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79章 岐路
  车子不疾不徐,辗在青石路上硌出碌碌的声音,车厢有规律地颠动着,正如永庆三人的心。丁玉落看看她们三人苍白的脸色,安慰道:“娘娘、殿下,你们不用担心,为了营救你们,我们早就开始筹备,迄今已做了近一年的准备,就算这东京城是龙潭虎穴,我们也能把你们安全带出去。”

  “宋皇后”和“赵德芳”对视了一眼,默默不语,永庆公主接口道:“丁姑娘,辛苦你了,母后和皇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受了些惊吓。”

  丁玉落见皇后和岐王一脸紧张恐惧的神色,心道:“到底是皇室贵胄,娇生惯养,经不起什么风浪,倒是永庆公主虽是年少女子,但是出家修行几年,身为一庵之主,经历多多,遇事还算沉得住气。”

  丁玉落微笑道:“玉落明白,玉落听说官家也来了崇孝庵,本来还在担心,担心娘娘和殿下无法脱身,幸好你们如约赶到,要不然这桩大事不知又要拖到几时。你们来了就好,只要把你们救出去,便了我二哥的一桩心事。”

  她一返身自车座上捧起两套衣服,说道:“用不了多久追兵就会赶到,事态紧急,先请娘娘和殿下换了衣裳,一会儿我们还要换车子,艾帆海,服侍殿下更衣!”

  旁边那个面相平凡,身材精壮的大汉她一唤,立即站起身来,伸手一拉,一道帘儿便挡在了车厢中间,将他和“赵德芳”遮在里面。丁玉落花向“宋皇后”浅浅一笑,镇静地说道:“事急从权,请娘娘和公主先换上这两套衣服吧,玉落在外面候着”说罢轻轻退了出去。

  玉落一出去,“宋皇后”马上凑到永庆身边,嗫嚅地道:“公主……”

  永庆杏眼中微露嗔意,“宋皇后”顿时惊惧地低头,悄悄退了半步,不敢再言。

  永庆压低嗓音道:“一切有我,你担心甚么,快换衣服!”

  宋皇后点点头,慌忙拿起一套衣裙,永庆公主也拿起一套,轻轻抖开衣裳,欲解自己僧袍,却觉浑身酥软,一直以来强作的镇定到此时才全然崩溃,双腿一软,不由得坐在了凳上……“是我救了你,否则你早已死在宫中,你欠我一份情。”

  “是!”

  “你纵然武功在世,可你根本接近不了他,凭你一人之力想要报仇难如登天。我可以给你制造机会,做为代价,你要帮我杀一个人,如何?”

  “很公平!”

  “好,我会制造一个让你出现在他身边的机会,到时候,他的长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也会一起出现,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杀了他!”

  “我答应!”

  想起当初与壁宿的这段对话,永庆心中充满了失望和挫败感,许久许久,她才黯然叹息,在心底悄悄地道:“功亏一篑!现在……我只希望第二计划能够顺利……”

  ※※※※※※※※※※※※※※※※※※※※※※※※※※※※※崇孝庵住持款客的佛堂内,尸横血溅,一片狼籍。

  庵中的老少尼姑们都被看管在大殿内,战战兢兢,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佛堂内,赵光义怒发冲冠,在他身边,躺着四具尸体,四个武功卓绝的大内侍卫,惨死在壁宿一双铁掌之下,赵光义知道这些贴身侍卫的功夫如何,惨死的四人中至少两个有一身横练功夫,号称刀枪不入的,可就是这两个练了一身横练功夫的侍卫,一个额头被拍中一掌,头颅裂开,脑浆飞溅,另一个被打中胸口,胸骨断裂,胸口坍陷。

  “如果这刺客双掌真个拍中我的胸口……”赵光义心头升起一阵阵寒意。

  此时,壁宿满身浴血,已被两个铁指如钩的四旬侍卫扣住了双臂,反扭于身后。他身上的伤虽然多,其实并不要紧,他曾经从习的是最高明的杀手,最高明的杀气不一定有最高明的武功,但是他们身经百战,是最懂得如何在以寡敌众的场面下保护自己的人,他们不能避免受伤,却最清楚人体的要害所在,尽量在刀枪及身的刹那迅速移动、扭曲肢体,避免致命的伤害。

  眼见赵光义已被团团护住的时候,壁宿本想逃离,保此有用之身,再寻机会,可他没有机会逃走了,他被一剑削中了左腿的足踝,脚筋受创,那飞檐走壁的功夫折损了八成,已无法逃离,终因寡不敌众,力竭被擒。

  仔细看过晕迷的太子元佐,发现他只是受了重伤并不致死,赵光义心中一宽,连忙喊道:“来人,快送太子回宫,叫御医诊治!”

  这边七手八脚抬走了太子元佐,两个太监和一对宫女才慌慌张张地凑上前来,战战兢兢地道:“官家,刺客行刺,宋娘娘、岐王殿下和公主退入旁边房间,竟然……竟然启动了一个秘洞,钻……钻进去了……”

  赵光义目光一厉,喝道:“尔等亲眼所见?”

  那小太监不知大祸临头,连连点头道:“是,是奴婢亲眼所见。”

  赵光义霍然站起,劈手夺过侍卫手中一柄长剑,当胸刺去,那小太监惨叫一声,紧接着被赵光义一脚踹开了去。

  “明明是刺客同伙裹挟宋娘娘和皇子皇女离去,你敢胡言乱语!”

  赵光义提起血淋淋的长剑,又向另一个小太监砍去,那小太监躲闪不及,也被砍倒在地,唬得两个宫女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官家饶命,官家饶……啊!”

  赵光义不由分说,将他四人尽皆砍死,把血剑往地上一插,这才虎目一嗔,厉声大喝道:“刺客还有同伙,劫走了宋娘娘和岐王、公主,还不去追!”

  噤若寒蝉的一众心腹侍卫答应一声,立即跑出十几号人,向那封死的洞口冲去。

  “你来!”赵光义戟指喊过一个大内侍卫,自腰间取下一块玉牌,喝道:“去,立即调开封府左右军巡院、三班六巡所有差役,封锁整个开封府,缉捕凶手,解救宋娘娘和岐王、永庆,号令各路巡检司,全面出动,封锁水陆一切交通要道,传令禁军,四出缉拿,重点搜索西、南方向!”

  “遵旨!”那侍卫接过玉牌返身便走。赵光义又唤过一人,森然道:“你们皇城司,简直就是一群废物,一群毫无用处的废物,你去告诉甄楚戈,此案朕全权交给他负责,如果不能抓住刺客同犯,救回娘娘和皇子皇女,叫他提头来见!”

  这皇城司的人才是赵光义心腹中的心腹,也是最明白他所想的人,虽知圣上话中真意,却也明白圣上这一次是动了真怒,虽说皇城司都指挥使甄楚戈是圣上在潜邸时就在身边办事的亲信,可是这一回皇城司如果还是毫无建树,甄老大的项上人头可就真的难保了,所以急急答应一声,忙不迭地走了出去。

  赵光义返身走到壁宿面前,目中泛起赤红色,厉声喝问:“你,受何人指使,同犯还有何人?”

  壁宿看着仇人就在眼前,目欲喷火,可是他双臂被大内侍卫扣得死死的,哪里动弹得了,听了赵光义的话,他嘴角噙着轻蔑的冷笑,说道:“你作恶多端,罪无可赦,何止我想杀你,想杀你的人千千万万!你问我受何人指使?哈哈哈,指使我的人就在这庵堂之内!”

  “什么?”赵光义脸色攸变,四下里武士立即一拥而上,背身向外,紧紧护住赵光义。

  壁宿目眦欲裂,继续道:“她心怀至善,慈如江海,可她……却被你这歼贼害死,她已成佛,她已成了菩萨,她在天上看着你,我……就是她的护法金刚,不杀你这歼贼,我誓不为人!”

  心怀至善,慈如江海,却被我害死?就在庵中,已然成佛?这……这说的不就是皇兄么。俗话说天家无亲,可是皇兄身为天子,对兄弟手足实无话说,这心怀至善,慈如江海可不就是说的他?他的灵位就设在崇孝庵中,这座庵堂本就是专为皇兄所设,他就在庵中一语可不就是说的他么?

  赵光义听得心胆欲裂,哪敢再容他多说下去,赵光义劈手夺过一柄钢刀,挥刀便砍,慌不择言地道:“胡说,胡说,你分明……分明是受齐王差遣,欲谋不轨,还敢胡言乱语!”

  这一刀劈下,直奔壁宿手臂而去,那反手擒住壁宿手臂的侍卫只觉手上一轻,定晴再看,壁宿一条手臂已齐肩离体,手中抓着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创口鲜血溅了他一头一脸。

  壁宿闷哼一声,几乎昏厥过去,可他咬着牙,不肯在赵光义面前痛声惨叫,待听见赵光义所言,他心中却是一动,齐王是谁他自然知道,他对赵光义恨如海深,巴不得他兄弟相残,宋国大乱,方消心头之恨,当即大呼道:“不错,就是你三弟派我杀你!你恶贯满盈,人尽诛之,就连你三弟都想杀你,哈哈哈哈!”

  壁宿断臂处血流如注,他本已失血过多,手臂一断,流血更快,强撑着说完这句话,已是脸白如纸,若不是另一条手臂还被人死死扣住,早已软倒在地。

  赵光义被他击断手臂,儿子也昏迷不醒,本来恨极了他,想要斩断他手脚四肢,活活折磨死他,一听这话如获至宝,本已斩至他颈上的钢刀硬生生地止住,喝道:“替他急扎止血,投入天牢,着皇城司专门看管!”

  “三弟啊三弟,如今有了借口杀你,就算断上一臂,能永绝后患,那也值了。”赵光义目泛凶光,得意地想,转念又想到了逃走的宋皇后、赵德芳和永庆:“就凭你们三个,跑得出朕的手掌心?你们孤儿寡母,除了德芳朕还委决不下,你们两个女子,朕本想放过,如今却是你们自蹈死路,须怪不得朕心狠手辣!”

  ※※※※※※※※※※※※※※※※※※※※※※※※※※※※自离开崇孝庵外的孤雁林后,永庆三人就被藏于车内,一路经过了多少凶险,她们并不知道,她们离开的十分迅速,丁玉落这边准备非常充份,折子渝在原来拟定的计划下再三完善,已致完美境界,整个抢救过程异常的顺利,他们顺得抢在朝廷封锁九城之前出了汴梁城,继而先东再北,再往西,时而舟船时而马,时而车,每换一个行动方式都换了衣衫,再由飞羽随风的人改变了他们的容颜,而且自有人穿起与他们原来相仿的衣服,马上反向而行。

  汴梁城中,疑兵四处,飞奔四面八方,折子渝这边的疑兵之多已足够让朝廷昏头转向,而继嗣堂郑家也是疑兵四出,以致于朝廷收到的情报竟是处处可疑,纵以朝廷之强大实力想要追索盘查也是困难重重。

  丁玉落所在的这一路真正带了永庆等人逃脱的人马,一路疾奔,有时他们刚刚闯过一处关卡,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后面的关卡就被朝廷设人开始严密盘查,他们逃脱的关键,就在一个速度,虽然不可能以绝对的速度直接逃回河西,但是离得汴梁越远,逃脱的希望也就越大,如果太早凭仗武力强行闯关,若是一个武士骑快马而逃倒也不妨,可是一个皇后、一个公主,外加一个岐王,顶多骑过太平马,想要他们乘快马而逃却是不能,难免要被人截下。

  这一路奔波,永庆虽早知必然艰辛,还是其艰辛程度还是远超她的意料之外,她的意志虽然坚强,却是不曾受过这么多苦的,到了第三天头上,已是浑身如同散了架,酸软无力,连车子都乘不得了。

  这时她才知道丁玉落一方所做的准备是如何的充份,他们似乎连自己三人一路逃亡身体所能承受的最大强度也考虑在内了,当“宋皇后”和“岐王”脸色腊黄如纸,她也浑身酸痛,再难承受这种强度的奔波时,丁玉落忽然停了下来,带着他们再次更换了衣服,改变了形貌,然后步行到了一处山坳。

  一到地方,这“皇后”和“岐王”再也顾不得天家体面,瘫在草地上动弹不得了,永庆尽管也是酸乏无力,却仍保持着几分矜持。丁玉落取出干粮饮水分发给他们,三人也只喝了些水,却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

  永庆累的也不想说话,可是她很快发现,这一次似乎与前几次歇息时有所不同,前几次歇息时,丁玉落总是以最快的速度嘱咐他们吃东西,恢复体力,然后张罗换衣服,换车马,而这一次,丁玉落把他们带入山谷之后,一直站在高处向远处张望,几乎没有到他们身边来过,也没有张罗更换车马衣饰,永庆心中暗暗生疑:“奇怪,莫非前路已绝?又或者,已经被朝廷的人盯上了?”

  想起自己在路途上打尖休息时悄悄留下的蛛丝马迹,这个论断似乎没有错,可是永庆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血脉贲张,油然升起一种期待。

  从一开始,她就没想逃,她逃,就是为了被抓,这本就是她精心策划的最后一步,也是她为了保全兄弟,保全父亲血脉所做出的最后牺牲。现在唯一让她牵挂的事,只是不知道在自己殚精竭虑费尽心思之后,兄弟能否安然逃脱。

  手中的肉干馒头忽然吃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向丁玉落身边走去,丁玉落专注地看着远方,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永庆刚要说话,忽见前方山谷外,有四五骑快马正绝尘而来。

  永庆的心忽地跳了起来:最后一刻,已经到了么?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黄大仙屋  必发365战魂  伟德励志故事  澳门足球记  超越故事网  188直播  竞猜网  天下足球  bwin体育门  芒果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