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78章 天不佑
  壁宿突然出掌,开碑裂石的一对铁掌陡然拍向赵光义的胸口。

  仇人就在眼前,双掌只要拍中赵光义的胸口,他有十成把握劲力直透肺腑,刹那间把赵光义的五腑六脏拍个稀烂,就算是神仙也休想救不得他活命,他苦练的透骨劲与寻常的硬功夫不同,只要击中要害,劲力直透肺腑,绝对是一击致命。

  水月的一缕冤魂正在冥冥中看着他,他马上就能为自己心爱的女人报仇雪恨,壁宿的心也攸尔提到了嗓子眼上,双掌击出的同时,他的左脚也比右脚多蓄了一分力道,一击得手,他马上就能斜斜窜出,抢在候在禅房外的大内高手们反应过来以前,再把那个太子爷一巴掌拍死。

  他答应永庆公主,要为她杀一个人,他不想欠这个债,一击得手后,他就要鸿飞冥冥,当然,逃得掉固然好,逃不掉他也死而无憾。只要水月的大仇得报,他便心愿已了。血流五步,举手投足间杀死一个皇帝和一个太子,以匹夫之怒而使天下缟素,如此轰轰烈烈,这一辈子,值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赵光义竟然认得他,做为一个刺客,他最不合格的不是他的胆魄,决心、勇气和武功,而是他特殊的容貌。当曰在洛阳街头他只回眸一瞥,只是那一瞥,一双桃花眼就在赵光义的记忆之中留了下来,方才一见,忽尔引起了他的警觉。

  壁宿男生女相,给他提供了接近赵光义的机会,可是这双妩媚的桃花眼,却也破坏了他本该一击必成的大计,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双掌拍出的时候,赵光义已警觉地抬头,惊见他双掌袭来,赵光义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抬起了右臂遮挡。壁宿的双掌登时拍在他的小臂和肩头,赵光义大叫一声,只觉肩骨痛楚欲裂,而小臂已经折断了。

  壁宿原欲一击得手,立即侧蹿出去,打死坐在侧位的赵元佐,随即远遁,正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他打算的虽好,可惜事态有变。壁宿双掌拍个结实,蓄势已久的左腿下意识地发力点地,跃向赵元佐,两个动作一气呵成。

  不想他必杀的一击竟被赵光义鬼使神差地避了过去。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的双眼过于特殊,引起了赵光义的警觉,只是暗暗懊恼,可是他脚下的动作更快,身形已然弹出,再想回身已是不及。壁宿心中发狠,决定先一掌结果了赵元佐,再回身扑杀赵光义,就算自此不能脱身,便去与水月九泉作伴也好。

  不料赵光义被他打得一掌裁向榻上,虽是痛楚难当,可是眼见这女尼恶狠狠扑向自己的儿子,到底是骨肉至亲,哪能见死不救,他左掌一拍,那榻上的一条几案便凌空飞了起来,呼啸着卷向壁宿,同时大呼道:“护驾,有刺客!”

  赵光义不懂内功,他练的是实打实的硬功夫,可是硬功也好,内功也罢,功夫本身本无优劣,任何一种武功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都是举手投足便可杀人的好功夫。赵光义做了十年开封尹,武功并没有搁下,如果正面交手,加上技巧和身法的运用,他不是壁宿的对手。

  但是二十几年的功夫,比起只苦练了三四年的壁宿,他的根基更扎实,功力更雄厚,这全力一掌也是不弱。铁掌一拍,那几案打着转儿,带着呜咽的风声卷向壁宿,一条几案自然比人的动作要快,竟然后发先至,结结实实砸在壁宿的后心,壁宿听觉风声,本可避过,可是一击没有得手,他已放弃逃走的打算,只求把仇人的姓命留在这儿,所以发起狠来,竟不闪避。

  他任由几案砸在自己背心,几案砰然粉碎,壁宿不闪不避,仍然直取赵元佐。只是后心受这一击,如遭铁锤,跃起的身一沉,动作慢了一瞬,赵元佐也是会武艺的,虽比他差了不止一筹,可是惊讶之下却也本能地向后避开,这一掌竟未拍中。

  壁宿大吼一声,本已力尽的一掌继续前探,右臂突然又探出半尺来,好象那手臂突然又长出了一截。

  他的武功极杂,随竹韵和她爹爹杂七杂八的学过许多功夫。柔太极、走八卦、佑神通臂最为高,方才这一手正是通臂拳。壁宿本已力尽,可是借着这一招抖骨扬劲,右臂突兀地长出半尺,这一掌堪堪击中赵元佐,赵元佐顿时被拍断了两根肋骨,哇在一口鲜血喷出,喷了壁宿一脸。

  赵元佐的身子仰面飞出,撞在墙上又萎顿在地,登时昏迷过去。若不是赵光义紧急关头掷出的几案阻了一阻,他已丧命在壁宿这一掌之下,饶是救得姓命,内俯也受了重创。

  壁宿连出两掌,第一掌伤了皇帝,第二掌伤了太子,可惜接连两人都不致命,不禁目眦欲裂,他弹腿返身,如同一头疯虎,再度扑向赵光义,赵光义的右臂软软垂下,完全使不得力,就算他想做独臂神帝,那也得先养好了伤,适应了一条手臂的运动才成,现在他可是完全还不了手,赵光义情急之下便在禅房中奔走,藉着一切遮挡物逃避他的追杀。

  这情形恰如剑客荆轲刺杀秦王,任你剑术了得,他绕着大殿蟠龙柱和你兜圈子,你也无计可施,壁宿追杀在后,屏风、桌椅,一路趟去,所有的障碍物能劈烂的都劈烂了,只拖延了几息的功夫,门外的大内侍卫们已冲进禅房。

  刚见壁宿一掌拍中赵光义时,永庆激动的心头怦怦直跳,待见赵光义虽伤而不死,她的一颗心就沉了下来。等到大内侍内一闯进来,她便知道大势已去,此时不走,便连她一家三口也走不得了,于是佯做慌张,一面大叫抓刺客,一面拉着宋皇后和赵德芳逃出了禅房。

  皇帝遇刺,侍卫们都慌了手脚,争先恐后地往禅房里闯,也有几个想要护着娘娘和岐王、公主先行避开,永庆公主大喊一声:“太子受伤,晕迷不醒,快去救太子,刺客只有一个,我等在此无恙。”便也把他们打发开去。

  永庆带着宋皇后和赵德芳避入旁边房间,这里早就掘有与地下相通的暗道,一家三口避入地道,立即放下封口石逃之夭夭。有那太监、宫女看在眼里,不由目瞪口呆,一时却还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道公主是带了娘娘避入暗室求个安全。

  ※※※※※※※※※※※※※※※※※※※※※※※※※※※※※地道中,尽管墙壁上插着火把,仍然显得十分晦暗。

  凌乱的脚步声传来,永庆在头前带路,急匆匆地引着宋皇后和赵德芳向前跑去,最后面是她贴身的丫环,随她一同出家侍候左右的女尼林儿。远远的,在后面传来一下一下沉重的敲击夯土重石的声音,那是有人正在奋力破坏洞口,想要追进来。

  往前跑了一阵儿,狭窄的走道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方方正正的空室,室中央置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几件凌乱的衣服,一个妇人和一个少年站在桌边,地洞里流动的气流摇曳着壁上火把的火光,映得他们的容颜一片惨淡。这妇人和少年的穿着,与宋皇后和赵德芳一模一样,宋皇后和赵德芳跑进静室,一见里边有人,且穿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不禁如见鬼魅,可永庆公主却丝毫不见惊讶。

  林儿在墙上摸索一下,伸手一扯,扑簌簌泥土松动,一块木板倒了下来,竟又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永庆公主急急回头道:“快!母后,你和德芳赶快随林儿从这里离开。”

  宋皇后大吃一惊:“永庆,你不随我们一起走么?”

  “母后,我会去找你们的,眼下我还不能离开,你们先走!”

  “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永庆……”

  永庆公主厉声道:“母后,再若迟疑,女儿一番心血就要全部葬送,你我母子三人就要埋骨于此,永庆死不足惜,可是德芳万一有个好歹,我爹爹从此便绝了香火!母后,大局为重,请带德芳先走,女儿自有办法脱身!”

  宋皇后这一路跑,心口急跳如同奔鹿,已是快要跳出了腔子,她既舍不下永庆,又担心追兵随时将至,正在左右为难当口,听她提起赵德芳,想起这是亡夫唯一骨血,再也推拒不得,只得顿了顿脚,拉起赵德芳便走。林儿从壁上摘下一支火把,已抢先一步钻进那个新的洞口,在她前面引路了:“娘娘,请随婢子来。”

  赵德芳急道:“姐姐,你怎不随我们来?你要不走,德芳也不走,就算要死,咱们一家人也死在一起!”

  他想挣脱回来,可是宋皇后情急之下手劲却也不小,紧紧地拉住他竟然挣脱不开。

  “德芳,快随母后走,姐姐会去见你们的,一路上千万小心!”

  永庆公主把兄弟急匆匆推进地洞,不由分说便把那木板重又抬起来。那扮做皇后和赵德芳的妇人少年脸上气色都是一片惨白,吓得心惊肉跳,不过却也明白事情紧急,忙过来帮着公主封紧木板堵住洞口,又抓起被水润湿的泥土匆匆涂抹一番。

  那洞口封好后在昏暗的灯光下匆匆一看已无异样,永庆公主这才停了下来,却不马上便走,而是侧耳倾听后面动静,直到轰隆一声传来,晓得洞口已被砸开,追兵稍稍清理砖石就能追上来,这才从墙壁上取下一枝火把,向那假皇后和假岐王低声喝道:“随我来。”

  崇孝庵西,孤雁林。

  这里已经离开了崇孝庵的警戒范围,有几辆马车静静地停在那儿,马车看起来像是跑长途的客车,车厢大,车身宽,车辕里边套的是几头高大的骡子,骡子漫不经心地打着响鼻儿,不时低头啃着草皮,但是在车把式的控制下,马车始终稳稳停在那儿,不曾稍有移动。

  几辆马车中间一辆,车厢里两侧长条的木板上各自坐着一个人,面面相对。左边的是丁玉落,右边的是一个看着貌相十分平凡的大汉,两个人对面而坐,都低头看着脚下,似乎那儿生出一朵欣赏不尽的奇芭。他们脚下当然什么也没有,除了一个大洞。

  车厢中间的板子已经掀开,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洞口,就像地窖的门儿,从那洞口望下去,是一片青青的草地,他们一直盯着那草皮,过了许久,那草皮忽然拱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破土而出,二人神色一动,立即矮身看去。

  这草皮下边实际是一个洞口,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挖就,虽然植了草皮上去,但是位置他们可记得清清楚楚,断不会错,他们此刻就在等着有人破土而出。草皮掀拱了几下,终于完全掀开了。丁玉落紧绷着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她立即俯身相就,一手按着车板,一手伸了下去。

  草皮翻开一片,一个灰衣女尼从里边冒出头来,因为封住洞口的木板掀开,边沿的泥土洒下,她正眯着眼睛,丁玉落一眼看清她的模样,正是永庆公主,不禁露出欣喜的笑容,她连忙伸手握住了永庆公主的手腕。丁玉落自幼习武,要提起她这样的体重却也轻松,稍稍用力一提,便将她提上了车子。

  紧接着洞口又露出一个人来,头上戴着龙凤珠翠冠,身上穿着一件绽青底色菱花饰纹袆衣袍服的女子来,这女子三旬左右,眉清目秀,丁玉落一见装扮便知道这位就是那位芳龄守寡的宋皇后,连忙伸手去拉,轻声说道:“娘娘勿慌,我们是来救你的人。”

  紧跟着一身蟒龙袍的“赵德芳”也被拉上车来,旁边那大汉马上把车板一放,车外马夫一声吆喝,五六辆马车便向四面八方分头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竞猜足球  足球吧  168彩票  欧冠联赛  皇家计算器  uedbet  7m比分  伟德包装网  飞艇聊天群  黄大仙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