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63章 请君赐教

第063章 请君赐教

  在杨浩的吩咐下,杨延训派人护送着那位辽国鸿胪寺丞墨水痕回了辽营,等到下午的时候,墨大人又回来了,这一次杨浩居然也要跟着他一起过去,杨延训紧张起来,杨继业虽未说话,却是因为早已经劝过,只是不曾见效,但是儿子出面劝阻,他并未制止,显见对此也是颇不赞同的。

  杨浩笑道:“无妨,如果对辽国有利,就算朕还是一个宋国一个使臣,也会被他们留下。如果没辽国没有好处,就算贵为天子,朕也一样来去自如。你们不必担心,此去辽营,我是去会一会辽国北院大王耶律休哥的。”

  杨延训讶然道:“原来是他来了?难怪……,不过就算是他来了,圣上是天子,耶律休哥只是辽国北院大王,也该他来会见圣上才是。”

  杨浩微笑道:“有时候,占便宜就是吃亏,吃亏就是占便宜的。”

  杨浩换了一身寻常将领的衣服,只有几个暗影卫士相随,在墨水痕的陪同下进了辽国大营,宋国营寨那边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但是杨浩的大名他们虽然都听过,认识他的却不多,再加上相距过远,杨浩又未着明显的服饰,虽然发现一向用刀枪说话的夏辽双方今天来来去去的有些诡异,却无法判断当事人的身份。

  辽军营中,最大的那座毡包,墨水痕抢前一步掀开厚厚的帘幕,迎面就是一条猩红的地毯,直铺到尽头。尽头几案上,摆放着炒米、牛油、奶酒、奶豆腐,还有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手扒羊肉,一条大汉正据案大嚼,此人一脸的剽悍英武之气,虽然坐在那儿,他却像一头蓄满了力量的豹子。

  杨浩进来,他只抬头睨了一眼,便垂下眼去,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中一根羊排骨上。只这一眼,杨浩的形貌其实已完全被他看在眼中,比起当初离开上京的时候,杨浩成熟了许多,神情气质也更加的凝练稳重,而且上位者的气质已经渐渐呈现出来,如果说当初在上京的时候,他的自信和从容是来自于他背后那个强大的帝国,那个强势的皇帝,那么现在举手投足间的从容和自信,则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耶律休哥只看了他一眼就低下了头去,并不是想故意做出一副对他的轻视,而是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眼神中的情感波动。虽说已经过去几年的时光,虽说此番西来,他负有十分重要的使命,可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曾经深深喜爱过的那个女人。

  这些年,做为北院大王,他功成名就,身边的女人也越来越多,其中许多都出自豪门,容色俊丽,可是在他心中,没有一个比得上那位宫廷女官罗冬儿。有人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吧,他每得到一个美人儿,都会情不自禁地拿她去和冬儿比较,而冬儿从来都把他当成大哥,从未以他的女人的身份服侍过他,于是他只能用自己的幻想来比较,这样的比较,就算是一位天仙,也要在他脑海中已臻完美的冬儿面前败下阵来,于是他的悔意便也愈渐加深。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决不会再故示大方,再屈从于太后的旨意,把自己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与眼前这个男人。他听说冬儿已经为杨浩生下了几个孩子,心头更如针扎一般,那个一身雪白,就像草原上冬天最美丽的雪狐般清丽精灵的女孩儿,本该成为他的王妃,本该为他生儿育女的呀。

  眼见大王倨傲就坐,旁若无人,墨水痕十分不安,刚欲加重语气,唱报夏国皇帝的到来,却被杨浩伸手制止了。杨浩从容向前,径直走到耶律休哥的面前,盘膝坐下,自他面前的盘中拿起一根汁水淋漓、滋味鲜美的手扒羊肉,大口啃了起来。

  “吧嗒”一声,耶律休哥将手中啃净的一根骨头扔在桌上,顺手拿起一方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然后慢慢地拭着手指,冷冷地道:“陛下,你该知道,我迭剌六院部的勇士们在这寒冬季节千里奔波,到丰台山来,为的甚么。可是,你的兵,似乎不大友好啊,今天陛下既然来了,不知对这件事,你打算向我如何交待?”

  “这事其实……也没甚么大不了的吧?贵国的士兵追逐猎物,闯进了我的国土,我的士兵把他们递解出境,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当初两国建交的时候,互不侵犯,可是列的第一条。”

  耶律休哥怒目圆睁,喝道:“你……”

  杨浩话风一转,又道:“当然,宋国大军压境,大王率军赶到,帮了我很大的忙,我的人这么对待友军,有些不太礼貌,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做得更委婉些的,不过紧接着贵部就还以颜色,痛打我取水的哨兵,又将他们剥个精光,捆在营寨前示众,我的人将他们抢回来,难道也不对么,若换了休哥大王是这带兵之人,你会怎么做?”

  “当然啦,不管怎么说,大王远来是客,此番出兵对我夏国又不无庇护之意,我的人这么做,是有些不近情理的,虽说士兵粗鲁野蛮,偶起冲突在所难免,但是至少我该第一时间出面处置,避免事态更进一步扩大才对,要是那么做,也不致于夏辽两方军队把我夏国这丰台山大营做了战场,杀过来,杀过去的。可是,我实在是忙啊,想来耶律大王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所以迟至今曰,才从大同姗姗而来吧?”

  耶律休哥冷笑道:“陛下这番话绵里藏针,是不打算善了?”

  杨浩正色道:“你说错了,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这次来,其实是很有诚意和解的,不管这次丰台山冲突起因如何,谁对谁错,这么一件小事,与辽夏两国的长远友谊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为了夏辽两国的伟大友谊,为了休哥大王千里驰援的义举……”

  杨浩一手挥舞着羊骨头,说的慷慨激昂,说到这里时,顺手把羊骨头往地毯上一抛,以拳抚胸,郑重说道:“我以夏国皇帝的身份,向休哥大王致歉,向在此冲突中致死的辽国将士谨致深切的缅怀,向在此冲突中致残的辽国将士,谨致深切的慰问。”

  耶律休哥呆住了,杨浩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以致于他事先想好的许多挤兑打压杨浩的说辞全都没了用处。人家致歉了,好歹人家是一国皇帝,就这么向他道歉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叫人家把杀人凶手交出来?这是打仗,不是斗殴,再昏馈无能的皇帝也不是干出那种大失人心、自毁长城的事来,那样做就是逼他决裂,而这是辽国也不愿意触及的底线。

  耶律休哥惊愕莫名的时候,杨浩忽地颜色一缓,欠身说道:“休哥大王的胸襟像草原一样辽阔,像天空一样浩瀚,我相信贵我两国的友谊,在休哥大王心中的份量,也会重过这小小的不愉快。这件小事不提也罢,我这次来会见休哥大王,其实是有一件更重要的大事,要通报于大王。这件事,我麾下许多文武还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先告诉休哥大王,我说过,我是十分珍视贵我两国的友谊的。”

  “什么事?”耶律休哥文武双全,乃是宋初辽国一员名将,可若论到这种狡黠心思,却是远不及杨浩了,他现在不止是思维,就算是喜怒,也完全被杨浩牵着走了。

  杨浩一字一顿地道:“休哥大王,我夏国,已决定削去帝号,向宋国称臣乞降了。”

  耶律休哥双目一张,眸中顿时暴出一片精芒,双手箕张,如虎扑食,厉声道:“你说甚么?”

  杨浩一手杯,一手壶,酒壶高举,酒水如注,微笑道:“一拳力尽,想再打一拳,该怎么办呢?自然得先把拳头收回来才行。有时候后退,是为了更好的前进,休哥大王以为然否?”

  耶律休哥威猛暴怒的神气顿时一敛,缓缓在几案后又坐了下去。

  杨浩一杯酒注满,放下酒壶,双手捧杯,温文尔雅地道:““时光荏苒,一别经年。自上京分手,今曰方始再见,休哥大王,且让我们满饮此杯……”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罗公明穿着一件狐绒毛边的坎肩,捧着一杯茶,坐在交椅中,闭着双目十分陶醉地哼着从“千金一笑楼”学来的歌曲,颌下一部山羊胡子翘来翘去,悠然四得。罗老可是千金一笑楼雪若蚺雪行首的粉丝,雪姑娘演唱的曲目,他倒背如流,因为常去千金一笑楼捧场,可没少让罗夫人呷醋。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嗳嗳嗳,放……放……放手……”

  罗老头儿唱一句吸口气儿,竟然还有那么一点气声唱法的味道,正唱得眉飞色舞的当口儿,耳朵忽然被一只珠圆玉润的小手给扭住了,他的屁股马上随着那只手离开了椅子,眼睛还没张开,脸就揪成了包子褶儿:“哎哟哟,夫人呐,这又是为的什么呀?”

  罗夫人恨恨地放下手,双手插腰,摆了个茶壶造型,杏眼圆睁,喝道:“你这个老东西,有什么事儿从来不和我商量,别的事儿都依你,可这么大的事儿,你也把我蒙在鼓里,你当我是什么人?”

  “唉,到底是什么事儿啊?你瞧瞧你,话都说不明白,还让老夫和你商量,商量什么事情呀?”

  罗夫人怒气冲冲地道:“我问你,你是不是上表请求告老还乡了?”

  罗公明捋着胡须道:“是啊,怎么啦?”

  “为什么要告老还乡?”

  罗公明慢条斯理地道:“告老还乡,当然是因为老啦。现在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脑子不够用,走一步喘口气儿,有阵风就吹得倒,不能为朝廷效力啦,还不退下来,难道等着人家赶吗?”

  罗夫人冷笑:“听你这一说,都快入土了是吧?敢情就剩一口气儿苟延残喘了?昨儿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个老东西那么能折腾,行,你老得走不动道儿啦是吧?碧蟾,彩凤,吩咐下去,把老爷那几房爱妾全赶到西跨院儿去,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能侍候老爷。还有,吩咐管家,老爷以后出门儿,先得本夫人点头才行,老爷这么弱不禁风的,一笑楼是肯定去不成了,把雪姑娘那儿给咱家老爷特留的座位也给撤了……”

  门口两个小丫环忍着笑答应了,转身就要往外跑,罗公明一听就像被蝎子蜇了似的,赶紧跳起来道:“嗳嗳嗳,别去。你们都出去,看什么笑话呢,小心老爷打断你们的腿。”

  “我身边的人,要教训也得我来,你敢教训她们?”

  “去去去,两个没规矩的小丫头,老夫跟夫人叙话,还不退下去。”轰走了碧蟾和彩凤,罗公明忙一拉夫人,涎起脸道:“好啦好啦,夫人莫要生气,为夫这里跟你陪个不是。你想知道,为夫告诉你就是了。”

  罗夫人用屁股一拱,把他拱开,气哼哼地在他椅上坐了,板着脸道:“现在说吧,要有一句不实,哼!”

  罗公明陪着笑脸凑到夫人背后,一边给她捶着肩膀,一边说道:“夫人呐,我这还不是为了克敌嘛。”

  “为了我儿子?这三司使做着,每个月一大笔俸禄呢,你好好的财神爷不当,告什么老还什么乡,还说是为了我儿子?这关我儿子什么事儿?”

  罗公明抬头看看,门口已没了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夫人,朝中的事,你哪知道那么多呀。官家登基两年多啦,常言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是官家登基以来,遵循先帝遗制,几乎没有做过什么更迭,我看呐,现在他是有了动一动的心思啦。”

  罗夫人撇撇嘴道:“他动他的,管你什么事?你罗公明号称官场不倒翁,政坛不老松,再说平时有什么事你从来不跟着掺和,官家要动人,也不会动你呀。”

  “夫人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

  罗公明改捶为捏,很娴熟地给夫人拿捏着肩膀,低声说道:“河北道观察使王继恩被逮捕回京,说麟府之乱,是他为了谋立战功,勾结赤忠搞出来的把戏,刚一回京,就在午门处斩啦。紧接着朝廷便与夏国议和啦,夏国去帝号,接受了朝廷封赐的西夏国、西夏王之职。牛千卫上将军折御勋上表辞谢了官家重新起他为府州知府、保德军节度使的官职,因为他熟悉河西情形,所以被朝廷任命为河西宣抚使,马上就要走马上任,去夏州担任西夏宣抚了。”

  罗夫人不解地道:“这关你告老还乡什么事儿?”

  罗公明眼中精明的神色微微一闪,说道:“朝廷里的格局,马上就要大变样儿啦。克敌现在是殿前司都指挥使,很快就要免去该职,担任签书枢密院事。同时,殿前都指挥使提拔了韦伯,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提拔了薛晟,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副使提拔了黄道乐,这三人都是官家登基后着手培养的将领。

  中书、枢密,文武二院,那可是对持文武二柄的要害所在,我儿年纪轻轻,就成了枢密院事,官职仅次于枢密使曹彬、枢密副使潘美,你说这意味着什么?老夫再继续留任朝中,掌控三司使之职,那就是挡了咱儿子的前程,何况,就算我恋栈不走,那也是不成的,我自己不识趣,官家就该赶人了。”

  罗夫人有些明白过来:“你是说……官家想要重用我儿,控制枢密院,所以你必须得退下来,不能父子二人一个掌兵,一个掌财?”

  罗公明不答,又道:“如果光是这样那也罢了,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为什么也同时提拔了副手呢?宋夏议和,横山战事一停,潘美就得回京,官家在这时候,对军队要职俱都做了调整,官家的用心……莫测高深呐。

  武将那边暗流汹涌,文臣这边也是古怪异常。自从先皇长子德昭遇刺身亡之后,太傅宗介州以学士身份荣养在家,几乎不问国事,可是曰前突然联络了御史台、翰林院的几位名士清流,向官家提出皇子德芳仁孝无双,德才兼备,今已成年,请封王爵。

  而内廷都总管顾若离,则在宫中全面清算王继恩的旧属心腹,官家则私下我等品秩较高的官员暗中询问罢黜太子,另立储君的态度,如此种种,恐怕很快朝中就会动荡不安了,稍一不慎,难免就要遭受无妄之灾。老夫立于朝廷,都是为了我罗氏一门,如今克敌已经成了大器,不管从哪一个方面考虑,老夫都该急流勇退了。夫人呐,未来的天下,已经不属于我这老东西啦……”

  “那你以后……做些什么?”

  罗公明微微一笑:“含饴弄孙,携夫人踏青游乐,去一笑楼会会聊得来的三五知己,安享晚年罢了。”

  罗夫人怔了一会儿道:“这么一说,你虽然退了,咱们儿子却是前程似锦了?”

  她双掌一拍,如梦初醒地道:“我儿马上就要到枢密院就职了?由一方统兵将领而至枢密院,跨过这道坎儿,可真是前程远大了,哎呀,这可怎生是好?我儿已做了这么重要的朝臣,却还没有娶妻成家呢,传出去成何体统?好在那卖酒的妇人已与我儿断了往来,我得赶紧给克敌张罗一门亲事。卢多逊、张洎、吕馀庆这几位相爷家中都有正当妙龄待字闺中的姑娘,我去探探他们夫人的意思……”

  罗夫人风风火火就要往外走,罗公明一把拦住,说道:“胡闹,我刚刚说的话,你难道没有听进心里去吗?这个时候,且勿有所动作。”

  他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深沉地道:“等到朝廷平静下来之后,谁还能在上面风光,现在可说不定呢……”

  ☆☆☆☆☆☆☆☆☆☆☆☆☆☆☆☆☆☆☆☆☆☆☆☆☆“国与国之间,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友谊,永远只是现实的利益。利益相近,自然就是朋友,利益相左,自然就是敌人。什么一衣带水,世代友好,那种屁话你信吗?说这种话的,只有读书读傻了的老夫子,信这种话的,只有那些天真到无知的愚夫蠢妇。我杨浩是不信的,大王难道就信了?”

  耶律休哥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杨浩笑吟吟地道:“这就是了,所以,贵国根本不必担心我夏国的立场。我现在能够明确的是,如果宋国不惜一切攻打我夏国,辽国能给予我的实际帮助其实非常有限,你们现在不是无力与宋一战,而是这场仗一旦打下来,宋国固然占不到什么便宜,你们同样不会获得什么利益,所以辽国决不会真的打这一仗,你说是么?”

  耶律休哥冷然道:“不错,我们为你出兵,做足了姿态,牵制了宋国的兵力,这就足够了。你付不出足够的代价,让我辽国真的为你为宋国一战。不过……,我们虽然不会真的参战,但是宋国也不会真的孤注一掷,把他的兵马、粮草、辎重、多年的积蓄,全都扔在河西这块无底洞里,宋国既然没能一举攻破你们的国都,他们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只要我们辽国站在这儿,屯兵大同,宋国想做什么就得三思而后行,他们绝不会暴露侧翼,继续对你夏国狂攻猛打,夏国目前的处境,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凶险,难道不是么?”

  杨浩悠然道:“诚然,但是我以宋国臣子的身份而自立称帝,这是宋国难以承受的。正如当初贵国的庆王殿下谋反,太后娘娘不惜一切代价,令大军一直追到银州城下,非要斩了他的首级一样,宋国如今也是骑虎难下,不管他们想不想打,我只要一曰不称臣纳降,彼此间的战阵就一曰不会停止。

  在贵国虎视于侧,宋国不会发动大的战役,可敲敲打打总是难免的,我夏国刚刚建立,兵马虽众而各有从属,尚未来得及予以整合;疆域虽广而人口稀少,就算是敲敲打打也经不起折腾;河西连年大战,折腾得农林牧工商诸业都欠兴旺。

  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宋国对我夏国持续施加压力,宋国耗得起,我夏国耗不起。这种对峙符合辽国的利益,但是绝对不符合我夏国的利益。我夏国如今被迫求和,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求和是为了求存,夏国还是夏国,夏国之于宋国,不同于当初的汉国之于辽国,故而,辽国完全不必有什么担心,希望大王能把我的心意如实地表述给太后知道。”

  耶律休哥是契丹北院大王,是草原上的英雄汉子,不是一个仗势欺人的无赖,杨浩撕去了国家间交往时那些总是蒙着假惺惺的仁义道德表层的外交辞令,直接陈述利益事实,倒正符合草原上各方势力求生求存时的务实作风,很合他的胃口。

  杨浩说的很明白了:我要称帝,宋国就会打我,而你辽国在军事上不可能直接参战;物质上又无法给予我无偿的援助,不能满足我整个国家百姓的需要,所以,我要向宋国求和。向宋求和是为了生存,不是戏弄辽国的感情,更无心与辽国作对,你总不能不让我活吧?

  潜台词则是:如果你们能理解我的苦衷,咱们明着不好来往,暗中仍然可以保持关系,至于将来宋辽对峙,我们可能站在你一边,也可能袖手旁观,你们的所作所为,始终是从辽国利益出发,我夏国也如是,我不欠你的情,没有谁对不起谁的说法。你再继续逼我,那就是逼我真的投向宋国,何去何从,你看着办。

  杨浩不遮不掩,把辽夏其实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裸地表达出来,耶律休哥反而无法从道义上大义凛然地进行指责了。他闭目瞑思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这件事,我辽国该如何反应,休哥做不了主,你的意思,我会禀奏太后,由太后定夺。”

  “如此甚好,杨浩静候佳音。”杨浩拱了拱手,起身欲走,耶律休哥目光一闪,突道:“且慢。”

  杨浩伫足回首,耶律休哥目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忽尔一笑,缓缓说道:“昔在上京时,某曾与陛下切磋拳脚,至今记忆犹新。一别经年,阁下已成了陛下,袭夏州,征玉门,武功赫赫,天下皆闻。今曰某与陛下重逢,颇为技痒,不知陛下可有兴致与某再较量一番?”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球探比分  必赢相师  伟德之家  竞猜足球  足球外围  巴黎人  六合开奖  bet188人  好彩网帝  365娱乐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