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2章 玄机
  雨是寅时一刻开始下起来的,等到天亮的时候雨势开始变急,河水暴涨,撞击着前方不远处河道中的一块巨崖——观鱼崖,声如牛吼。

  折子渝披着一件蓑衣,默默地站在崖上,其实她也知道杨浩如果还活着,与她都在南岸草原才对,可是杨浩的踪迹是从这儿消失的,所以她下意识地来到这里,只是希望冥冥中的那缕思念,能与他接触的更近一些。

  河水因湍急的水流变成了浑浊的黄色,裹挟着泥沙、碎木,撞击着崖岸,然后打着旋儿绕过去,继续向下游奔腾,站在崖上看着这河水嘶吼,用不了多久就头晕目眩,有种脚下正飞速前进的感觉,仿佛自己正站在一艘巨舰的甲板上,乘风破浪。

  雨势如此之大,大军无法行动,搜索也受到了干扰,如今只能等待大雨停下来,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这雨对己方不利,同样不利于敌军的行动,如果杨浩已然突围出去,现在敌军也是不宜发动攻势的。

  伫立良久,一个披着蓑衣的高大男子静悄悄地登上了礁岩,看着默默伫立崖石之上的折子渝,雨水冲刷着她的蓑衣,又迅速滚落到地上,就像无数颗眼泪。

  那人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咕哝道:“真是不明白,明明爱极了他,偏要装得蛮不在乎,也不知在想些甚么。男人嘛,三妻四妾再寻常不过,何况他是堂堂一路诸侯,没有妻妾,那不是有病吗?独孤伽罗、武曌,比你手段如何,杨坚、李治还不是到处打野食,而且一肚子怨恚,哪还来得夫妻和睦、两情相悦。

  你也不是那么好妒专宠的姓子么,这到底跟他治的什么气?现在可好,他下落不明,你倒茶饭不思、寝食不安了,唉!我这妹妹,比我儿子还小些,真是打小被我宠坏了……”

  折子渝忽然扭头,雨水顺着她瓷玉般细腻白皙的脸颊流下来,几缕青丝粘在颊上,那俏模样儿,真是我见犹怜:“大哥,你嘀咕什么呢?”

  一阵风来,折御勋哆嗦了一下,举步上前道:“哦,没说甚么,小妹,回去吃点东西吧。”

  折子渝摇摇头:“我不饿,有消息了么?”

  折御勋蹙眉叹了口气:“还没有。”

  折子渝痴痴地望着河水,忽然道:“大哥,我忽然想起大姐来了。”

  折御勋脸色黯了黯,说道:“大姐出嫁时,你还没有出生呢,从小也没见过她几面,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

  折家大姐比折御勋还大了一岁,刚嫁给杨继业时,杨继业还是麟州的人,那时尚未扶保汉室,所以时常还能回回娘家,那时折子渝只是几岁的奶娃娃,对这个大姐纵然有些印象,也早该淡漠了的。这十多年不相往来,如今她下落不明,很可能已丧命乱军之中,折御勋想起来心情也不好过,却没想到小妹此时却想起了姐姐。

  折子渝望着悠悠的河水,低声道:“杨继业扶保了汉国,这么些年来,和麟州、和咱府州都断了来往,最后又落得个折戟沙场,连累一家人丧命在乱军之中,连尸骨都找不到。我时常想,姐姐会不会怨他?或许……我太计较得失了,大姐深爱着他,能与心爱的男人同生共死,想必……大姐刀枪加颈的时候,一定心无怨尤。她虽不能长命百岁,可是二十多年恩爱夫妻,她这一辈子,应该无怨无悔了……”

  折御勋眉头锁成了一个大疙瘩:“小妹,别想这些了,风雨越来越急,回去吃点东西吧,杨浩……杨浩穿子午谷、渡逐浪川、金陵遇刺险死还生、出使契丹正逢德王谋反,哪一次不是腥风血雨,可他都闯过来了,这小子命大的很,未必就遭了凶险。”

  就在这时,张十三匆匆地跑了来,老远叫道:“大小姐!”跑到近处看清折御勋,忙又叫了一声:“大帅。”

  折御勋横他一眼道:“慌慌张张的,甚么事?”

  张十三道:“唔……,随风传来消息。”

  折御勋急道:“有什么消息?”

  张十三干笑两声道:“尚无什么发现。”

  折御勋不悦道:“没有消息,你急着报什么讯。”

  张十三讪讪地道:“大小姐急驰浊轮川时就已吩咐下去,定时上报消息,不管有无什么发现……”

  折子渝回身走过来,截断他的话道:“是我吩咐他的。十三,你说仔细些,是哪一部传来的消息,详细情形说与我听。”

  张十三道:“是随风‘潜’字部的兄弟传来的消息,本来昨曰刚刚发出指令,没这么快传来消息。不过大小姐从草原上赶来时,就已发过一道命令,叫他们联系党项七氏残部,以呼儿集为中心,横截整个草原断面一切往为消息,每曰一报。昨曰因我部急行军至此,信使没有找到咱们,直到天明才寻来,如今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举动。不过信使带了大批信鸽来,再接下来联络就快多了。”

  “没有消息?没有任何动静?”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折子渝一双妩媚的蛾眉轻轻蹙了起来:“数万大军跋涉草原,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消息?”

  张十三还以为大小姐是在责怪随风的情报人员没有尽力,心中不免惴惴,折御勋却已有所察觉,急问道:“小妹,你的意思是?”

  “没有消息,也是一个消息,我们的估计,恐怕是出了偏差,李光睿那老狐狸,到底想干什么?”

  兄妹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惊惧之意……※※※※※※※※※※※※※※※※※※※※※※※※※※※大雨一下,黄土的城池道路简直是一步一滑,戌守前方的士兵所伏的城墙更是变成了一堆胶粘的黄泥,一脚下去,靴子脱落了脚都拔不上来,李指挥便命人警戒着东西两翼敌军,又派一路人到南侧山岭下密不透风的丛林中伐下许多树木。

  虽然没有趁手的伐木工具,时间也有限,不能伐取大木,但是以那些小树的树干、树枝铺在地上,再加上倒塌房舍中拆出来的被风雨侵袭、蚂蚊啃噬的又轻又脆的大木枯干,却也筑成了一道简易的防线。搭起的几座防雨蓬,则用来集中放置箭矢。

  而杨浩此时站在一处半倒的城墙前,满脸疑虑地看着对面的敌营。过了许久,杨浩吩咐道:“速把李指挥找来,我有事与他商议。”

  穆羽立即赶去,不一会儿把李指挥带了过来,李指挥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杨浩身旁,大声道:“太尉,有什么吩咐。”

  杨浩默默地看着敌营,缓缓道:“李指挥,敌军一路追杀,迫不及待,可是昨夜雨前却毫无动静,你说是不是有些奇怪?”

  李指挥道:“太尉多疑了吧?夜间做战,本不易调兵遣将,我们又在重围之中,无处可逃,他们急什么?嘿,我看他们是想等到天亮,再一举将咱们全歼,可是没想到老天相助,下了一场暴雨,太尉请看,前边三百步以内,都变成了黄泥汤子,泥足一陷,举步维艰,他们再想冲过来可就难了。”

  杨浩轻轻吁了口气,说道:“不错,他们想冲过来,的确难了,咱们想冲出去,也要难了。”

  李指挥面有苦色,轻轻叹道:“这一点,卑职也想到了,可是有一利,必有一弊,敌军远甚于我,这座古城又不堪一守,这一天的猛攻下来,咱们撑不撑得到夜半,还在两可之间。如今能多拖一时总是好的,咱们逃得并不甚远,折将军只要赶到,在咱们矢尽粮绝之前,一定可以找到咱们,那时咱们就转危为安了。”

  杨浩身上衣衫尽湿,被大雨浇着,又冷又粘,他的心中却是十分烦躁,如同一团无名业火在燃烧,总有一种烦躁不安的感觉,他突然脱下袍子,光着脊梁站在风雨之中,暴雨一冲,头脑更清醒了几分。他指着敌营说道:“我们在等援军,他们不会不知道,为什么按兵不动,放弃好几次可以重挫我军的机会?等折将军赶到,他们还有机会将我全歼么?我杨浩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如今我就在他们眼前,援军随时可到,他们怎么这么觉得住气?”

  杨浩踩着脚下泥泞中的树枝走来走去,越来越是不安:“如今大雨,我们守城唯一的利器弓箭已经用不得了,兵微将寡,敌若倾力一击,我军必亡,他们还在等什么?一支抱着必死信念的留守军队,难道还怕了这雨?他们有大量的帐蓬,如果把这些牛皮、羊皮的帐蓬拿来铺在地上,这三百步的黄泥道路,还不是如履平地么?”

  李指挥瞪大眼睛看着杨浩,眼中慢慢透出一种莫名的恐惧:“太尉……太尉之意是说?”

  杨浩突然站住脚步,仰首向天,迎着大雨,看着天空渐渐明朗的气色,沉沉说道:“雨快停了,等到雨停,看敌军攻势强弱,我的猜测……就可以基本确定了!”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am  黄大仙屋  天富平台注册  mg游戏  减肥方法  超越故事网  九亿观帝师  188小相公  六合拳彩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