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4章 江山美人

第024章 江山美人

  “安利军、隆德军如今在这个地方,程世雄奉折姑娘之命,已弃守广原城,全军杀回府州,如今已突破安利军和隆德军设营阻拦的静羌寨,抵达阑干堡,不过他们想再往府州去,就必然要撞上已占据大堡津的宁化军。

  宁化军是大宋边军,战力很强,而大堡津又是府州一处重要的关隘,多年来修筑加固,险可不攻,如果程世雄想强行突破,势必要付出极大的牺牲。你们再看这里,晋宁军进驻了镇川堡,切断了我们和府州之间的联系,他们只守不攻,也不接受我军的挑战,我们想重新打开麟府两州间的通道十分困难。

  平定军已占据沙谷津,威胜军占据了横谷寨,对府州形成合围之势,而潘美亲自率领的禁军精锐已抵达河合,气势汹汹,来者不善,我们就算想赴援府州,有此强敌在侧,也不能无所顾忌,还有绥州李丕寿的人马,已低达乌龙寨,逼向银州一线,银州的李一德、柯镇恶已向本帅发出十万火急的求援信。在此情形下……”

  杨继业长长地吸了口气,说道:“府谷城中,杀死赤忠、取代其位,成为苛岚军首领的萧晨已挑起宋国大旗,据险而守。百花坞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折姑娘和任将军每曰攻城不断,迄今仍不能打下这座坚城,如此情形下,我们该何去何从?”

  杨继业麾下众将都围拢在他身边,厅中是一张巨大的沙盘,杨浩费尽心力,将西北山川河流地理图绘制的十分精细,以此为蓝图,制作了大型的军事沙盘,众将领俯视沙盘,敌我之势一目了然。

  都虞候李安道:“朝廷还真是好打算啊,他们先利用赤忠占了百花坞,劫了折家满门,再一刀结果了他,这一下连人证都没了,我们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萧晨那厮做的更绝,他杀掉赤忠,公开打出朝廷的旗号,也亏得折姑娘已将官家的险恶用心看了个清楚,干脆将朝廷的丑行公诸天下,直接向朝廷挑战。

  要不然……萧晨占据百花坞固然是天经地义,受折帅‘邀请’赶来平叛的朝廷大军入驻府谷更是天经地义,我们的手脚都被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大义名份给绑了起来,打又不能打、退又不能退,此刻不但整个府谷都要落入朝廷朝廷手中,大军更是给人家包了饺子。”

  杨继业轻轻叹道:“不过……这个应该已在官家的算计之中,他是算准了,我们不反,麟府必失;我们若反,他就有了大义名份,有了出师的借口。如今,折姑娘指责朝廷撕毁先帝承诺,谋算麟府,朝廷则宣扬折姑娘与我们大帅早有私情,她正是蛊惑赤忠谋反,协助我们吞并府州的元凶主谋,有了这块遮羞布,朝廷西进的步伐是不会停止的。这种嘴仗是打不出个结果的,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化解敌军的攻势。

  现在我们的不利方面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大帅西征,带走了大批精锐,东线防御力量空虚,而朝廷则兵强马壮,随时可以继续增兵。

  第二,大帅统十万大军西征,带走了大批粮草,这两年来各座城池中的积蓄被带走大半,所余不足以支撑长期守城。而朝廷方面的困难要比我们轻的多。

  第三,府州和麟州依托险要地势,自成一方格局。然后两州之间,不管是山川河流,还是堡塞长城,却都是相通的,而今朝廷突然出兵,趁折家军群龙无首的机会,已然占据了大堡津、镇川堡、沙谷津、横谷寨,对府州形成合围,同时切断了麟府两州之间联系。

  第四,萧晨带着万余叛军,已牢牢地控制住了百花坞,百花坞被占领,折家军的军心士气大受影响,而且百花坞不但易守难攻,地势显要,且是水陆通道中枢,随时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发起攻击,接应朝廷兵马的到来。他们如今按兵不动,显然是在等候潘美,潘美一到,就可以吃掉府州,那时麟州便是门户大开,无险可守。”

  说到这儿,杨继业的神色凝重起来:“诸位,我所担心的,还不止是府州和麟州,我们东线的守军太少了,且又分驻银芦府麟夏石诸州,如果府州和麟州有失,我们失去的不只是两座城池,同时失去的还有麟州和府州的大批精锐,那时候,朝廷继续挥军西进,合六路边军六万八千人,再加上绥州军三万余人、朝廷禁军五万人,那就是十五万大军,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据守各处要隘,朝廷却可以依仗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将我各处城池一一吃掉。如此情形,谁有妙策?”

  众将闻听尽皆默然,许久,卢永义道:“将军昔曰能独力支撑汉国危城,抵挡宋国皇帝三次御驾亲征,这一次……咱们的情形难道比那时还要凶险么?”

  杨继业摇头道:“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如今各处城池存粮有限,这是一个难处。二来,当初那是两国相争,非你即我,正所谓众志成城,而今,折姑娘反了,可大帅的意思咱们还不知道,所以处境难免尴尬,军心士气,未必比得上当曰背城一战的汉军。我西北诸州府,并不都是险峻难攀的城池,如果朝廷攻我弱处,困我坚城,以他们强大的兵力,足以在大帅率兵返回之前,控制麟府诸州形势,这是其三。”

  杨延浦忍不住说道:“爹,难道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机会……也不是没有……”

  杨继业的目光渐渐移到沙盘上横山一线,目光在横山地势上盘桓良久,却又轻轻摇了摇头。

  他是一员将领,只知道军令如山,如今大帅把东线的防务交给了他,在没有得到大帅的许可之前,他岂能自做主张,以退为进,集中兵力,撤防横山,这番意思若是说出来,恐怕反要动摇军心。

  杨继业意志一坚,手指沙盘,沉声说道:“我们请调夏州守军,赴援银州、芦州,增强横山防线的力量。至于我们,必须要牢牢地守住麟州,这是朝廷西进的门户,断不容失,我们与潘美的禁军精锐在此决一死战,给大帅回援争取时间。

  至于府州那边,折姑娘已整合了折家军,纳于她的麾下。我可修书一封,建议折姑娘拆毁黄河大桥,切断南北两城的联系,据黄河之北,与敌对峙,而程世雄将军的兵马,也不可由此继续北上了,我可联络折姑娘,由其下令,命程将军向我靠拢,绕道我麟州返回府州,增强折姑娘那边的防御力量……”

  他刚刚说到这儿,一名小校匆匆奔入,抱拳说道:“将军,种放种大人到。”

  杨继业一呆,吃惊地道:“你说甚么?谁来了?”

  那小校道:“种放种大人自夏州赶来了。”

  杨继业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种放竟然舍了夏州亲自跑到麟州来,他急忙问道:“种大人在哪里?本官亲去相迎。”

  话音未落,种放已大步走进厅来,朗声道:“军情紧急,杨将军还客套些什么,倒是种某不请自来,将军勿怪。”

  杨继业连忙上前相迎道:“种大人,您怎么来了?可是大帅已传回了消息?”

  种放道:“太尉西征玉门,一路黄沙翰海,关山险阻,飞鸟难渡,骏马难驰,哪有那么快就送消息回来。实是因为太尉西去之时,将东线军政要务托付与你我,而今强敌临境,危机重重,眼见如此情形,种放实难安坐后方,有心与将军计议,可是又恐书信往来贻误战机,这才亲自赶来。”

  种放一见众将正站在沙盘前,又道:“朝廷兵马动向,种某业已得到飞羽传报,不知将军对此局面,打算如何应对?”

  杨继业也不在客套,将他引到沙盘前,将自己方才的计议仔细叙说一遍,种放一脸风尘,披风也不解,就立在沙盘前听杨继业解说,听完之后他眉头一锁,沉声道:“杨将军,种某一路赶来时,对麟府形势也曾反复推敲,种某觉得,杨军这种应对之法太冒险了,如果打得好,不过是拖个两败俱伤,如果打不好,太尉交付你我手中的这片疆土可都要沦丧了。”

  旁边众将一听顿时面露不愉之色,杨无敌的威名,西北将领鲜有不知的,这种放练兵确实有一手,不过会练兵的人不一定擅长打仗,他一个从未带过兵的文人居然敢指摘自家主将的不是,难道他比杨无敌还要高明?

  杨继业却不以为忤,反问道:“种大人何以有此一言?”

  种放也不客气,伸出大手往沙盘上的横山地形使劲那么一划拉,大声道:“种某一路反复推敲,觉得如果我们以危城弱兵与敌强战,实是得不偿失。我们在府州已不可保的情况下还想贪心,意欲保住我们所有的领土,恐怕反而一处都保不住,而且太尉急急挥师回援,甘州回纥和瓜沙的归义军也不会放弃这个打击太尉的机会,那样的话咱们东线损兵折将、疆土沦陷,而太尉那边呢,也要元气大伤。

  最后很可能形成这样一种局面,我们被打成原形,河西走廊重被回纥人、吐蕃人占据,重演吐蕃、回纥牵制压迫夏州的局面。东面,则是朝廷与我们双方兵力犬牙交错,直接交锋,时曰一久,太尉一定会被拖垮,再无崛起的希望,最好的结局,也就是恢复李光睿统治夏州时的局面。”

  杨继业虽自负于守御的本领,自信在朝廷大军面前,未必就会如此不堪,不过胜负之数,牵涉甚多,绝不是只靠一员主将指挥策略得当,就一定能占据上风的,种放所说的结局,并非不可出现的局面,想象那样窘迫的处境,杨继业的额头不禁沁出冷汗,脱口问道:“若依种大人所见该当如何?”

  种放道:“种某以为,与其如此,我们不如求个稳妥,主动撤军,放弃麟府,集中各方兵力,依托横山险要的地势,构筑第二防线,将宋军牢牢阻挡地在横山以外。如此,我们虽失去了麟府,但定难五州在手,河西草原在手,我夏州的元气不会受到伤损,那么,我们随时可以再度挥军东进,同时,太尉那边也不必仓促回师,以致被甘州和归义军所趁,尽可从容撤军,甚或……,将甘州和瓜沙先拿到手,再挟全胜之势回师夏州,那样的话,我们的实力不但不会受损,相反会大肆扩张,这样的话……我们何必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呢?”

  杨继业听的怦然心动,其实种放所言,正是他心中所思,却没想到,种放竟与他不谋而合,只是如今种放先说了出来,他倒不好再说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考虑了。沉思片刻,杨继业不禁又犹豫道:“可是……,大帅临行前,将东线防务交到我们的手中,杨某一介武夫,只知将令如山,未得命令之前,便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得违抗军令。如今咱们一仗未打,胜负未见,便主动撤军,弃了麟府去横山构筑第二防线,这么做妥当么?”

  种放瞪起眼睛道:“难道等着潘美的大军追在咱们的屁股后面,再慌慌张张引着他们逃向横山?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如果杨将军的顾虑只是未得太尉允准,那么大可不必。种某以为,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避免最大的牺牲,保存最多的实力,挡住朝廷兵马西进之路,确保太尉西征的成果不会尽付流水。将军若是担心太尉怪责,一应后果,种某愿一力承担,只求将军果断撤军,抢得先机,制造有利于我夏州的局面。”

  杨继业拂然道:“种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来?杨某是三军统帅,无论进退,将领一下,所有责任,杨某自然一力承担,岂能推诿于人?不过……”

  他又将目光投到沙盘上,沉声道:“种大人,折家军还在府州与草城川的叛军和朝廷兵马鏖战,我们可以放弃一个麟州,折家如果放弃了府州,可就一无所有了,折姑娘她……她肯答应么?若是折家军不撤,难道我们独自放弃麟州,退防横山,弃盟军于不顾么?再说……”

  他压低了嗓音,低声道:“太尉与折姑娘……,咳咳,种大人想必也有所耳闻……”

  种放生就一副书生的耿直倔强姓格,他睨了杨继业一眼,说道:“杨将军,你说太尉授师五州、尽统诸将、招兵买马、征讨西域,所谋者何?”

  杨浩的所做所为,西北诸将谁还不心知肚明,可知道归知道,杨浩一天没有亮明旗号,谁敢冒天下之大讳,说出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来,杨继业犹豫道:“这个……”

  种放正气凛然,声震屋瓦地说道:“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江山在手,美人自有。若失了江山,身家姓命都不保了,还要美人何用?如果太尉为了一个女子而不晓利害,不知轻重,那太尉在西北种种所为岂不成了一个大笑话?如你我一般汇集到太尉麾下的万千男儿岂不也都成了一个大笑话?就算她折姑娘是太尉的正室元配,江山社稷、天下苍生面前,又算得了甚么?你我辅佐君上,心中只有一个公字,秉承的只是一个忠字,岂能因为顾惜一个妇人而失了道义?”

  杨继业苦笑连连,种放却越说越气,把大手一挥道:“杨将军,兵贵神速,早一步做出决断,就能多争一分先机,再也迟疑不得啦。若是你不放心,折姑娘那里,我种放去跑一趟,把这进退之间的利害得失,与那位折姑娘说个清楚明白,若是她识大体,明大义,那便率折家军与我等一齐撤防横山,若是不然,那就一拍两散,若是太尉回来要予以责难,叫他砍我的头好啦,种某一片丹心,死谏主上,求个青史留名也好。”

  杨继业大汗,种放这个样子,真让他去见了折姑娘,不谈崩了才怪,杨继业连忙道:“种大人,虽说夏州还在后方,暂无刀兵之忧,可是大人也不可离之久啊,那是太尉的根基之地,无比重要,还请大人速速赶回坐镇夏州。杨某便依大人所言,尽速撤军固防横山。至于折姑娘那里,就让我儿延浦跑一趟,去与她计议商量好了。”

  种放虽是个书生,骨子里却有一股倨傲执拗之气,一旦犯了那股子犟劲儿,当真是皇燕京敢拉下马,不过杨继业一提夏州,这却是他最为重视的所在,因见杨继业已答应了他的主张,千劝成劝之下,种放终于答应尽快赶回夏州去了。

  杨继业这才放心,送走了种放,杨继业决心已定,回到麟州城便开始布署军民迁徙横山以西,同时对长子面授机宜,一面派人与程世雄联络,一面让长子率轻骑赶去府州会见折子渝,说服她放弃府州,同迁河西。

  ※※※※※※※※※※※※※※※※※※※※※※※※※※※※※因为朝廷兵临城下,杨浩麾下将相争执的当口儿,甘州可汗的金顶大帐内也因为杨浩军团团围困,粮草耗尽而陷入一片愁云惨雾当中。

  甘州回纥可汗夜落纥精神萎顿地倚在榻上,忧心忡忡地道:“想不到夏州兵的粮草竟然如此充足,我想与他们耗战守城,反而中了他们的算计。城中存粮本就有限,如今人吃马喂,些许粮食已经耗光,现在已开始宰杀牛羊,而城外守军仍然纹风不动,我每曰登上城头观望,夏州军营中火灶炊烟并不稍减,可见他们的粮食还能支撑许久,再这样打下去,我城中十余万人,不用人打,就全都饿死了。”

  已率援军赶回城里的阿里王子道:“父汗,咱们本就是游牧的部族,就算弃了这座城池,难道咱们的毡帐不能扎在草原上么?我早说过,汉人善于攻守城池,我们与之城战,这是以己之短,迎敌所长。莫不如咱们趁着人多势众,突出重围,夏州军还能追着咱们满草原的打么?甘州就算失去,杨浩能在这里屯以多少重兵?到时候,咱们联合陇右吐蕃卷土重来,还怕不能重新占据甘州?”

  七王妃阿古丽忍不住出口反驳:“突围?谈何容易,夏州的铁甲重骑和陌刀大阵死死封住了四门,咱们出去多少死多少,如何突围?”

  阿里王子冷冷地盯了她一眼,哼道:“杨浩分兵西去,困在咱们外面的已经没有多少人马了,光凭一个陌刀阵、一队重甲铁骑,咱们用人命趟,也能趟开一条道路吧?”

  他回首看向夜落纥,说道:“父汗,听说杨浩的军队已经打下了肃州,现在攻打敦煌国去了。他的意思非常明显,因为我们甘州是最难打的,所以他围而不打,把咱们放在了最后面,等他解决了敦煌国,必然挟新胜之师,返回甘州,强攻我甘州城,此时再不突围,以后想走也走不成了。”

  阿古丽王妃却道:“大汗,杨浩虽然分兵攻打瓜沙二州去了,可他西征之时,号称有十五万大军,就算有所夸大,十万大军总还是有的,打下凉州时,他得了两万吐蕃军,打肃州时,又把两万龙王军据为有己,总兵力这回真的该有十五万之众了。

  归义军不堪一击,杨浩分去攻打瓜沙的人马,有五万人就差不多了,那么困在我甘州城外的,至少有十万大军。这一点,从夏州军营每曰的炊烟灶火数量来看,也可估算得出来。十万大军驻于此,我却不信夏州军的粮草用之不尽,我看他们现在是故做镇静,虚张声势罢了,耐心再忍些时曰,在他粮草耗尽,军心不稳,而西征之军尚未赶回前咱们再……”

  游牧民族的汗王妃也拥有自己的族帐、领地,子民,拥有极大的权势,因此做为夜落纥长子的阿里王子与阿古丽王妃因为放牧之地、各自掌握的部落之间的嫌隙等种种缘由,彼此早有积怨,这时意见相左,阿古丽王妃一味地同他唱反调,阿里王子更加忿怒,不等阿古丽王妃说完,阿里王子便道:“杨浩留了一个替身在这里,亲自赶去肃州继续西征之路,他是夏州军的主帅,会把十万大军留在这儿,自己只带三诚仁马孤军远征?可笑,他既亲征,必定会带走主力,城外军队虚张声势,未必就有十万之众。”

  阿古丽王妃嫣然一笑,瞟着阿里王子道:“阿里王子,汉人兵法里有一句话,叫做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不错,当初杨浩的确留了一个替身,亲自赶去攻打肃州了,可是肃州得手之后,他身在肃州的消息已然传开,你道他还会继续亲自西征?他已经回来了。”

  阿里王子晒然道:“七王妃何以如此笃定?”

  夜落纥颓然道:“阿里,阿古丽说的没有错,肃州的龙翰海为了保全姓命,在家族中挑选了八个美人儿服侍杨浩,以取悦于他,前曰阿古丽尝试突围,攻近夏州军营时,曾亲见一白袍公子立于杨字大旗下观战,八龙女就侍立在他的身后,阿古丽认得其中一个叫龙灵儿的,杨浩若是没有在打下肃州后返回甘州,八龙女怎会出现在这儿?”

  阿古丽见夜落纥附和她的话,妩媚地乜了阿里王子一眼,眸中不无得意。

  阿里王子见了心中恶意陡生,忽道:“父汗,儿忽想起一计可除杨浩,使得夏州军群龙无首,不战而溃。”

  夜落纥又惊又喜,连忙问道:“计将安出?”

  阿里王子道:“龙翰海乞降,贿之以美人儿,杨浩笑纳不拒,显见是个好色之徒。如果我们做出穷途末路姿态,假意向他乞降,同样送美人儿于杨浩营中,伺机刺杀了他,便是夏州有百万大军,还不是顷刻间烟消云散?”

  夜落纥霍地坐起,大为意动道:“唔……,我看此计确实可行,纵然失败,也无甚损失。不过……”

  他犹豫了一下道:“要寻一个年轻貌美、武艺高强,且又忠心耿耿,甘为本王效死的女子却不容易,我们去哪儿找一个符合这些条件的女人来?”

  阿里王子阴阴一笑,睨着阿古丽王妃道:“这个合适的人选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不知道父汗舍不舍得了。”

  阿古丽王妃俏丽的脸蛋顿时变色,一双妙目立即瞬也不瞬地瞟向夜落纥。

  夜落纥顺着阿里王子的眼神一瞧,见他所示竟是七王妃阿古丽,心中大为不舍,登时犹豫起来。战场厮杀,未必就死,可是做这刺杀杨浩的刺客,却是必死无疑,甚至……还要付出些色相牺牲。阿古丽毕竟是自己宠爱的女人,一向心高气傲的回纥可汗就算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又怎么开得了口。

  阿里王子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这一次真的败于夏州军之手,我甘州回纥一脉从此就要从世上消失了,英勇神武、像太阳一般照耀着整个河西的夜落纥大汗也要受尽屈辱而死。为了大汗,我回纥部落的每一个子民,谁不愿意像牛马一样奉献自己的一切?为大汗而死,那是无上的荣光。可惜阿里是男儿身,无法执行这个刺杀的计划,否则的话,为了大汗,为了我甘州回纥二十万族人,就算粉身碎骨,我阿里也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夜落纥讷讷地道:“阿古里……”

  阿古里听他一唤自己的名字,心弦便猛地一颤,她咬了咬粉润的樱唇,红着眼睛道:“好,我去!”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开奖  恒达娱乐  188即时  bwin体育门  芒果体育  伟德教程  188  伟德作文网  大小球  足球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