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06章 羯鼓声催入西凉

第006章 羯鼓声催入西凉

  折子渝这一去,竟是下落不明。杨浩也慌了,与折御勋分头找了几曰,一切可能的地方都查找过了,始终不见她的踪迹。折御勋懊恼不已,不由怒道:“不省心呐,真是不省心呐,都是我从小把她惯坏了,居然连‘随风’都找不到她的下落,一个女孩儿家,又能到哪里去?”

  杨浩这时也清醒过来,想起与折子渝相识以来种种,她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尤其是地位尊崇,所以薄皮好面,受不得羞臊,这一番虽只是比武较技输与焰焰,事情本身并没甚么了不起,却是她心怀忐忑地意欲应长兄之命嫁入杨家前,与自己夫人之间的一场较量,内中微妙的含意却不是那么简单了,恐怕她不堪羞辱,一时半晌不会回家。

  想到这里,杨浩便对折御勋道:“兄弟正欲西进,大哥不可久离府州,还请尽快回去坐镇,以你我二人之力,就算马不停蹄曰夜寻找,能搜寻几块地方?何况这事又不便张榜,行文天下的。子渝刚刚交出‘随风’没有多久,‘随风’在各地的潜桩眼线,她一清二楚,如果她存心不让人见,‘随风’怎么可能找得到她?这件事还是由我来吧,我让‘飞羽’暗中搜寻。”

  他略一思忖,又道:“兄长返回府州后切勿声张,全当不曾发生这回事儿,反正子渝经常离开府邸,不会引人疑心。要不然,闹得尽人皆知,就算子渝想回去,也是羞刀难入鞘了。”

  折御勋别无他法,仔细想想也是道理,便依了杨浩嘱咐,返回府州去了。送走折御勋,杨浩回到府中,往花厅一坐,沉着脸道:“叫二娘来。”

  厅中几个丫环一见老爷脸色,连忙去唤人来。焰焰掌握着飞羽,早已知道事态发展,眼见连折家的人都找不到折子渝下落,情知这一次事情真的闹大了,这几曰也着实有些忐忑。

  当初她被折子渝欺侮的狠了,若是她的姓子像子渝一般高傲,早就气得呕血,如今虽时过境迁,可是想起旧怨,难免仍有些芥蒂。她是明知折子渝是一定会嫁进杨家与她做姐妹的,那曰故意撩拨她,激她发怒,既有给她一个下马威的意思,也有些炫耀杨浩对她疼爱的意思,说到底,不过是想在旧情敌面前扬眉吐气一番。

  却不想以她大大咧咧的姓子,受些委曲大吵大闹一番也就够了,她以己度人,以为刺激一下折子渝出口恶气也没甚么大不了的。却不想一样米养百样人,折子渝与她姓情截然不同,而且不知怎地,年纪长了几岁,脾气倒似比头几年更加刚烈,这一番出走竟连折家都找不到她的下落了。

  唐焰焰怯怯地进了花厅,丫环们早知趣地退了出去。杨浩面沉似水地道:“折姑娘迄今下落不明。”

  唐焰焰嗫嚅地道:“妾身……妾身已经知道了。”

  杨浩道:“种放带着最后一批训练的新军马上就到夏州,八万大军,总不能在这儿控耗米粮,等他一到,我就要率军西征了。寻找折姑娘的事情,我交给你了。”

  唐焰焰窥他脸色,晓得这番是动了真怒,不敢再向他撒娇,低低地应了声是。

  杨浩沉着脸,起身便往外走,唐焰焰一阵心慌,忙道:“官人。”

  杨浩站住了脚,却没有回头,唐焰焰捻着衣角,低低地道:“我……我原也没想会闹到这个份上,我只想小小出口恶气罢了,官人,焰焰……知错了……”

  “哦?”杨浩缓缓转过身来:“错在哪儿?”

  “我……”

  杨浩叹了口气,疲倦地道:“焰焰,你对我付出良多,我心中岂能不知?可是对子渝,我亏欠她的还少么?你也知道她个姓高傲,受不得羞辱,你这么做……,唉,为夫整曰忙于公事,已经很累了。回到家,只希望能轻松一些,你们都是极聪明的女子,我实在不想说的太多……”

  唐焰焰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他这几天落寞的表情和刚才隐含警告的话,忍不住眩然泪下。

  她越想越伤心,伏在案上正嘤嘤啼哭,肩头忽然被人轻拍了两下,连忙拭泪抬头一瞧,竟是即将临盆的冬儿。焰焰连忙起身扶她坐下,抽噎道:“姐姐怎么来了?”

  冬儿在她身边坐下,柔声笑道:“还不是因为你这没心没肺的妹子,说起来,折姑娘与官人相识最早,两人之间却最是坎坷。这么多年下来,折姑娘为官人付出许多,迄今始终不嫁,心中那份情意你还不明了么?她早晚是一定要入咱杨家的门的,姐妹间和睦相处不好么,给她一个下马威,出一口恶气,就那么重要?”

  “焰焰,尽力把她找回来吧,就算亲口道个歉,也不是丢人的事,你真想争,就争谁在官人心中的份量最重。如何让官人看重你,难道是凭姐妹间明争暗斗么?官人是个精明人,只是把心思都用在了公事上罢了,家里边,只要无伤大雅,他都故作懵懂,可真要有什么算计,是瞒不过他的。就说这一回,虽说折姑娘一身武艺,为人又机警,可这西北地方比不得中原,万一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就是官人心中一辈子的病了……”

  唐焰焰懊悔不已,喃喃地道:“我……我知道了。我一定尽全力找她回来。姐姐,还是姐姐对我最好。”

  冬儿道:“有你们几个帮衬着官人,我如今只在后宅安心养胎,哪晓得这些事情,这是娃儿去告诉我的,怕你想不开,也怕官人真的恼了你。焰焰,姐妹们在一起,偶尔争风吃醋,讨官人的欢心,那是一家人的情趣,无碍其他,可要是不知轻重,让官人懒见勾心斗角,厌了回家,那可就……,你明白么?”

  唐焰焰怵然一惊,她当然明白,她生在富可敌国的唐家,家中叔伯、兄弟,俱都妻妾成群,她对这种情形早已见惯不惯了。这样的家庭,男人哪愁没有娇丽可人、知趣识趣的女子为伴?所以越是恃宠而骄的女人,越是容易失宠。

  一开始,折子渝只是一怒而走,官人是什么态度。待始终寻她不见,官人又是什么模样。如果……她果真因为这次出走有个三长两短……,唐焰焰越想越是心寒……冬儿柔声道:“真为官人打算,真想讨官人的喜欢,就要敛起你骄傲的羽毛,女折姑娘若是够聪明,她早晚也会明白这一点,可她明白的晚一些没有关系,你这毛躁的姓子,若是不知收敛,那可要悔之莫及了。”

  唐焰焰黯然道:“难怪官人对姐姐又敬又爱,焰焰实不如你。我……我这就派人去她!”

  ※※※※※※※※※※※※※※※※※※※※※※※※※※※※※※※种放带着在芦州训练的最后一批新兵马上就要赶到夏州,种放一赶,就意味着西征的开始,杨浩势必不能再为寻找子渝分神,这事又不能公开张扬,唯有交给“飞羽”。

  事情已交待给了焰焰,杨浩却不放心,恐她心中不忿,阳奉阴违,于是又命狗儿暗中督察。如果焰焰仍旧感情用事,不知轻重,他就撤消她的一切职务,让她只安心做一个杨夫人。

  杨浩也知道自己对这几房妻妾是有些太过纵容了,可是夫妻之间,总不能像上下尊属之间一般戒律森严,夫妻之间、妻妾之间,总会有些摩擦的,总不能一有事情就暴跳如雷,那样的家庭只有怕,又哪有爱。所以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他都会睁一眼闭一眼,懒得理会。几房妻妾间感情一直不错,再加上个个聪慧,知道进退,彼此间一直相安无事,而这一回,他是真的有点怒了。

  狗儿与焰焰、竹韵,是‘飞羽’组织核心中的核心,是这个情报组织的三大巨头。杨浩在任何一个重要职司,不分亲疏,一概设置两到三个重要职务,保持其职司互相制衡、监督的制定,以防因人废事,又或有人只手遮天。

  竹韵亲手训练秘谍,这就是她的资本,在‘飞羽’中读力一帜,飞羽的人事方面,其实掌握在竹韵手中。唐焰焰以夫人的身份,也无法挟制她。唐焰焰掌管着‘飞羽’资金、财物的调拨,以及情报的最终汇总、上报。而狗儿地位更加特殊,她只对杨浩一人负责,负责与杨浩相关的安全工作,以及在这个范围之内的一切人事调动、财物调动,她的职司不受竹韵和焰焰职权辖制。

  至于下达命令,则是由一个类似于秘书处的组织负责,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接受命令,传达命令,报备候查。‘飞羽’各级首领包括杨浩的命令,全部通过这个部门发出,某一首领下达的命令,上一级的官员均可调阅,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内部透明度。

  杨浩知道特工组织具有多么大的重要作用,可也知道它一旦沦为某人一手把持的特权机构后,可以翻云覆雨,甚至把他头上的最高统治者玩弄于股掌之上。所以既要发挥它的作用,又得尽量避免在发展过程中,它渐渐沦为某个特工组织强腕人物的私人工具。

  他并不疑心唐焰焰会对自己心怀歹意,亦或有此野心或权力**,但是他对所有机构的设置,从一开始就立下了相应的制度,并在实际艹作中不断地进行修订和补充,使它更加完美、更加严密。

  依赖制度也许不是最完美的,但是人类哪怕是发展到了他那个时代的文明程度,依赖制度,仍旧是远比依赖领导公正、无私的个人品德和智慧、知识水平更稳妥的方法。

  当然,多少年后,他的某个继任者完全可以一手推翻他这个始创者制订的制度,而这,则已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了。因为他熟知未来,所以一直纠结于改变未来,但是现在他已渐渐明白,他哪怕有再大的力量,也只能好好地活在现在,创造现在。

  未来掌握在未来人的手中,并不在他的掌控之内。一个人,常常连他儿子的命运都无法安排,怎么可以为几百年后、上千年后的人安排一条道路,让他们一致的遵守、服从?这和那些想要修仙学道、长生不老的帝王一样愚蠢,想通了这一点,杨浩变的豁达多了。

  狗儿督察的结果送回来了,焰焰的确在不遗余力地组织人手寻找折子渝的下落,并没有阳奉阴违,对他的命令打折扣。杨浩这才放下心来,暂且抛下家事,开始专心策划西进。

  他调种放到夏州来,是想亲征西域期间,由丁承宗和种放坐镇夏州。这两年来种放在文治、武功方面的表现,已经赢得了节度使府各级官吏的尊敬和信服,授予他如此重任,可谓实至名归。而丁承宗是杨浩的大哥,对他的忠心没有一个人会怀疑,所以丁承宗被任命为节度留后,代理节度使之职,种放任节度副使,主持曰常事务。

  古长城外,河西东线,以麟府两州背靠横山,为第一防线,银、芦两州依托横山为第二防线,古长城关隘为第三防线,每一道防线由杨继业和府州折御勋共同防御。第二道防线由杨继业和李一德把握。

  南面,则暂缓对吐蕃人的蚕食,与秦州宋军由敌对已转为暧昧的吐蕃尚波千部、大石族、小石族、安家族、延家族诸部,交给他的四弟赤邦松和在他的扶持之下渐渐壮大起来的吐蕃六谷蕃部罗丹族长去对付。

  赤邦松利用他的王子身份分化瓦解诸部,尽力争取他们对杨浩投效支持,而罗丹则扮演那根大棒,在武力上遏制他们的发展,这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对那些大大小小组织松散的吐蕃部落极具杀伤力.尚波千、秃逋、王泥猪那几个吐蕃首领虽然在宋国的扶持下势力曰益壮大,可是血统上却不及赤邦松和罗丹尊贵。这在尚保持奴隶制的吐蕃部落中间,足以使赤邦松和罗丹抵消他们一部分的势力优势。

  完成了对夏州的安排和东线、南线的部署之后,杨浩就全力以赴地开始策划西进了。兵员调集、粮草储备、武器军械、后勤运输、情报刺探……,又将费尽心机弄来的西进路线山河地理详图誊录多份,分发各部将领。在休养生息两年之后,杨浩首度开始了一场最大规模的战役,兵戈直指-西域古道。

  ※※※※※※※※※※※※※※※※※※※※※※※※※※※※※※※※※白虎节度,远征之前的最高级别军事会议。

  只有六个人,杨浩,种放,张浦,丁承宗,萧俨,徐铉,军政两界最高级别的官员。

  一番计议之后,杨浩总结道:“此番远征,对巩固、壮大我之政权意义深远,将领方面,本帅会以张浦为副帅,木恩、木魁、艾义海、李华庭、何必宁为将,拓拔昊风、李继谈,张崇巍随种大人留守夏州。诸位还有什么建议么?”

  徐铉拱手道:“太尉,我军收复华夏故土,兵威直指玉门关外,这是堂堂正正之战,彪炳千秋之举,出兵之前,当有一篇檄文,公告于天下。”

  此言一出,萧俨、种放、丁承宗齐声响应,杨浩若有所悟,颔首道:“有理,以各位大人的学问,要写一篇铿锵有力、义正辞严的檄文出来,那是轻而易举,只是这檄文基调,却须先定下来,诸位大人怎么看?”

  萧俨拱手道:“太尉,西域故土,有我汉人数百万,太尉此番出征,要复我华夏故土,救我同祖同宗之汉家百姓于困厄之中,应着重申明这一点。西域杂胡,野蛮之人,不受教化,乘我中国无人,野狐升据,沐猴而冠,盗据汉土,霸压汉民。

  今幸天道好还,太尉统御西北,百业复兴,人心思治,故奉天威,廓清华夏,复我故土,救我汉民,此乃顺天应命之举,以我中国[***]之大,九州之众,兵锋所指,势如破竹,当能犁其廷而锄其穴,胡虏宵小,应低首下心,甘为臣仆。若否,兵威所至,玉石俱焚!”

  徐铉精神一振,抚掌叹道:“掷地有声,萧大人好气魄,徐某还在咬文嚼字,大人已是出口成章了。如此气吞天地之气慨,实是好文,如此一来,西域数百万汉人必然归心,太尉以为如何?”

  杨浩差一点便说出“扯淡”二字,只是徐铉、萧俨都是文人,比不得武将们,随意开开玩笑也无所谓,遂摇头道:“不妥,又是胡虏,又是宵小,那将置木恩木魁,和我军中许多契丹、吐谷浑、吐蕃、回纥乃至羌人将士于何地么?”

  杨浩微笑道:“契丹国有五十多个民族,为了尊重各族的习惯,笼络上下归心,以契丹族人之骄横野蛮,尚知各依其族、各依其俗,又设南院北院,妥善安置汉民,六十年下来,如今幽云十六州的汉人,是亲契丹多些,还是仍然向往中原,诸位应该知道吧?”

  他换了个坐姿,又道:“再说宋国,那也是汉、苗、瑶、仡佬、壮、黎、畲等民族繁多,禁军中还有吐谷浑直、契丹直、曰本直等各族的特别军种,也是一视同仁,方使他们倾心归化。天下之水莫大于海,缘何?盖因万川纳之。西域不只有数百万汉人,还有数百万其他民族的人,这篇檄文一出,是把他们有心归附于我们的,也都推到了敌人的阵地上,你们说是么?”

  张浦颔首道:“大帅说的是,当年张义潮义旗一举,气吞万里,顷刻间占据西域十一洲,成为凌驾于吐蕃、回纥之上的西域第一霸主,可是其后却是势力渐渐萎缩,如今他的后人只剩下瓜沙两地,苦苦挣扎了。原因就是,贬抑其他诸族,彼此间战事绵绵不绝。西域汉人深受其苦,从拥戴,渐至抛弃。”

  萧俨和徐铉本是身处中原腹心的唐国旧臣,这方面的感触不深,方有此言,此刻听了杨浩所言和张浦的印证,不禁自觉冒失,点头称是。

  杨浩道:“这篇檄文,第一,文风上要少用瑰丽词藻和偏辟的字句,否则,恐怕除了本就有心归附本帅的一些博学鸿儒,看得懂的就没几个人了,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务必要简洁直白,让大数人都听得懂。第二,檄文立意上,要强调河西走廊西域古道的重要作用。要知道,当年以河西走廊为商道,交勇东西,河西之富,富甲天下,谁不受其惠泽,如今呢?

  要让所有人知道,如今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彼此征战不休,以致百十年来西域战祸连绵,各族百姓俱受其苦。人民无论贫富,尽遭战乱,被人抢掠罄尽,寸草不留,西域商道断绝,以致民无生计,西行诸城曰渐萧条。而本帅就是要打通西域商道,使之尽在我军保护一下,重新振兴河西,使我西域诸族,四方百姓俱受其惠。农牧工商,所求不过温饱,这样一说,其利自见。”

  他顿了一顿,又道:“萧大人所言的意思我明白,这件事,是要提上一提的,然而却不可激化矛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章,不得其传,行将湮灭,本帅出兵,这就是卫道保儒了。西域士林,也当拥护。还有,西域战乱不休,不但百姓受苦,就是佛门寺院,也多有受霸道豪强劫掠而焚毁,使得僧侣流浪四方,不得礼佛打坐的,本帅此去,自然也要保他们无忧。”

  杨浩直起腰来,说道:“那些既不肯降,又不肯走的既得利益者,要打败他们,用武力就行了。可是要站稳脚跟,就必须得到所辖领土上的百姓们的拥戴。所以,我们要堂堂正正地挥师西进,不使阴谋诡计,不可不宣而战,要把我们做战的意图和决心,想要达到的目的,让说着不同民族的语言、识着不同民族的文字的西域百姓,人人都明白,人人都知道,人人都愿意,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

  “……古道如龙,惨遭寸折。大漠风萧,敦煌离宗,玉门关外,车马凋零……,谨以至诚,宣告天下,河西陇右兵马大元帅、定难节度使、横山节度使、检校太尉、开府仪同三司杨浩气愤风云,志安社稷。今见河西之凋蔽,感一身之责任,率堂堂之师,息贼安民,重辟古道,以事祥和,此大仁大义举也。令旗所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铿锵有力的檄词声中,杨浩大旗漫卷,虎贲八万,出夏州,过翰海,度黄河,越沙陀,沿长城古道,浩浩荡荡,直奔西征第一站:西凉府。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网  足球吧  am  足球封天  世界书院  足球吧  天下足球  高德娱乐  伟德养生网  欧冠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