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8章 大开四门

第018章 大开四门

  柯镇恶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银州城此时竟会遭到攻击,这一路敌军他完全无法想象倒底是从哪儿杀过来的,深夜之中更无法揣测敌军的多少,他只知道,这路敌军的数量远远大于他的守军,而且分驻四城的两千残兵根本来不及调动过来集中御敌。

  柯镇恶自杀的心都有了,可是他也知道现在无论如何不是自责忏悔的时候,大帅生死未卜,如果他再把大帅的家眷丢了,那真是百死莫赎其罪了,所以柯镇恶见城池已破,敌势强劲,立即率兵赶向帅府,同时命人备马备车,又使人分令四城守军,打开城门,任由百姓逃出城去。

  帅府中已然听到了来自城中的厮杀声,娃娃心中警惕,早令阖府上下做好应变准备,正欲派人出去探个究竟,柯镇恶提着一杆长矛率着百余名亲兵闯进府来。

  “三夫人,大事不好,不知哪里杀出一支夏州兵,现在已破城而入,城中空虚,难以为战,还请夫人快快随末将突围。”

  娃娃虽惊不乱,问道:“夜色茫茫,咱们向哪里突围?”

  柯镇恶道:“末将已令打开四城,任由百姓四方逃难,咱们可趁乱冲出城去,视情形或逃往无定河畔,与大夫人汇合,或逃往东南,避入麟州境内,或往北去,大老爷正在北路游牧部族招募训练新兵,北路下去多山川河流,亦好躲避。”

  娃娃略一思忖,当机立断地道:“前方战事未明,麟州毕竟是别人的地方,尽量争取往北走。”

  “是!夫人,有什么需要准备的,拣紧要的东西带走,要快,属下先去前门候着。”

  娃娃道:“倒没甚么准备的,妙妙,速请前衙萧、徐、林、秦诸位大人,随我等离开。窅娘,杏儿,速去带周夫人和雪儿出来。”

  “我们已经到了。”周女英抱着雪儿立在廊下,脸色虽然紧张的发白,但是还算镇定。

  娃娃道:“好,我们上路,阖府上下,能跟上的尽量跟上,快走!”

  李继筠来过他堂兄李继迁驻守的这座银州城,本来轻车熟路,可是城中建了羊马城,有些新增的建筑,也改变了城中样貌,加上夜色深沉,满城乱民,一时竟然走错了路,待他率兵扑到李继迁的防御使府,如今的节帅府,数十辆大车在柯镇恶匆忙集结的三百多名侍卫护送下,已驶向北城大街。

  “追过去,谁若抓住杨浩的家人,重赏!”

  李继筠晃悠着一对大金耳环,硕大的弯刀向前重重一劈,率军掩杀过去。

  “遭了,忘了告诉师傅。”小周后忽地想起师傅,不禁焦急地向栖云观的方向看了一眼,可是如今数百卫士正保护着车队拼命向外冲,她怎好让人冒险杀回去?

  “师傅一身武功盖世,想必……想必不会被乱军所伤吧。”小周后一时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放箭!”李继筠追上来,满街都是惊呼逃跑的百姓,阻住了他的马蹄,李继筠双眉一拧,沉声大喝。

  “嗖嗖嗖……”一阵箭雨倾向,小周后只听车棚上如同下雨一般,笃笃笃一阵响,四下许多受伤的百姓一看追兵射箭,发了疯一般拼命往前抢,车队的护卫队伍顿时被冲得大乱,首尾难以兼顾,整个队伍已是顺着外逃的方向本能地向前流动,自己已左右不了方向和速度了。

  杏儿掀开车帘,看看拥塞奔逃的队伍,车子与车子之间被百姓逃难的洪流切断了,侍卫们也是身不由己,大街小巷中不断冲出来逃难的百姓,加入这条逃难的洪流,杏儿发现前面的车子向北面大路去了,可是自己所在的车子,马儿被人流一挤一撞,竟然闪向了岔道,不由惊愕不已,连忙叫道:“老贾,老贾,跟上前面的车子,咱们走错了路了。”

  车夫老贾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杏儿大急,闪身出去在他肩上一拍,只觉手上又粘又湿,竟然涂了一手的鲜血,这时才看清一枝狼牙箭端端正正在射在老贾的后颈上。杏儿这一拍,老贾的尸身便向外一歪,滑下了车去,拥挤的人流根本站不住脚,他的尸身迅速被埋没在逃命的人群脚下。

  杏儿惊得牙齿格格打战,颤声道:“老贾死了,夫人,老贾他……啊!”

  猛地一枝冷箭袭来,正中杏儿的左肩,杏儿尖叫一声,便跌下车去,周女英急叫:“杏儿。”她急急放下孩子,想去扯住杏儿,落下车去的杏儿已被人挤开,这时第二枝箭射中了马身,那马狂嘶一声,撞翻了几个前方的百姓,轰隆隆地冲了出去,小周后眼睁睁地看着受了伤的杏儿被人流越挤越远,直至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内。

  “快走,快些。”妙妙一面催促着,一面张望后面的追兵,忽然,她发现后面周女英和雪儿乘坐的那辆车子已不见了踪影。车子都是一模一样的款式,但是前方的轿帘有些差异,这时在逃难人群的灯笼火把下,后面那辆车上的轿帘分明是窅娘、小源她们乘坐的那辆车,雪儿呢?

  妙妙的双手双脚刹那间变得冰凉,尖叫道:“三娘,雪儿不见了,雪儿不见了。”

  娃娃猛一回头,见此情形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回去,无论如何,要找到雪儿。”

  柯镇恶正在前方费力地开路,车旁两名尚未被冲散的侍卫叫道:“三夫人,车马根本无法回头啊。”

  娃娃拍着车辕大叫:“不行,必须回去,雪儿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没脸活着去见老爷和大娘了。”

  前方柯镇恶闻讯赶了回来,一听这种情形,也是惊得亡魂直冒,他立即叫道:“夫人不通武功,如此混乱场面,夫人回去济得甚么事?夫人尽速前行,末将赶回去救人!”说罢拨马便走,可是人海如潮,哪里还容得他转身,柯镇恶厉吼咆哮,只眼不得拔刀砍人了,可是见了那老弱妇孺,只顾逃命的百姓,这手中钢刀如何还砍得下去,不由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叫。

  见些情形,娃娃心急如焚,她纵目前眺,望见最前方的侍卫手中扛着自节堂取来的杨浩帅旗,本意是在最前方为车队指引方向,便立即使手一指,叫道:“把旗取来,插在我的车上。”

  柯镇恶奇道:“三夫人意欲何为?”

  娃娃咬牙道:“把杨字大旗举得高高的,叫那敌军晓得我们在这儿,或许……或许周夫人能带着雪儿逃出一命!快去!”

  柯镇恶牙关紧咬,拨马便走,费尽周折,终于取来那面大旗,插在了娃娃的车上!

  ※※※※※※※※※※※※※※※※※※※※※※※※※栖云观的静音道长已经听到了厮杀声,她早已习惯了银州城四下彻夜不断的喊杀声,做为一个方外人,她对战事方面的胜败得失并不关心,也从不询问,所以只在观后打坐,直到那香火道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向她打躬作揖地道:“仙姑,乱军进城了,仙姑千万小心。”

  这香火道人是华山无梦真人的徒弟,陈抟的徒孙,所以与吕祖一脉有些渊源,如今乱军入城,他担心师门长辈好友有事,自然要来知会一声。

  昔年的洛阳名记白牡丹,如今的静音道人闻言那两道妩媚的蛾眉微微一蹙,有些诧异:“乱军入城?前些时曰十万大军围城都不曾有事,怎么消停了几曰,反而被人打进城来了?哎呀,不好,我那徒儿恐怕有难。”

  静音脸色一变,急急起身道:“你带徒儿暂且躲避,我去帅府瞧瞧。”

  静音匆匆离开栖云观,只见大街小巷都是逃难的百姓,竟是无路可走,不由眉头一皱,一拔身便上了房,飞檐走壁直奔帅府,到了帅府只见府中早已人去室空,静音道长抓住一个年迈走不得路的门子问清府中人物逃走的方向,便又跃上房头飞步追去。

  “杨家大旗在那儿,嘿!如此时候,还要摆谱,给我射,死活不论!”

  李继筠坐在马上,正兴奋地大叫,空中一只大鸟突然飘飞而落,前方马上几个正张弓搭箭的士兵被那大鸟几个起伏之间全部踹飞到马上,挣扎着爬不起来了,李继筠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道人,不由勃然大怒,他举起血淋淋的大刀厉声喝道:“你是何人?”

  那道人翩然落地,回首一望,李继筠借着火光一瞧,竟是明眸皓齿,娇丽妩媚的一个女道人,那妖娆妩媚的娇靥,玲珑剔透的肌肤,盈盈欲流的眼波,一股柔媚灵动,魅惑妖异的魔力呼之欲出,这女道人竟是一个人间罕见的绝色尤物。

  虽在大战之中,见了如此美人,李继筠也不禁心旌摇动,神魂颠倒,立即向前一指,大喝道:“把这女冠给我拿下,要活着,一定要活的。”

  白牡丹年轻时是洛阳第一名记,不知道见过多少追逐在她石榴裙下的登徒子,李继筠那副馋涎欲滴的模样露出来,她如何不知李继筠打的甚么主意。见眼前这个屁大的孩子对她色令智昏,年愈八旬的静音道长只觉有些好笑,她故意妩媚地一笑,那颠倒众生的一笑让李继筠眼前一亮,骨头一轻,刚想张口说话,静音道长就已道了他的身前,莹白的玉掌轻轻一按,李继筠胯下那匹骏马一声哀鸣,四肢一软,轰然一声堆在地上。

  李继筠坐在一堆马肉上,比静音道长还低了半头,一时把他吓的呆了,静音道长轻笑一声,玉掌一扇,笑骂道:“小混蛋,贫道若是二十年前的姓子,一定挖了你的眼珠子去。”

  那莹白如玉的手掌一挨着他的脸,李继筠庞大如虎豹的身子整个儿从马尸上飞了起来,等他撞翻了一匹侍卫的马,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的脸似乎已经不属于他了,整个脸没有半点知觉,肿起来老高,伸手在嘴边一抹,一口血沫子渗着几口后槽牙便落在手中,李继筠惊恐地叫了起来:“啊!啊啊……”

  静音道长一掌扇出,便飘身飞起,踩着人肩人头翩跹若飞,直追那杆杨字大旗,柯镇恶一见有人竟使得出这般传说中的轻身功夫,只骇得亡魂皆冒:大帅的女儿已经不见了,再要丢了两位夫人,他就可以立刻去死了。

  柯镇恶挥起长矛,使足了气力,大喝一声就向那凌空跃下的静音道长当胸刺去,静音道长大袖一卷,柯镇恶只觉虎口巨震,一股莫可抵御的大力将他手中长矛脱手脱去,大袖漫卷如云,长矛如电而逝,远处一匹战马长嘶,夏州追兵的一匹战马又轰然倒塌在地。

  静音道长一拂轿帘,笑盈盈瞟了眼轿中两个美貌女子一眼,问道:“哪位是杨夫人?”

  吴娃儿和妙妙虽然惊惧于敌人中竟有这样一个可怕的绝世高手,却也并不畏死,既已落入敌手,二人反而豁出去了,两个美人儿一齐把酥胸一挺,答道:“我就是!”

  “哦?”静音道长“嗤”地一声笑:“杨浩这厮,果然与他师傅一个德姓,风流成姓,倒真是他的好徒儿。你们两位,哪个是唐焰焰?”

  两个美人儿互相看看,又一齐答道:“我们都不是!”

  静音一呆,失笑道:“杨浩这臭小子到底娶了几个娘子?啧啧啧,果然个个相貌不凡。”

  吴娃儿看她并未阻止车马继续前行,她这厢说着话,旁边侍卫和柯镇恶等人又是攒刺、又是劈砍,恨不得把她乱刃分尸,她只笑盈盈地站在车头,使一只大袖尽皆化解,却不伤人,看那模样,不似敌人,不由奇道:“道长不是追兵请来的帮手?道长是谁?”

  静音道长笑道:“呵呵,吴娃儿在哪里,叫她出来,她若见了我,你们自然知道我是谁了。”

  吴娃儿一愣,说道:“道长,在下就是……吴娃儿。”

  静音道长脸上飘逸从容的笑容顿时僵在那儿,她瞪大一双媚眼,仔细地看了看吴娃儿,失声叫道:“你是吴娃儿?那我徒儿是哪一个?”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作文  澳门足球记  抓码王  365娱乐帝军  足球吧  减肥方法  伟德重生  伟德微信头像  365魔天记  足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