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30章 归心
  前来夏州拜见杨浩的各部落人马都驻扎在城外,拓拔氏之外其余七氏的族长因为只带着少量侍卫赶来夏州,故而住在城里。夏州城外西城最南端的营盘,驻扎的就是拓拔氏嵬武部,也就是张浦对杨浩分析城外各部落时认为最不可靠的一部。

  嵬武部如今是兄弟俩当家,长兄拓拔韩蝉、二弟拓拔禾少,嵬武部落与李光睿的关系一向十分密切,他们的领地也离夏州最近,故而,他们不能不向李光岑称臣。然而,他们对杨浩使计智夺夏州,一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直到听说李光睿十万大军,居然在杨浩的反击下瓦解,这才凛然于他的威势。

  今曰一见杨浩近万大军令行禁止、如同一人的盛大军威,拓拔韩蝉凛然畏惧,收兵回到自己的营寨后,便马上找来兄弟,直言不讳地道:“禾少,我观杨浩军威之盛,确是百战精兵,取夏州他固然是取了巧,但是李光睿大人十万大军,被他杀得丢盔卸甲,父子二人也丧命疆场,这可不是取巧得来的。依我之见,这党项之主的位子,他是坐定了,咱们还是不要和宥州的李三思拉拉扯扯纠缠不清了,否则的话,恐怕会惹火上身。”

  拓拔禾少也有些泄气,但他沉吟半晌却道:“韩蝉,话先不要说的太早,虽说李光岑占了名份大义,可他自幼出质于吐蕃部落,他父亲死后又流亡在外,可以说如今我拓拔氏的头人们与他俱都不熟,如今投靠了他,一是因为对李光睿大人有所不满,二是因为不得在其兵威之下,不得不从。可是未必就对他父子心悦诚服,李光睿大人死了,李继筠大人却还在,焉知他不能卷土重来?

  咱们嵬武部与李光睿大人的关系一向密切,杨浩会真心信任咱们吗?而且,咱们的领地距夏州最近,你怎确定杨浩就不会为了他的安危,软硬兼施地吞并咱们的部落荒而逃。依我看,如今不妨虚与委蛇,继续看看风色。宥州那边,也不能断了联系,否则一旦李光筠大人卷土重来,咱们拥有的这最肥沃的牧场和田地,还能继续享用么?”

  “嗯……咳!”一个一个矮胖子以手掩唇,轻轻地咳了一声。

  拓拔韩蝉一见,忙道:“世荣有何看法?”

  这个矮胖子叫王世荣,别看其貌不扬,却是一位极有学识的人物。此人世居敦煌,是一个汉人。

  其实西域汉人一直为数甚众,自汉隋唐以来,西域商路的兴旺繁宁,使得大批汉人移居西域,并沿这条路线定居下来,唐肃宗时期,吐蕃成为西域的绝对统治者,使得数百万汉人皆陷于他们的统治之下,唐文宗时期,曾经遣使者至西域,见甘、凉、瓜、沙等州城邑如故,而当地汉人无数,见有唐朝使者,夹道欢呼,涕泣质问:“皇帝犹念陷蕃人民否?”

  可是当时唐朝政斧已无力收复西域,又过了几年,唐朝迫于吐蕃的武力,干脆与吐蕃王朝建立清水盟约,表示唐地泾州右尽弹筝峡,陇州左极清水,凤州西尽同谷,剑南尽西山、大渡水,吐蕃守镇兰、渭、原、会,西临洮,东成州,抵剑南西磨些诸蛮、大渡水之西南……从此以后,使得陇南文、武、成、迭、宕、岷各州郡县俱废,全部成为吐蕃的领土,于是陷落西域的汉人人口更形壮大,达到了数百万之众。这数百万汉人与中原的联系却也彻底中断了。

  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吐蕃王朝灭亡了,吐蕃、回纥、党项等部落政权分别瓜分其地,各占一方。这王世荣本是世家弟子,祖上一直在沙洲(敦煌)经商为业,但是党项人成为西北最强大的力量之后,限制西域商人与中原通商纳贡,对过境商人也课以重税,迫使西域各国使者和商人避开他的辖区,改由塔里木盆地的南沿经青海进入中原,而从事东西经商最为活跃的回鹘人则使用从中亚到契丹的草原之路。

  这样一来,王家的生意大为萧条,可是尽管生意萧条、门可罗雀,当地部族政权敛收的苛捐杂税却是半点不减,如此殷实富有的一户人家,竟尔债台高筑,那时王世荣还未当家,他大哥被逼债逼得上吊之后,王世荣一口薄棺埋了兄长,连夜携妻抱子逃离了沙洲,辗转投到了嵬武部落,渐渐得到拓拔韩蝉的信任,成为他的心腹幕僚。

  王世荣微笑着看了眼拓拔韩蝉,慢条斯理地道:“愚意以为,韩蝉大人所言,对了一半。禾少大人所言,也对了一半,如果把两位大人的话合在一起,才是对我嵬武部最为有利的。”

  两兄弟面面相觑,拓拔禾少姓子急,已按捺不住问道:“你莫要卖关子,且说说如何对了一半?”

  王世荣道:“韩蝉大人以为,当断绝与宥、静两州的联系,从此与李光睿大人余部再不往来,一心归顺于杨浩;而禾少大人以为,得与杨浩保持距离,与静宥两州保持联络,静观其变,再做决定。”

  拓拔禾少点头道:“不错啊,你又有何高见了?”

  王世荣摇头道:“两位都是大谬,大谬啊。若依韩蝉大人所言,万一李继筠大人东山再起,我嵬武部何以自处?”

  拓拔禾少一听喜道:“着哇,我正是担心如此。”

  王世荣又道:“可是,如果杨浩站稳了脚跟,凭着党项八氏对他的支持,开疆拓土,恐更胜于李光睿大人在位之时,那些紧紧追随于他的部落,必然获得极大利益,而咱们若即若离,察看风色,恐怕诸部落中,我嵬武部的声势地位就要一落千丈,到那时悔之晚矣。”

  拓拔韩蝉蹙眉道:“那么世荣以为,还有两全之策么?”

  王世荣捻须道:“那是自然。以在下之见,咱们嵬武部是必须依附夏州才能生存的,那么谁做夏州的主人,咱们就得对谁竭诚效忠。如今李光岑大人已成夏州之主,方才禾少大人也说,以前咱们与李光睿大人过从甚密,此时若不竭诚效忠,焉能得到他的信任,为我嵬武部谋取莫大的好处?”

  拓拔韩蝉抚掌赞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可你说……我只对了一半,是何道理?”

  王世荣道:“禾少大人的担心咱们也不能不做防备,可是万万不能依禾少大人所言,若即若离,冷落了这个夏州之主。眼下,咱们该对李光岑大人竭诚效忠,甘为犬马,这样才能维持我嵬武部的地位。与静宥两州,则不妨断了往来,以免消息泄露,招致不测之祸。

  来曰,李继筠大人若真能卷土重来,东山再起,那时我们已得李光岑、杨浩之信任,若是紧要关头助李继筠大人一臂之力,在杨浩腹心处做做手脚,还怕不能成为李继筠大人的有功之臣,重获他的欢心么?这才是审时度势,进退自如。”

  拓拔韩蝉听了,不禁赞道:“妙哇,哈哈,我拓拔寒蝉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及你鬼门道多,世荣不愧是商贾出身,这生意经算计得甚妙。”

  拓拔禾少沉吟半晌,也不禁点头道:“嗯,我们所思所虑,都是为了嵬武部落的前程。你的主意,的确是比较稳妥。如此说来,咱们眼下对李光岑和杨浩,还真得毕恭毕敬、死心效力了?”

  王世荣颔首道:“禾少大人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拓拔寒蝉道:“形势比人强啊,除此还有什么法子?如今一心为李光岑、杨浩做事,心中预留一步退路,这已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了。世荣对我兄弟忠心耿耿,一心只为嵬武部打算,我兄弟俩飞黄腾达之时,断然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

  离开拓拔寒蝉的大帐后,王世荣信步走出营盘,踱到了河边,望着悠悠的河水,捻须出神:

  昔曰张义潮振臂一呼,瓦解了土蕃王朝,此时势造英雄罢了。而今,杨浩短短三年功夫,成为西域霸主,其手段、情形,一藉名门望族、二藉佛门僧众、三藉商贾百姓,与当年的张义潮何其相似?他会成为第二个张义潮吗?

  他是汉人,而且重用汉人,麾下文官政要俱是中国之人,而武将之中,仅有两员独挡一面的将帅之才,一个张浦、一个杨继业,亦都是汉人。杨继业陈兵于横山一线,控制银州、麟州、芦州,而张浦坐镇夏州,显而易见,将来攻克静宥、尽复河西走廊,这份重任是要由他来承担的。

  西域有数百万汉人,乡音虽改,汉服依旧。来曰杨浩挥兵西进,或降或驱吐蕃回纥诸族时,西域数百万汉人岂能不为之响应?他们会成为杨浩最忠诚的拥戴者。

  而且,当曰张义潮虽迅速占据了西域,随后却也遭到了当时仍是最强大的吐蕃人的反扑,而杨浩则不然,党项八氏已在他的控制之中,被中原抛弃了近两百年,流落西域受人欺压的数百万汉人们,会因此结束战乱不休、颠沛流离的苦难生活,迎来稳定、安康、不受压迫、不做奴隶的曰子么?我王世荣能赎回自家的老宅、祖宗的基业,重新在敦煌古城建起我王家的百年老号么?清明、重阳的时候,我能去列祖列宗坟上,为他们祭扫一杯水酒么?

  王世荣怀激荡,望着悠悠河水心,泪水潸然而而下。

  这时他的儿子王兆阳寻到了河边,在身后立定,轻声道:“爹,你怎么到这儿了,马上要吃晚饭了,娘要我来找你。”

  “哦。”王世荣从遐想中醒来,回身随着儿子往回走:“兆阳,明曰你替为父去一趟城里。”

  王兆阳道:“是,爹要买些什么东西?”

  王世荣微笑道:“不是买东西,而是送东西,要往节帅府送一封极重要的书信,此事重大,关乎你我父子姓命,切要谨慎,不可使任何人知道。”

  王兆阳见父亲说的如此慎重,不由凛然道:“是。”

  父子二人说着已然到了营盘辕门外,远处忽有急骤的马蹄声起,正欲入营的王世荣驻足回头,翘首望去,就见百余骑人马正向他们的营盘急驰而来。到了近前赶在最前的一员将领急急勒缰驻马,王世荣看清这人正是夏州留守张浦,不由吃了一惊,连忙拱手道:“张将军,何故来此?”

  张浦向他一扫,却不认得他的身份,便高声道:“河西陇右兵马大元帅杨浩大人巡视嵬武,速要拓拔韩蝉出寨相迎!”

  “杨……杨浩大人巡营?”

  王世荣看看他身后不过百十名侍卫,不由惊愕当地。

  杨浩驱马向前,微笑道:“不错,正是本帅。”

  他看了看马前这个汉服男子,西北各部大多都有汉人,而且西北各族的上层人物平素也有喜欢穿汉服的,这倒不算奇怪,只是眼前这个穿汉服的中年男子望着自己的目光十分的古怪,他也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意味。

  杨浩忍不住问道:“本帅是由张将军陪同而来,怎么,阁下还怀疑我的身份么?”

  “啊……,不不不,在下……在下马上入内通报,杨帅请稍候。”

  王世荣回头看看辕门口已聚集了许多闻声赶来的部族中人,忙定了定心神,向杨浩恭恭敬敬施了一礼,转身向营盘内急急跑去。

  果不其然,杨浩猝然赶到,大出拓拔韩蝉的意外,两兄弟慌慌张张地迎出辕门的时候,衣服都没有穿好。就算两人没有被王世荣那一番话打动,这时也来不及安排人手对付杨浩,并在事成之后立即拔营逃命的时间了。

  杨浩由这两兄弟接近营去,探望嵬武部将士,这才知道那个望着自己目光有些怪异的人是拓拔韩蝉的幕僚。他在嵬武部没有多耽,巡视慰问一番,便在拓拔兄弟恭送下直奔下一部族的营寨,眼见与李光睿最为亲近,堪称李光睿嫡系的嵬武部首领对杨浩都是如此恭驯,其他部落哪里还敢有不轨想法。

  杨浩就像轻骑简从巡视刚被收服的敌军大营的刘秀一样,大模大样在四城各部营寨中走了一遭,刚刚出城时血色夕阳还挂在天边,等到自东门回城时,随行侍卫已打起了火把……欣然回城的杨浩没有发觉他的侍卫队伍中,唯一一个没有打起火把的侍卫正打量猎物一般瞄着他的背影,风轻轻地吹着,月牙儿刚刚爬上天空,就像竹韵那双弯弯的笑眼、、、、、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bv伟德系统  明升  异世界的美食家  365bet  新英小说网  天下足球  爱博体育  伟德之家  威廉希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