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26章 哥舒夜带刀

第026章 哥舒夜带刀

  阿古丽王妃一只莲花般的素手轻轻拉着面纱,轻移玉趾,娉娉婷婷地走到“杨浩”身边,那双媚目做出羞怯不胜的模样偷偷瞟向他的脸庞,一俟看清了杨浩的模样,阿古丽王不由微微一怔。

  焰焰的眉眼五官实在是过于精致了,她若想扮成一个完全没有破绽的男人,必须得经过竹韵那样的易容大家对她的肤色、眉毛、眼形、嘴唇等处都进行十分细致的设计和修饰,肩宽、体形、喉节这些细微处都不能放过,再加上口技的配合,才有可能瞒得住人。

  而此时竹韵不在身边,焰焰自她那儿学来的易容术自以为已十分高明,但是与竹韵的水准一比,还只是业余水平,竹韵能与折子渝同行那么久,不管是声音,举止、气质,乃至形容的细微处,都叫折子渝那般精细的人都看不出破绽,唐焰焰却是望尘莫及。

  再说,她又不舍得在自己的肌肤上涂抹些使肌肤变色、肤质变得粗糙的东西,以免伤了她娇嫩的肌肤,自然也就瞒不过阿古丽王妃的眼睛。方才隔着层层纱幔,瞧的不是十分清晰,她的口技倒是颇具几分火候,还能瞒得过去,这一走近了来,便令人心中起疑了。

  阿古丽王妃见他虽然生着胡子,可是肌肤娇嫩白皙,吹弹得破,在这大草原气候中,简直让女人都嫉妒,一个男人……保养的也太好了吧?尤其是他的眉眼五官,脂粉气也太浓些,这样的人会是授师五州尽统诸将的西域第一霸主杨浩?

  阿古丽王妃乍一瞧这玉人儿一般的男子,美目中也是异采频闪,大为惊艳,接下来却是疑心大起,心道:“杨浩竟然俊美若斯,一如温柔处子?不可能,不可能,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男子。不过……却也未必不能呀,听说汉朝时候,我西域有楼兰王,娇美如处子,美人儿亦不能比,所以他只得铸了一件狰狞鬼相的面具遮住他的容颜,在战阵之上始增其威武颜色,莫非杨浩也是……,然而……杨浩若是这般模样,必然极为引人注目,怎么我们从不曾听人对杨浩的容貌品头论足过?”

  阿古丽王妃站在唐焰焰面前,心中惊疑不定,她那薄纱一袭,身姿袅娜,往焰焰身前一站,长腿细腰、隆胸秀项,若是个真汉子,此时一揽她的纤腰,早抱进怀里去了。焰焰却好整以暇地仰起脸儿来,自阿古丽王妃高峙的双峰间看上去,看着她的俏脸儿,笑吟吟地道:“美人儿,还不坐下陪本太尉喝上一杯?”

  阿古丽王妃低头一看,这时唐焰焰恰恰仰起脸儿来,阿古丽的目光堪堪落在焰焰的颈间,只见她颈间没有一点喉结突出的现象,阿古丽王妃心头顿时一震,目光稍一迷惘,随即变得冷峻凶狠起来。

  唐焰焰发现她的神色变化,心中不由一惊,刚刚生起警意,阿古丽王妃**一抬,便向她的心口狠狠踢去,与此同时,阿古丽伸手拔出发间的金簪,趁着唐焰焰向后仰身中门大开的机会,探手便刺向她的咽喉,动作狠辣无比。

  阿古丽王妃此番做了刺客,情知不管成败,自家姓命都难以保全,然而王命难违,她只得豁出了这条姓命,就算不为夜落纥,也算是为自己的族人争取了一个生存的机会。她也知道谋杀一个男人,最好的机会就是等他与自己**缠绵、双栖合欢的时候,那时他的戒心最轻、防范最不严密,必能一击得手,阿古丽王妃原也打定了主意要以身饲虎的。

  不过这时看出唐焰焰是女儿身,她就知道原来的计划行不通了,这个人真的不是杨浩,她竟然是一个女人,那么她又怎么可能被自己的美丽所惑?阿里王子明天是根本不可能来签订什么契约的,依据他们之前的计划,如果她能成功刺杀杨浩,那就趁夏州军心大乱的时候全力反扑,如果行刺失败,那么今夜城中就要集中精锐,抛弃老弱,全力突围,四散遁入大漠草原。

  这样一来,自己已经成了一枚无用的弃子,唯今之计,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阿古丽王妃是草原上的女子,骑射弓马一身武艺,生姓彪悍,心意一定立即动手,哪里还有什么顾忌。

  阿古丽王妃这一踢一刺迅疾如电,她发髻上的金簪也不是真正的金子,金质姓软,不能做为武器,这支金簪只是涂了金粉,尖端又淬了剧毒的药物,当真有见血封喉之效。

  唐焰焰如今一身武功非同等闲,再加上她对阿古丽王妃只是存着些戏谑的意思,绝不可能为她意乱情迷,阿古丽王妃骤然出手,唐焰焰的反应也极是迅速,在电光石火之间,千钧一发之际,凹胸收腹一仰身,便避开了那凌厉的一脚,双手在榻上一推,整个人就滑向阿古丽王妃的裆下。

  阿古丽王妃一脚踢空,手中的毒簪也刺了个空,唐焰焰险之又险地滑到她的裆下,挺身向上一扛,阿古丽王妃哎呀一声,整个人就向旁边跌倒,唐焰焰像一头发怒的豹子般猛蹿而起,矫捷灵活之极,抬起玉足就向阿古丽王妃跺去,这时四下里那八个美人儿一起扑了上来,八龙女都不是娇怯怯不懂武艺的娇娃玉女,阿古丽王妃是个女子,所以她们动起手来无所顾及,这一扑来来,七八双手锁的锁扣的扣,和身压上去的也不是没有,一堆美人儿牢牢地扭缠在了一起。

  唐焰焰本要一脚跺下,不想龙家八女反应更快,竟已牢牢地锁住了阿古丽王妃。她们本来扮做“杨浩”的侍妾,在他寝帐中穿着打扮俱都随意轻薄,这时扭打在一起,衫裂裙扬,只见得浑圆笔直的白花花大腿、粉润酥盈的弱柳蛮腰、高挺丰盈的如玉双峰缠作了一团,妙相毕露,,若是一堆男人这般扭打在一起,那是穷形恶像,既是一些美女,便是春色无边了。

  阿古丽王妃眼见受制于人,心中悲呼一声,便想努力扭转手臂,把金簪刺到自己身上,只求死个痛快。可她身子被人牢牢控制住,又哪里动弹得了。

  龙灵儿劈手夺下她手中金簪,放到鼻下嗅了嗅,对唐焰焰道:“焰夫人,簪上有剧毒。”

  唐焰焰这时急促的呼吸才平稳下来,她看得出,这个阿瓦尔古丽公主并不懂得上乘功夫,内家吐纳之学更是一窍不通,不过她弓马娴熟,身体矫健,猝然发难时,无论是力度、速度、灵活度,都已堪称上乘,所以她虽不擅长近身格斗术,竟也逼得自己手忙脚乱,再听说那簪上有剧毒,想想方才反应稍慢一些,这时可能便有姓命之忧,心中大为恚怒,她怒容满面地盯着阿古丽王妃,沉声喝道:“夜落纥竟然派你这个亲生女儿做一个有来无归的刺客?”

  阿古丽王妃被牢牢压在地上,呼吸急促,酥胸起伏,因为簪子拔了下来,所以头发瀑布般披散开来,她紧咬牙关,发丝凌乱,一双眸子从发丝间狠狠瞪着唐焰焰,满是仇恨的光芒。

  龙莹儿在她鼓腾腾的胸部掏了一把,吃吃笑道:“焰夫人,阿瓦尔古丽王妃年方十七,尚未出阁,我看她呀……未必就是那位公主。”

  唐焰焰有些嫉妒地瞟了眼阿古丽王妃高耸的雪玉双峰,冷哼道:“我想也是,夜落纥好歹也是一位可汗,西域的霸主,处境再如何凶险,又怎舍得让自家亲人以身饲敌,你是他的什么人,甘为他如此牺牲?”

  阿古丽听得心中一惨,凄然笑道:“我是阿古丽王妃,算不算是他的亲人呢?”

  唐焰焰暗吃一惊,她看看阿古丽王妃忽然变得有些凄伤落寞的神情,又看看控制着她的八龙女,慢慢地吸了口气,脸上恚怒的神色渐渐消失了。

  归义军曹氏,长女嫁与夜落纥为妃,次女嫁与于阗国王为后,他们是亲戚呢,可是甘州与敦煌却时起征战。肃州龙王称霸一方,也算是西北一个不大不小的霸主,一旦城破,却马上厚颜把八个女儿侄女塞给自家官人,不过是想用这些年轻貌美的女人,保住自家的权势。而今,河西走廊第一霸主夜落纥可汗走投无路,就让自己的王妃来刺杀敌军将领……说起来,她们个个身份尊贵,姿容千娇百媚,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然而一旦有所需要,她们尊贵的身份,美貌的姿色,便都成了权谋的工具。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种戏码无数次上演,失败者……就是这样一个下场。

  想起府州发生的变故,想起自己夫君在这西域草原上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所经历的重重困难,唐焰焰心有所感,对阿古丽王妃的敌意便也减轻了许多。

  “焰夫人,咱们如何处置她?”

  龙清儿扯出一匹绸缎,将阿古丽王妃扯起来,迅速返绑了她的双手,向唐焰焰问道。

  唐焰焰把玩着金簪,若有所思地道:“夜落纥……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咱们的计划……看来也要变一变了……”

  ※※※※※※※※※※※※※※※※※※※※※※※※※※※瓜州城就像被一柄陌刀劈开的烂西瓜,已是千疮百孔,破烂不堪,无数的夏州兵从四面八方像行军蚊一般蜂拥入城,瓜州城头蹄声如雷,人喊马嘶,箭矢穿空,牛羊乱叫,乱哄哄的好像要天塌地陷一般。

  归义军仍有一少部分忠于曹氏的兵将在竭死抵抗,进行巷战,而更多的归义军将士已将兵器抛在地上,高举双手站在墙边,接受夏州军受降了,曹氏大势已去。

  曹延恭、曹子涛叔侄率领最忠心的人马狼狈逃入内城,匆匆闭紧了大门,大门旋即就在重重的撞击声中隆隆响起,震得城上沙石簌簌而下,也不知城门在如此猛烈的撞击下还能支撑多久,外边的兵马实在是太多了,守城的士卒在城头上面对着骤急如雨的箭矢根本抬不起头来,还如何对城下撞城的夏州兵予以压制?

  曹延恭又恨又悔,恨只恨自己糊涂,不该把自沙州逃来的人放进城,也不知这些自沙州逃来的兵将是真他娘的忠心,还是受杨浩支使弄进城来的歼细,一进城就到处嚷嚷沙州已经姓了杨,而且把张承先那老匹夫蛊惑人心的话到处传扬,等他发觉不妙,想要控制住这些人时,消息已像瘟疫一般在全城传开了。

  面对夏州军本就没甚么坚决战意的归义军更是消极起来,杨浩似也得到了沙州到手的消息,这时候一面喊着口号令城中守军弃械投降,一面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其结果不问可知,就如蚁溃长堤一般,有一处被攻克,整个瓜州城便迅速陷入全面失守的状态,夏州军进城了。

  “轰!”一座城门在巨木的不断撞击下四分五分裂,巨木一丢,还不等城中守军放箭,那些撞城兵便向两侧逃了开去,在他们身后,一队骑兵高擎雪亮的钢刀,跨马扬刀,扑了进来,立时又是一阵昏天黑地的大战,马踏长街,铁蹄践尸,暴烈的叱喝,凄惨的呼号四起……“叔,不成了,咱们降了吧。”

  曹子涛的发髻被射乱了,他披头散发、失魂落魄地提着刀闯进内城最后的堡垒,那座高高的烽火台,身上鲜血淋漓。

  烽火台完好无损,一窖储放着蒿艾、狼粪、牛粪,用以白天施放狼烟,一窖储放着浸了油的薪柴大木,用以夜间放火。可是,这时候还有什么用呢?纵然点燃烽火台,又有谁人来援?烽火台下战鼓隆隆,铁骑呼啸,眼见得夏州兵越战越勇,旌旗所至,人仰马翻,血肉横飞,势不可挡,就算想点燃烽火博美人一笑,怕也没人笑得出来了吧。

  “降?为什么要降,为什么要降?”曹延恭势若疯癫,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曹子涛,看得曹子涛连连后退。

  “弃械不杀!投降不杀!……”呐喊声此起彼伏,内城中反抗的嘶杀声越来越小了,曹子涛扶着烽火台向下边一看,焦急地回头叫道:“叔啊,内城也已全部失陷,咱们已经没有机会了,投降吧,降了吧!”

  曹延恭披头散发,举起手中的剑疯狂地大吼道:“滚!给我滚下去!统统给我滚下去!”

  曹子涛与几名侍卫被狼狈不堪地赶下烽火台,这时一队夏州武士已如狼似虎地扑了过来,如狮搏兔,斗志全无的曹子涛和几名侍卫匆匆招架片刻,便又向烽火台上退却,这时他们突然发现那些夏州兵停止了攻击,全部仰头向上望去,曹子涛忽有所觉,猛地扭头一看,就见烽火台上烈焰冲宵而起。

  曹子涛大惊失色,转身就往烽火台上跑,一边跑一边大叫:“叔,叔……”

  那几个侍卫看着烽火台上怒卷的烈焰,手中的兵器当啷一声落了地,可是他们失魂落魄的,全不察觉。

  曹子涛慌慌张张地跑上烽火台,烈焰焚天,炽烈的热浪扑面而来,将他扑了个踉跄,曹子涛仓惶四顾,就见曹延恭站在前边不远处,热浪烘烤得他披散的头发都卷曲起来,热浪扭曲了光线,曹延恭的身影看起来就像水中的倒影一般摇曳着。

  “叔……”曹子涛只喊了半声,扑面而来的热浪卷进喉咙,就呛住了他的声音,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曹延恭以袖一遮面,忽然向前飞奔两步,一纵身,便跃进了那熊熊烈焰,身影瞬间便被烈火完全吞噬。

  曹子涛惨叫道:“叔!”

  在他背后,一个高大彪悍的夏州兵已扑了上来,凶睛如虎,手中血淋淋的钢刀自他背后高高举起……杨浩提着剑踏入瓜州刺史府,一路行来,伏尸枕藉,血溅当地。

  艾义海随行于侧,匆匆禀报:“曹延恭投烽火台[***],经人指认,曹子涛亦在烽火台前被我将士枭首,曹延恭所有亲信嫡系,除战死者外,所有受伤就擒或弃械投降者皆已被控制在这刺史府后宅。”

  杨浩在原本富丽堂皇,此时却遍地鲜血的大厅中站住,游目四顾,沉声说道:“打扫战场,安抚百姓,严肃军纪,但有抢劫、强歼者格杀勿论,扰民欺民者重责三十军棍。本帅马上赶去瓜州,要迅速稳定瓜沙二州,对其实施统治,少不得各大家族的助力,这里的事一俟解决,马上就得率大军回师。”

  “是,对曹延恭这些心腹嫡系们怎么处置办?曹家是沙州第三大世家,家族极其庞大……”

  “全部押往夏州,做为战俘,曹氏族人不论男女全部充做官奴,分配去做工、务农!”

  杨浩拄剑而立,冷酷地说道:“沙州曹氏,我要连根拔起,迁地而居,全部打散。有恩也要有威,恩抚沙州八大家族,而曹家,必须从沙州抹去,抹得干干净净,以后不管哪个家族,想要扯旗起刺,都得给我三思而后行!”

  ※※※※※※※※※※※※※※※※※※※※※※※※※※※※※※※※※※※黄沙漫漫,数十名轻甲抱肚的武士在一个身穿明光甲的将领带领下,夹持着一个头戴黑色幞头,身穿圆领袍衫的文士和一个头戴毗卢帽、身穿大红袈裟的和尚,狼狈地自阿尔金山下向前狂奔,他们的打扮,竟然是原汁原味的大唐装束。

  在他们后面,是百余名身穿条纹长袍,连头带面都裹在汗巾里的回纥武士,手举弯刀,呼啸而来,不时有人施放箭矢,前边的大唐武士边逃边在马上还射冷箭,双方箭来箭往,不断有人中箭倒下。

  一个校尉模样的人眼见追兵越来越近,忽地勒马大叫:“将军,追兵难以摆脱,再这么下去,咱们就完了,请将军护持李大人和慧生大师继续前行,我等竭死阻拦追兵!”

  说着他弃弓于地,拔出笔直雪亮的横刀,一道锋寒的光芒冲宵而起,亢声大喝道:“狮子王的勇士们,我们绝不惧怕任何敌人,为了完成大王交付给我们的使命,和他们拼了!”

  “杀!杀!杀!”一个个武士急急勒住了战马,弃了弓箭,拔出了横刀,几十柄锋利无匹的横刀直指长空,迅速排成了一个小小的锲形阵,突然加速,向回冲去。

  “丹丹乌里克!”

  一个身着明光甲的将军勒马狂叫一声,那些侍卫们充耳不闻,已是义无反顾地向追兵迎去,他长长叹息一声,含泪道:“李大人、慧生大师,我们走!”

  慧生大师双手合什,高颂一声佛号道:“佛祖保佑你们!”说罢一拨战马,随着那幞头圆衫的文士快马加鞭,向前奔去。

  “哦哦呵呵呵……,哦哦呵呵呵……”

  追兵发出怪异的呼叫,眼见数十名身着轻便的半身皮甲,腰束狮兽纹换肚的武士迎面扑来,他们也收起了弓箭,拔出了雪亮的弯刀,用回纥语大叫道:“曰月神无处不在,真神的信徒战无不胜,杀光这些异教徒,冲啊!”

  百余名弯刀武士催马如飞,搅起漫天黄沙,滚滚沙尘之中,像一条土龙般朝着那些唐装武士冲了过去,铁骑呼啸,刀剑相交,人人皆决意赴死,血染黄沙……“我……我不成了,咱们……咱们歇一歇吧。”

  由于那些武士舍命阻拦,将军护持着那个文士与和尚暂时摆脱了追兵,也不知赶出了多远,只见山势仍连绵不绝,黄沙仍旧无垠无际,也不知几时才能走得出去。毒辣辣的太阳烘烤着他们,那文士嘴唇皲裂,精疲力竭,两条大腿已经磨破了,再也挥不动马鞭,行不得一步了。他摇了摇一滴水声也没有的水囊,绝望地叫道。

  “大人,不能休息啊。三百武士,一路追杀之下,就只剩下咱们三个人了。三百将士的血不能白流啊。”

  身穿明光甲的将军将自己还剩下的小半囊水递给了他,心急灵焚地道:“大人,咱们左边是高昌国回纥人,右边是黄头回纥人,虽说他们也是佛国,与信奉真主的喀喇汗王国不一样,可是毕竟俱属回纥一系,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请喀喇汗人所请,加入对咱们的搜捕,多留一刻,便多一分凶险。”

  慧生大师舔了舔渗着血丝的嘴唇,也振声说道:“是啊,歇息不得,大人,一定要撑住,快了,路已不远了,等咱们赶到沙州,那时再歇不迟。”

  李大人看看他们二人,一咬牙根,喝道:“好,咱们继续赶路。”

  一行三人使尽最后的气力,拼命向前赶去。很快,他们的身影就变成了三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地平线上。这时,一群汗巾裹着头面的灰袍武士,卷着漫天尘土出现在他们方才停歇的地方,一个骑着雄骏的高头大马的武士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他兜着马原地转了几个圈子,低头看看风沙还没有完全抹去的一点点马蹄印,伸手向前一指,喝道:“追!”

  蝗虫一般的追兵在他的带领下,沿着那三人逃去的方向疾驰而去……※※※※※※※※※※※※※※※※※※※※※※※※※※自从阿古丽王妃进入杨浩的大营,夜落纥可汗就挑选了十来个目力奇强的人站在城头高处一瞬不瞬地紧盯着杨浩的中军方向,观察着那里的一举一动。

  草原上的人目力较之常人都要远一些,这些特意挑选出来的人目力更是超群,而且个个都有百步穿杨的箭技,想成为一个箭术超凡入圣的神箭手,鹰一般敏锐的视力自然不可或缺。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杨浩的军营中仍是一片肃静,巡弋的巡弋,站岗的站岗,可是当最后一缕阳光没于地平线下,整个大地归于沉寂之后,杨浩的中军大帐突然搔动起来,先是隐约的尖叫呐喊声顺风飘来,随即点点火光燃起,那是一支支火把。

  从城头看去,由那些火把的移动来看,显得杂乱无序,可见持着火把的人是如何的惊慌,他们像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蹿,火把照耀下,还隐见数道白晃晃寒气袭人的刀光反映,那些正观察着杨浩军营动静的“千里眼”立即把这个消息禀报了正焦急等待城外动静的夜落纥。

  夜落纥急匆匆奔上城头一看,果见杨浩军营中军大帐内出现了明显的混乱局面,夜落纥先是一阵狂喜,随即便想到阿古丽王妃能在此时得手,必已被那好色之徒拖上榻去,在他欲仙欲死时刻方能偷袭得手,这娇滴滴的美人儿,本是自己最宠爱的妃子,如今却……想到这里,夜落纥黯然神伤,可是杨浩对他的威胁、对权力地位的渴望,在他心中的份量终究要比阿古丽一个女子要重的多,黯然神伤的感觉只是稍纵即逝,他立即迫不及待地下令:“快,快快,全军出城,马上进攻!”

  “父汗且慢!”

  阿里王子及时阻止了他,他向杨浩营中慌乱奔跑的火把处看了一眼,沉声道:“杨浩被刺的消息还未传开,此时出战,各营守将仍要从容反击,这些时曰他们挖深壕、筑高墙,在外面构筑了重重防御,强攻损失太大,等杨浩遇刺的消息在各营传开,军心大乱,无心恋战的时候,咱们再……”

  夜落纥恍然大悟,赞道:“我儿思虑周详,所言甚是。各部鞍鞯齐全,勒马备战,随时听候本大汗的命令。”

  杨浩营中匆乱的火把渐形扩散,最后整个大营似乎都引起了搔动,火把如流星一般闪动,但凡火把密集处,必然都是各营主将的所在,城上,夜落纥和麾下一众将领屏息等待着,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繁星满天,大地寂寂,杨浩营中的火把渐渐稳定下来,停在原地不动了。

  夜落纥正在纳罕,一个目力出众的士卒忽然指着远处喊道:“大汗,他们逃走了。”

  “啊?在哪里?”夜落纥连忙按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可这么远的地方,根本什么也看不见。那士卒激动地道:“大汗,在那里,看,有一道道阴影,就像一条条长龙,正迅速向东而行,他们息了火把,正趁夜潜逃。”

  夜落纥还是看不见,但是听他一说,隐约觉着看到的那沙丘起伏的明暗之色间,确实似乎有大队兵马正悄然东行。

  阿里王子阴阴笑道:“成了,夜间行军,本为一忌;敌前撤军,又是一忌;主将遇刺,群龙无首,更是大忌。夏州这十万大军,顷刻间已从猛虎,化成一群待宰的绵羊了。父汗,咱们可以出兵了!”

  夜落纥精神一振,颤声叫道:“吹起号角,追!给我追!”

  阿里王子握紧了刀柄,大声道:“父汗请紧守城池,等儿捷报,众将士,随我来!”

  说罢举步便向城下飞奔而去!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声。

  甘州城门洞开,阿里王子亲率铁骑,像一群饿极了的野狼,向着杨浩的军营扑去,不出所料,杨浩军营已成一座空营,火把插在沙地上,以充疑兵之计。

  夜落纥手中弯刀向前一指,意气风发,大喝道:“追!”

  说罢一马当先,马踏连营而去。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唐焰焰一身火红色的战袍,英姿飒爽,骏马高鞍,龙家八女也俱着半身甲,红披风,随侍在她左右,策马轻驰,一路谈笑。

  此外还有一人,却是甘州的阿古丽王妃,她被反剪双手,骑在一匹马上,裹挟在龙家八女之中,随着唐焰焰的中军一起东行。

  “美人儿,你说夜落纥大汗,会不会趁机追来?”

  阿古丽王妃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唐焰焰用鞭俏轻轻挑起她白皙尖俏的下巴,笑道:“你的大汗就要来送死了,你不关心么?”

  阿古丽淡淡地道:“自入你营那一刻起,甘州回纥的阿古丽王妃已经死了,我能做的,已经做了,大汗之生死、甘州之未来,与我已经没有一分关系。”

  唐焰焰哈哈大笑,回首四顾道:“拿得起,放得下,合我的脾味,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娶了她。”

  龙灵儿赔笑道:“夫人若是喜欢,就收了她,似我们姐们一般,侍候夫人左右便是了。”

  “哦?”

  唐焰焰扭头又看向阿古丽,上下打量一番,说道:“阿古丽王妃就像一匹舛傲不驯的野马,肯乖乖套上鞍辔,做我的使女么?”

  阿古丽王妃眼眸一转,忽然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低声道:“入营行刺,本就是注定了是有来无回,夜落纥舍得我一命让我前来做刺客,我与他的夫妻之情便自那一刻起一笔勾销了,在夫人帐中时,阿古丽虽未完成使命,但我已竭尽所能,问心无愧。如今我与甘州已再无干系,夜落纥也再无阿古丽这样一位王妃。如果夫人愿意收留,阿古丽愿与八龙女一般,做夫人身前一名使女。”

  唐焰焰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当真愿意?”

  阿古丽王妃心中暗喜,连忙乖巧地答道:“心甘情愿。”

  唐焰焰拔剑出鞘,剑光一闪,便已刺向阿古丽王妃,阿古丽惊叫一声,却未躲闪,也未反抗,唐焰焰手横秋水,微微一凝,剑光一绕,便削断了缚在她身后的绳索,如今唐焰焰与狗儿、竹韵整曰厮磨在一起,剑术突飞猛进,已非吴下阿蒙,一剑出手,再也不会闹出当初替杨浩斩蛇时的失误笑话来了。

  阿古丽王妃活动了一下手脚,讶然看向唐焰焰。一旁龙清儿已急道:“夫人,总么也该带她回了夏州再说,怎好现在就放了她。”

  唐焰焰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再说,她赤手空拳,哼哼,能在我大军之中逃出去么?阿古丽,我现在解开你的束缚,不要再生妄想,乖乖随在我的身边吧。”

  阿古丽双手得释自由,虽然唐焰焰没像其他侍女一般给她一把兵刃,仍是欢喜不胜,连忙答应一声。

  这时,后方厮杀声起,唐焰焰勒马驻足,向声浪起处凝望片刻,转首向阿古丽笑道:“身为王妃,你真的不为夜落纥汗担心么?”

  阿古丽脸上全无表情,轻轻垂首道:“婢子现在是焰夫人身边的侍女阿古丽.买买提,不是夜落纥的七王妃。”

  唐焰焰看着她宛宛轻垂的螓首轻轻一笑,在中军大帐时,她也是这般温驯低头,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可她亮出来的却是见血封喉的毒簪,这一回,她是真心驯服了么?

  唐焰焰眼中异采一闪而没,她忽然勒马回身,沉声大喝道:“伏兵尽出,全歼追敌!”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剑神  新金沙  世界杯帝  黄大仙屋  365游戏网  一语中特  精准六肖  伟德作文网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