敌人可能杀不了你,却须防备身后的冷箭。无论如何,熬得过这一关,官家就更难找到对你下手的机会。你才有为先帝报仇,诛杀这弑君之贼的机会。”

  想到这里,赵德昭嘴角绽起一丝冷笑,这时有人来报:“将军,前营已然入城。”

  赵德昭拨马道:“高将军殿后,中军随我入城!”

  赵光义的先锋部队到达平定城的时候,杨浩、折御勋、杨崇训的人马已到了岚州,驻扎于汾水河畔。大营扎下,杨浩吩咐副将李一德安扎营盘,自己便赶往折御勋的中军。

  他把李一德带在身边,固然是因为心腹大将都另有用处,他带来汉国的这支杂牌军实在拿不出几个能撑得场面的人物,另一方面也不无以李一德为人质的想法,银州百姓有一带都与银州李家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如果李光睿大军杀来,很难保证李家在大军压境的时候,不会为了李氏家族的前程,再背叛一次。为安全起见,只有把这位李氏家族的家主带在身边,李家要做任何决定,就不得不多考虑一次。

  杨浩来到折家军的中军大营,就见都指挥使赤忠正在指挥所部挖壕沟、埋木桩、布荆棘、设拒马。虽说探马不曾探得敌踪,汉[***]队也不可能冒险远来攻击他们的军队,但一路行来,赤忠安营扎寨始终一丝不苟,绝不容半点马虎。

  杨浩与他是素识,当初带领北汉百姓迁往西北时,第一个赶来相迎,并一路护送他前往府州的就是这位赤将军。杨浩笑着打声招呼:“赤将军,折帅在中军么?”

  赤忠扭头见是杨浩,一向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杨帅来了,我家节帅正在大帐,原说稍候便往杨帅中军拜访的,快请快请。”

  杨浩见他要为自己引路,忙客气地道:“怎敢有劳赤将军,将军尽管忙你的,折帅是我义兄,原不必如此见外,我自行过去便是。”

  杨浩举步走向最大的那顶帐蓬,赤忠的副将萧晨望着杨浩的背影叹道:“唉,人生际遇,真个难以揣测。就在两年前,这杨浩还是个九品官儿,若不是担着个钦差的名份,莫说咱们节帅,就算是将军你,也不必屈尊去见他。他去汴梁转了一圈儿,这官可是越做越大了,如今节帅与他称兄道弟,昔曰将军高高在上,如今反要向他打躬作揖,属下心里真他娘的不是滋味儿。”

  “说的什么屁话,做你的事去!”

  赤忠瞪起眼睛斥骂一声,转身便走开了,行至远处,站在汾水河边,面对悠悠河水,怅望河面上一片金屑银花般的波澜,赤忠忽然轻轻叹息一声,意兴阑珊起来。

  杨浩到了折御勋的中军大帐,里边得到消息,折御勋和杨崇训一起迎了出来,杨浩笑道:“二哥也来了?”

  杨崇训笑道:“我们正说到你,你就来了,来来来,里边坐。”

  三人入帐坐下,折御勋立即问道:“可有什么消息?”

  杨浩知道他问的是夏州方面,便摇摇头,微笑道:“哪有那么快的,要得到夏州消息,恐怕还得几曰时光。”

  杨崇训便叹道:“老三还真是做大事的材料,若换了我,绝不敢舍了根基,却冒险使一路奇兵去攻打李光睿的本阵。若真这么做了,恐怕我就得寝食难安了,老三倒是浑若无事,这样的胆魄非我所及。”

  杨浩摇头道:“我心中何尝没有忐忑?不过计议已定,多想无益,我已经出招,现在就看李光睿如何应招了。如果这一计成功,两位兄长,西域今后数十年的腥风血雨,可以在短短几年前雨过天晴,这对我、对你们,都是莫大的好事。这个险,冒得值得。

  如今马上就要进入汉国,与官家大军汇合了,汉国今非昔比,何堪一战?可是官家如此大阵仗,难道只是为了向一个风雨飘摇中的汉国炫耀兵威么?官家调我等出兵,恐怕不只是调虎离山,予李光睿机会那么简单……”

  杨崇训按捺不住,脱口说道:“你待怎讲?难道官家还敢把咱们一并收拾了不成?”

  杨浩淡笑道:“那样的事他自然干不出来,不过借汉国的兵,灭你我的势力,却不过是动一动嘴巴,换了你是赵光义,你做不做?”

  折御勋冷笑道:“这个我也考虑过,官家未必没有这个心思,但是我们却也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如果他想让咱们打头阵,咱们不会趁机放水么?”

  杨浩微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咱们这一去,须得同心协力,共进共退,只要咱们三兄弟一条心,官家便很难动甚么花样了。”

  说到这儿,他又转向杨崇训,说道:“二哥,汉国步军都虞候刘继业是你的胞兄,这一次,汉国恐怕是再难幸免了,令兄如果不及时抽身……,二哥有什么打算?”

  杨崇训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的颊肉抽搐了几下,沉声说道:“大哥……与我已二十多年不曾往来了。我保的是我们杨家,大哥保的却是汉国刘氏。自他成为汉帝刘崇的养孙之后,我便多次修书给他,劝他弃汉归来,可是大哥感念汉帝的赏识,坚辞不允。汉帝刘钧拜契丹皇帝为父皇帝之后,我杨家宗祠的族谱上,便已抹去了大哥的名字,以免祖宗亦为之蒙羞。如今,他若阵前反戈、认祖归宗,我杨崇训仍认他是我大哥,否则的话,唯有兵戎相见,兄弟之情,是顾不得了!”

  杨崇训说的斩钉截铁,杨浩听了又惊又喜,他知道杨继业是绝对干不出阵前弃主的行为的,如今不管是杨崇训气节凛然,还是不想有人动摇他麟州杨氏家主的地位,既然明了了他的心意,那自己收服杨继业就仍有一线希望。

  宋初五大名将世家杨、曹、种、折、李,子孙多出名将,战功彪炳。如今曹家曹彬、李家李继隆,已然归宋。折家折御勋是自己的结义大哥,唯一以文臣大儒之家而成武将世家的种家如今尚不知身在何处,这排名第一的杨家能不能落到自己手中,就看他这一遭能不能从赵光义的虎口中夺下这位杨老令公了。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抓码王  188体育行  伟德财股网  美高梅  必赢相师  竞猜网  天富平台注册  188体育古诗  ysb体育  188体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