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5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第005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杨浩一缕风般掠进花厅,就见唐焰焰正好整以暇地坐在那儿品着香茗,旁边侍立着杏儿和小源,一见他赶到,立即娇声沥沥地唤了声老爷。杨浩却不应承,只是眉头微锁,向焰焰问道:“折姑娘呢?可是与你闹了意气?”

  唐焰焰站起身,一脸无辜地表情:“官人,奴家岂会不知待客之道,又怎会无端得罪了折姑娘。折姑娘因何发怒,人家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呢。”

  就这功夫,折御勋也追了进来,杨浩的目光在小源和杏儿身上转了一转,向小源问道:“小源,你和老爷说说,折姑娘为何一怒而去?”

  杨家四房夫人各有本领,丫头们也都古灵精怪,且各有出身,各依一人,对自己说话恐怕会有所忌惮,虽不敢说谎,但是避重就轻那是一定难免的了,而小源是比较老实的姑娘,而且是自己在霸州丁家时就认得的人,一直服侍在冬儿身边,谅她也不会搪塞。

  小源瞟了刚刚走进花厅的折御勋一眼,欠身答道:“二娘邀折姑娘入花厅就坐,又奉上今年刚刚购进的泸州新茶‘纳溪梅岭’请折姑娘品尝,接待十分热情。不过……折姑娘似乎心情不好,也不见什么笑颜,二娘与折姑娘就坐谈天,也只说些家长里短,聊着聊着,二娘又说起近两年来随老爷学武,一身技艺大为增进,折姑娘却不甚服气,二娘便与折姑娘切磋起来,结果……折姑娘落败,便一怒而去。”

  这样说来,倒是折子渝气量狭窄了,折御勋字字句句听在耳中,却不相信自己妹子如此不识大体,可是如今他妹子可不是杨夫人,杨家的侍婢们哪有可能背了自己的女主人,说他妹子好话的道理,折御勋便干笑两声,打个圆场道:“老三,你看,我就说吧,舍妹近来脾气有些乖张,呵呵,倒让你们见笑了。女儿家使使小姓子,发发小脾气,也没甚么大不了的。没关系,没关系……”

  杨浩勉强笑了笑,说道:“折姑娘外柔内刚,一旦脾气发作,这夏州城,她未必就肯再待了。恐怕……”

  折御勋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不错,这丫头,若是独自离开,我还真的放心不下,我这就去找找她。”

  杨浩道:“我与兄长同去吧,不管如何,这总是待客不周。”

  折御勋苦笑道:“还是算了吧,小妹脾气拗起来时,就连我也……,她如今正在气头上,我去劝劝她就好。”

  “如此,有劳大哥了。”杨浩忙陪着折御勋步出花厅,走到廊下,略一犹豫,又道:“大哥,我没想到,会弄出这档子事来,子渝和焰焰,简直是一水一火,没有一回碰到一块儿不生出些事端来的,咳!咱们……方才所议?”

  折御勋一口应承道:“自然还是算数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折氏家主,再说她的心意我不知道么?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他探头看看,见无人追来,又向杨浩挤挤眼睛,说道:“不过……,小妹还很少有在人前失据的时候,如今她也不知怎地,发了这股无名火,恐怕……也只有才能真正化解她心中的怨尤。”

  杨浩郑重地道:“漫说小弟深爱子渝,就凭她为我付出良多,小弟心中怎不感念?子渝不是个不识大体的姑娘,偶尔姓情发作,女人嘛,谁不这样,我知道怎么做的。”

  “那就好,那就好。”折御勋拱了拱手,急急走出门去,雪儿眨眨眼睛问道:“爹爹,黑衣服的姨姨生气了么?”

  杨浩沉着脸转身就往花厅走,雪儿咯咯地笑起来:“雪儿捉迷藏的时候,不管被小白抓到,还是被小源她们抓到,从来都不生气的,雪儿是不是比黑衣服的姨姨要乖?”

  杨浩在她嫩颊上拧了一把,苦笑道:“乖,当然乖,我的小祖宗,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回到客厅,只见唐焰焰已坐回椅上,端起了那杯茶,见他进来,只是美目微扬,瞟了他一眼,便又赶紧垂下眼帘,盯着自己手中的茶杯,微微露出心虚的模样。

  杨浩哼了一声,在厅中踱了几步,盯着小源道:“我不是叫你请三娘来待客么?怎么你独自在此?”

  小源忙道:“奴婢已把话传到,三娘正处理几桩紧急的公务,说是马上便到。”

  唐焰焰放下茶杯,板起俏脸道:“官人,焰焰不懂得待客之道么?还要叫娃儿来应承客人?”

  杨浩瞪她一眼,怒道:“懂,怎么不懂,若是不懂,怎么就把人气跑了?”

  唐焰焰站起身来,怒道:“我可不曾对她说过半句言重的话,她要发火,我有什么办法,你刚才也听到了,小源可不会撒谎,你就会怪我……”

  杨浩怒道:“那也没有一见面便切磋武艺的道理,你们两个剑来剑去,在这花厅之中,成何体梳……”

  唐焰焰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抢白道:“人家可没动刀动静。”她举起双手,翠袖垂下,露出一双皓腕柔荑,沾沾自喜地道:“官人,她动了剑,我可是空手喔……”

  “你!”

  唐焰焰马上又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眼泪巴喳地看着他,微微缩着脖子,一副等着挨训的模样。

  杨浩哭笑不得,没好气地又道:“那我问你,你几时随我学过功夫来着?怎么就说打败她的武功是跟我学的了?这不是……她岂不是……”

  唐焰焰破啼为笑,羞嗔而迅速地瞟他一眼,低下头,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圈,嗫嚅道:“本来就是跟你学的么?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明知故问,要不是官人三不五时的便来‘教’……人家功夫,人家哪儿能打得过她。”

  杏儿和小源不知就里,杨浩自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脸上不由一热,拿这没皮没脸的丫头可真是没辙了,他跺了跺脚,努力维持着脸上的怒容,瞪眼道:“不许打马虎眼。那个……咳,那个只是内功,你空手入白刃的手法,是从哪儿学来的?”

  唐焰焰抬起头,眨眨眼,一脸天真、理直气壮地道:“自悟的呀……”

  杨浩怪叫一声道:“你?你能自悟武学?”

  唐焰焰赶紧换了一副讨好的模样道:“当然不是我一个人,是我和马燚、竹韵,以扶摇子前辈的先天太极拳法,纯阳子真人的天遁剑法、静音道长的狐尾鞭法,再加上竹韵所习的极其庞杂的武功招法,倾心研究予以揉和,由马燚创出来的一套功法,施展起来,既优雅又犀利,我们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天山折梅手’。”

  “天山折梅手!?”

  “是啊,你不是总说,天山、昆仑山,都是我汉家故土,早晚要从你手中收回来嘛,我们起这么个名字,先为官人讨个吉利的彩头啊。这折梅手共包括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

  杨浩有点懵了,喃喃地道:“天山折梅手?天山折梅手!”

  唐焰焰道:“我受官人差遣,负责飞羽秘谍嘛,有许多刺探、潜伏的任务,需要深入敌群,不能携带兵刃,我们创出这套武功来,择其精要,传予咱们的秘谍,才好为官人做事呀。”

  唐焰焰说着更加委曲起来,走到杨浩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抵在自己酥胸上,娇躯扭起麻花,开始撒起娇来:“人家一个妇道人家,这么费心竭力的,还不是为了官人你?如今不过是和折姑娘起了点小磨擦,你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人家才是你的女人啊,你怎么里外不分啊?是不是天下间的男人,都喜欢胳膊肘往外拐,偏袒别的人女人,已经娶过门儿的女人,就成了落翅的凤凰,再也不受待见了……”

  唐焰焰说着,已是眩然泪下。她本来就是极美的一个女子,眉眼五官更是精致到极点,毫无半点暇疵,自与小周后学了那双修功法,与杨浩效鱼水之欢之后,那种蕴于其内的媚态被开发出来,与她娇美动人的模样更是相得益彰,这一含泪,我见犹怜,不知不觉便露出了几分媚功。

  杨浩大感吃不消,有些头痛地扶住了额头,小源和杏儿瞧了不禁感到好笑,却又不敢当着杨浩的面真的笑出来,只得紧紧咬住了嘴唇,把一张俏脸憋的通红。

  杨浩无奈地叹道:“你……,唉!焰焰啊,你们之间曾经的些许恩怨,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总之……,这一次我不说什么了,但是决不允许再有下次。你呀,你那小聪明,可不要放在这种地方,明白么?”

  唐焰焰马上换了一副模样,甜甜地笑,用力地点头:“嗯,奴家明白。应该大智若愚么,对不对啊官人,你看我傻不傻,呵呵呵……”

  杨浩又好气又好笑,抬手在她丰臀上就是一巴掌,“啪”地一声响,唐焰焰哎哟一声,便捂住了翘臀,一双大眼瞟着杨浩,却有了几分水汪汪的味道。

  杨浩把雪儿往她怀里一递,转身就走,边走边道:“小源,为老爷执行家法,今天中午不许二娘吃饭。”

  小源瞟了唐焰焰一眼,赶紧应道:“喔……,是。”

  唐焰焰追在后面,娇声道:“官人不要生气啦,人家今晚为官人炖参茸熊掌汤谢罪,好不好啊?参茸熊掌汤补气血、健脾胃、壮阳、益精髓,主治头晕眼花、少气乏力、食欲不振、心悸失眠……”

  远远的,传来杨浩一声闷哼,唐焰焰捂住唇,吃地偷笑了一声,眉眼间满是得意。

  怀中的雪儿大叫道:“二娘笑得好歼诈!和我家小白一样歼诈。”小白狼听见小主人叫它的名字,忙凑到了跟前。

  “去你的,臭丫头,没大没小。”唐焰焰在雪儿的小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雪儿又大叫道:“哎哟,爹爹打二娘,二娘就打雪儿,我要告诉我娘。”

  唐焰焰瞪她道:“敢去?敢去下回二娘不偷偷喂你糖吃了。”雪儿听了就扁起了小嘴。

  唐焰焰道:“雪儿啊,二娘教你个乖,自己一家人呢,千万不要斗来斗去的,纵然别人小有不是,也要多多包容。要不然,你一时小小得意,却早晚搞到家人失和,家道中落,害人又害己。但凡大户人家,最忌讳的就是自家人之间勾心斗角,你二娘的娘家,已经够大了,可是咱杨家,将来更要大上许多,咱们家的孩子,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不过呢……,她折子渝可还不是咱杨家的人,你看她傲的那副模样,又有一个有势力的娘家撑腰,哼!还没门儿呢,就拽成那副模样,不削削她的锐气,真等她进了门,咱们这些女人还有容身之地么?”

  雪儿道:“二娘是说黑衣姨姨吗?黑衣姨姨很好啊,一直笑眯眯的,还给雪儿糖和奶酪吃呢。”

  唐焰焰白了她一眼道:“那是对你,可不是对别人,笨丫头,几块糖和奶酪就把你收买了,亏了二娘对你那么好……”

  娃儿端坐案后,悬笔疾书,一行行端正娟秀的小楷字题写于卷宗之上,杏儿站在一旁,把发生在花厅的事情源源本本地向她学说了一遍,娃儿笔端一停,微微侧着头,若有所思地凝神想了片刻,莞尔一笑道:“折御勋此番登门,莫非是按捺不住,给子渝姑娘提亲来了?也是啊,子渝姑娘如今都双十年华了,就是她自己,也该着起急来了。子渝姑娘真若嫁进门,就是一家人了,那时再若与她争锋,必惹老爷憎厌,所以二娘抢在头里,先给她一个下马威。”

  说到这儿,她笔尖一顿,轻轻地画上了一个圆润的句号。这是杨浩传授开来的分句符号,为防语意不明,容易产生分岐,节府乃至辖下各职司的公文都要注以标点符号,就连芦州印刷的各种经书、农书、医书、兵书,都莫不如此。

  娃儿轻轻摇着手腕,摇头叹道:“二娘只是想削削她的锐气,免得她入了我杨家的门,目中无人,谁也不放在眼里,凭她的身份和娘家的势力,天长曰久,影响渐深,咱们谁能与之相争?然而子渝姑娘身份尊贵,心比天高,天下的男子没有几个被她看得上眼的,可她一颗芳心偏就紧紧系在了我家老爷身上。

  只是咱家老爷关心则情怯,总是畏葸不前,反把人家耽搁到了今曰,最后还要折帅厚颜主动上门提亲,以子渝姑娘的冰雪聪明,焉能不知兄长用意?恐怕她早已是一肚子委曲,这个时候,旁人随意笑上一声,耳语一句,恐怕都要被她以为是在讥笑她,二娘偏又……”

  娃儿苦笑一声道:“子渝姑娘轻易不怒,一旦动了真怒,恐怕又要凭生许多波澜。老爷想要一偿夙愿,与这怨偶共结连离,又要费上许多周折。二娘只想挫挫她的锐气,可她难道不晓得,男人是参天树,女人是菟丝花?子渝姑娘也是如此,她们聪明绝顶,偏偏就不明白……斗什么气,争什么争,难道不知道,老爷心中最在意谁,谁才是胜利者么……”

  ※※※※※※※※※※※※※※※※※※※※※※※※※※※※※※※※折子渝伏在马背上,挥鞭如雨。

  骏马扬开四蹄,疾策如飞,马鬃迎风飞舞。

  火辣辣的脸庞被风吹着,那种屈辱羞臊的感觉渐渐淡了些,可是委曲的泪水却是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一次,大哥执意要带上她同赴夏州,她就隐隐明白了兄长的用意。年已二十,孑然一身,折家许多比她小上五六岁的女子都已成亲生子,而她仍是形单影孤,独自一人,就算平时没有家中长辈没完没了的唠叼,没有那些奶着孩子的堂姐妹甚至侄女、甥女们一见了她就小心翼翼生怕她触景伤情的眼神,那种难言的寂寥、孤单,也早磨消了她的傲气。

  她来了,用一种矜持、隐晦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如果那个该死的胆小鬼肯向她求亲,她也不想再为了一些既成的事实,与他计较那些毫无意义的恩怨。可是……可是唐焰焰欺人太甚!

  折子渝抬起衣袖,又狠狠地擦了一把眼泪。

  唐焰焰其实也没做甚么,只是太“热情”了一点,款待接迎,尽显女主人的风范,气度雍容地往主位上一座,大模大样地吩咐下人取出刚自泸州购进的“纳溪梅岭”请她品尝,再说说一家人如何的和睦,花厅中这边几扇屏风是她选购的,那边墙上挂的字画,是她淘弄的……可怜子渝此时的心态是何等敏感,往客位上一坐,听说唐焰焰所说的一切,只觉得她无一处不在卖弄、嘲讽,炫耀。她的从容和风度都不见了,只觉得尴尬、难堪。如果……如果不是她唐焰焰横刀夺爱,今天坐在那里的本该是她,她才应该是杨浩的夫人,她的女儿也该有雪儿这等年纪、这等可爱了,而如今,她却只能陪着笑脸,忍受着唐焰焰的羞辱。

  继而,那唐焰焰又状似无心地谈起她随杨浩修习武功,当年在府州时武艺不及她十之二三,而今一定能比她高明时,她终于忍不住了。

  她无法忍受唐焰焰后来居上,处处压她一头的模样,一想起杨浩扶着唐焰焰的纤腰皓腕,手把手地教她武艺,更是妒火中烧,她本想至少扳回一局,于是主动提出比试一番。可谁知……,她用上了剑,而唐焰焰居然是空手,空手夺剑!把她打得一败涂地!

  “你亲手教你娘子的武功,让我丢尽了脸面,这一辈子都要贻人笑柄,我就算孤老一生,也不嫁你这混蛋了!绝不!”

  傲娇的子渝行至三岔路口,吸了吸鼻子,泪眼迷离地往东去府州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夏州,她丢尽了脸面。而折家,她就有脸回去么?

  一时间,天地之大,似乎已无她容身之处了。忽然,她一拨马头,狠狠一鞭,策马向南驰去……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开奖  伟德评书网  好彩客帝  105彩票  锦衣夜行  九亿观帝师  365日博  伟德重生  葡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