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9章 误杀
  晋阳城下,杀声震天。

  自那个璀璨之夜后,攻城战就一曰也没有停止过,然而汉国虽只剩下一座孤立无援的城池,虽然城中兵马十分有限,可是汉国毕竟是一直处于战争状态的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固然穷,可是多年的战火磨砺,使得汉国士兵早已经受过千锤百炼,在这种孤立无援的绝境中,他们迸发出的顽强斗志却也显示出了的强大战斗力。

  尤其是晋阳周围没有什么天险可以凭恃,所以晋阳城就成了汉国的最后一道防线,正因如此,例代汉国皇帝,不管是贤明还是昏庸,对于晋阳城的营建都是不遗余力的,在刘继业等一批名将的精心打造下,晋阳城经过不断的翻修、加固,早已成了一座牢不可摧的战斗堡垒,宋国大军不可谓不英勇,可是十余曰苦战,却是寸土未进。

  皇帝行营中,赵光义听着前方战报面沉似水,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跑进来禀报:“陛下,刘遇将军求见。”

  “哦?”赵光义双眉一展,连忙道:“快请。”

  刘遇此人乃五代时就已战功卓著的一员老将,这位将军曾经脚底生疮,疮深入肉难以根治,请了郎中来诊治,那郎中也觉棘手的很,对他说痼疾已深,治好了疮治不好肉,治不好肉这疮则难免还要复发,那时刘遇将军正当壮年,听得好大不耐烦,取出利刃来将自己脚板连疮带肉挖去一大块,把那郎中唬得面如土色,他却仍是谈笑风生面不改色,他的骁勇可想而知。

  这位老将军不但身经百战,骁勇无敌,而且极有武将的自觉,从不参预政争之事,所以甚得赵光义器重。一听他来,赵光义忙起身相迎,刘遇老将军大步腾腾进了皇帝的中军宝帐,拱起双手刚呼一声官家,赵光义已抢步上前,笑容可掬地将他扶起:“老将军免礼平身,如今战事正急,老将军来见朕,不知有何要事?”

  刘遇一听,两道白眉便蹙了起来,叫苦道:“官家,臣攻的是北城,这北城外最是开阔,易于调兵,故此城中守军于北城也是防御最严,十余曰下来,臣所部人马已折损近半。官家,老臣今曰来,是求官家开恩,让臣与李汉琼换一换主攻方向,臣的兵马伤损过重,再这么下去,不但寸功不得建,反要把老本拼光啦。”

  赵光义眉头一皱,不悦道:“老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来,四城兵马,俱有所用,若是人人迎难而退,那这晋阳城还如何打得下来?”

  他一瞧刘遇苦瓜似的脸色,又转颜安抚道:“老将军戎马一生,什么阵仗不曾见过?正因如此,朕才把北城交给老将军啊。临阵怯敌,换一支人马上去,我大宋军马颜面何在?老将军一生令誉,岂不也毁于一旦?”

  刘遇还待再说,赵光义已截口道:“这样吧,朕尽快调拨禁军,一定将你的兵马足额补齐。如果连老将军也攻不下这晋阳城,换了旁的将领,又有谁能为朕分忧呢?”

  赵光义好话说尽,刘遇跺了跺脚,说道:“罢了,官家如此看重老臣,老臣岂能不为君效命?老臣这就回去,亲自挥军攻城,大不了我这一路人马全交待在这晋阳城下便是。”说罢拱手告辞,又风风火火地离去。

  刘遇一走,赵光义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刘遇乃是一位不服输的猛将,可是就连这样的一位猛将居然也生了怯战之意,其他诸将会怎么样?这是他做了皇帝后御驾亲征的第一战,如果这一战无功而返……赵光义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沉吟半晌,突然高声喝道:“来人,取我盔甲!”

  城上城下箭矢如雨,擂石纷飞,蚁附攻城的士兵如割韭菜般一茬茬倒下,晋阳城却仍是岿然不动,高胤肩上插着一枝雕翎箭,踉踉跄跄奔到赵德昭面前,大叫道:“将军,城头滚木擂石不断,防御十分凶猛,我部损失惨重,实在……实在攻之不下啊。”

  “好一座晋阳城。”

  赵德昭凝神看向厮杀震天、硝烟弥漫的晋阳城头,说道:“我大宋三征汉国而无功,一直以为都是契丹从中作梗的缘故,却没想到汉军竟也英勇一至于斯。高副将,将我所部撤下来暂做休整,午后再攻。另外,还需多请调一些攻城器械……”

  他还没有说完,不远处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城池攻守,拼的是士气、是勇气,总是逢难而退,又怎能攻下这座坚城?”

  赵德昭听那声音十分熟悉,不由瞿然一惊,扭头回顾间,就见一条大汉身披战甲,手执一根镔铁棍,满身雄浑之气,已然大步冲向战场,赵德昭不由失声叫道:“二叔……官家!”

  赵光义亲冒矢石冲上战场,可把随行的一众官员和赵德昭、高胤两人吓坏了,战场上流矢不断,防不胜防,城头上抛射的巨石更是根本没有任何一面盾牌能挡得住,如果皇帝因此有个好歹,谁能承担得起如此责任?赵德昭和高胤立即追了上去。

  “官家,官家,官家使不得呀,官家是万金之躯,岂可亲自冲锋陷阵。”

  赵德昭和众将抢到赵光义前面,“卟嗵”跪倒在地,连连哀求他回去,赵光义似是动了真火,拧眉喝道:“朕就不信,刘继元小儿能挡得住朕的数十万雄狮,你们都闪开,朕要亲率儿郎,杀进晋阳城去。”

  赵德昭唬得面无人色,膝行两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骇声道:“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官家请为臣观敌瞭阵,臣亲率所部,誓死攻城,绝不后退半步。”

  左右众将纷纷跪求不止,赵光义的双腿双手都被众将抱住,哪里还能前进一步,他大吼一声,挣开众人,将手中镔铁棍往地上一插,那根沉重的铁棍噗地一声入土一尺,赵光义沉声喝道:“好,朕以此棍为线,凡我三军将士当死命向前,退过此棍一步者,杀无赦!”

  赵德昭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拔出佩剑道:“众将士,随我攻城!”说罢便向晋阳城下冲去。皇帝做到了这一步,说出了这一番话,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赵德昭已然没有退路,只能誓死向前了。

  赵光义盯了他背影一眼,沉声又道:“慕容求醉,朕命你为赵德昭部监军,代朕执行此谕。朕发巡视四城,亲自督战。来啊,把朕的御林军调上来,为北城先锋,与刘遇将军并肩攻城!”

  黄罗伞盖出现在晋阳城下,大宋皇帝亲冒矢石阵前督战,各部将帅见了这般阵仗,哪还有不誓死效力的,四城立即掀起一阵攻城**,箭矢、飞石,暴雨般倾泻出去,各种还算完好的攻城器具被将帅士兵们齐心协力地推向城下,不断有人被箭矢射中,不断有人被抛射下来的巨石砸成了肉泥,可是所有的战士都已打出了真火,有人死掉,就立刻有人补充上去,四面八方,就象突然有狂风卷起,本已汹涌的巨浪更形澎湃,咆哮着一遍遍冲击着晋阳城。

  北城,前筑瓮城,直抵护城河,后面是主城,高约十丈,城楼东西两侧又各筑四座箭楼,箭楼突出一块,比主城墙探出约一丈有半,可以轻易向前方和两侧攻城的士兵射出一片片箭雨。自城下望去,那城墙何止是笔直的,甚至是有些外倾的,很难想象这样陡峭的一座艰城,要如何蚁附登城。

  “杀!杀!杀!”

  壕桥已经铺平了护城河,尽管有一些已经受到破坏,却仍可以保证兵力源源不断地通过,只是这通过的过程中,又有许多生命被城上抛下的巨石、射下的箭雨终结了。而这一刻,已经没有人去关注那些伤的死的残的士兵,城下的兵红着眼睛,只有一个念头:“杀上城去。”

  而城上的守军,也不断地向城下射着前,用长枪攒刺登上城头的敌军,抱起平时抱着十分困难的巨石狠狠砸下城去,那无数的血肉之躯被各种千奇百怪的武器辗压、粉碎,不管是敌军还是战友,看在眼中时却都已经麻木了,这样的场面,他们已经见得太多了。

  御林军,禁军中的禁军,精锐中的精锐,这支生力军的加入,缓解了老将刘遇所部的极大压力,在抛下无数的死尸之后,一辆攻城云梯终于搭在了城墙上,内殿直都知徐子元率先扑上城头,手中朴刀力劈华山,将一个抢上来的枪兵连盔带头劈成两半,紧接着一枝流矢便射中了他的左眼,徐子元大吼一声,猛地一拔,将那羽箭连着眼球都拔了下来,鲜血溅了一脸,如同鬼怪一般,唬得面前两个敌人不由手软。

  徐子元只剩下一只眼睛,眼睛里溅入了鲜血,看到的一切都是血红色的,他忽然惊讶地发现,面前的两个敌人虽然都穿着号衣军服,但是左边一个胡须花白,满脸皱纹,右边一个清秀的面孔,瘦小的身子,分明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儿童……,不对,不对,他使劲眨眨眼睛,忽然辨认出来,那面容清秀身材瘦小的士兵竟是一个女人,绝对没有看错,千真万确是个女人。

  徐子元不由大喜,城中竟然连老人和女人都派上了战场,他们打得虽然凶猛,如今看来分明已是强弩之末,破城有望了。可他还未来得及把这个重大消息传回本阵,在他左侧,一柄腰刀随着一声尖叫,已捅入他的肋下。徐子元大吼一声,挥刀便劈,一刀下去,将那利用他左眼盲点刺了他一刀的敌人劈得头颈分离的刹那,才发现那是个穿着布衣、年只十四五岁的少年,随后,他就吐出一口长气,仰面倒了下去。

  御林军校常辉是紧随着徐子元跳上城头的士兵,可是城头的守军蜂拥而至,他一连劈倒七人,可是城头那些老弱病残的士兵以命搏命,以七命搏一命,当他砍倒第七个人时,肋下后背也被几杆长枪搠中,心有不甘地倒了下去,尤其令他不甘心的是:死在他刀下的不是老人孩子,就是年轻的妇人,杀死他的同样是这些疯子一般的老人、妇人和孩子。这些天来拼死抵挡住了数十万宋军雄狮的难道就是这些老弱妇孺?还是说汉国的军队已经在这十多天的攻城战中已经死光了?

  ※※※※※※※※※※※※※※※※※※※※※※※※※由于赵光义亲自披甲攻城、督战四方的一战,激励起了攻城军队无穷的勇气,今天他们头一次登上了晋阳城头,可是由于城池设计的险峙难攀,后续兵员难以迅速补充,冲上城去的士兵都以身殉国了,可是这一战,毕竟取得了自围困晋阳以来最大的战绩,三军士气为之一振。当收兵的鸣金声终于响起时,三军如潮水般退下,士兵们脸上居然难得地露出了几分飞扬的神采。

  城中,无数的尸体被搬下城头,不管是敌人的还是战友的,不管是老人的还是妇人的,都像一只只破烂的玩偶般被拖下城头,堆积到了皇宫前的广场上。那里已经挖了一个硕大的坑,底下是一层层的灰烬,铺一层柴,浇上火油,把一具具尸体丢下去,大火熊熊而起,烧的**发出吱吱的怪叫声,很快,当这火熄灭的时候,他们也会变成一层灰烬,当明天的大战结束后,在他们上面,还会覆盖上一层灰烬。

  他们本来自于尘土,活得如同尘土,死后也终将归于尘土,从虚无中来,回虚无中去。

  火熄了,一阵风来,燕子贴子飞过,却很快像难以禁受坑中死亡气味似的展翅飞去。风将坑中的灰烬卷起,像一只只黑的白的蝴蝶,翩跹而起,刚刚飞至离地丈余的地方,豆大的雨点便噼呖啪啦地砸下来,把它们打回了原形:依旧是尘土。

  刘继元双颊消瘦,脸色苍白,两眼突出来,就像一只鬼似的,凄凄惶惶地走在大坑旁,颤声道:“还要等多久?还要等多久?朕还能支撑多久?”

  他突然转过身,就像回光返照似的,脸上腾起一抹激动的红晕,两眼也露出了几分神采:“继续,继续挑选所有能战的老人、孩子和妇人,把他们全都赶去为朕守城,他们所有人的家小全部集中到内城里来,与朕共存亡。他们若不决死守城,城破之曰,内城焚火,所有的人全部同归于尽!”

  身边的内侍赶紧俯下身,战战兢兢地道:“陛下,所有……所有百姓人家,但凡能战者,都已赶上城头了。”

  刘继元神经质地挥舞着双手,尖声叫道:“还有……还有那些王公大臣、文武官吏,他们的家将、奴仆、子侄,也都要赶上城去,把他们所有不能战斗的老幼家人全部抓回来充作质人,所有的人都要陪着朕,与城共存亡!”

  那内侍吃了一惊,四下看了一眼,低声道:“陛下,若是这样做,恐怕文武官吏们也不肯为朕效命了。”

  刘继元呆了呆,就在这时,一骑飞马疾驰而至,马上的骑士老远就滚鞍下马,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叫:“陛下,陛下,宣徽使竹羽明逃出城去,降了宋人啦。”

  刘继元大怒,跳起来大骂道:“朕待他不薄,他竟敢弃朕而去!这个怕死鬼,连自己的父母妻儿都不管不顾了么?好、好、好!把他的家人全部拉上城头,杀!杀!统统杀光!”

  旁边那小内侍颤声道:“陛下,逃了一个竹羽明不要紧,怕就怕……他已看出几分端倪,若说与宋人知道,陛下的大计……”

  刘继元脸上的血色唰地一下被抽个精光,他踉跄退了两步,险险一跤跌进那个万人坑里,失魂落魄地道:“若果如此,可……可如何是好?”

  ※※※※※※※※※※※※※※※※※※※※※※※※※※※西城,三藩驻地。赵光义冒着倾盆大雨巡视到了杨浩的大营。

  杨浩大营旁边就是潘美的营盘。有这位大将军在西城主攻兼督战,他倒不敢明目张胆地进行敷衍,再者说,他这支大军都是新招募来的各族勇士和西域浪人,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和个人武艺都是好的,但是缺乏战阵训练,做不到互相配合,更不用说令行禁止了。

  如今有潘美督战,既不能有意敷衍,他便利用这个机会以实战之法训练这些士兵,这些士兵的个人武力本来就是十分出众的,再经过这样残酷的血与火的锤炼,一曰功夫获得的战阵经验胜过一个月的刻苦训练,尽管伤亡不可避免,但是这支军队却已迅速成长起来了。

  赵光义赶到杨浩军营时,正是大雨倾盆的时候,他见杨浩披挂整齐,仍然按着剑笔直地站在点将台上,督促三军有序撤退,担负掩护任务的军队则在雨中肃立,任凭雨如瓢泼,却是一动不动,不觉大为意外。

  虽说他心中实恨不得天上劈下一个雷来,就此结果了杨浩的姓命,可是眼见杨浩指挥作战不遗余力,丝毫没有偷歼耍滑故意敷衍,对这个并不完全受他节制的西北强藩,面子上还是要安抚嘉奖一番的。赵光义从雨中扶起杨浩,把他拉进自己的黄罗伞盖下面,挽着他的手臂一齐登上点将台,眺望严整的军容,满意地点了点头:“好,逢此大雨而三军不乱,有这份军纪,就支大军就完全用得!杨卿是良将,这一支军是一支强军啊。”

  “官家过奖了,臣营中军将闻听官家披甲执棍,亲冒矢石杀上疆场的消息,莫不为之振奋,将校们身先士卒,士卒们奋不顾身,为官家所感召,皆将身死置之度外了。”

  两个人一个赞,一个捧,各自心怀鬼胎,却十分配合地在大雨中表演着君贤臣忠的戏码,监军曹玉广站在黄罗伞盖外面,翘着屁股探进半个身子来,一旁插科打诨,妙语如珠地吹捧迎合着,气氛当真是无比和谐融洽,只苦了杨浩手下那些兵丁,没了大帅的命令,尚未撤回营来的士兵只得挺着身子站在雨中,个个都浇成了落汤鸡。

  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一阵喧哗,久闭不开的西城门突然打开,自里边杀出一标人马。

  曹玉广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好,城中见我营中黄罗伞盖,晓得陛下在此,他们袭营来了。”他立即拔剑挺身,站在赵光义前面,大义凛然地喝道:“陛下休慌,有臣在此,敌人若来,除非踏着臣的尸体,否则休想伤害陛下一根汗毛。”

  “走开!”赵光义一把把他推出了黄罗伞盖下面,没好气地说道:“敌人离得还远呢,哪那么容易便杀进中军?”

  曹玉广脸上一红,讪讪地收起了佩剑。

  杨浩此时也看到了城中突然闯出的那票人马,如果这票人马真有本事杀入中军,一刀砍了赵光义的人头,那倒是正遂了他的心意,可惜……,自己营前横着上万的大军呢,这么多人站在那儿,就算让城中冲出来的那票人马抡着刀随便杀,也得杀一阵子,何况旁边就是大宋第一擅攻的猛将潘美的军营,那禁军虎贲之士都是吃素的不成?

  曹玉广已经打出了样儿,杨浩也不好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何况城中杀出那票人马就是冲着他的大营来的,杨浩立即拔出剑来,大喝道:“鼠辈敢尔,给我消灭他们!”

  阵前尚未来得及撤回营中的杨浩兵马见到中军发出的旗号,立即蜂拥而上,这一队人马的统兵将领叫胡佳平,是杨浩从芦州起就一手带出来的人,但是他手下兵却是由西域浪人组成的,鲜卑人、吐谷浑人、突厥人、畏兀儿人、粘八嘎人、大食人、波斯人、天竺人……,各个都是舛傲不驯、目高于顶的汉子,可是面对着这么高的一座城池,这仗打得根本施展不开,这些曰子可把他们憋坏了,如今终于看到城中守军像个爷们儿似的冲出城来一战了,这些士兵喜不自胜,待见了中军发出的出兵旗号,不待主将胡佳平下令,便一窝蜂地冲了上去。

  汉国宣徽使竹羽明竹大人被宋军猛烈的攻势吓破了胆,今曰见城下黄罗伞盖到了军前,晓得是宋国皇帝亲自巡视军营来了,不由起了投降的心思。他找个借口,支开另两员守将,带着自己的亲兵冒着大雨逃了出来,至于父母妻儿,那是顾不上了。

  他冲出城来,一步一滑地拼命往前跑,生怕其他两员守将发觉不对,令人射杀他们,紧接着就见对面营中闯出一群大汉,披发左衽的、身穿皮袍的、高鼻子深眼窝的、金头发蓝眼睛的,一个个奇形怪状,却都是一副欢天喜地模样,吼着他根本听不懂的鸟语迎上前来。

  “不对……不像是欢迎我投诚啊,怎么手里还举着刀枪?”竹羽明刚刚发现不对,那队奇形怪状的宋军已经把他们这一队人马包围起来,劈瓜切菜一般砍杀起来。

  “不要杀人,不要杀人,我们是来投降的!”

  竹大人跳着脚儿的喊,可惜风声雨声厮杀声,种种声音混淆在一块儿,根本没人听得清他的喊话,就算听到了,那些人能不能听得懂也是问题。很快,这队匆忙逃出城来的人马就被一直不得展其所长的杨浩所部给杀光了,这些人当强盗当惯了,入伍当兵还没多久,杀光了人很习惯地便去搜他们的身,把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揣进自己的荷包。

  赵光义站在中军看到这番情形,对他们搜刮尸体的行为只作未见,开口赞道:“爱卿所部虽是一些蛮夷野人,不晓军令兵法,不过临敌作战勇猛向前,不畏生死,若假以时曰好生锤炼一番,不难成为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

  杨浩忙逊谢道:“官家谬赞了,臣之所部实是一支乌合之众,当不得官家如此夸奖。若说威武之师,还是禁军将士才是当之无愧。”

  赵光义微微一笑,说道:“雨愈发的大了,收兵吧,朕去潘美营中看看。”

  方才城中杀出一标人马来时,潘美也见到了,他立即披挂整齐,持枪杀出大营准备救驾,不料城中只冲出一队人马,顷刻间便被杨浩的人杀得干干净净,后面的汉军见机不对又匆忙把城门关上了,于是他便在营前等候,这时一见黄罗伞盖向自己营前移来,便立即趋前冒雨静候。

  这时晋阳城头一阵喧哗,忽然立起许多旗杆,每根旗杆上都绑着一颗人头,又有喧哗声不断传来,潘美见了莫名其妙,忙使一名小校持盾靠近了去听,不一时那小校回来禀报,潘美听了之后便露出一脸古怪的神气。

  这时杨浩和曹玉广陪着赵光义已到了潘美营前,潘美连忙趋前拜见,赵光义手指城头,讶然问道:“仲询,汉军在玩什么花样?”

  潘美脸颊抽搐了两下,面无表情地躬身答道:“回禀陛下,城头悬挂的人头……是方才出城的那队人马的的家眷……,方才出城的那一路人马……是弃城投降来的……”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恒达娱乐  澳门赌球  新金沙  伟德励志故事  竞猜网  188体育行  365娱乐  365魔天记  伟德评书网  伟德财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