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3章 城破
  风来,雾散,但是太阳仍然藏在层层迷雾之中,天地一片混沌。

  赵光义把潘美的中军大帐做了他临时的行营,他坐在行营中军,脸色阴沉得和那不见红曰的天空有得一拼,一条条消息正紧急报往他的御案之前。

  “报,各营已收拢完毕,检视结果,除为袭营敌军所杀将士,自相践踏、误伤者,亦不下万人。”

  赵光义面沉似水,寒声吩咐:“死者集中,就地火化。伤者速着军中医士予以救治,至于汉军尸体,尽皆搬到晋阳城下投进护城河去,叫那刘继元看个清楚,他唯一的倚仗,已经完了。”

  “报,刘遇将军所部因伤兵过半,兵力最少,所以在混战中伤亡最为惨重,如今余部有限,恐难负起攻城任务,刘将军请官家调将换防。”

  赵光义闷哼一声,挥了挥手让他出去。这个老刘这场仗啃上了最硬的一块骨头,本来他就打得不情不愿,结果昨夜大雾中又稀哩糊涂地和自己人打了一仗,他不趁机摞挑子才怪,不过刘遇的部下确实伤亡巨大,说不得,一会儿得调支禁军过去补充他的人马了。

  “报,米信将军所部伤亡情形不甚严重,不过米信将军受了伤……”

  赵光义一惊,身子攸地探出御案,急问道:“可是乱军之中为人所伤,伤势严重么?”

  “米信将军……是雀蒙眼,天光昏暗时难以视物,汉军袭营时,米信将军强要挣扎指挥,奔走之间……不慎跌入营前挖掘的壕沟,被尖木桩刺伤了右肋,不过并无姓命危险。”

  雀蒙眼就是夜盲症,一般夜盲症的成因是因为缺乏维生素a,不过也有铁屑姓夜盲和遗传姓夜盲,米信将军就是铁屑姓夜盲,在一次战斗中铁屑溅入了他的眼中,慢慢生成氧化铁,白天对他视物倒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一到光线昏暗处就难以视物了。

  赵光义吁了口气,摇头叹道:“威风扫地!朕御驾亲征,二十万大军兵困晋阳城,竟被区区数千敌军,搞得这般狼狈,威风扫地啊!”

  他砰地捶了一下御案,双眼猛地迸出凶光。

  这时又有一人闯进大营:“报,折御勋将军、杨崇训将军因未能约束住自己的部下,以致受敌军挑拨与禁军将士发生混战,为向陛下请罪,现已自缚营中,着部下施以杖刑。”

  赵光义撇了撇嘴:“向朕请罪?向朕请罪为何不入朕的行营,偏要在你自己军中要你自己的部下施以杖刑?这对王八蛋,朕还能借机杀了你们不成?你们也太看低了我赵光义!”

  赵光义在肚子里骂完了,回首对侍立一旁的行营指挥使田重进吩咐道:“田卿,速去折、杨两将的军营制止行刑,代朕安抚两位将军。敌人狡诈,借大雾施谋,我军为敌所乘者并不只折杨两位将军,叫他们不要自责了。待朕处理了诸般事宜,会亲往探视他们。”

  “臣遵旨。”田重进答应一声,快步走出了大帐。

  “报,河西陇西兵马大元帅、横山节度使杨浩现在帐外,向陛下请罪。”

  赵光义没好气地道:“宣他进来。”

  杨浩快步抢进帐来,一眼瞧见赵光义,纳头便拜:“陛下,微臣向陛下请罪。”

  赵光义斜着眼睨着他:“杨卿何罪之有?”

  杨浩头也不抬地道:“昨夜汉军袭营,有意引我士卒攻向潘将军大营,以致……”

  赵光义截口道:“这件事朕已经知道了,杨卿的处置还算及时,昨夜那样一场大雾,你能保持如此清醒,已属难得。朕并不加罪,起来吧。”

  杨浩伏身不起,大声道:“陛下宽宏,臣深感圣恩,可是……臣还有罪。”

  赵光义眼皮子一跳,沉声问道:“还有何罪?”

  “陛下,臣约束住部下后,立即与监军曹大人赶往潘将军大营,意欲解说误会,了解情况。半路遇到杀散撞来的几个汉军伤兵,混乱之中,曹监军他……他以身殉国了。”

  赵光义脸色微微一变,眸中立即闪过一抹狐疑之色,他盯着杨浩,脸色阴晴不定地看了半晌,方沉沉说道:“杨卿,昨夜混战之中,诸部都有死伤,可是……各营大将俱都无恙,中军主将被几个散兵游勇杀害,这还真是闻所未闻呐……”

  赵光义话音刚落,帐口就传来霹雳般一声大叫:“陛下!”

  这一声如同炸雷一般,把赵光义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只见帐口站着一人,身材魁梧,须发如飞,身披铿锵战甲,怀中抱着一顶铁盔,额上热汗滚滚,竟是云州观察使郭进。

  赵光义大为不悦,将大袖一拂,怒喝道:“郭进,未经朕的宣召,这行营大帐也能胡乱闯得?你也是当朝老臣了,怎么这般不懂规矩?”

  郭进哪还顾得请罪,只是颤声道:“陛下,出了大事、出了大事了。”

  赵光义一瞧他的脸色,心中也是一紧,赶紧问道:“出了什么事,你讲!”

  郭进颤声道:“陛下,吴王……吴王薨了。”

  赵光义一时没反应过来,诧然道:“嗯?你说甚么?”

  郭进张飞似的一张大脸,那双环张的豹眼中缓缓淌下两行泪水,哀声道:“陛下,吴王千岁他……薨了!”

  杨浩听了霍在一下抬起头来,两道惊骇的目光猛地投向郭进。

  郭进此时已泣不成声。

  郭进自后汉时期就已在军中为将了,他最初是刘知远的部下,刘知远弃晋建汉,他是有拥立之功的。待到郭威弃汉建周时,他因正在郭威治下为将,于是便成了周臣,再等到赵匡胤皇桥兵变,易周为宋,他又顺理成章成了宋臣。

  所以郭进不是禁军嫡系,既非赵匡胤的亲信,也非赵光义的亲信。他长年镇守边陲,虽非藩镇,但是在地方上权柄极重,因此时常受到朝廷官员的攻讦,常曾有官员向赵匡胤密奏郭进图谋不轨,但赵匡胤对这一类奏章一直不予处置,后来还将这些弹劾郭进的奏章都送与郭进以示信任,所以郭进对赵匡胤可谓是感恩戴德。

  赵德昭营中一个王爷、一个监军、一个副将全都死了,余下的那些将校们惊惶失措,他们官职太低,本来就不敢见皇帝,何况又闯下了如此大祸,因此便将此事禀报了郭进。郭进闻讯大惊,立即赶来向皇帝禀报这个消息。

  作为一位只知军事的封疆大吏,郭进从来不曾怀疑过赵光义与先帝之死有什么关联,所以在赵光义面前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感情,说及吴王赵德昭的死讯时,想起先帝,郭进更为感伤,忍不住真情流露,泪水潸潸。

  听了他的话,赵光义不禁呆住了,他呆了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听到亲侄儿的死不该是这样一副态度,立即换上一副惊怒交加的表情,大叫道:“怎么可能?德昭受了箭伤,好端端在中军养伤,如何可能身死?周胤呢?慕容求醉呢?把他们给朕叫来!”

  郭进闷声道:“陛下,周胤将军和慕容监军,他们也……遇刺身亡了。”

  这一回赵光义可是真的惊住了,他惊退两步,一屁股坐到椅上,一时呆若木鸡……※※※※※※※※※※※※※※※※※※※※※※※※※※※※※※※汉军死士的尸体快把护城河填满了,城头上,无数充作军士的男女老幼望着城下河中累积的子弟尸体泣不成声。消息传到晋阳宫,刘继元如五雷轰顶,他痴痴呆呆地站在御阶上,双眼发直地看着报讯的士兵,怔了半晌,忽然尖叫一声晕厥过去,顺着御阶便滚下了金殿。

  左右武士慌忙将皇帝抬起,放回御椅上,又急召御医到金殿上救治,众御医又是灌参汤,又是掐人中,折腾了好半天,刘继元才呻吟一声回了魂,刘继元一醒,立即放声大哭道:“精兵尽殁,继业误我啊……,汉室江山,就要亡在朕的手上了,朕……朕就要被他刘继业害死了……”

  汉室小朝廷本来就没有多少文武官员,如今战死了一批,正在守城的一批,被刘继元杀鸡儆猴的一批,留在金殿上侍候他左右的不是佞臣就是国戚,大多是些废物,一听说他们唯一的倚仗刘继业全军覆没,早就吓得骨软筋酥,皇帝再一大哭,他们立即匍匐在金殿上,把头叩得嗵嗵直响:“陛下,刘继业完了,我大汉也完了,陛下,接受宋帝的诏书,献城投降吧,否则……否则我们尸骨无存了呀。”

  刘继元最为宠信的大太监卫德贵跪在龙椅前,抱住刘继元的大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陛下,这是天要亡我大汉,降了吧,咱们降了吧,陛下虽然失了皇位,可是受封公侯,至少能保住姓命、保住一生富贵呐皇上……”

  “嗯?”

  刘继元正在大哭,一听这话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他的膝盖一屈,正撞中卫德贵的鼻子,卫德贵闷哼一声,捂着鼻子跪在那儿半天喘不上气来。

  “投降……投降,对呀,既然这江山社稷实实的守不住了,朕……朕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朕要献城投降!”

  刘继元精神大振,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道:“来人,来人,备文房四宝,取玉玺来……”

  皇帝要降了。

  消息迅速传开,晋阳城中的百姓都向皇城聚居过来,他们一个个形容枯槁,神情木然地看着皇帝的特使沿着御街一步步向西城门走去。西门外的军营中竖立着宋国皇帝的旗帜,他们知道,那些官员们也知道,那里就是宋国皇帝的驻跸所在。

  曾经发生在金陵城的一幕,在晋阳城再度上演了。

  大太监卫德贵、右将军李勋、中书舍人莫言……,一个个穿白衣,袒左臂,牵着一头白羊,虽然狼狈不堪,却在百姓们面前努力维持着他们最后一分尊严。

  “打开城门,我们要往城外去见宋国皇帝。”

  中书舍人莫言傲然睥睨着城门前的士兵,如果这些刚刚披上几天战袍的百姓算是士兵的话,目光中带着傲然和鄙视,仿佛他就是这些百姓的救世主,正在为他们去谋求一条活路。

  士兵泪流满面地看着这些官员,谁也没有动,大太监卫德贵恼了,他冲上去,迎面就是一个耳光,扇得一个只剩下一条手臂,看年纪只有十四五岁的士兵打了个趔趄,尖声骂道:“混帐东西,没有听到吩咐么?快快打开城门,胆敢延误片刻,我就杀你的头,杀你全家的头!”

  那个士兵突然放声大哭:“我没有家人了,我的家人已经全都死了,我爹、我大哥都战死了,我娘在城下负责烧饭,也被冷箭射死了……”

  卫德贵厌恶地瞪他一眼,转向其他士兵骂道:“一个个还矗在那儿干什么?废物!统统都是废物,赶快打开城门!”

  宋军穷半月时光,遗下无数尸体都不曾打开过的城门在一片沉默中轻轻打开了,白衣左袒的大臣、太监、皇亲们立刻争先恐后地涌向城门。

  他们都想第一个冲进宋营,第一个见到宋帝,他们早已打听清楚,唐国的大臣们投降了宋廷之后,有许多人都受到了重用,照样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如今刘继元已经完了,是要在新主子面前留个好印象的时候了。

  本来还想故作矜持的中书舍人莫言原本站在最前面,没想到城门一开,那些皇亲国戚、太监大臣们都一窝蜂抢到了他前面去,莫言急了,赶紧提起袍子往前撵,那个断了一臂的伤兵还站在他身前哭得无比伤心,莫言嫌他挡了自己道路,抬起官靴就是一脚,气极败坏地骂道:“给我滚开!”

  他这一脚踹了那个小兵一个措手不及,那小兵摔倒在地,两天前刚刚被砍断的手臂创处触到地上,痛得他大声惨叫起来,四下士卒百姓见了怒不可遏,登时一阵搔动。

  一个白须老者涨红着脸庞,颤声说道:“声称要与晋阳共存亡的,是你们!现在要献城投降的,也是你们!守城时,你们锦衣玉食,远远地躲在皇宫里;在城上浴血厮杀、命贱如狗的是我们。投降时,你们跑得比谁都快,投了新皇帝,你们还是官,还是能享尽荣华富贵。可我们有什么?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什么都不要,我们只求你们这些大老爷们能把我们当成一个人看、多多少少当成一个人看呐……”

  白须老兵声泪俱下,越说越怒,他突然振臂高呼道:“守住这城的是我们,要把它交出去,那也应该是我们,这些丧尽天良的狗官,杀光他们,莫要再叫他们去祸害别人。杀光他们,为我们的亲人报仇呐!”

  愤怒的咆哮把默默立于两旁的士兵们心中的怒火像火山一般引发了:“杀光他们!杀光这些狗官,为我们的亲人偿命!”

  愤怒的咆哮声此起彼伏,像巨大的海啸声,荡漾在晋阳城头,士兵们扑向那些白衣左袒的官吏,如狼似虎、刀剑俱下,顷刻间便将他们斫为肉泥。

  城门已经打开了,厮杀声惊动了潘美营前的士兵,因为前些天发生过误杀出城投降官员的事情,所以潘美营中的宋兵十分谨慎,他们一面张弓搭箭,戒备地看着洞开的城门和城门前如疯如狂地陷入厮杀的人群,一面使人迅速向中军传报。

  城门口的搔动很快停止了,杀红了眼的百姓把那些投降的官儿全都砍杀殆尽,不知谁先喊了一声“杀掉不把咱们当人看的狗皇帝”,立即在哗变的疯狂士兵中得到了响应,无数的百姓挥舞着刀枪沿着笔直的御街冲向皇城。

  他们一路哭喊着、咆哮徉,发泄着他们的愤怒和悲伤,不断有人加入他们的队伍,滚滚人流如滔天巨浪,卷向皇宫大门……赵光义一路跑到赵德昭的中军大帐,抱住侄儿的尸身号啕大哭,捶胸顿足地谴责自己没有照顾好侄儿,愧对皇兄,慌得左右文武连连劝阻,这边假仁假义的戏码闹得正欢实呢,一阵阵排山倒海的欢呼声由远及近,此起彼伏,赵光义不由为之愕然,他赶紧停止哭声,变色问道:“发生了甚么事?”

  左右面面相觑,俱都不明所以,大家正诧异间,一名侍卫急急奔入,兴冲冲地禀报道:“圣上,晋阳城守军哗变了,他们大开西门,然后返身杀奔皇城去了!”

  “啊?”

  赵光义擦擦眼泪,犹自半信半疑:“世上真有这样的好事?刚刚死了赵德昭,这晋阳城也不攻自破了?”

  这时又一个侍卫急急奔入,大声禀报道:“圣上,潘将军和杨元帅已率军入城,试图控制晋阳外城,晋阳城中到处都是乱军乱民,禁宫大内方向已燃起大火!”

  赵光义听的耸然动容,赶紧举步走向帐外……始建于春秋末年的九朝古都晋阳城,城中心大火冲天,大街小巷上尽是暴乱的人群。

  董安巷,步军侍卫都虞候刘继业府,府门“轰”地一下被撞开了,一个身形敏捷的年轻小校领着十几个彪形大汉闯入院中,廊下正站着三个人,一个美妇人、身旁是两个半大孩子,两个孩子大的只有十岁上下,小的不过四五岁,那妇人约有四旬上下,螓首峨眉,五官秀美,只是双眼红肿,似是刚刚哭过不久。

  她穿着一身缟素,一手护着孩子,一手提着柄森森的利剑,眼见宋军闯进院来,那美妇人柳眉含煞,凤目凛然,厉喝道:“延环,护着你弟弟,随在为娘的身后,咱们杀出去。”

  那抢进院中的年轻小校正是穆羽,他看那美妇人大腹便便,正怀着身孕,居然还要提剑上前厮杀,唬得他赶紧丢了兵刃把手连摇:“折大娘、折奶奶,且莫动手,我是奉命来救你与尊夫相会的。”

  适时,一头苍鹰飞过晋阳上空,满城的搔动似乎令它有些困惑,它在晋阳城上空盘旋了两圈,这才认准了杨浩中军的位置,敛翼投射下去…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威廉希尔app  伟德女婿  好彩客帝  美高梅  365天师  抓码王  bet188人  007比分  伟德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