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18章 紧要关头

第018章 紧要关头

  杨浩虽然说的正气凛然,然而手指一触及竹韵的腰带,还是有些紧张。他和竹韵只是上下从属的关系,虽说是为了替她敷药,可男女有别,一触及这女杀手的身子,心中自然也不太自然。

  但是解开腰带,轻轻拉开她贴身的小衣,看到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后,这些顾虑和些许的旖念便都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有关切和担心。

  竹韵自水中飘流而来,这就省却了杨浩为她清洗伤口的步骤,伤口已没有血迹,创口伤势十分清晰,因此看来更加令人触目惊心,肋下那道深深的箭创,因为她强行把箭拔了出来,倒钩撕裂了一片肌肉,被水浸泡以后,肌肉创口外翻,看着有些吓人。而这时又没有缝和的工具,敷药后即便是好了,也难免要留下一片疤痕。

  杨浩抓过药匣,将金创药小心地洒向她的创口,竹韵闷哼一声,双手忽然握紧,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

  杨浩紧张地道:“竹韵,忍耐一下,创口若是化脓,那就麻烦了。”

  竹韵嗯了一声,咬紧了牙关不再发出声音,杨浩加快速度,为她的创口均匀地撒好金创药,又扯过裁好的洁净白布,轻轻按在她的伤口上,然后扯紧一端,轻轻探入了她柔软的腰下,竹韵娇躯一颤,眼帘紧闭,任他摆布,杨浩将布条一层层缠起,将伤口紧紧包扎起来……竹韵身上的伤不止一处,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杨浩真难相信一个女孩儿家竟然可以强悍若斯,以她的武功,尚且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知经历过过多少惨烈的厮杀,到底经受过什么样的境遇。杨浩忽然想起她曾经自傲地对自己夸口过十二岁就开始杀人,忽然觉的她那未今是自夸,其实未必是在倾诉她内心的辛酸:谁愿意做一个刀口舔血的杀手呢,尤其是一个女儿家,她的身上依稀还有一些依稀可见的旧创伤痕,从小到大,也不知她经历过多少次这样险死还生的危局。

  竹韵咬紧牙关,紧闭双目,俏丽的脸蛋透着晕红的颜色,她还从来不曾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袒露自己,尤其是一个让她倾心的男人,这样任他摆布,她真的是羞不可抑,然而……如果一定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赤身[***],她宁愿看到自己身子的那个人是他。

  竹韵的肩胛处也有一处创伤,敷药容易,可要包扎伤口,就不免要为她除去整件衣衫,杨浩为难半晌,说道:“竹韵,事急从权,你的伤势耽搁不得,我只好……得罪了。”

  竹韵微微张眼,就见杨浩并掌如刀,正要对她颈项斩下,不由脱口叫道:“不要!”

  杨浩硬生生止住,尴尬地道:“暂时晕厥……更好过一些,而且痛楚也能……也能轻一些……”

  竹韵的呼吸急促起来,却倔强地道:“不要,我……我不习惯昏迷着受人摆布……”

  她牙关一咬,忽然竭尽力量翻过身去,颤声道:“有劳太尉大人了……请……请动手吧。”

  杨浩犹豫了一下,这才轻轻一扯她胸围子系在后背上的活结,胸围子已被她的体温烘干,结扣一解,胸围子便松开了,身侧乳肉被她身子挤压着,在侧边微微露出一弯圆润动人的轮廓曲线,杨浩迅速将药粉洒到伤口上,取过布带,低声道:“得罪。”

  竹韵双手撑床,竭力将身子撑起,纤腰微沉,上身挺起,下身贴身小衣裹着的隆臀因为这个动作而显得更形丰盈隆突,整个姿势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杨浩不敢多看,视线紧盯着大帐一角,试探着将布条裹向她的身下,竹韵胸前一对[***]儿受地心引力作用,轻轻荡漾在她身下,杨浩两眼旁望,笨拙的双手即便想避开它们,还是不可避免地再三碰触到。

  竹韵被他触到第一下时,羞得一声嘤咛,双臂酸软几乎瘫倒,只是咬牙苦撑,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杨浩慌慌张张地将布带缠过去,布带一圈圈缠上,只觉触手处肌肤火热光滑,那异样的触觉在他脑海中渐渐幻化出了那里完整的形状,唔……,应该是笋状的,顶端还微微有些上翘,两粒小小的乳珠……,在他不断的碰触之下,那乳珠竟渐渐凸出、坚硬……,老天!

  杨浩低头看了一眼,见竹韵的耳根后颈都是红的,浑身的肌肤都透出了一种粉红色,自己的呼吸也不禁急促起来,手忙脚乱地为她裹好伤口,杨浩的额头也不禁渗出了紧张的汗水。

  竹韵这时身上横七竖八的缠满了绷带,虽然露出一处处肌肤,倒也不致春光大泄难以见人。杨浩取过一件自己的干净整洁的中衣,轻轻为她披上,裹住了她的上身,让她重新翻躺在榻上,然后如临大敌地看向她的下身……方才裹伤,已先挑容易包扎的地方敷药包裹过了,所以竹韵的两条裤腿早已撕开,她小腿上的伤处倒不多,只有几处在山涧树林间奔跑时的刮痕和磕碰的淤青,但是大腿上……一道斜斜的三角形创口正刺到大腿根下,应该是用长矛造成的创伤。

  她的下身只剩下两片遮羞的布片,如果要包扎那里,少不得要掀起一些,这时代没有那种贴身的小裤裤,那布片儿一掀开,万一看到点什么,这女孩儿的身体对他而言可就再也没有什么秘密了……杨浩迟疑半晌,才试探着将手凑向她的大腿,刚刚靠近,掌背就感觉到一股热烘烘的力量,竹韵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忽然沙哑着声音叫道:“太尉!”

  杨浩吓了一跳,急忙收手,抬头一看,就见竹韵红晕爬满脸颊,结结巴巴地道:“太尉……还是请你,斫晕了我吧……”

  一掌下去,竹韵解脱了,杨浩也轻松了,他小心地掀起竹韵下身的一角衣片儿,露出大腿根部嫩若豆腐的肌肤,忽然想到:“不对呀,大腿处的伤痕……她自己不也能包扎的么……”

  杨浩看看已晕迷不醒的竹韵,摇头苦笑一声,只得硬着头皮包扎起来……※※※※※※※※※※※※※※※※※※※※※※※※※竹韵幽幽醒来,只觉一勺浓香扑鼻的肉汤正轻轻灌到口中,她下意识地张开眼睛,就见杨浩正端着汤碗,坐在她的榻前,竹韵的颊上登时又飞起两抹火烧云:“太尉……”

  只叫出一声,她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从记事的时候起,她就已经很少再哭,但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和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想哭的时候并不需要什么理由。竹韵眼泪汪汪地看着杨浩,从未发觉自己是如此的软弱。

  杨浩喜道:“不要哭,危险已经过去了。”为避免尴尬,他马上聪明地换了话题:“竹韵,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还弄得一身是伤?”

  杨浩这一问,竹韵也清醒过来,急忙问道:“太尉,折姑娘还没有赶回来么?”

  杨浩惊道:“折姑娘,哪个折姑娘?”

  “折子渝折姑娘呀。”

  杨浩失声道:“子渝?你见过她了,你在哪儿见到她的?”

  竹韵道:“属下……去陇右打探吐蕃人动静,窥察尚波千与吐蕃诸部结盟,勾结宋国意欲对太尉不利的举动……”

  杨浩喟然道:“这个我知道,其实他们能玩出来的花样不多,早知此行如此凶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允许你去陇右的。”

  竹韵启齿一笑:“险……其实也谈不上什么险,属下本可全身而退的,只是……属下无意中见到尚波千酒后向他儿子卖弄一件宝物,属下以为,此宝物对太尉必然大有用处,可是他对这宝物太过看重,属下无法下手窃取,只好强行抢夺,以致暴露了行藏,被他们一路追杀,属下逃到六盘山时,恰好在那里碰见了折姑娘。”

  杨浩惊讶地道:“六盘山?原来如此,她使了个声东击西之计,故意暴露行踪,似乎潜去中原,原来竟是去了陇右。”

  竹韵道:“是,属下见到折姑娘,也感到非常惊讶。属下当时已收到焰夫人的传讯,知道折姑娘一怒之下离开了夏州,就想诳她回来,恰好此时追兵迫近,属下就携了折姑娘一起向北逃,我们赶到萧关的时候,后有追兵,前有强敌,无奈之下,属下只好把窃来的那件宝物交予折姑娘,由我出面诱开守关之敌,为她制造逃回河西的机会。”

  杨浩沉声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大约一个月前。当时,我只想越招摇越好,逃得越远越好,这样折姑娘才容易闯过关隘,待我吸引了大批追兵后,我就向西逃去,后来又从牧人那儿抢了匹好马,这一路逃亡,他们紧追不舍,属下自萧关向西,逃到兰州,又从兰州逃到西宁,本来想翻越姑臧山先到凉州,再返回夏州。

  可是整个陇右,几乎都是吐蕃人的地盘,他们知道我是夏州的人,不管是往东还是往北,都安排了重重兵马,属下始终不能摆脱,更难以突破他们的重围,无奈之下只得继续西向,一路杀入青海湖,直到进入黄头回纥的地盘,这才摆脱他们的追兵。

  属下翻越大雪山后,便进入了瓜州地境,不想翻越大雪山后,又碰到一伙马贼,见我一个女子形单影孤,对属下起了歹意,属下当时已精疲力竭,边打边逃,逃到一条河边旁,终于不支落水……”

  说到这儿,竹韵道:“属下从萧关这一路逃过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折姑娘如果能顺利自萧关返回河西,早该见到太尉了,至少……也该与太尉通个消息,可是……难道……她遭遇了什么不测么?”

  杨浩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按照竹韵所说,折子渝如果当时顺利过关的话,至少会比竹韵早半个月时间见到自己,就算她不想见自己,但是以她为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也绝不会就此消声匿迹。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浩心中焦虑,可他也知道,这时如何担心都无济于事,至多叫人加强自萧关北来各处地方的搜索注意罢了,看了看竹韵苍白憔悴的容易,他这才问道:“竹韵,你夺了尚波千的什么宝物,以致他不惜一切,摆出这么大的阵仗,一直追杀你过青海湖,直到黄头回纥境内?”

  竹韵的眸中立时放出光来,激动地道:“是传国玉玺!”

  杨浩骇然道:“传国玉玺?”

  竹韵道:“是,传国玉玺,秦始皇的传国玉玺。谁也没有想到,这件宝物竟然落在尚波千手中,尚波千得了这件宝物后,就欲以此为号召,重建吐蕃帝国,可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实力有限,因此对这宝物秘而不宣,只想在宋人的支持下占据整个陇右,一统吐蕃诸部,待时机成熟后,再亮出此宝,自立称帝。这传国玉玺,被属下偷来了……|”

  她的两颊浮起两抹激动的红晕,说道:“太尉啸傲河西,掌控西域,将来还要挥军南下,一统陇右,此玺若归太尉所有,不啻猛虎背插双翼,来曰……太尉若要建国称帝,也可据此宝而号令天下了。可是……,折姑娘怎么会迄今没有消息……”

  竹韵身子一震,突然失声道:“莫非……折姑娘把玉玺拿回折家去了?”

  一语出口,竹韵立知失言,担心地看了杨浩一眼,杨浩却未发怒,只淡淡一笑道:“不会,重利面前,一个人的为人品姓或不可尽信,至少……他的智慧不会因此而稍减。这传国玉玺虽是无上宝物,但是也得有相应的实力,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否则只会给人带来祸事,尚波千虽得此宝却秘而不宣,就是这个缘故,折家虽是云中一霸,但是却不具备称王称帝的条件,府州若据宝物,那便是为折家招来来顶之灾。”

  竹韵惭然道:“是,竹韵错了。”

  杨浩笑笑:“不要多想,折姑娘的下落,我派人去打听。天色已晚,你好生休息吧,明曰一早,我再来看你。”

  竹韵回过神来,轻轻应了声是。、杨浩起身为她掖好被角,嘱咐道:“大漠中夜晚凉意袭人,注意休息,如有需要,帐外有人侍候,你就在我的帐中好好休息吧,我去跟老艾挤一晚,呵呵,但愿他的呼噜不要震天阶地响……”

  竹韵定定地看着杨浩背影,待杨浩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竹韵的目光又慢慢望向帐顶,眼神飘忽,也不知想着什么,眼波先是朦胧如星海,渐渐盈盈欲流,如同两泓春水。

  她悄悄掀起薄衾,看看自己已被包扎过的身子,忽然一把扯起被子,在她的脸蛋变成一个红苹果之前,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杨浩走出中军大帐,手下侍卫立刻为他披上了大氅,杨浩挥了挥手,屏退了侍卫,却没有急着往艾义海的大帐里去,他踱在如银的沙地上,慢慢踱到河边,望着葫芦河中鳞鳞的河水,痴望半晌,忽又回首东顾:子渝虽然骄傲负气,却绝不会带着传国玉玺翘家的,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呢?她是回了府州,还是遭遇了什么不测?

  杨浩的视线,穿越大漠长空,似乎已飞到了府谷百花坞。

  百花坞,赤忠酩酊大醉,趔趔趄趄地被人扶回他的寝室。他的寝室就是折御勋原来的房间,他早已把自己当成府州之主了,可是这种得意和满足感只持续了区区七天。

  今天,他的心腹侍卫出去探察消息回来,他才知道自己被人当了猴耍,朝廷的确出兵了,可兵马今天刚刚才对府州发起进攻,他们拿着朝廷的诏令和折御勋的亲笔请兵奏折,把他赤忠说成背叛折御勋、投靠杨浩的一个歼佞,号召府州上下立即归附朝廷,共同讨伐折赤两家叛逆。

  外围,现在是一团遭,折家的兵想要抵抗朝廷的旨意,但是却有折帅的亲笔书信,而且朝廷的使者陪着折御勋长子折惟正亲自到阵前招降,折家军此时根本无法分清到底孰是孰非了。杨家军处境尴尬,被迫撤军以示清白,任卿书等人明知朝廷必有歼计,可朝廷一方有大帅的亲笔书信和折惟正出面,他们根本不能再做抵抗,眼下是左右为难,无所适从。

  而正在百花坞里翘首企盼的他,却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踏上末路了,朝廷容不得他,折家容不得他,杨浩也容不得他,不管是哪一路人马攻到府谷,他都是死路一条。他甚至不敢把这个消息向全军宣布,可就算如此,很快,所有的将领都会知道,紧接着,所有的士兵也都会知道,那时候,谁还会死心踏地的跟着他往绝路上走?他很快就要众叛亲离了。

  赤忠想到悲处,不由大叫一声,一把将搀扶着他的两个侍卫推了开去,大叫道:“滚,都给我滚!滚、滚、滚!”

  两个侍卫不知将军为何大发雷霆,慌忙退了下去,赤忠咬牙切齿地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赤忠,岂能如此任人摆布?折家满门,都葬送在我手里,老子反正是无法回头了,明天……明天我就亲自去见任卿书,把你赵官家的丑恶嘴脸公诸于众,总会……总会有人信的。”

  他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几步,一阵凉风吹来,突然扶着廊下栏杆俯首大吐起来。呕了半天,忽然惊觉有人接近,赤忠霍地一下拔出了佩剑,那柄皇帝御赐的锋利宝剑,挥剑一指,大吼道:“谁?给我出来!”

  “嘿嘿嘿,将军,是我啊。”

  一个人从屋檐阴影下慢慢踱了出来,现身于月光之下,赤忠定睛一看,认得是营指挥伍维,不禁吐出一口浊息,摇摇晃晃地以剑拄地,斜睨他道:“你……你不巡守营盘,到……到这儿干什么?”

  伍维谗笑道:“大人,朝廷兵马一到,咱们的困局立解,大人到时候就是府州之主,一方节度了,大人怎么还郁郁寡欢呢?”

  赤忠听了,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朝廷兵马一到,咱们的……困局立解,哈哈,哈哈哈……”

  他笑声如哭,俨如夜枭鸣啼,惊起林中几只飞鸟,伍维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大人,夜深更凉,还是早些回房歇息吧。呵呵,末将在大人房中,为大人安排了一个排遣寂寞的妙人儿,大人若是喜欢,今夜就留宿了她吧,这事儿只有末将一人知晓,断不会张扬开来的,大人戎马辛苦,偶尔放纵一番,也是应该的嘛,不要太苦了自己……”

  说着就要上前扶他,赤忠吼道:“走开,我……我没事,本将军还没有老,不……不用人扶。”

  他拔起明晃晃的利剑,摇摇晃晃地往自己房中走,喃喃地道:“不……不错,不能太……太苦了自己。唔……,妙人儿,妙人儿……”

  伍维站住了脚步,看着赤忠的背影,阴阴一笑,又复遁入了檐下,赤忠跌跌撞撞抢进房去,房间里已掌了灯,赤忠把利剑往桌上一拍,抓起茶壶咕咚咚地灌了一气儿,醉眼一扫,这才发现榻边站着妙龄少女,豆寇年华,却梳着妇人的发型,眉若春山,眼似秋水,似乎见他进来,才从榻边站起,躲在榻边瞟着他时,神情怯怯,犹如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儿。

  赤忠一怔,指着那小妇人,大着舌头问道:“你……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那小妇人怯生生地道:“奴家……奴家姓李……,是折少将军的妾……”

  赤忠“啪”地一拍桌子,抓起明晃晃的长剑,晃晃悠悠地指着她喝道:“老子问你名字,你哆嗦什么,你也要欺骗老子,是不是?你也要背叛老子,是不是?你……你想害我么?”

  那小妇人眼见长剑抵到了胸前,只骇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妾身……妾身只有一个乳名儿,叫小咪……”

  赤忠一拍额头,忽然清醒了一些:“啊,我知道你,你……你做的一手好菜,你是小樊楼掌柜的女儿,呵呵呵,我很喜欢,咦,你……你在这儿做甚么?”

  小咪体如筛糠地道:“是……是将军大人派人把我押……押过来,要妾……妾妾身……服侍将军……”

  “哦?”赤忠上下打量她,只见这年方十三的小妇人纤细的蛮腰,光滑的皮肤,柔顺的秀发……,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尤其是她年纪尚小,那种稚嫩、清新、妩媚的味道,叫人打心眼里喜欢。

  赤忠的目光渐转银邪,他曾想努力做一个人所景仰的大人物,做一个府州上下人人爱戴的大将军,可是现在一切梦破,除了美酒,大概只有这美人儿是他能够争取,能够享用的了吧,还有什么呢?还有什么呢?

  “当啷”一声,长剑落地,官家御赐的那口宝剑,被他踩到了脚下,他一把扑上去,双手一分,“哧啦”一声,便将小咪的外袍撕开两半,只着抹胸亵衣的小美人儿,肌肤粉光致致,幼滑如雪,极致妖娆,赤忠咕咚吞了泡口水,一把抱起她,随着那小妇人的一声尖叫,一起倒在了榻上。

  “嗤嗤”声不绝于耳,衣片粉飞,小妇人尖叫着被脱成了一个粉嫩嫩的小白羊儿,赤忠咬牙切齿地扑了上去,就像见到了生死仇敌,奋力一刺,小妇人一声尖叫,几乎痛得晕厥过去,赤忠却迫不及待地颠动起来。

  锦帐频摇,吱呀作响,伴随着他粗重的呼吸,一幕丑陋在房中上演,赤忠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看就要攀登到极乐巅峰,一个敏捷的人影儿突然闯了进来,赤忠正在**蚀骨的关键时刻,欲罢不能,那人闯进来后更不搭话,手起刀落,一颗大好头颅便飞了出去。

  小妇人被喷了一脸热血,忍不住大声尖叫起来,那人持刀而立,面对闻声冲到门口的侍卫们大喝说道:“赤忠背叛主上,欺凌主妾,罪不容赦,伍维大好男儿,岂甘与此丑辈为伍,今已取他姓命,众将士是要附逆,还是愿随本官弃暗投明?”

  是夜,府谷南城,众文武云集转运使任卿府中,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庭院中,侍卫们高举火把,照得庭院亮如白昼,众人的心也如那火把一般,烧得噼啪作响。

  赵光义控制了折家满门,因此便左右了天下舆论,做为一个帝王,对他的臣子和子民有了一个出师有名的交待,而对府州军来说,如今却是进退两难,他们自然知道折帅不可能远远逃去汴梁求取救兵,折惟正的出现,恐怕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主公在人家手上,折家军该怎么办?

  降了不甘心,战又不占理,折家的官员们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指挥使马宗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任卿书耳边低语几句,任卿书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急喝道:“她在哪里?”

  “正迎进府中。”

  任卿书拔腿就往外走,众文武莫名其妙,纷纷随之行出,众人行到院中,恰见中门大开,一群侍卫高擎火把,拥着一辆车子闯了进来,车上盘坐一个玄衣少女,脸白如雪,神若寒冰。任卿书一见,惊喜交集,霍然拜伏于地,高呼道:“五公子,你可回来了!”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am  竞猜网  赌球官网  mg游戏  澳门剑神  异世界的美食家  足球外围  伟德一生  高德娱乐  赢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