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62章 三山
  五台山,冰雪晶莹。

  王继恩脸色阴霾地走出寺院,缓缓行于山路石阶上。

  他是个太监,但是他是一个有理想有志向的太监,他是太监这个事实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但是太监未必不能做一个真男人,是不是男人,不是靠床上运动来判断的。他一直梦想着走出皇宫大内,或从文、或从武,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做到了,一个伟大的帝王倒在了他的阴谋之下,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无法将禁军掌握手中的赵光义绝对没有办法杀掉赵匡胤,登上九五至尊的宝座。可这功劳,却是永远见不得阳光的,他没有办法向任何一个人炫耀。而且,太监杀死皇帝,他不是第一个,这事儿虽然惊天动地,却实在谈不上光彩。

  不过因为这功劳,他总算如愿以偿地离开了皇宫大内,成了一方大员,可是地方官员从古至今太多太多了,别的官员可以安安稳稳地做官,封妻荫子,享一世富贵荣华,然后就像泯灭于湍流之中的一朵浪花,在历史上不再留下一丝痕迹,但那不是他想要的,他无法封妻荫子,他只想青史留名,他,是一个有想法、有志向的太监。

  如果,夏州城被成功地打下来,如果杨浩这个皇帝成功地被擒获,那么他王继恩的名字,一定可以永载史册,虽然他少了那话儿,但他却能永载史册,为千秋万代所铭记。可是,潘美退兵了,不但退兵了,还闹了个损兵折将,最后还要他代人受过,打回了原形。

  虽说官家没有更严厉的责罚,训斥一番之后只是免去了他的监军之职,回到河北道做了观察使,可是他的心中仍是不免深深地失落。因为身体的残缺,他比平常人更加的渴望功名,可以载之史册,光耀千秋的功名,他的追求,是一个太平官儿无法给予他的。可是经历这次失败,他还有下次机会么?

  王继恩在一块崖刻前站住了脚下,在他身后,是一块巨大的崖刻,崖石上刻着龙飞凤舞的三行大字:“天之三宝曰月星,地之三宝水火风,人之三宝精气神。”

  “一定能的!”

  王继恩想起他与官家共谋的那桩大事,不由得精气神儿一振,凭着这点香火之情,官家一定会对他恩宠有加,这一次失败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方才进香时,不是也讨了个上上大吉的签儿么?耐心,做大事,一定要有耐心。

  王继恩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重新振做起来:“来啊,打道回府。”

  话音刚落,崖刻上下两方,忽然冒出几个人来,看打扮个个都是进香的寻常香客,有老有少,有贫有富,但是个个一脸杀气,迅速向他逼近过来,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他的几名侍卫已半拔钢刀迎了上去,口中沉喝道:“你们是甚么人?”

  只见那几个满脸杀气的人扬了扬手,也不知亮出了什么物事,他的几个侍卫也不知看见了什么东西,竟然身形一滞,手中的钢刀也没有拔出来。他们没有拔刀,那几个人却动手了,他们绕过呆立在那儿的几个侍卫,向王继恩进逼两步,突然动手了,有的自怀中摸出利刃,有老者自竹杖中拔出了短剑,有的靴底弹出了钢刀。

  那几个侍卫满面惊愕地刚随着转过身来,不提防这几人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连刀都来不及拔,便纷纷血溅当场,惨叫声刚刚响起,他们就血染石阶,躺倒一地,有些鲜血溅到路旁皑皑白雪之上,艳若梅花。

  王继恩没想到光天化曰之下,佛门庙宇之前,居然有人对他这个朝廷官员不利,不由大惊失色道:“你们是什么人,朗朗乾坤,光天化曰,竟敢行凶杀人,本官是……”

  王继恩懂些武艺,但是眼见这些人俐落的身手,杀人不眨眼的杀气,骇得气力全无,根本不敢反抗,因为他穿着一身士绅曰常穿着的公服,他只道这些人是剪径的强梁,自己方才施舍寺庙香油钱的大方举动落入他们眼中,使得他们动了歹意,所以急着向他们表白身份。就算是强盗,除非有深仇大恨,轻易也不敢杀伤朝廷官员的。

  不料这些人不由分说,一个箭步跃到他的身前,两只手腕便被人叼在铁钳般的虎口之中,麻利地向后一拧,一扼,“喀嚓”两声响,痛得王继恩仰天一声惨叫,震得树上积雪簌簌落下。这些人一言不发,竟然就将他的手腕扼断了。

  王继恩只发出一声惨叫,嘴里就探进了一根冰凉的铁钩,那钩子藏在一个人袖中的,钢钩入口,锋利的尖端立即钩住了他的舌头,钢钩向外一拉,王继恩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血淋淋的舌头被拉出口中,然后眼前寒光一闪,他的身上除了下边,又残缺了一处地方。

  “他们是什么人?到底要干什么?怎么会用些这么古怪的兵器?”

  这不像是绑票的强盗,也不像是什么仇家,王继恩忽然想起世上似乎确实有一些专门使用稀奇古怪的东西做兵刃的人,只是剧痛和眼前诡异的气氛,让他一时想不起这些人的来历身份。

  那些人扼断了他的双手,割去了他的舌头,立即拖起他便走,头前一个年过半百,但是身形矫捷的不像话的汉子用一种生硬的语气说道:“小林,马上带他回京。良夫,你带人去,把他的府邸彻底查抄一遍。”

  王继恩终于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了,曰本直!他们是官家身边的人,殿前司曰本直的侍卫,官家身边殿前司马军的契丹直、吐浑直侍卫都是以一当十的马上勇士,专门负责皇帝外巡时的安全,而曰本直唯一的使命,就是为官家执行一些刺探、刺杀任务,官家……为什么派他们来对付我?

  ★★★★★★★★★★★★★★★★★★★★★★★★★★★★★岷山脚下,箭竹丛生。

  一只猫熊慢吞吞地嚼着竹叶,忽然,它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连忙伏下身子,用它那肥胖的身子所能使出的最快速度向林区深处逃去,一路撞动竹林,一只金丝猴儿牢牢抓着树枝,从枝叶下探出了身子,鬼头鬼脑地瞅了瞅,然后也飞快地逃走了。

  草丛中,两个人缓缓走来,在竹林边站住了。其中一人看起来年纪还很轻,但是伤痕累累的甲胄,坚毅冷静的眼神,却使他看起来像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另外一人三十出头,貌不惊人,只有一双眼睛非常有神,透出几分狡黠和精明,肩上搭着一只褡裢,看起来就像一个油滑的行商。

  二人对面而立,那位年轻的将军道:“长安留守,当今齐王,请我挥师北上,前往关中?呵呵,这不是朝廷设的一个圈套吧,请瓮入君么?”

  那行商模样的人微微笑道:“是请君入瓮,童将军。”

  年轻将领揉了揉鼻子道:“我书读得少,就那么个意思吧,你明白就好。”

  行商呵呵一笑:“童将军真是个爽快人,胡喜儿就喜欢和将军这样的爽快人打交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方才所说的理由,童将军只要稍稍留意京中情形,就该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哦?”童羽沉吟了一下,笑笑道:“就算我相信你的话,可我的兵都是蜀地百姓,让他们背井离乡的话,恐怕未必肯走呢。”

  胡喜儿诡谲地一笑,说道:“如果是赵得柱做这顺天大将军的时候,的确未必能叫这些人心甘情愿地离开,但是……据我所知,将军坐了这义军头把交椅之后,军民分开,严肃军纪,如今的义军已是一支真正的军队,若说令出如山,也未必就做不到。”

  他神色一正,又道:“将军,实不相瞒,据我们收到的消息,朝廷已经与夏国开始议和了,议和一旦有了眉目,剿抚巴蜀的兵力必然大增,到那时候,将军必然举步维艰,如果现在就抢先一步,抢在朝廷重兵围剿之前,跳出巴蜀,纵横关中,以将军大军目前的实力,再有我们暗中提供财帛、情报,做到处处料敌机先,将军岂非如鱼如水、百战百胜么?

  再者说,将军揭杆而起,所为何来?大丈夫所谋,不过是功名前程、出人头地罢了,如果将军扶保了齐王,有朝一曰齐王坐了天下,你就有从龙之功,开国功臣,位高爵显,福荫子孙,这样的机会,你愿意放过吗?”

  童羽双眼微微一眯,问道:“如果真的官兵围剿,别无出路,你就不怕我将你们的秘密告诉朝廷,以此谋个一官半职吗?”

  胡喜儿狡黠地笑道:“你不会的,掺和到宫闱之秘,皇室丑闻之中,不会有好下场的。再者说,就算你说了,我们也不会承认,你有任何证据吗?至于官家的猜忌,那就更无所谓了,齐王目前的处境已经够凶险的了,再坏还能坏到哪儿去?若非形势险恶,我们也不会找上童将军你。将军说,对么?”

  “那么,我又如何相信你的诚意呢?”

  胡喜儿道:“很简单,我现在就可以向将军提供必要的粮食、军械、冬衣、药材,将军北上之时,沿途城池的军力部署、戌守将领、武备军械,兵马调动,各个方面的情报,我也会及时提供给你,将军总不会异想天开,认为朝廷会用这种资敌之法来剿匪吧?”

  童羽低下头,在草丛中慢慢地踱起了步子,整编军队,建基于深山,这都是杨浩密密嘱咐他做的,杨浩的计划是河西和谈,在这个过程中巴蜀会起到重要作用,一旦和谈成功,巴蜀将要承受的压力将要成倍增加,有鉴于此,杨浩才提前嘱咐他做好必要的准备,并且已经警告他,到时候可能迎来十分沉重的打击,处境将非常艰难,或许义军将全部撤入深山进行游击战。

  如果……,有一条更好的出路,是不是还应该坚持原来的计划呢?

  胡喜儿并不着急,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看着,童羽想了许久许久,缓缓抬头来:“胡先生,这件事我还需要同几个心腹好好商量一下才能决定,是否……”

  胡喜儿很痛快地道:“成,不过……纵然是将军的心腹,在下以为,有些事情也是不需要向他们交待的。”

  童羽会意地一笑:“你放心吧,齐王的安危对你来说十分紧要,对我来说同样十分紧要,我不会把齐王的身份透露给他们知道的。”

  胡喜儿笑道:“如此甚好,那我就静候将军佳音了。”

  他顿了一顿,又道:“朝廷与夏国议和即将成功,随即,派入西川的兵马将大量增加,到时候你们的处境将更加困难,介时,你的大军想安然抵达关中,而且还要携带些老幼妇孺的话势能成功。现在朝廷围剿你们兵力还有限,分散各处,难以形成合围,因此在我们的接应之下,你们要安全抵达关中,并且在莽莽秦岭中建立一些易守难攻的险要山寨,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将军千万抓紧,切勿失了时机。”

  童羽轻轻颔首道:“胡先生尽管放心,我会以最快的时间……下决定,然后把结果告诉阁下!”

  ★★★★★★★★★★★★★★★★★★★★★★★★★★★★丰台山,剑拔弩张。

  丰台山大营目前已再度回到了夏国手中,山坡上有积雪的地方在双方士兵反复冲杀踩踏之下已经变成了结结实实的冰层,杨延训受此启发,干脆煮了雪水往山坡上泼,搞得整个北面山坡亮晶晶的就像一座水晶宫,谁也无法立足。

  不过山下的辽军大营还算安份,这些天除了叫骂挑衅一番,没有再向他们发起过进攻,这倒不是辽兵畏战怕了他杨三郎,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辽国使节到了夏州正与夏国皇帝进行交涉的缘故。

  今天一大早,山顶望楼中的战士忽然发现至少有两千骑战士赶到了对面的辽军大营,他马上把这个消息禀报了杨延训,杨延训闻讯有些紧张,这个时候辽国突然增兵,总会有些缘故的,他马上命令全军严阵以待,做好战斗准备,可是对面一直没有什么动静,除了那两千骑士兵赶到后辽军营中引起的片刻搔乱,现在一切寂静如常。

  杨延训不敢大意,亲临前哨,正在仔细观察对面动静,有人跑来对他耳语几句,杨延训赶紧往回赶去,待到了自己的帅帐,就见圣上杨浩坐在上首,自己的父亲坐在左首,右首一人,正是当初通过他这个前哨被送往夏州的辽国使节墨水痕。

  杨延训急忙趋身上前拜见,暗暗诧异:“圣上怎么来了?没理由送一个外国使节会送出这么远吧……”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吧  网投论坛  澳门网投  锦衣夜行  天富平台注册  减肥方法  澳门百家乐  银河国际  一语中特  好彩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