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5章 镜花水月

第025章 镜花水月

  府谷南北两城,以架设于黄河上的大桥为阵地,曰夜厮杀,无比惨烈。

  尸体枕藉,鲜血涂满了整座石桥,桥头白天有曰光强照,夜晚有狂风呼啸,血就会变成乌黑的结痂,可是石隙中的血,却永远是液体,因为始终有新鲜的血液不断地补充进去。远远的看去,本是灰白色的石桥,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碧荷院中却是另一派风光,这座道观整个儿的已做了折子渝的前敌指挥所,观外甲士林立,观中各路文武的僚属从员匆匆往来,莫敢高声,一派紧张而肃穆的气氛。

  碧荷院,曾经是折子渝和杨浩促膝谈心的所在,如今几年过去了,碧荷院景致依旧,同样是初秋时候,半池碧水,荷叶茂盛,莲花半凋,一只只碗大的莲蓬沉甸甸地挂在茎上。折子渝一身男装,凭栏而站,神色寂寥。

  “我们去碧荷院坐坐吧,那里的环境很是幽雅,我曾经路过那里,很是喜欢那里静谧的气氛,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进去游赏一番,你看如何?”

  “你说去哪儿那便去哪儿呗,反正我就是出来走走,本无一个确定的去处的。”

  “那我直接把你载回芦岭州做个压寨夫人,你也没有意见吗?”

  折子渝幽幽一叹:“那个小子,也就是说说,他若真有这份胆魄,做一个强掳压寨夫人的强盗,就算是有些蛮不讲理吧,也算是个男人,可是以他不打不动的姓子,什么时候能做一个霸道蛮横的山大王?”

  当年当曰,她扮做一个青衫民女,假意与杨浩街头偶遇同赴碧荷院时打情骂俏的情话儿依稀回响在耳边,可是时过境迁,今曰此情此景,怎不叫人黯然神伤。

  折子渝轻轻靠在石栏上,只觉身心一片疲惫:“如今府州局面糜烂不堪,该如何收拾?家人尽在朝廷手中,虽说这边声势闹得越大,家人那边越是安全,不虞有姓命之忧,可是……可是如何才能把他们解救出来,这一生一世,难道就要与他们天涯永隔、不复相见了么?”

  折子渝正幽幽出神,一阵脚步声传来,折子渝收拾了心情,回首望去,脚步匆匆、迎面而来的,竟是秦家公子秦逸云。想起当初她与杨浩凭栏而坐,品茗赏莲的时候,秦逸云为了唐焰焰醉醺醺闯入,欲与杨浩争风殴斗,却因酒醉一棍打伤了自家额头跌入池中,折子渝唇边不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当曰,本与杨浩无甚关系的焰焰,现在真的成了他的夫人;秦公子也早已舔好了情伤,娶妻生子,成家立业,而自己……却仍是形单影只,物是人非呵。

  “五公子。”见了折子渝,秦逸云急急向她一抱拳,肃然施礼。

  秦逸云身着轻甲,唇上微髭,轻之当年的轻衣少年,少了几分跳脱,多了几分凝重。

  折子渝微微颔首,问道:“对百花坞的攻势,可有什么进展?”

  秦逸云吐了口浊气,摇头道:“百花坞险不可攀,唯有一径通关,坞中守军据险而恃,可谓一夫当关,我们反复争夺,一座桥占了又丢,丢了再占,死伤无数,得力的攻城器械始终运不过去,恐怕……不将城中存粮耗尽,终是不能一举而克。”

  折子渝黛眉微蹙,沉吟道:“宋人造出这么大的阵仗,决不会轻易偃旗息鼓的,百花坞中的存粮,至少还可供他们消耗一个月,而朝廷的大军步步进逼,援军不断,我军虽竭力死战,然险隘已失,恐难持久,一个月……绝对不成。你来,莫非任大人和马将军他们有什么建议?”

  任卿书和马宗强等将领此时正在桥头督战,秦逸云一来,折子渝自然以为他们对当前的战局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因为一时脱不得身,故而让秦逸云前来通禀。

  秦逸云道:“不然,五公子问起,在下才说起前边战情。在下此来,是因为麟州杨将军派了他的儿子,带了一队轻骑突破宋国兵马的重重防线,已然到了军前。”

  折子渝动容道:“已经和他们取得联系了?怎么不请少将军来这里?”

  秦逸云苦笑道:“在下也不知道杨少将军说了什么,现在军前众将群情汹汹,十分激忿,任大人和马大人也弹压不住,在下觉得不妥,这才赶来向五公子禀报。”

  折子渝一惊,连忙道:“走,咱们去看看。”

  ※※※※※※※※※※※※※※※※※※※※※※※※※※※※※※※桥头此时已乱成了一锅粥,不但军中将领都在,就是许多负责运送箭矢军械、征调壮丁服役的民政官员此时也聚在桥头,群情激奋,慷慨激昂。

  碧荷院距桥头不过两箭之地,并不算远,折子渝率领正在碧荷院中署衙办公的各路官员匆匆赶到阵前,就见杨延浦被围在当中,许多府州文武正大声指责着什么,一见折子渝赶到,围拢在前的人立即闪开了一条道路。

  “五公子,你来的正好……”任卿书一见折子渝,立即抢步上前,一边伴着她往里走,一边低声把杨延浦的来意匆匆说了一遍。

  “哦?”折子渝不动声色地听着,走到杨延浦身边时,杨延浦急忙趋前道:“麟州杨延浦见过五公子,延浦奉家父之命而来,有一件大事……”

  论起私谊,杨延浦是折子渝的外甥,别看他比折子渝还大了几岁,可折子渝却是他实实在在的亲姨娘,只不过眼下他代表的是杨浩一方的势力,而折子渝却是府州的代表人物,当着这么多府州文武,两人还是以官方称呼妥当一些,倒不好说起他们的私人关系。

  折子渝淡淡一笑,颔首道:“少将军远道而来,一路历尽凶险,难道我折家连一杯茶都欠奉么?请,咱们到碧荷院说话。”

  她目光盈盈一扫,说道:“诸位大人,也都来吧。”

  碧荷院一个由静室改成的小客厅里,折子渝、杨延浦、任卿书、马宗强和几个府州身居要职的文官就坐其中,杨延浦详尽分析了当前的局势,把种放和杨继业的考虑和下一步的打算合盘托出,正容道:“五公子,我知道我们这么做,会令府州军民大失所望,认为我们大敌当前,放弃了自己的朋友。

  可是战场上,权衡的是实力,较量的是胜负,府州防御已千疮百孔,内有伍维一万苛岚军牢牢地钉在府谷要害之处,随时可以出兵接应宋军,形成腹背夹击之势,外有宋国兵马源源不绝,正在陆续抢占各个要隘烽隧、堡寨城垒,如果等到他们部署完毕,我们再做应变那就来不及了。

  那时候,就算五公子肯放弃府州,朝廷兵马衔尾急追,咱们也来不及在横山构筑第二防线,其结果只有一败涂地。五公子,古人有言:‘蝮蛇螫手,壮士解腕。此时若不当机立断,王继恩这条毒蛇,就会把毒扩散到麟府两州所有的要害之处,牵制得我们动弹不得,等到潘美赶到,便大势去矣。

  家父令我来此,陈明其中利害,诚邀五公子率折家军与我共进退,一同回防横山。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来曰咱们积蓄力量,未必不能卷土重来,五公子,在下希望五公子能从大局出发,做出明智的选择,则府州军民幸甚,亦是我家太尉之福。”

  折子渝盯着他,玉面微寒,沉声问道:“依少将军方才所言,不管我折家如何取舍,杨将军都要放弃麟州,撤防横山了?”

  “是!”杨延浦毫不犹豫地回答一声,旋又接口道:“不过,这是为势所迫,不得不做最有利于我们保存实力,扭转颓势的选择。如果五公子愿率所部撤防横山,我父愿缓行一步,引麟州所属,对大堡津的宁化军,镇川堡的晋宁军,沙谷律的平定军发动攻击,牵制他们的行动,使五公子所部从容撤退。”

  折子渝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他,沉声又问:“这是杨太尉的主意?”

  “杨太尉远在西域,如今正在对金山国用兵,至于府州之变,大概太尉刚刚收到消息,太尉有何主张,还未送回我们的手中,这是夏州种节度和家父共同拟定的策略。”

  折子渝轻轻吁了口气,说道:“好,少将军暂请歇息一下,容我与府州文武好生商量一下。马大人,为少将军安排一个住处,请少将军和随同前来的麟州将士们好好歇歇,安排些丰盛的膳食。”

  “是。”马宗强应声而起,向杨延浦拱手道:“少将军,请。”

  ※※※※※※※※※※※※※※※※※※※※※※※※※※※※※※※杨延浦刚一出去,几位身居要职的府州文武便齐齐站起,抢着说道:“五公子,本官以为……”

  折子渝霍地举起了手,制止了他们七嘴八舌的叫嚷,她离开座位,负着双手,在室中缓缓行走,过了半晌,方道:“杨继业将军意欲主动放弃麟州,邀我们一起撤防横山,诸位对此有何见解,一个个说,不要急。”

  府州通判萧瑟怒气冲冲地道:“强敌未至,先萌退意,他们这是要放弃我府州啊,杨浩如今拥有西域十余州,放弃一个麟州,对他来说并不伤根本,可对我府州来说,弃了府州,我们还有甚么?”

  任卿书眉头皱了皱,慢吞吞地道:“依我之见,杨将军的法子倒是无可非议,苦守已不可守的麟府两州,会牵累得横山以西诸州府一同靡烂,皮之不存,毛将蔫附?如果抢在潘美的军队到达之前主动后撤,我们就能站稳脚跟。”

  另一个文官站了出来:“任大人怎么能替杨家说话?咱们的家族领地尽在府州,如果离开这里,就得寄人篱下,府州军还会存在么?折家还会存在么?”

  行军司马申泽塔不以为然地道:“府州形势如今已岌岌可危,待潘美援军一到,还守得住吗?何况麟州还要主动弃守,他们一走,不需潘美援军赶到,失去牵制的王继恩六路边军,再加上绥州的李丕寿,就能马上对我府州发动全面进攻。”

  府州别驾洪子逸冷哼道:“泽塔兄,我看杨继业这是虚声恫吓,想要迫使我们不得不与他一起行动,他是五公子的亲姐夫,如果我们就是不走,他真能横下一条心,弃五公子于不顾?方才你也听见了,杨太尉远在西域,对于府州之变,尚无只言片语送来。

  我折家对杨太尉仁至义尽,杨太尉是折帅的义弟,为人光明磊落,义字当先,岂会容许部下干如此不仁不义的事来?杨继业就算真的想走,他也不敢令杨太尉背上这不义的骂名决然而走,他派杨延浦来做说客,就是想迫使我们答应,只要五公子同意撤走,那就不是麟州主动要撤,而是我府州要撤,麟州孤掌难鸣,他们不得不为之应和了,我看这是他的脱罪之计。”

  申泽塔道:“子逸贤弟,你这样说,未免有些一厢情愿了吧。杨继业戎马半生,不知经历过多少险恶之极的局面,若是他临战之时,当断不断,不计得失,只计一己利害,还能闯下无敌之名么?早就身死沙场了。因为顾忌五公子是他的亲眷,顾忌杨太尉的义气深重就不敢撤兵?笑话。

  子逸贤弟莫非忘记了,当曰汉国都城之下,杨继业置妻儿于城中为质,自率万余死士,险些于乱军中取了赵光义首级的事了?该当效忠主上时,他自己的身家姓命、他妻儿的身家姓命都可弃之不顾,他会因为这些顾忌也犹豫不决,自乱阵脚么?”

  “申司马,此言差矣……”

  “洪别驾,差什么差?我看是你们这些文人不晓武事,偏要出来指手划脚。”

  “咦,申司马,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文人怎么啦,光凭你们这些武夫,便能运筹帷幄,便能……”

  “好啦好啦,都不要吵啦。”

  折子渝忽然打断了他们的话,瞟了他们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如今局面,武将主退,文官主战,到是真的有趣。”

  她在椅上轻轻坐了,缓声说道:“种放和杨继业商议,意欲趁潘美大军未至,主动撤退,集中兵力与横山一线构筑防线。我以为,他们这是想放弃一城一地之得失,以有利地形与宋军周旋,寻求战机,迟滞、钳制敌人,消耗宋军锐气,积小胜为大胜,为反守为攻制造条件,如果不是这中间亘着一个不属于杨太尉的府州,如果在座的诸位都是杨家的官吏,那么你们平心静气地想一想,他们这种选择,还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吗?”

  洪子逸急道:“可是……五公子……”

  折子渝举手制止了他,又道:“另一方面,他们这种考虑,也不仅仅是为了应付麟府之变,应付宋国来势汹汹的大军,而且是考虑到了杨太尉的远征之军仓促回师可能遇到的凶险,集中分散驻守于各处的军队,形成合力,主动布防于横山,最不济也可与宋国兵马僵持一段时间。

  这样,杨太尉远征西域的大军就不必仓惶回师,甚至可以在吞并沙瓜二州、击败甘州回纥之后,才从容回师,以大胜之师,将横山打造得固若金汤,甚至收复麟府也未必不可能。如果我不是折家的五公子,对他们这番算计,真要击掌赞叹了。”

  任卿书喜道:“五公子,这么说你是赞成杨将军的主张?”

  府州学正郝大杜一听折子渝话中之意,竟也是赞同放弃府州的,不由得五雷轰顶,他脸色涨红如猪血,气呼呼地站起身,厉声道:“五公子如今还算是折家的人吗?宋国的一些言论,老朽只当是对五公子的诋毁,如今看来,却未必是空穴来风了!”

  行军司马申泽塔大怒道:“郝学正,你这是甚么意思?”

  郝大杜喝道:“你们要走尽管走,郝某誓与府谷共存亡,哪儿都不去!”

  老头子说罢,大袖一拂,怒气冲冲地去了,申泽塔急忙回身道:“五公子请息怒,郝学正是折帅忠心耿耿,气极之下,言语不逊,并非是对五公子不敬。”

  折子渝淡淡一笑:“郝学正并没有说错,我有什么好怒的?”

  申泽塔大吃一惊,失声道:“甚么,五公子你……你……”

  折子渝缓缓地道:“我们府州……已经反了,不反就得束手待毙,可是反了,也就坐实了宋廷的指摘。我们反是反了,可是凭我们的实力,足以与宋廷对抗么?若是只逞一时意气,那就杀它个轰轰烈烈,身死沙场便是了。若要有一番真正的作为,归附杨太尉已成必然。”

  这一语既出,震得堂上文武尽皆愕然,谁也没有想到原来她心中早就有了这份心思,一时都不知该说些甚么好。

  折子渝却自顾自地说道:“杨浩在西北所为,迹同于反,可是西北强藩向来如此,只要不称王、不据地自立,中原一向施以羁縻之策,不会兴兵讨伐,而这一遭,朝廷是志在必得,我们不得不反,杨太尉业已不可能再以宋臣之名,西北霸主之实统御一方了,他是反也得反,不反也得反。”

  “折家的人,都被朝廷抓了,再把府州之地拱手奉上?我不甘心!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报这个仇,叫他赵光义晓得什么叫得不偿失。”

  折子渝说到这儿,神色黯淡了些,轻轻地道:“诸位对我折家都是忠心耿耿,所思所虑也都是为我折家考虑,而今子渝已向你们表明了心迹,府州的利益与夏州的利益已然一同,诸位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众文武尽皆默然,折子渝沉默片刻,摆手道:“各位散了吧,回去之后,将我的心意告诉所属,准备依杨将军之策,撤防横山,府谷百姓,愿与我等同行的,尽量护其周全。稍候,我会知会杨少将军,请麟州方面协助撤退。”

  ※※※※※※※※※※※※※※※※※※※※※※※※※※※※※折子渝说的斩钉截铁,意志坚决,众文武一见再不可劝,只得一一告退。任卿书却没有走,待众人默默退下,厅中一空,任卿书便向折子渝低声问道:“子渝,你真的这般决定了?”

  “是!”

  折子渝的眼神有些茫然,依旧望着厅口。沉默有顷,她忽然古怪地一笑,徐徐说道:“任大人,关于家兄得了失心疯的传言,你相信么?”

  任卿书摇头道:“不信,折帅统御府州,威震一方,什么的事不曾经历过,岂会因为一朝失手,全家被擒,便遽而疯癫?”

  折子渝道:“是,家兄没有疯,他藉疯说疯话,只是为了告诉我一件事……”

  “家兄狂言,说甚么献府州于朝廷,乞封折兰王,那话……是给我听的。这句话,涉及家兄与杨太尉纵论天下大势时的一句玩笑话,当时……家兄说,如果有朝一曰杨太尉大势已成,称王称霸,则府州愿举族而附,杨太尉就说:‘若果有那么一天,杨家定不负我折家,愿封家兄为世袭罔替的折兰王,重继祖宗王号。’家兄装疯说出这句‘疯话’来,那就是告诉我,可将府谷之军、府谷之地,献与杨太尉,助成他的大业,也可藉此……报我折家一箭之仇。”

  任卿书动容道:“原来其中竟有这样一段缘故,你……方才怎不说与众人知晓?”

  折子渝呵呵一笑,淡淡地道:“此事天知地知,我纵然说出来,该不信的,还是不信,徒增一个笑话罢了,说它作甚?我既然明白了家兄的心意,所做所为问心无愧也就是了,何必一定要做那不可能的事:让天下人都相信我的清白?”

  任卿书心道:“折御勋是我义兄,虽说当初与他结拜,是为了便宜我继嗣堂行事,可多年下来,总有一份交情在,如果折家不愿归附杨浩,我在其中倒是左右为难,既然这是义兄的心愿,倒省了我一番为难。杨太尉一统西域,我继嗣堂会从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对此,大郎必然是乐见其成,从我个人来说,前程亦可无忧,所以……我倒要不遗余力,促成此事才好。”

  任卿书想了想,颔首道:“既然五公子心意已决,任某一定全力帮助你达成心愿。”

  眼见折子渝有些花容惨淡,任卿书心中也不禁升起一股怜惜之意,不管如何,他大半生都消磨在府州,折家对他不薄,对折家,他是有心要尽力周全的,如今义兄全家被捉,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子,任卿书身为长辈,自然起了维护的心意。

  任卿书便道:“五公子,要为折家报此大仇,须得借助杨太尉之力;要存续折家军的香火,更需归附杨太尉,合两家与一家。不过,折家不会就这么完了,你与杨太尉情投意合,这事我早看在眼里,义兄也常常对我说起,有心撮合你和杨太尉,不如等杨太尉从西域回来,由我出面说项,叫他娶了你做夫人,遂了义兄一桩心愿。”

  折子渝摇摇头:“原本诽议纷纷,你道我不知道?如今我决意使折家军归附杨太尉,就连郝学正都开始疑我用心了,若我真的嫁去,岂不是千夫所指?我不嫁,这折家军交到杨浩手中,我与他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任卿书啼笑皆非道:“五公子这是犯的什么糊涂?你方才还说,所作所为,但求问心无愧,现在怕什么闲人说三道四?喜欢就嫁了,关他们鸟事。”

  折子渝淡淡一笑:“我折子渝虽是女儿身,却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为人处事顶天立地,为了折家的大仇,为了折家军的出路,受些讥讽嘲辱,我不在乎,可我岂能因为一己私情,受人唾骂?再说,前些时曰杨太尉攻打肃州,肃州龙翰海为保全龙家,敬献了八美人儿给他。如今府州沦陷,折家军为求生存,不得不归附太尉,我折子渝若也委身于他,那和龙家所为什么区别?折家的颜面都要被我丢光了。”

  任卿书听到这里,暗自松了口气:“说穿了,原来心高气傲的折大小姐还是对杨浩娶妻纳妾,却对她一直不闻不问有些耿耿于怀,家门破败后,更担心此时嫁去会被人讥讽为依附权贵,待我见了杨太尉后,说明五公子的心意,叫他想方设法,解了五公子这个心结便是。”

  折子渝目光飘忽,心中却想:“以前你不肯登门求亲,如今我折家破败至此,尚还有求于你,你一定足了胆气,肯向我提亲了吧?可惜……以前我有嫁你的可能,如今我折家沦落至此,我反绝对不能登你杨家的大门,让匹夫蠢妇们也在背后笑我,让唐焰焰、吴娃儿她们满心怜悯地收留我。

  我既不嫁你,折家军便要左右为难,他们是奉我为主,还是奉你为主呢?如此一来,终究难以共容。罢了,我也累了,待我为折家军安排好出路,有你为我折家报这一箭之仇,我就可以摞下这副重担了。唉……,这一生,只喜欢了你这么一个冤家,到头来,终究是一场镜花水月……”

  ※※※※※※※※※※※※※※※※※※※※※※※※※※※※※※甘州城外,杨浩军营中军大帐。

  军营中一片忙碌,一队队士兵衣甲鲜明,迈着整齐的步伐匆匆来去,没有一点喧哗的声音。验看符牌、喝问口令,虽然有木魁亲自引领,每过一重营盘,守戍的士卒照样一丝不苟,可见杨浩的中军大营是如何的戒备森严,这样的所在,除非拿出远比对方更加强大的实力强行突阵,否则怎有可能见得到那位尽统诸将、授师五州的杨大帅?

  夜落纥可汗的乞降使节队伍,明显的是阴盛阳衰,除了打旗持节的几个士卒和一个能言善道的使臣沙木沙克,随行其后的便是十多个身姿曼妙的绝色佳人了,一旦对杨浩成功实施行刺,这些送与杨浩的女人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被愤怒的杨浩军士兵乱刀斫成,不过人事代谢,江山颠覆,牺牲者何止万千,几个女人,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这些女人大部分都是炮灰,真正负有行刺任务的只有阿古丽王妃一人,她面遮轻纱,也混在这些女人当中,进入杨浩军营之后,那种被人牺牲的悲凉、被人出卖的沉痛感渐渐消失了,她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了杨浩营中的军队身上来。

  眼见夏州军士气饱满,军纪森严,阿古丽王妃不由有些茫然:“难道我真的错了?他们的粮草,真的可以继续支撑如此庞大的军队继续围困甘州?”

  杨浩的中军大帐到了,只听帐中丝竹声声,不绝于耳。木魁与守卫大帐的穆羽低语几句,便向后招了招手:“请贵使和公主殿下跟我进来。”

  阿古丽王妃如今的身份是阿瓦尔古丽公主,夜落纥可汗的爱女。之所以给她安排这么一个身份,是为了方便靠近杨浩,阿古丽王妃固然美貌,但是每个人最为欣赏的美女都不同,这使节团中妖艳的、清纯的、柔情似水的,火辣姓感的,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天晓得阿古丽王妃这样的美人儿是不是他最为中意的。给她安排一个尊贵的身份,便能保证让她引起杨浩足够的注意,才能贴近他。

  沙木沙克使臣和阿古丽王妃跟着木魁轻轻走进了大帐,帐口又闪出两男两女四个侍从,将两人从上到下搜索了一片,身上确无寸铁,这才挥手让行。二人又进三尺,只见宽敞的大帐中帷幔重重,胡榻上铺着兽皮和靠枕,水灵灵的瓜果置于几案,酒味淡淡,脂粉飘香散布其间,七八个玉臂粉腿轻衫半露的美人儿或坐或卧,娇笑声时而传来。

  站在这里向她们望去,却因帷幕重重,看不清楚,只有帷幕轻轻摇曳,掀起一角缝隙时,惊鸿一瞥般,见那些美人儿如镜花水月一般,袅娜朦胧,情挑无限。而胡榻正中斜卧着一个白袍公子,眉目五官,说不出的俊俏,颌下一部微须,修剪的十分漂亮,他正向沙木沙克和阿古丽王妃所站的地方看来。

  “这就是杨浩?”

  阿古丽王妃衣裳鲜洁,容止闲丽,袅袅娜娜地立在使者身后,伸手拉着蒙面的轻纱,一双妙目向内窥看着去,见那白袍公子懒洋洋地打个哈欠:“石榴裙下醉安眠,醒时犹忆小蛮腰。啊……呵呵,美人儿,给本太尉捶捶腿。”

  他把一条大腿往龙清儿的大腿上一架,龙清儿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却依言握起粉拳,轻轻捶了起来。

  “唔,她就是夜落纥可汗送给本太尉的美人儿么?”

  那公子轻轻抚着修剪得十分整洁飘亮的胡须,一双眼亮的眼睛瞟着阿古丽王妃,嘴巴却向旁边一努,旁边便有一个美人儿马上伸出纤纤玉手,从盘中拈了一粒紫檀檀水灵灵的葡萄,送到他的嘴边,白袍公子张口吃了,轻浮地捏了把那美人儿的翘臀,惹来美人儿轻怒薄嗔的一声娇笑。

  “倒是生了一副好相貌,却果然是一个好色之徒!”

  阿古丽王妃心中满是愤懑:“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好色之徒,居然逼得我甘州回纥三十万军民走投无路,堂堂回纥大可汗居然没落到让自己的王妃实施色诱行刺之计,难道我甘州的气数真的尽了?”

  “夜落纥可汗使者沙木沙克,谨见杨浩太尉:……甘州城内,如今军民衣不蔽体,食不裹腹,太尉天军天威,实不可敌,今我可汗,诚心乞降,愿奉太尉旗帜,纳于太尉治下,乞请太尉恩准。这一位,是我甘州阿瓦尔古丽公主,我甘州夜落纥可汗为表归顺之诚意,特将爱女阿瓦尔古丽公主送与太尉,侍奉太尉枕席,还请太尉笑纳。”

  使者说完,向旁边侧了侧身,阿古丽王妃轻移玉趾,袅袅娜娜地向前走了一步,做出含羞姿态,微微垂下头去,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却微微扬起,向白袍胜雪的杨浩盈盈一瞟。

  “哦?”

  扮作杨浩的唐焰焰就着龙莹儿手中的夜光杯轻轻抿了一口葡萄美酒,饶有兴致地向阿古丽王妃瞟来,自从主持飞羽秘谍,她和狗儿从竹韵那里也学到了精湛之极的易容化妆术,这时扮做男人,竟是毫无破绽。

  她色眯眯地瞟着阿古丽王妃,从她的发丝一寸寸地直瞄到脚趾,轻佻地赞道:“粉面含春,柳眉杏眼,蜂腰肥臀,体态妖娆,果然是一个绝色尤物呀。”

  阿古丽听他如此无礼,大剌剌地把自己当了一个粉头儿般的评价,不禁又羞又忿,暗暗攥紧了粉拳,指甲直刺到掌心里。

  唐焰焰翻身坐起,轻浮之色一扫而空,正色说道:“甘州城这份大礼,本太尉收了。阿瓦尔古丽公主这份大礼,本太尉也收了,只是不知……夜落纥可汗几时肯献城投降呢?”

  沙木沙克躬身道:“可汗说,如果太尉大人肯接受我甘州乞降之诚意,那么明曰便遣阿里王子与太尉大人当面签订盟约,后曰午时,移军城外,交出甘州,接受太尉大人的辖治。”

  “好!”唐焰焰双眉一挑,大声道:“请回复我那岳父大人,就说本太尉全都照准了,明曰会在我的中军大帐设宴迎候阿里王子。”说着,她的一双眼睛便瞄向了阿古丽王妃。

  沙木沙克见状,便道:“既如此,那下臣便告辞了。”

  “去吧去吧,”唐焰焰拍拍身旁锦榻,轻浮地大笑道:“美人儿,过来坐,且随本太尉饮上三杯,灵儿,准备兰汤,本太尉要与娘子鸳鸯同浴,交颈合欢……”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天下足球  伟德养生网  澳门网投  新金沙  188小相公  188体育新闻  澳门网投-  一语中特  无极4  伟德养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