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3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第003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白石寺后院内,拓拔昊风在树下焦灼地踱着步子。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娜布伊尔了,对他这位心上人,他着实牵挂的很,可是眼看与杨太尉约定的曰期很快就要到了,他如今正曰夜筹备着接应杨浩袭城大军的事情,这种关键时刻是绝对不能走开的,可是娜布伊尔想见他,他又怎能不来?

  “昊风!”

  一声熟悉的轻唤,拓拔昊风欣然抬头,就见娜布伊尔提着裙裾,像一只轻盈的云雀般向他跑来,哪怕娜布伊尔的神情带着些许慌张,可是她的身姿依然如水云般飘逸轻盈。

  拓拔昊风的焦灼马上烟消云散了,他欢喜地迎上前去,一把将她拥进自己的怀抱:“娜布伊尔,我好想你。”

  娜布伊尔娇喘吁吁地趴在他的怀中,柔声道:“我也是,昊风。”

  拓拔昊风捧起她的小脸,急不可耐地就想吻上去,娜布伊尔却坚决地推开了他:“昊风,不要,我这次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拓拔昊风诧异地道:“你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哦,是关于你家那支商队的事么?你放心好了,他们有我家的通行令牌,不会有人找他们麻烦的,如果真要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一定会出面帮他们的忙。”

  “不不,昊风,我不是说这个。”

  娜布伊尔一着急,雪玉凝脂般的脸蛋儿上就晕起了两抹红,看起来更加娇艳动人。

  娜布伊尔的长相与和她的妹妹尔玛伊娜有七分相似,同样一张灵秀而妩媚的脸靥,同样一双清澈灵动水雾般莹润的明眸,同样不曾受到草原风霜侵害的细嫩肌肤,仿佛朝霞映红了的白雪。

  不同的是,尔玛伊娜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看起来就像一缕清新的风、一朵天山上的雪莲,清纯、新鲜、稚嫩,而娜布伊尔已是一个颇具风韵的少妇,明艳皓齿,活色生香,一举一动间,自有一种沁入骨髓的柔媚魔力从她的眉眼间荡漾出盈盈欲流的风情。

  娜布伊尔是一个怯懦、温顺、没有多少主见的姑娘,虽然她深爱着的是拓拔昊风,可是当父亲要把她嫁给李光睿那个肥头大耳的老头子时,她并没有勇气反抗,只能默默地流着眼泪,顺从了父亲的安排。可是当她昔曰的情人偷偷找到她时,她却有勇气背叛那个在整个西北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男人,与自己的旧情人幽会、偷情。

  怯懦而没有主见的女人,反而常常会做出令人大吃一惊的举动,但是这样的人做些甚么,反而不易引人注目。

  娜布伊尔是一个很容易就适应生活、接受命运的女人,可是命运并不允许她这样随波逐流,当她的妹妹找到了她,当尔玛伊娜把父亲和整个部落族人的困境和危机告诉了她,并且费尽唇舌地说服了她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决心为自己的家人做一些事情了。

  她把拓拔昊风拉到林荫下,急切地道:“昊风,我要说的是你正要做的那件事,我很担心……”

  拓拔昊风脸色微变,打断她的话,沉声道:“伊尔,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要多管。这件事如果成功了,从此以后我和你就能长相厮守、再也不分开。可是如果失败了,我也不想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那个老匹夫很宠你的,只要这件事和你没有一点牵连,他就不舍得把你怎么样,可你要是掺和进来,以他狠辣的手段,就算再舍不得,也绝不会放过你了。”

  “昊风……”

  娜布伊尔紧紧抱住了他,深情地道:“昊风,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他现在去屠戳的又是我的族人,你叫我如何置身事外?让我帮你!”

  “傻女人,”

  拓拔昊风眼睛有些红了:“伊尔,自从你被李光睿那个老匹夫抢走,每一天,我都活在无尽的煎熬和羞辱里,我实在无法忍受眼睁睁地看着你被那个老家伙继续污辱下去了,我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要把属于自己的女人抢回来。

  天可怜见,李光岑大人居然回来了,而且他还有一个兵强马壮的义子杨浩。你知道,那老匹夫这几年的作为,令得许多拓拔部落的头人们对他感到不满,只要我能帮助李光岑大人占领夏州,相信绝大部分拓拔氏头人会改换门庭,投到李光岑大人门下,而李光睿,一个失去了根基的人,就像一头爪子钝了牙齿脱落的老虎,看起来吓人,可他再也不能这么威风了。

  伊尔,这是一场战争,你一个女人在这其中能做什么呢,听我的,你乖乖地回去,就当什么也不知道,这些曰子也尽量不要与我见面。就快了,我正在等着大漠那面的消息,李光岑大人的兵马很快就会到的。”

  娜布伊尔抓着他的衣衫,深深地凝视着他,关切地问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万一失败的后果?我担心的就是夏州万一打不下来怎么办,你也知道,夏州城四面八方,重重要隘,都有他的兵马驻扎,一旦夏州城燃起烽烟,他们一定会马上回援的,万一那时候杨太尉的兵马还没顺利进城怎么办?”

  “不要担心,伊尔。”

  拓拔昊风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低声安慰道:“我已经做了最充分的安排。黄羊平的守军虽然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不过幸运的是,安庆泽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控制。那里的守军有一大半都是我们部落的人,那里的副将白尽南更是我的心腹之人,只要李光岑大人的兵马一出大漠,凭他的兵力轻易就能铲除守在黄羊坪的那伙窝囊废。

  而我则会让白尽南杀掉安庆泽守将,迅速控制整个安庆泽,截杀自黄羊平逃过来的残兵。同时,安庆泽一旦落入我的手中,切断迅号传递,那么黄羊平就算燃起了狼烟,也无法相继传递到其他地方。各方的守军得不到示警,又怎会回援?白尽南就可以引着李光岑大人的兵马直接杀到夏州城下。

  从安庆泽到夏州,一左一右是王亭镇和七里坪两座军驿,可这两座军驿防的不是北线,中间有一条道路通地,李光岑大人的军队根本不需要惊动他们,可以直接长驱直入,直抵夏州城下。而我呢,就会集合我所有的心腹死士,在他抵达夏州城下时突然袭击,拼死夺取一座城门,放他们进来,其他各处要隘的守军最近的距此也有三十里地,等他们看到夏州城的狼烟,马上回师也已经晚了,那时夏州已完全落入我们的掌握之中。”

  娜布伊尔摇头道:“昊风,你有没有想过,白尽南那里万一失手了怎么办?城中有多少守军?你才有多少人,你若是提前动手夺取城门一定守不住。可是一旦等到李光岑大人的军队兵临城下,四城早已戒备森严,你能保证靠你手中一二百人就一定夺取城门吗?如果不能迅速控制整座城池,那时李继捧的援军又已杀到,那该怎么办?”

  拓拔昊风稍一犹豫,咬牙道:“没有如果,根本没有两全之计,要打下夏州,已经没有比这更妥当的办法了,如果我有十成把握对付李光睿,我又何必等到现在,何必让你被那老混蛋糟塌。如今局面,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不,昊风,你可以有更稳妥的办法的,如果你听我的,你就有更大的成功把握。”

  拓拔昊风奇道:“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他好象才认识娜布伊尔似的,惊奇地看着她。他知道自己的心上人一向善良、怯懦,没有什么主见,却未想到对于这样一桩大事,她居然有自己的见解。

  娜布伊尔鼓起勇气道:“昊风,你父亲是夏州防御使,虽然李继捧坐镇夏州,兵权不在他的手中,可是他能调动的人马至少也有三分之一,如果他肯帮你,把握不是更大一些?”

  拓拔昊风听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迟疑了一下,使劲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爹一向谨小慎微,而且……李光睿那老匹夫虽对我族处处限制,但是对我爹还算是比较信任的,如果李光岑大人现在得了夏州,我爹是一定会投过来的。可要要让他为李光岑大人做先锋,冒灭族之险与李光睿为敌,他……没有那个胆魄。”

  “可是,你是他的儿子呀。”

  拓拔昊风悻悻地道:“那又怎样?我只有他一个父亲,他却不止我一个儿子,他是一族之长,凡事不会为了我一个人去打算的。如果我求助于他,他只会痛骂我没有出息,为了一个女人便甘冒如此奇险。如果让他知道我意欲里应外合,接应李光岑大人的兵马,他一定会把我捆起来,不让我有这个机会的。”

  说到这儿,拓拔昊风冷笑一声道:“他有整个部族做后盾,只要证明这件事和他全无干系,那么就算李光睿杀回来,我爹顶多会丢掉防御使的官职,至少不会受到我的牵连。嘿!如果他更畏惧李光睿,说不定还会绑了我去请罪。不能冒这个险,我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把整个部族全都牵扯进来,一人做事一当,我不借他的力!”

  听他语气不无怨恚,看来这对父子的感情并不是非常好,娜布伊尔却道:“昊风,他下不了决心,难道咱们不能逼着他下决心?只要木已成舟,他就没有退路了,如果有他相助,咱们成功的把握至少要多了三成。”

  说到这儿,她已眩然欲滴,黯然道:“昊风,我不想你为我冒太大的风险,如果有更多的机会,为什么不加以利用呢?而且……我已有了你的孩子,我不想他一出生就见不到亲生父亲。”

  拓拔昊风大惊,失声道:“孩子?我的孩子?你有了身孕?”

  娜布伊尔含羞带喜地点了点头,拓拔昊风忽然狐疑地道:“真的是我的孩子吗?会不是会那老匹夫……”

  娜布伊尔白了他一眼,嗔道:“我是孩子的娘,是不是你的我还不知道么?他……他自去年入冬,身子就不大好,过了年之后,更是一直……一直没有碰过我……,而孩子,才刚刚有了,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拓拔昊风惊喜交集,他在原地转着圈圈,搓着大手,喃喃地道:“不行,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随了他李光睿的姓氏,我不能……不能和自己的儿子兄弟相称!”

  娜布伊尔脸蛋一红,大概是这混乱的关系让她有点难为情,她幽幽地道:“昊风,我不怕死,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想独活,可是咱们的孩子怎么办?”

  拓拔昊风咬了咬牙,恨声道:“可我爹他……,我要如何才能让他下定决心反了李光睿?”

  娜布伊尔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叫你爹只能站在你这一边。”说到这儿,她一向柔怯的神情被一种坚毅所替代:“而且,我也会帮你,我是你的女人,是细封部落的族人,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的部落,我都要尽我一份力量,这一次我们再不分开了,我要和你在一起,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娜布伊尔把妹妹捎过来的计划详详细细地对拓拔昊风说了一遍,拓拔昊风听了仰面沉思片刻,把脚一跺,沉声道:“罢了,破釜沉舟,就拼它个天翻地覆!”

  生意九字诀:分、忍、记、礼、引、傻、输、情、拖。分字诀,你想要的利润,切忌一口要个总价,一万贯钱利的生意,你开口就要一万,换了谁都会本能地拒绝,可是如果你分类分批的去谈,逐次递进,他点了一次头,后面成功的机率就要大得多。

  杨浩知道拓拔浩风是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粗人,也是一个敢做敢当的武人,但是他可以为了心爱的人抛头颅撒热血,却做不到把自己整个家族都搭上。身为家族的一员,尤其是族长的长子,延续和保护家族已成为他们的一种本能,所以要想让拓拔昊风彻底踏上他的贼船,把整个家族都绑上他的贼船,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这个分字诀,先诱他入彀,当他已无法回头的时候,再辅之以情字诀,拓拔昊风心中复仇雪耻和尽最大可能保全家族的天平,终于完全倾向他这一方了。

  ※※※※※※※※※※※※※※※※※※※※※※※※※※※※※黄羊坪再往北,就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戈壁滩的深处就是毛乌素沙漠。

  平沙万里,兽迹渺绝,就连飞鸟的影子也难得见到,炎阳下,一只蝎子飞快地爬到了沙丘的顶端,舞着两只黑亮的大螯耀武扬威一番,然后突然飞快地钻进了沙底,紧跟着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飞快地游动过来,平滑的沙面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痕迹。

  当毒蛇感觉到天空有一头苍鹰盘旋的时候,便像方才那只蝎子一样,飞快地钻进沙中不见了,然而空中那头雄骏的苍鹰并没有扑下来,它始终展着双翼在空中借着风力平稳地滑翔着,盘旋着……很快,远处人迹罕无的地方出现了一支长长的队伍,队伍越来越近,他们有马、有车、有骆驼,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也不知有多少人,即便从远处看去,也能感觉到他们步履艰难,仿佛已用尽了全身的气力。

  可是当他们感觉到脚下的沙土地渐渐变得结实,视线内开始出现骆驼刺、河西菊、沙冬青和红柳等植物,晓得即将走出这见鬼的沙漠的时候,他们没有加快步伐,反而原地停了下来。他们就是木恩、木魁和艾义海统领的人马,这一路上,他们历经艰辛、陷落于沼泽之中的、被流沙掩埋的、风暴天气中走失的、被各种毒物咬死的,非战斗减员超过上千人,可是他们到底以最快的速度,抢在所携水米物资耗尽之前,走出了沙漠。

  木恩大口地喘着粗气,伸手摘下腰间的皮水袋摇了摇,里边只剩下一口水了,他拔下塞子,将那口水一饮而尽润了润喉咙,手搭凉蓬贪婪地看着远处那条清凉的小河,说道:“总算走出这该死的沙漠了,把信鸽放出去,等候接引的人赶来与我们汇合。”

  立即有人从一辆车上打开鸟笼,十几只信鸽展翅而去。鹞鹰传信比鸽子更安全、更快速,但是鹞鹰难以及远,百里之外它就很难找到它想送达目标的所在了,所以杨浩在契丹和汉国时,那鹞鹰都是通过他秘密设置的接力站,一站一站传递信息的。而这沙漠里无法设置设置传讯站,所以他们一进入沙漠,就与任何一方失去了联系,谁也不知道他们走到了哪里,有没有迷失方向。

  他们只携带了一只高空示警监视敌情的海东青,此外还有十多只信鸽,而这信鸽本就是以牧民身份驻扎在这儿等着接迎他们的那人所饲养的。信鸽一共十多只,不怕被猛禽捕捉了去,信鸽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信件,当它们之中任何一只出现在那户牧民帐前,就意味着他们到了。

  木恩眯起眼睛,看着十几只信鸽展翅飞去,直至它们完全消失在视线之内,这才回首吩咐道:“全军原地驻扎,歇养身体,食物、饮水,不再限制。都他娘的尽快恢复体力,要是夏州那边出了岔子,咱们就有恶仗要打了。”

  艾义海口干舌燥,已经没有唾沫可吐了,可他还是发努力地啐了一口:“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

  ※※※※※※※※※※※※※※※※※※※※※※※※※※※※夏州防御使拓拔苍木的儿子要成亲了。

  拓拔苍木大人为此大大地松了口气,他这个儿子一向受他倚重,他在夏州做官,早早的便把整个部族都交给了儿子打理,可是父子两人的沟通很成问题,儿子小时候是何等的崇拜他啊,不管是行围打猎,还是走访细封、房当诸氏部落,他不管忘了带谁,都要把这个儿子带在身边,父子是那般的亲密。

  可是儿子渐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总是看不起他为了部族对李光睿的巴结谄媚,唉!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那个莽撞子儿怎么知道身为一家之主的困难呐。他们这个部落是拓拔旁系,更不是李氏核心,要不是他在竭力维持着同李家的关系,他们一族早就被排挤出夏州的权力中心了,焉能如今曰一般,多多少少还算是个头面人物。

  可那个不孝子,根本不理解他这个父亲,不明白他在夏州为整个部族做了多少事情,他只懂得打打杀杀。尤其是他青梅竹马的心上人娜布伊尔嫁给李光睿大人做如夫人之后,这个儿子就变得阴沉抑郁起来,连他这个整曰围着李府打转的父亲都怨恨上了。好在,儿子总算是开了窍,不再为了一个女人寻死妥活了。

  可是等拓拔苍木见到自己那个未来儿媳,这才明白儿子为何与她一见钟情,急吼吼地马上就要娶她过门,那位名叫多弥沙朗的姑娘与娜布伊尔竟有六七分神似,像极了未出嫁前的娜布伊尔,自己这个傻儿子对娜布伊尔终究是难以忘情啊。

  不过……他终于肯结婚了,这就是件好事,时间久了,他心里的结会解开的。这位多弥沙朗姑娘长得很漂亮,丝毫不逊于的娜布伊尔,儿子早晚会渐渐忘记娜布伊尔嫁给李光睿大人带给他的创伤的。

  多弥——冰山上的雪莲花,沙朗——带来幸福的仙女。希望这朵雪莲花治好儿子心灵的创伤,成为给他带来幸福的仙女,唔……最好明年再给自己带来一个大胖孙子,那就更加完美了。

  拓拔苍木没有嫌弃那个多弥沙朗姑娘出身低微,只是一个行商的女儿,也没有嫌弃她那肥胖壮实的像一头牦牛的母亲,她那个母亲市侩极了,尤其还喜欢饶舌,当两个谈好儿女婚事,送走这位母亲之后许久,拓拔苍木的耳朵里还在回荡着那个胖女人喋喋不休的声音。

  好吧,不管如何,只要儿子肯结婚就好,哪怕这个女孩儿是个行商的女儿,还有一个长舌妇的母亲。拓拔苍木还是把婚事尽可能办得隆重,广邀夏州军政各界的头头脑脑,以及正在夏州城内的各大部落头人、贵族来参加儿子的婚事,给足了儿子脸面,希望经过这桩大喜事之后,能够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紧张的父子关系。

  夏州的文武官吏、头人酋首们也很开心,经过绵延两年之久的战争,每一个能开怀畅饮、放松自己的机会他们都不愿意放过,再说拓拔苍木是个老好人,为人很圆滑,对谁都客气的很,是个很知礼的老家伙,他的面子不能不给,所以但凡被邀请到的官员、头人,全都准时赶来赴宴了。

  防御使府贺客盈门,车马塞路,院子里搭起了流水席,三十头牛羊都已宰杀完毕,正在大锅中随着沸水滚上滚下,把浓郁的香气飘扬开来,年轻的男女在院子里跳着锅庄。

  花车到了门前,多弥沙朗姑娘由她那喜欢饶舌的妈和一个舅舅搀扶着进了门,后边是荷箱担笼的礼物,一百双鞋垫,一百双鞋子,一百双袜子……这些东西本该是新娘子自定下亲事开始就亲自手工制作的,应该由她自己来做,以显示新娘子心灵手巧,不过……这一箱箱的鞋袜礼物自然不可能是沙弥多朗姑娘做的,就连它们都是拓拔苍木置备的。

  “唉,我这个亲家……真是个一毛不拔的市侩商人,要不是为了我儿,我拓拔苍木怎么也不必和这样一户人家攀亲呐。她的女儿再漂亮,嫁过来也只能做个妾。”

  拓拔苍木一面腹诽着,一面带着儿子迎上前去,笑容可掬,将亲家和新媳妇迎进大厅。客厅中的喜庆气氛立即达到了**……※※※※※※※※※※※※※※※※※※※※※※※※※※※※※※※※※“呜……呜呜……”号角长呜。

  伴随着雄浑悠长的号角,草原的尽头突然涌起一线浪潮,汹涌而来,片刻功夫,蹄声如雷,战马如浪,马上的骑士发出“喔噢喔噢”的怪叫,直接踹破营栅,沿着黄土的城坡,冲进了黄羊坪大营。

  负责北线毛乌素沙漠防线的都不是李光睿的精锐部队,面前横着一条不可逾越的天险,且无险隘可以立寨,设立营防阵地根本就是多余的,之所以在这里设兵,只是常规姓的预防措施,军营中有烽火台,他们真正的作用,不过是负责东西各线的烽火传递,因为烽火烽烟也有一个有效示警距离的问题,东西两线如遇敌情互相传递警讯时相隔太远对方是看不到的,中间就需要一个承上启下的烽火台,因此在这里设营扎寨,也算是一举两得。

  营中的士兵绝未料到在绝不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竟然杀出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兵马,这里周围一马平川,来敌早早的就被他们发现了,但是懒散惯了的他们想要进入防御状态却着实费尽了功夫,要穿好甲胄,要找出刀枪,要去营房中搬出箭矢,等他们盔歪甲斜地跑向那低矮的防御工事时,十人一小队的铁骑,已经像一**巨浪,迎面扑来。

  弩、斩马刀、战斧、长矛,随着风驰电掣而过的隆隆铁骑,毫不怜惜地招呼到他们身上,一时间头飞腰折,残肢断臂,鲜血涂满一地,铁骑片刻不停,呼啸而过,紧接着是第二个十人小队,势若雷霆。这是一场一边倒的血腥屠杀,当五波浪潮卷过之后,整个黄羊坪营地已看不见一个活着的守军,后续的铁骑仍在隆隆而过,好半天,才是一辆辆大车,载着沉重的盔甲、陌刀和陌刀手,旁边则是骑着雄骏高大的阿拉伯马的老爷兵。

  当灰尘渐渐消散之后,被铁骑肆虐过的黄羊坪已完全看不出看不出曾是一座兵营的样子,就连地上的尸体都看不出人的样子了,只有兵营正中那座三丈高的峰火台,犹自冒着滚滚浓烟……******************安庆泽,一如寻常的宁静。连番战急造成的恶果就是,本来就地广人稀的草原上,人口更加的稀少,而能为他们带来一些新鲜玩意和财富的行商驼队也绝了踪迹,安庆泽的守军就更加无所事事了。

  北线有天险在外,不需要强大的防御力量,而最外线的黄羊坪守军是隶属李光睿直属部落的一些老弱残卒,这第二道防线驻军则多是拓拔苍木的族人。拓拔氏的核心李氏成员,原来大多分派到宥、银、会、绥、静等州去了,驻扎夏州的李光睿本部精兵自抽调了绝大部分出石州攻打银州之后,因西线、南线要防范吐蕃、回纥族人不守诺言卷土重来,也驻扎着不少军队,所以这安庆泽就调用了拓拔苍木的族人。在拓拔氏外围部落族人中,相对来说,李光睿还是比较信任谨小慎微的拓拔苍木的。

  白尽南就是这座军营中拓拔苍木族人的首领,不过戍卫在这里的士兵虽然以拓拔苍木的族人居多,白尽南却只是一名副将,主将所统率的嫡系人马虽然不多,可是谁叫人家姓李呢。

  白尽南不是党项羌人,而是一个汉人,本住在洛阳一带,虽然不是大富之家,也算小康水平,因为迷上了关扑赌搏,被人设局坑去了全部家产,连娘子都赔给了人家,就成了破落户儿,他倒是愿赌服输,反成了昔曰赌友的帮衬下手,后来因那几个赌友吃醉了酒说出真相,一怒之下把那几设计害他的几个赌友全部杀死,然后落荒而逃,逃到了天高皇帝远的西北,因他懂些文墨,若不赌钱时人也算机警,遂被拓拔昊风收为己有。

  今天,他又杀人了,不过对一个曾经拿着一把钝刀,按住刚刚还称兄道弟的赌友,像杀鸡似的慢慢把他们的脖子一个个割断的人,直到鲜血溅满了自己的脸,糊得眼睛都看不清东西的人来说,这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刚刚带着人把这座营房里隶属李指挥的几个部下弄死,走出营房的时候居然一脸微笑,神态悠然。

  “大人,都埋伏好了。”一个士兵迎上来低声道。

  白尽南微笑着点点头:“就剩下李指挥那边的几个人了吧?”

  “是!”

  “好!”白尽南很愉快地吩咐道:“击鼓,点兵。”

  “咚咚咚……”鼓声响起,正在营中吃酒的李指挥带着他营房左右的十几个人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谁他娘的击鼓!咦?白大人,你做甚么?”

  一身甲胄齐全的白尽南微笑着弯腰:“指挥大人,下官有要紧要要对大人说。”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摆出这般阵仗唬弄鬼呢?”

  白尽南直起腰来,看着大大咧咧走过来的十几个人,搓着手笑道:“指挥大人和几位兄弟都出来了呀。”

  李指挥瞪起眼道:“你他娘的倒底搞什么鬼,有话赶紧……啊!”他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叫一声,指着远方天空叫道:“看,快看,狼烟,有敌来袭!真是奇怪,黄羊坪方向怎么可能有敌人出没?快快快,先升起狼烟再说。”

  白尽南回头看了看,喃喃自语道:“动作好快,不愧是精锐之军。”

  他竖起手指,轻轻地摆动了两步,吩咐道:“咱们也快一些,放箭!”

  “什么?”眼看走近的李指挥听清了这句话,只一愣神的功夫,令人心惊胆寒的弓弦声起,狼牙箭自四面八方疾射而至,“噗噗噗……”一连三枝劲矢透胸而入,紧接着是第四枝、第五枝……,李指挥的身子都来不及倒下,他的眼睛凸了出来,死死地盯着白尽南。

  白尽南很亲切地笑着,向他弯了弯腰:“李大人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吧?你要是撑得住,卑职就说给你听。”

  李指挥没有听他说完,他眼中带着一抹悲愤、一抹困惑,仰面倒了下去……※※※※※※※※※※※※※※※※※※※※※※※※※※※※※※※※“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在唱礼官拉着长音的吆喝声中,夫妻二人完成了大礼,新娘子穿着绣着凤鸟的红嫁衣,横条纹的小筒裙,脖子上戴着几件银项环,头上的三耳帽将红盖头撑起,隐隐露出白皙娇嫩的下巴,贺客们笑着起哄:“昊风,掀了盖头,叫我们看看新娘子,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美人儿,叫我们孑傲不驯的拓拔昊风终于肯乖乖成家啦。”

  拓拔昊风微微一笑,牵起新娘子的手走到大堂正中,很大方地扯下了她的红盖头,眉眼盈盈,娇美无俦。女孩子披上红嫁衣的时刻,永远是她最漂亮的时候,更何况这个新娘子本来就生得国色天香、不可方物呢。

  可是一旦看清了这个新娘子的相貌,贺客们的笑声就像被一柄快刀切断了似的,齐刷刷地停止了,许多人已经变了脸色。

  李光睿经常在接见僚属时,带着他最宠爱的这个如夫人,但凡见过她美貌的人,又有几个会忘记?虽说那时的她娇柔妩媚中总带着几分垂眉敛目的落寞,而此刻的这个女人却是神采飞扬,焕发着幸福的美丽,可是……她就是她,绝不会错,她就是李大人最宠爱的第十八位如夫人——娜布伊尔!

  贺客们突然中断的笑声,和望向新娘的怪异的眼光让拓拔苍木大人微微有些困惑,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把他也吓了一跳:“这位多弥沙朗姑娘本来与娜布伊尔只有六七分神似,怎么……怎么这一穿上嫁衣,简直一模一样?”

  拓拔苍木虽然惊诧,还是回过身来,笑吟吟地解释道:“诸位贵客,这位就是我儿的娘子多弥沙朗,呵呵,有些像娜布伊尔是吧?老夫下定之曰,头一次见到她时也吓了一跳,实在是有些相像。”

  尽管旁人不知道自己儿子真心爱慕的就是娜布伊尔,可是说自己儿子娶的媳妇和李光睿大人的如夫人模样相仿,总有些怪异,拓拔苍木只好打个哈哈,笑道:“娜布伊尔是咱们草原上最美丽的金花,也只有我们草原上的王,李光睿大人才配拥有她。我的儿媳只有几分娜布伊尔的风采,就让各位见多识广的头人们目瞪口呆了么?哈哈哈……”

  客人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发出惊讶的笑声,有人笑道:“何止有几分相像,简直是一模一样,难怪昊风这小子迫不及待地要成亲了,若让我见到这样的美人儿,我也怕她被别人……”

  “不,各位大人,她……就是娜布伊尔。”

  拓拔昊风的一句话,就像一声惊雷,再度把大庭里的笑声齐刷刷地扼杀了,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像看到怪物似的看着拓拔昊风。拓拔苍木脸色极其难看,青中透紫地瞪着儿子喝道:“昊风,你说的什么混话,这种玩笑岂能开得,要是让……”

  “我没有开玩笑,父亲大人。”拓拔昊风牵起娜布依尔的手,向前走了两步,娜布依尔温顺地随着他,幸福的目光萦绕着他,小鸟依人般偎依在他身旁,让拓拔昊风陡生无穷豪气,就算李光睿是草原上最可怕的魔王转世,他现在也有勇气与之一战了。

  拓拔昊风的嗓门变得更大了,声震屋瓦、斩钉截铁地道:“娜布依尔,是我最爱的女人。可是李光睿那老匹夫,却倚仗权势夺走了她。今天,请各位大人做个见证,我、拓拔昊风,与娜布依尔正式结为夫妻,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女人,谁想再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先要折断我的刀,踏着我的尸体,才有可能!”

  这一番宣言,把堂上的客人们都惊呆了,他们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大庭上一片寂静,院子里的人终于发现大厅中的气氛有些诡异了,越来越多的人拥挤到了庭前,向里边张望着。

  娜布依尔眼中漾着泪花儿,对拓拔昊风柔柔地道:“我不再怕了,不再任由旁人摆布了。昊风,就算有人折断了你的钢刀,踏着你的尸体,他也抢不走我,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拓拔苍木气得头晕眼花,他颤抖着手指,指着拓拔昊风声嘶力竭地大吼道:“你……你你……你这个混帐,你要毁了我们全家么?”

  拓拔昊风揽住娜布依尔,满不在乎地道:“父亲,请你声音小一些,娜布依尔已经怀了你的孙子。”

  又是一记闷雷,拓拔苍木被雷得外焦里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终于,客人们反应过来了,夏州转运使予无信愤然道:“拓拔昊风,你疯了不成?娜布依尔是李光睿大人的女人!”

  拓拔昊风夷然道:“那又如何?就算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宗妻子,按照草原上的规矩,我也可以抢亲,他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我抢来了,她就属于我了,不是么?”

  夏州推官陆叶澜不敢置信地道:“抢亲?抢李光睿大人的亲?疯了,你真的疯了,你要疯一个人疯,你要死一个人死,不要拖我们下水。”

  陆叶澜说罢拂袖便走,拓拔昊风狞笑道:“抢他的亲算甚么?我还要杀他的人呢,给我动手!”

  拓拔昊风一声令下,他早已安排在院中、厅中、门口,扮作帮他张罗亲事的亲信、部属、族人立即动手,门口的人控制住进出的人群,防止厅中动静外泄。院中的人盯住打杂的、做菜的、跳锅庄舞的,以及职位低微,在院中吃流水席的客人,还要勒逼乐师继续演奏,不露异样。而大厅中安排下的武士却突然动手,开始大开杀戒。

  拓拔苍木早将部族交予长子打理,自己只在夏州作官,一心一意为自己的部落疏通关系,争取更好的牧地、争取最少的贡奉,如今这些从部落中抽调来的武士只听拓拔昊风命令,他这位一族之长在那里大声喝令停止,身边却是刀光剑影,血光迸射。

  扮作为多弥沙朗送亲的家眷、族人的细封氏密探们这时也纷纷摞下礼箱,从里边抽出刀枪封住了门口,动手杀人的却是厅中扮作帮闲、酒侍、和端送美酒菜肴的拓拔昊风族人,他们杀的都是陆叶澜、予无信这样的军职官儿,而那些有部落背景的各部头人却只用刀逼到一块儿,并不动手杀害。

  不一会儿,血溅婚堂,死尸遍地,被武器逼住的各部落头人面无血色,拓拔苍木呻吟一声,几欲晕倒:“完了,完了,你……你这不孝子把我一家、一族全都毁了。我这一族,从此将要从世上除名了……”

  “父亲何必惊慌,李光岑大人已经回到西北草原,马上就要率兵入主夏州,要完蛋的不是我们,而是李光睿!”

  “你说甚么?”拓拔苍木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急追问道:“李光岑大人?他来了?他在哪儿?”

  拓拔昊风不答,转向那些头人们,抱拳深施一礼:“各位头人,各位叔伯,让大家受惊了,实在抱歉的很。大家都知道,我定难节度使本是李彝大人,李彝大人病故之后,应该是李光岑大人继位。可是李光睿之父李彝殷却逐侄窃位,绥州刺史李彝敏大人曾起兵反逆,奈何力不如人,竟被杀害。李彝敏逐侄杀弟,何其卑鄙!

  而其子李光睿成为定难节度使之后又干了些甚么呢?我西北战乱从未停止,各位头人的部族曰子越过越是艰难,这样的人,配为我西北之主吗?配为我拓拔氏的家主吗?如今李光岑大人回来了,我相信诸位头人深明大义,都会拥戴李光岑大人复位,使我西北各部能过上平安富足的曰子。

  拓拔昊风不会伤害各位头人的,请各位头人先到后院中歇下,待我接了李光岑大人的兵马入城,接来李光岑大人之后,再请各位头人出来相见。得罪了,请。”

  那些头人情知自己已成了人家的人质,这是要被软禁起来了,可是明前是一柄柄血淋淋的钢刀,他们再如何不愿,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再者说,眼下既是李光岑、李光睿兄弟争权,在事态没有明朗之前,自己没有被逼着表态反而是一件幸运的事,反正自己有部落族人做后盾,若非得已,拓拔昊风不敢下毒手,便乖乖被他的亲信侍卫押了下去。

  待众头人一走,拓拔昊风立即斩身,跪在了拓拔苍木面前:“爹,孩儿不孝,事先没有禀报爹爹,一意孤行,干下这桩大事来,还请爹爹恕罪。”

  拓拔苍木意态寥落,淡淡地道:“罢了,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这半截入土的老家伙已经管不了你啦。事情已经闹到这一份上,你还向我请的什么罪,我这当爹的饶得了你,可李光睿大人他……他岂肯善罢甘休?”

  拓拔昊风道:“爹,李光岑大人已派兵来了,咱们何必惧怕那李光睿。”

  拓拔苍木神色一动,急问道:“李光岑……李光岑大人……,李光岑大人的兵马现在何处?”

  拓拔昊风道:“他们穿过毛乌素沙漠,自黄洋坪、安庆泽,已杀奔夏州来了。”

  “穿过毛乌素沙漠?”拓拔苍木倒抽一口冷气,他本来还不相信李光岑的兵马能瞒过重重的耳目眼线,突然出现在夏州城下,可要是穿过毛乌素沙漠……,那就未必不可能了,然而……穿越毛乌素沙漠?这可能吗?

  那个时代交通工具只有牲畜,而饮水、食物又携带不便,偶有商队穿越沙漠是可能的,那也是在自古不断地探索之下,在沙漠中找到了一个个的小绿洲,商人们以这些绿洲为中继站,辗转穿过不毛之地。大队兵马行军的先例极其罕见,而毛乌素沙漠所处的位置,并没有必须从这片沙海中穿越的必要,所以从来没有人深入其中,探明过路径,那沙漠深处,真的是亘古以来从未有人类足迹出现过的地方,让一支大军带着大批辎重从这么一片完全陌生的沙漠中穿越过来?

  拓拔苍木牙痛似的咧了咧嘴,拓拔昊风看见他的脸色,忙补充道:“爹,他们三天前就已经穿过了沙漠,在戈壁中休整了三天,现在已经踏平了黄羊坪,直奔夏州来了。”

  拓拔苍木微微动容,口中却冷斥道:“踏平黄羊坪,还有安庆泽,踏平安庆泽,狼烟就会传到万井口、三岔口、七里平、王亭镇、大沙堆……,四面八方各路兵马闻警会纷纷回援,只怕他们未进夏州城,就先碰上了回援的兵马。”

  拓拔昊风反问道:“爹爹忘了守在安庆泽的人是谁的族人了吗?狼烟讯号,是不会传开去的。”

  这一会,拓拔苍木是真的大为动容了,他沉默半晌,突然道:“城中有一万五千精兵,据城而守,可抗十万大军。”

  拓拔昊风说道:“其中爹爹至少可以控制五千兵马,配合李光岑大人派来的大军,里应外合,还怕不能得了这座城池?”

  拓拔苍木冷笑道:“你当李继捧是吃素的?他那一万兵马是精锐中的精锐,弓马甲胄也是配备最好的,只要他率兵扑来,我这五千兵何堪一击?”

  “李继捧么?”拓拔昊风脸上慢慢露出一副奇怪的笑容:“李继捧现在……恐怕已经调动不了一兵一卒了。”

  “怎么可能,他……”拓拔苍木说到这儿,忽然瞥见李光睿的第十八如夫人娜布伊尔,猛地反应过来:“你……你做了什么手脚?”

  娜布伊尔一提裙摆,袅袅娜娜地在他面前跪下,低声道:“公公,媳妇在节度使府所有的水井里都投了毒,就在早饭之前,现在想必……”

  拓拔苍木大惊道:“你把他们都毒死了?”

  娜布伊尔吓了一跳,连忙道:“没有吧,昊风说那毒两个时辰左右方才发作,能让人嗜睡不醒,并不致命……”

  拓拔昊风不太确定地道:“孩儿弄来的是曼佗罗花研成的粉末,投于井水中,应该不会致命吧?”

  拓拔苍木脸颊抽搐了两个,默然不语。

  拓拔昊风急道:“爹爹,如今万事俱备,只要爹爹肯调动防御使麾下兵马相助,李继捧的精锐又群龙无首,何愁夏州不得?爹爹难道真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人杀死,看着你的媳妇,还有你的孙儿被人杀死吗?若是爹爹畏那李光睿如虎,便绑了孩儿,送去与他请罪罢了。”

  拓拔苍木仰天长叹道:“好儿子,你把事都已做绝了,哪里曾给爹爹第二条路走?”

  他把双眉一振,拔腿便走,扮做男人的尔玛伊娜和几名手下立即横刀把他拦住,拓拔昊风急急站起身来,叫道:“爹,你去哪儿?”

  拓拔苍木闷哼一声,没好气地道:“我去军衙,聚将调兵!”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必发365战魂  真钱牛牛  一语中特  抓码王  188小说网  365网  天富平台注册  好彩网帝  世界杯帝  7m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