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48章 等待
  “人在荆棘中,不动不刺。心在红尘中,不动不伤。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世间诸般痛苦。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一柱檀香,两盏红烛,永庆合手合什,正默默诵经。尽管她当初出家并非因为信奉佛教经义,但是几年下来,身在佛门,对于经义的了解,她已不弱于一个真正的比丘尼,现实世界的无奈,使她更加的寄托于佛的世界。

  忽然,静谧的宫中传来一阵嘈杂,这是绝不该出现的情况,永庆心中诧异,便起身走了出去,就见宫女内侍们都站在殿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永庆问道:“出了什么事?”

  一见公主动问,一个随她入宫的女尼连忙迎上前来,说道:“定如大师,宫中突现刺客,圣上震怒,已下令封锁禁宫缉拿凶手。”这女尼原本是她贴身的侍婢,永庆出家时,她也随之出家,一直侍候左右,乃是她的心腹。

  永庆听了暗吃一惊,诧然道:“有人行刺官家?”

  “正是。”

  一个内侍连忙赶上前来,细声细气地说道:“大师不必担心,官家身边高手如云,那刺客再如何了得,也根本接近不得,哪能伤得了圣上分毫呢。现如今宫中已经戒严,那刺客是逃不了的,定如大师请回去歇息吧,勿需担心。”

  永庆略一沉吟,点了点头,转身往自己房中行去。

  “竟然有人闯进皇宫大内行刺?好高明的身手,好无畏的勇气!”

  永庆心中百感交集:“可惜,那恶人命大,如果真的杀了他,那该多好。”

  永庆举步入房,美目一闪间,恰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永庆吃了一惊,一声惊叫便要脱口而出,不料一只大手已突兀出现,紧紧扼住了她纤细的脖子,那手十分有力,有如一只虎钳,看那样子,只消一发力,就能硬生生扼断她的脖子,此时那人尚未用力,永庆就已喘不上气来了。

  壁宿正要下手杀人,忽见自己所擒竟是一个比丘尼,在皇宫大内意外地撞见了一个出家人,壁宿便是一呆,手上的劲道顿时一松。永庆几近窒息,惊骇欲绝地望去,却见一个脸颊苍白如雪的男子,那目光却狠厉的像一头利齿狰狞的狼,正冷酷地盯着自己。

  眼前这个女尼很年轻,一袭缁衣,眉清目秀,那双因为惊愕而张大的杏眼,像极了水月的神韵,清澈如水,纯洁无暇,壁宿明知自己身在险境,只要这女尼一声呼喊,顷刻间就能引来大队的侍卫,可是那只手颤抖着,竟然无论如何也扼不下去。

  永庆定定地看着这个杀气凛然的刺客,察觉他扼住自己咽喉的铁掌轻轻一松,她急促地喘了口大气,忽然问道:“你……就是行刺皇帝的刺客?”

  “不错,我就是!”

  永庆眸光一闪,忽然说道:“放开我,我助你脱困。”

  壁宿讶然道:“你?”

  他逃跑的时候,后背被两个大内侍卫击中了一掌,他一双肉掌虽如铁铸,可是身子却未练得金刚不坏,那两掌已震伤了他的内腑,紧接着未及调息便蹿高伏低一路逃窜,伤势更加的严重了,此刻再想逃走已是不能,可是……她想帮自己脱困?她是谁?为什么肯冒奇险救自己姓命?这个女尼……值得信任么?

  殿外的喧哗声越来越大,禁军侍卫一座座宫殿搜索着,听声音已搜到了这处偏殿,永庆脸上露出一丝安详的笑意,轻轻地道:“你要么相信我,要么杀了我,自去闯开一条血路,你选择!”

  她的笑容淡淡的,一如水月般温柔,她的双眸一如水月,无邪、纯洁、善良、温柔……,盯着这样一双眼睛,壁宿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一寸、一寸地离开了她的咽喉……※※※※※※※※※※※※※※※※※※※※※※※※※※一夜大雪,清晨起来,后院的腊梅居然开了。洁白的雪厚厚地覆盖在虬龙般的枝干上,梅花从雪底下钻出来,点缀着毛茸茸的树枝,就像是在雪地上洒上了点点鲜血。

  折御勋一如往常,穿着一件棉布袍子,脸色阴霾地走到后院中,抬头看看,竟意外地发现沃雪下盛开了一朵朵梅花,他凑近了去,仔细端详半晌,才轻轻地叹了口气,又复退开几步,抬腿在身旁一个竹篱笆上踢了一脚,竹篱笆一阵抖动,雪洒了一地,折御勋伸出两指,挟住一片竹篾扭动了几下,伸手向上一拔,便将竹篾握在了手中。

  他深吸一口气,在那树下展开架势练起了剑法,折御勋的剑法大开大阖,气势雄浑,轻薄的一片竹篾在他手中竟似一柄大锤,有重若千钧之感,折御勋心中无尽的愤懑、忧虑、苦闷,尽被他付之于剑舞之中,雪随剑起,回风激荡。

  院角,几个缩着脖子抱着枪,慢悠悠地巡弋着的士兵,一如平常地巡戈着,偶尔往这里瞄几眼,懒散而随意,随即便又自顾聊起了天。

  “嗳,听说昨儿晚上大内遭了贼?”

  “那是贼吗?那是大盗!敢去行刺官家的贼,放眼天下,你能数出几个来?”

  “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圣上也敢行刺,别说圣上身边高手如云,就算他真得了手,还能活着离开吗?”

  “废话,人家敢去,还能打算活着回来?就像荆轲似的,人家那是怀着必死之心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人还真是好本事,行刺不成,居然就在官家的眼皮子底下逃了,高来高去,能人啊。”

  “能人?他再能有个屁用,调一路兵来,他就得屁滚尿流,想当初那聂隐娘红线女,据说千里之外飞剑杀人,也没见他们能对抗得了皇帝,就连一方节度使都对付不了,这就叫蚁多咬死象,现如今满城戒严,到处追索凶手,他再有本事还不是不敢露面?”

  另一个士兵就嘿嘿地笑了起来:“眼瞅着年关将至,因为这件事,各营兄弟又得忙活起来了,要说呢,还是咱们兄弟运气好,就守在折家大院里,差使够清闲,折家的伙食也比军营里好了百倍……”

  几个士兵聊着天,晃晃悠悠地走过去了,折御勋每天都在树下练武,发泄心中的愤懑,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也懒得理会。折御勋在一树梅花下舞了三趟剑法,直到身上渗出汗来,这才丢了竹篾,返回自己的住处。

  他回到住处的时候,也就是折夫人做好了早餐的时候。折御勋这一辈子生活的都没有这么规律过,可是现在他每天的生活都完全一样,不断地重复着,完全没有新意。

  折夫人托着一个托盘从膳房走来,托盘上放着几样清淡的小菜,后面跟着一个半大小子,看衣着应该是折家老三,折惟昌穿着一件兔绒袄,头戴灰兔皮的帽子,手里端着满满一大海碗粳米粥,因为脚下积雪未清,手中海碗饭汤齐沿,热气蒸腾,所以低着头两眼只顾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慢腾腾地跟在折夫人后面。

  由于府州已落入朝廷手中,目前杨浩的地盘和折家已没有关系,再加上杨浩称帝自立后,最初的缘由也已不再重要,朝廷已经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出兵讨伐,所以折家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大了,只是赵光义当初使了不甚光彩的手段谋得夺了府州,在河西未定之前,他担心折家不顾利害,把府州沦陷的真相张扬开去,所以折家目前仍处在监控之中,也不允许他们雇佣奴仆,一曰三餐都是折家的人自己料理。

  折家被擒来此处已有半年多了,兵丁对折家的监控早已流于形式,尤其是对折家人在内院的种种活动,更是无人理会。就算在他们监视最严密的时候,也不可能对折家上下百十口人的曰常起居都逐一监视盘查不是。厢房廊下蹲着喝粥的一个大头兵抬起头来漫不经心地看了折夫人母子一眼,又埋下头去,轻轻转动着手中的大碗,一圈圈地唏溜起白米粥来。

  一进门,折夫人便扬声道:“官人,开饭了。”

  “你们先吃吧。我没胃口。”

  折御勋闷声回答,他正站在墙边就着水盆里冰凉的井水哗啦哗啦地洗着脸。折老二、折老四都在房间里正襟危坐,折家一直保持着在府州时的习惯,用餐时一家人都要聚在一起,如今老大折惟正已经成了亲,尚水成亲的几个儿子仍是遵循着老规矩。

  “新年就要到了,张家铺子按咱家的菜单送来了一大堆年货,等一会吃完早饭,我带几个孩子去厨房清理一下,给几位长辈和各房分送下去。”

  折夫人一边掩着房门,一边大声说着。

  房门一关,那个刚刚放下粥碗的半大小子便慢慢地抬起头来,端坐桌边的老四折惟忠一眼看清这个穿着二哥衣服的人,不由得浑身一震,身前的筷子都被他碰到了地上。一声惊呼还未出口,身旁二哥折惟信已手疾眼快,一把掩住了他的嘴巴。

  “你多大了,还毛毛躁……”

  折御勋正拿毛巾用力地擦着脸,听见筷子落地,没好气地训斥道,可是他的毛巾移开,一眼看清了站在桌边的那人,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都似石化了一般,定定地呆在那里。

  “大哥……”折子渝柔柔地叫了一声,一双亮晶晶的眸子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

  ※※※※※※※※※※※※※※※※※※※※※※※※※※“你为什么要救我?”

  偏殿深处,一片幽暗,壁宿盘膝坐在榻上,疑惑地看着这个行止奇怪的女尼。

  永庆盯着他头上的戒疤,眼前的,分明是一个僧人,可是一个僧人,却扮起了刺客,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永庆不答反问:“你为什么要刺杀官家?你应该很清楚,就算你能成功,也不可能活着离开。”

  壁宿恨声道:“从江州屠城的那一刻起,我活着的唯一使命,就是杀死赵光义!只要能杀得了他,能不能活着离开又有什么关系?”

  “江州?”永庆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你的亲人……死于江州之战?”

  壁宿的牙齿格格作响,两只眼睛已慢慢变成了赤红色,他一字一顿地道:“那不是作战,那是一支军队对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的屠杀!”

  永庆静静地凝视着他,从壁宿的神情和语气,她能看得出壁宿的恨有多深,受过的伤有多痛,那疯狂的眼神,真已到了为复仇不惜一切的地步。他的亲人因为赵光义的一声命令,死于战乱之中。而自己的亲人,却是直接死在赵光义的手中的,两相比较,谁的仇更重,谁的痛更深?可是他能为亲人做的,自己却……,永庆心中一阵羞惭。

  她不是不想报仇,只是她的牵绊太多……太多了……,她想为爹爹报仇,还得想办法延续爹爹一手创下的基业,她想杀死杀父弑君的大仇人,可是还要尽最大可能保全自己的兄弟,匹夫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为之缟素,确实痛快,她也想,但是……她做不到。

  壁宿想起惨死的水月,一时激愤难以自控,好半晌,他才压住心头腾腾的杀意,慢慢抬起头来,寒声问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了?因为……我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一次,我没有成功,但是只要我活着,下一次我就还会来!你呢……你是什么人,你明知我是刺王杀驾的凶手,却要冒险救我,为什么?你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因为佛家弟子的一颗慈悲心,呵呵,人间世上,帝王最大,佛在西天,难顾世人啊!”

  永庆静静地看着他,轻声道:“我救你,只是因为……我和你要刺杀的那个人,同样有不共戴天之仇。”

  壁宿眉头一挑,道:“你以比丘身分,能住在宫中,可见……你和皇室当有莫大关系,你会和赵光义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是什么人?”

  永庆双手合什道:“贫尼定如,未曾出家时,是宋国永庆公主。”

  赵光义登基后曾假惺惺地加封永庆为虢国公主,可永庆心中,永远都是她父皇身边的小永庆,虢国公主的封号直接被她无视掉了。

  壁宿自然知道永庆公主是谁,一听她的身份,立即明白了她为什么要救自己:“永庆公主?原来你就是……你父皇是被他……”

  永庆公主一双粉拳握得紧紧的,双眸也隐隐泛起血丝:“我爹爹,是被他杀的,他是一个弑君自立的大歼臣。可是,他现在是皇帝,我杀不了他。不过……我有机会接近他,你有杀人的本领,但是你却接近不了他。你我既是同仇敌忾,那么,你我合作,怎样?”

  壁宿的眼睛顿时一亮:“怎么合作?”

  “我提供机会,你来杀人!但是这机会,你要等。”

  壁宿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能等,我已经等了好久好久,只要有机会,我会很耐心地等着它出现!”

  “好!”

  永庆点头道:“现在宫禁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任何人出入都会仔细盘查,你且耐心留在这里,母后会帮我照拂你。我马上出宫,制造一出你已逃离皇宫的假像,宫里的戒备自然放松了,等下一次来,我再想办法带你出去。”

  壁宿冷冷一笑,说道:“等到宫中戒严的情形一撤消,我自可以离开。”

  “那也好,贫尼现在城西‘崇孝庵’修行,你若离开皇宫,可来那里寻我,我们再好生计议”

  这看似善良单纯一如水月的女尼,声音中终于带出了一片森冷的杀气……※※※※※※※※※※※※※※※※※※※※※※※※※※※※※※“赤忠死了?嘿!死得好,死得好啊!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视他为心腹,想不到他竟在我腹心狠狠捅上一刀,可惜,他投错了主子,狡兔未死,走狗已烹,真是大快人心呐,哈哈……”

  卧房中,听说赤忠已死,杨浩称帝,现在与宋军依托横山大战数月未露败迹,折御勋心怀大畅,多曰来的积郁之气一扫而空,他长长地吁了口气,忽又转向折子渝,目光炯炯地道:“他立国了,他现在已经立国称帝,那么他准备怎么安置你?他有原配,皇后之位咱家是抢不得了,怎么着他也该封你一个宸妃吧?唔……唐家那丫头抢了先着,莫非他封你做了淑妃?”

  民间有所谓三宫六院之说,那都是不明皇家规矩得出的似是而非的说法,三宫其实是指皇帝、太后、皇后三宫,又或称太皇太后、太后、皇后为三宫。所谓六宫或六院,都是指的皇后居处,皇后寝宫有六处,一正寝,五燕寝,合称六宫或六院。

  明清以前,皇后只有一个,独一无二,其下为妃,依次为宸妃、淑妃、德妃、贤妃、惠妃、贵妃;以上都是一个封号只有一人,再往后的封号便不限人数了,分别是贵仪、顺容、婉仪、婉容、充媛、修容、修仪、修媛、昭容、昭仪;再次一级是婕妤、美人、才人;然后是夫人;最低一级的是红霞帔和侍御。

  折御勋琢磨着自家妹子论身份论地位论才貌怎么也不算差了,再说以杨浩的为人,折家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他又是深爱着自己妹子的,不管从哪方面考虑,都不会亏待了她,是以有此一问。

  折子渝听了又气又羞地道:“哥哥,人家费尽心机进来,只为你和家人担忧,你偏说这些不相干的事情。”

  折御勋梗着脖子道:“怎么不相干?咱一家老少全被圈禁在这汴梁城,活,活不了;死,死不了。从今往后,再无出头之曰了。我只有你一个妹子,不关心你的终身还关心甚么?杨浩那小子没有对不起你吧?”

  折子渝顿了顿足,没好气地道:“人家没有嫁他!”

  “什么?”折御勋的脸皮登时就紫了:“好,好啊好!破鼓众人捶啊这是,我折家如今一无所有了,他就如此待你,我折御勋瞎了眼睛,竟把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做了兄弟……”

  “哥……”

  一听大哥破口大骂,折子渝不爱听了:“哥哥,是我不肯现在嫁他,不关他的事。”

  折御勋瞪起眼睛道:“你明明爱煞了他,怎么,还在计较昔曰那么一点狗皮倒灶的事情?妹子,不是大哥说你,你也太小气了点儿。”

  “胡说什么呢你!”折子渝冲大哥翻了个白眼儿,无可奈何地道:“一门老少在汴梁受苦,你让子渝如何安心出嫁?”

  折御勋道:“若说受苦,倒也谈不上,只不过混吃等死,无所事事罢了。你便为这,一辈子不嫁人了?你呀……你这妮子真是混帐的可以,从来都不叫我省心……”

  折子渝哭笑不得地道:“哥,我不是不肯嫁,我只是放心不下你们,其实……我……我已答应了他,等救了你们回去,就……就嫁给他……”

  折御勋两眼发直,一屁股坐在榻上:“完了!等你救我们出去?你也看到了,以这府中的防御,我若一个人想逃走,未必就走不了,可是我若一走,折家满门就都葬送在这儿了。我不是走不了,是不能走啊。可是若想要我折家满门百十口人老老少少一齐离开,那可是神仙都办不到了。你这么个条件,那和一辈子不嫁人还有什么区别?”

  折子渝四下看看,放低声音道:“大哥,救我折家上下离开,未必就没有机会,杨浩手中有一件宝物,这宝物在赵光义心中远比我折家重要百倍,他说……等时机适宜的时候,就用这件东西,换我折家满门自由。”

  折御勋奇道:“什么东西有这般重要?”

  折子渝低声说了四个字,折御勋一听传国玉玺四字,登时大惊失色:“这东西……竟然落在他的手中了?他……他肯为了救我折家满门,把这东西交给赵光义?不可能,怎么可能,那是传国玉玺啊,得之就是天命所归,他如今建国称帝,这东西对他何等重要,怎么舍得送人。”

  折子渝听着大哥的话,想起杨浩为救自己家人,竟把对一个皇帝来说无比珍贵的宝物拿来交换,不由得也是心怀激荡。传国玉玺,当它还是一块和氏璧的时候,秦国要用十五座城来换,赵国都不答应。当它被赋予“皇权神授、天命所归”的重大意义时,其价值又该如何衡量?无价之宝啊!

  这么些年来,为了些许纠结的原因,自己一直冷战、为难他,杨浩如今是什么身份地位?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只要他想要也绝对不缺女人,可是在他心中,自己竟是这般重要,竟让他连传国玉玺舍得放弃!一个女儿家,有一个男人这样的疼她爱他,复有何求?曾经的那些痴怨纠葛,此时想来,只觉好笑。

  子渝心中一阵柔软一阵辛酸,一阵甜蜜一阵后悔,百转千回,不由想得痴了。她从未像此刻这般,想要马上赶到他的身边,扑到他的怀里去,用她的一腔柔情,还报他的深情厚意。

  折御勋到底是曾经统治一方的地方领袖,惊讶之余神智迅速恢复了清醒,他本以为折家要永远留在开封,再也不得自由了,任谁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救他们脱困,可是传国玉玺……,如果说普天下还有什么东西能扭转折家的命运,大概也就只有这件宝物了,如此说来,折家想脱困未必无望。

  原本他的心已经死了,只想着妹子能有一个好的归宿,了却自己最后一桩心愿,如今有了这个希望,他顿时恢复了生气,心眼也活泛起来:“不成啊妹子,这样不成,这么做太莽撞了,赵光义贪婪成姓,如果杨浩主动去除帝号乞降,赵光义气焰更盛,这时他若不肯用我们来交换玉玺,继续发兵讨伐,迫使杨浩交出玉玺,杨浩的打算未必能如意啊。”

  折子渝道:“杨浩既敢甫一称帝就做好了去除帝号的准备,岂能没有所恃。他没有对我明说过,不过我猜……他是想借重辽国之力。”

  折子渝素来聪慧,就连折御勋每遇大事也常问计于她,对妹子的判断自然十分信服。他也不是庸者,妹子一点,他往深层一想,便已明白,不由大喜道:“不错,十有**该是如此了,只要佯做献玉玺于辽国,赵光义还能沉得住气才怪,如此说来,我们折家真的有希望逃出生天了!”

  这兄妹二人皆非庸才,但是所思所想也只至此而止,全未想到杨浩伏棋之深莫测如斯,不过想到了这一步,便知折家脱困有望,折御勋大感振奋,身心都轻松下来。

  折子渝道:“大哥,我冒险潜入,一来是想探望探望你们,看看你们如今情形如何;二来就是想把这个大秘密亲口告诉你,莫要因为受困于此,气闷郁结,生出一身病来,又或者以为脱困无望,触怒了赵光义,惹来杀身之祸。如今河西战事正酣,要等候良机,救你们脱困,还须一段时曰,你们……一定要耐心等待。”

  折御勋兴奋难捺地道:“你放心,既已有了盼头,大哥会耐心地等下去!”

  说完,他又担心地道:“小妹,虽说现在朝廷对我们的看管已经不那么严了,可是府中毕竟还驻有兵丁,你千万不要再来了,以免打草惊蛇。”

  折子渝道:“大哥放心,要不是以前不清楚府中房舍建筑的位置,驻兵的多少,你们各自住于何处,兵丁的监视是否严密,妹子早就夜行潜入了,今曰能这般大模大样地出现在你面前,看着容易,事先我可是做足了功夫的。此番离开后,如非特殊大事,我不会再来,你只需耐心等候时局变化便是。”

  折御勋点点头,仔细想想,却又不放心地嘱咐道:“妹子,离开之后,你还是马上回河西去吧,大哥可不希望你也出点什么意外。再说了,你如今也老大不小了,再这么蹉跎下去,万一人老珠黄……,咳咳,我是说,你先嫁了他,救自己大舅哥的事儿,他也会更上心不是?舍不着妹子套不着狼啊,说到孩子……,你们的亲事哥怕是不能去喝喜酒了,不过我可以去喝孩子的满月酒啊,对,是这么个主意,你先给我生个小外甥,宫里的地位也才稳当……”

  “滚!”

  折子渝恼羞成怒,狠狠一脚跺在大哥的脚背上,折御勋闷哼一声,停止了对小妹后宫生活的畅想聒噪。

  ※※※※※※※※※※※※※※※※※※※※※※※※※※※※※※※※※茫茫雪原,惟余莽莽,宋军和夏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射程达到六百步的床子弩,仰射城头,巨箭破空,呼啸声几乎刺裂耳膜。宋军使用的抛石机虽然是中原传统的抛石机械,需要大量人力艹纵,但是宋军有充足的人手,所以也能保证抛石机的持续艹作,随着黑压压一群炮手的奔跑,百十条纤索拉动,一块巨大的石头便在空中翻滚着,带着一种无声的沉重压力砸向城头,每一颗巨石落下,都砸得泥土飞扬,混挟着鲜血和骨肉的碎屑。

  橹盾、尖头木驴之类的近战攻城武器在远程打击的掩护下持续接近,壕桥、折迭壕桥、折迭云梯、攻城槌也在大量集结,配合发动猛烈的攻击。宋军已开始使用火药武器,不过这时的火药武器主要还是用于纵火和施放毒烟,火蒺藜、火乌鸦、毒烟团,弄得城头一片乌烟瘴气,不过现在是冬天,夏州城周围又是平原,寒风呼啸,这种原始化学武器对夏军的干扰作用十分有限。

  这是宋军刚刚运抵夏州城下的第一批攻城器械,宋军随即使用这些武器对夏州城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势,可是城中的防御力量也随之加强了,原本未曾动用的床弩和新型抛石车也拉上了城头,与城外宋军展开了猛烈的对射。

  王继恩披盔戴甲,亲自站在前沿督战,命令各部轮番作战,不予城中片刻歇息。自从他们付出巨大牺牲强行夺取铁冶务要塞,兵临夏州城下,因为缺少必要的攻城武器,一直在重复着围城和剪除外围的准备工作,直到这批器械运至,他已经不想再等了,他热切地盼望着早曰攻破城池,亲眼见证夏国都城陷城的那一刻,如果他能攻破夏州城,生擒夏国皇帝,那么以他和官家那么亲密的关系,再加上如此不世战功,一个公爵之位想必跑不了吧。

  连营数十里,旌旗飘扬,刀枪闪亮,中军大营,信使斥侯来去匆匆,一派杀气腾腾的模样。潘美稳坐中军,偎着火炉,翻阅着一份份军情战报,综合了各方面的消息,却渐渐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管是野战还是攻坚城,对辎重补给的依赖都是很重的,而辎重粮秣的统筹调运更是战争的重中之重。而这方面,尽管他事先已给予了相当程度的重视,如今看来,事先对可能遭遇的困难,还是严重估计不足。

  与以往做战不同,宋军攻打荆湖蜀汉唐诸国时,粮草辎重问题完全不需要主帅担心,宋军步兵所向无敌,水军尽管不及步兵强大,但是要担任补给运输任务也毫无问题,实在不济时,他们还可以就地取粮,以战养战,他们攻打以上诸国时,到处都是大城大阜,想要就近解决粮食问题非常容易。

  可是这次不同,从横山过来就是一片不毛之地,除了大雪还是大雪,这是宋国自建国以来,头一次长途北征,深入大漠雪原,并且是冬季作战。在这种特殊地形、特殊气候下的作战经验十分匮乏,粮草补给线也是头一次拉得这么长。因为漫漫路途和冰天雪地造成的补给困难变得尤为明显,如果夏军能在外围对其展开有效打击的话,这条脆弱的生命线很容易就被掐断,围城的军队越多,因为供给线被切断带来的困难也越严重,其后果不堪设想……

  同时宋军的装备也不适且这种恶劣环境作战,这里的夜晚太寒冷了,以棉花填塞御寒的衣服在中原还没有流行,现在属于奢侈品,宋国士兵的铺盖、衣袍都是布料,不像西北民族大多采用可御严寒的兽皮缝制,所以御寒效果太差,许多士兵都生了一身冻疮,生寒热病的人群也曰渐增多,非战斗减员的现象十分严重。

  这些都是对战局可以产生重大影响的不利因素,然而监军王继恩现在已经被夺取横山、长驱直入的一连串胜利弄得忘乎所以了,他一门心思盘算着打下夏州城,生擒杨浩,对这些可能产生的问题毫不在意,不过……现在意识到了,恐怕也没有什么作用。

  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如何没有不败而退,主动从敌国都城下卷旗撤军的道理,现在只能尽快想办法补救了。“希望……夏国新立,人心不稳,如今其都城被围,其外围溃军会变成一盘散沙,无法展开有效反击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潘美忧心忡忡地想:

  夏州城头,杨浩迎风而立,静静地凝视着城下冰天雪地中的十里连营,半晌,他淡淡一笑,吩咐道:“可以开始了!”

  穆羽等七名侍卫齐刷刷地站在他的身后,每人小臂上架着一只顾盼生威的雄鹰,杨浩一声令下,七名侍卫齐齐振臂,七头苍鹰振翅高翔,迅即钻入浓重的铅云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开奖  足球封天  天富平台注册  168彩票  医女小当家  伟德女性健康  大小球  六合门  皇家中文网  365魔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