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4章 乱像欲生

第084章 乱像欲生

  大被同眠,颠鸾倒凤,一夜风流,第二天一早,杨大王破天荒头一回没有闻鸡起舞,修练武功。没办法,杨家的“大公鸡”因劳累过度而罢工了。

  杨大王扶墙进了花厅,只见冬儿和女英正在桌前正襟危坐,等着他来用餐,瞧见他那副狼狈的样子,女英眼波流动,忍不住“噗哧”一笑,掩口道:“官人今天怎么这副样子,丢盔弃甲、狼狈不堪,可是刚刚打了败仗回来?”

  杨浩哪肯在夫人们面前示弱,挺了挺腰杆儿道:“怎么可能,本大官人出马,自然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说完两腿发飘地走到主位上坐了。

  冬儿一面给他盛粥,一面晕着脸嗔道:“真是的,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知道节制,亏得我没叫孩子一起来用餐,要不你这当爹的在儿女面前都要大大地丢一个脸。”

  杨浩嘿嘿笑道:“还是我的乖乖冬儿好,知道心疼我,女英呀,哼!就知道看我笑话。”说完才小声道:“没事儿,我装的,哪有这么凄惨呐,不过话又说回来,三只小白兔化身精英母狼,着实恐怖的很,不用双修功夫,为夫还真搞不定她们。”

  冬儿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他一眼,说道:“好啦,知道你杨大老爷辛苦,这不,一大早女英就给你拾掇出这么一桌丰盛可口的饭菜。焰焰、娃娃、妙妙,其实都是温柔贤淑的好女子,只是盼子心切。”说到这儿,她的脸蛋又红了红:“说到根儿上,还得怪你。要不是你平素荒唐,动不动就把她们三个叫到一块儿胡天黑地一番,就算她们再巴望着要个孩子,也不会一齐上阵呀,行了行了,快吃饭吧,回头我嘱咐她们一声。”

  杨浩固然是弹尽粮绝,焰焰三女却也是体酥如泥,杨浩好歹还能爬起来吃饭,她们三个干脆玉体横阵,甜睡不起了。反正三女赖床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大家也不去唤她们,杨浩自与冬儿、女英一起吃饭谈笑,其乐融融。吃罢了早餐,让冬儿和女英带着四个孩子自去玩耍,杨浩这才赶到中堂书屋处理公事。

  他巡狩顺州,重要的公文便由内阁批阅后转呈顺州由其决断,一国初立,国事之重非同小可,而且事情涉及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官体、民治、宗教各个方面,每天的奏章公文都有厚厚的两大摞,尤其是时人风气,决不直截了当地向你陈述事情,文章写的花团锦簇,你得认真阅览,从中分析,不用心是不行的。

  杨浩左右,自有一班从旁协助的僚属,研磨润笔、朗诵参谋、斟酌文字,基本上就是秘书的角色。杨浩认真批阅奏章,这些人也都闷头干着自己手上的事,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这些幕僚们把最重要的奏章单独摞成一摞,放在他右手边,这些奏章批阅完后,这一上午基本也没差不多了。

  杨浩见多少还有些时间,顺手又从左边一摞奏章上拿起了一份,拿批阅了大半奏章之后,杨“呵呵,这份奏章……,果不期然呐,我说他们怎么就一直这么沉得住气。那素真吉大师想必就是他们推举出来的代表了。”

  分类检阅奏章的一个近身幕吏对这封奏章还有点印象,闻言笑道:“大王说的是,不过他们所言倒也有理有据呢,佛门清净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拘世俗之礼,不纳徭役税赋,大王却要求佛田一应纳税,与自古的规矩不同,他们自然振振有辞。”

  杨浩淡淡一笑:“规矩?规矩都是人立的,出家人不事生产,却因信徒的供俸而拥有大笔的财富,这些财富被他们购置了大批的良田,这些佛田由佃户耕种,他们是要按定例收租的,既然他能收租,朝廷自然可以收他们的税,若是他们把这田地无偿给佃农们耕种,那孤便不收他们的税赋也罢。”

  他把奏章往前一扔,轻蔑地道:“这事儿种大学士就可处理,何必拿来给孤,封回去!”

  穆舍人小声提醒道:“大王,我西域佛教盛行,信徒众多,若是处置不善,恐怕……,此事还该慎重些好。”

  杨浩冷笑一声道:“还要如何慎重?本王是佛家护教法王,本王又没有三头六臂,想要护法总得有兵有将吧,这兵将的军饷从哪儿来?军械武备从哪儿来?孤又没有金山银山,他们缴纳税赋有什么不应该的?勿须理会,孤若亲自回复,反倒长了他们的志气,封还内阁,着种大学士处置便是。”

  “是!”

  幕吏恭应一声,杨浩便又再拿起了一封。当初制定税赋法律的时候,佛田佛产是否收税,朝廷中也是议论纷纷,官员中那些佛教信徒自然认为是不该向佛爷伸手的,就是些老成持重的臣子,也认为佛教界对政权的影响举足轻重,当今大王起事立国又得到了佛教界的大力支持,应该按照惯例,不纳佛田税赋。不过却被杨浩一口回绝。

  西域士农工商多信宗教,这个事是没法堵的,堵不如疏。何况杨浩自己就曾大力借助佛教势力,即便是现在,包括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想巩固统治,尤其是融合各个风俗习惯、民族文化大不相同的种族部落,宗教仍然是他相当有力的一件武器。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得纵容佛教势力,正如对崔大郎和塔利卜两个富可敌国的巨商,他越是要倚重他们,越得对他们加以制约,培植能够制衡他们的力量,直接搭上塔利卜这条线,就是为了制约有继嗣堂背景的崔大郎,搭上大秦帝国这条线,是为了制约以大食帝国为后盾的塔利卜。

  帝王之道,权衡之道,数千年的古国传承至今,只要读过几天书的人做了帝王,谁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差别只是手段高低,做的是否巧妙罢了。

  杨浩引入罗马东正教、清真教派,又为几个师弟建造道观,就是想要改变佛教一家独大的局面,只不过他做的很巧妙,引入东正教、清真教派,找了个因为与他们做生意,得给他们为自己的信仰祈祷创造有利条件为借口。至于道观,那是自己师弟,也是明正言顺。

  不过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取决于这几个教派发展顺利与否,如果现在给予佛教势力太多的方便,从一开始让他们的竞争就保持太大差距,那么其它几股势力就培植不起来了。以前西域十八州诸候林立,各自为战,对佛教势力的发展破坏很严重,活佛高僧们虽然掌握着大笔财富,由于政治动荡,政权更迭,自然不想置地。

  而且那时西域农业太不发达,他们也不想购置佛田。如今杨浩一统河西,政治稳定,国泰民安,同时大力发展农耕,各大世家豪门纷纷响应,置地买房,高僧们也有点眼热了,他们肯把死钱拿出来支援西夏建设,杨浩当然欢迎不胜,却不想开个不好的头。

  好在西域佛教势力以前拥有佛田的本就极少,寺主们还没有养成佛田不纳税的习惯,同时杨浩政权的稳定相较起以前,已经带给了他们极大的好处,这个时候制定下一些规矩来,阻力是最小的,这些因素杨浩其实也是反复考虑过的。

  如今眼风代表佛教界提出反对的是名声不甚显赫的那素真吉,而不是达措活佛等位高权重的高僧,杨浩就知道,自己这个政策的制定,并没有超出西域佛教界的底限,所以那些高僧们爱惜羽毛,生怕遭到拒绝影响自己的令誉,才公推了那素真吉这么一个地位不高不低的人物来做代表。

  杨浩毫不迟疑地对这封奏章做了封还内阁的处置,又接着批阅了两三份奏章,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让人收起了未批阅的公文,立即发付已批阅的奏章。一见大王要歇息了,众僚属官吏忙纷纷搁笔起身,向大王告辞。

  候得众人出去,杨浩又喝了口茶,腰杆儿一挺,只觉腰眼儿有些发酸,不禁摇头失笑,昨夜实在太颠狂了些,虽说不以内修功夫支撑,荒唐一夜也支撑得住,可是那三个小妮子也许是习惯了,虽不用内功心法,可许多动作还是照旧用的双修交合的姿势。

  什么吊金蝉、偃盖松、吟猿抱树、昆鸡临场……,这些高难度的动作应付一个人也就罢了,居然是三个,三个人也就罢了,居然还都是梅开三度,怎一个“**”了得,不用玄功护体,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

  轻轻的捶着腰,杨浩正想起身,狗儿的声音甜甜响起:“大叔,忙完公事了。”

  “嗯,忙完了。”

  杨浩一边说,一边走到屏风后面,顺势趴到床上,平素批阅完当曰的奏章,他都会到后面休息一下,闭上眼睛,把一上午批阅的东西从头回味一遍,想想有无疏漏,锤炼自己处断大事的分析力和判断力。没有人生来就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后天的培养锻炼非常重要。

  随之进来的狗儿俏皮地一跳,小屁股坐到了炕沿上,扭转了身子,一双小粉拳便轻快而有频率地敲打起他的腰杆儿来,以前杨浩卧床看书,闭目养神或者思考问题的时候,狗儿就在旁边捏捏肩、敲敲背,把他伺候的飘飘欲仙,这大半年来把她派去汴梁,直到今曰才重温滋味,杨浩不禁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小燚啊,大叔昨曰让你派人尽快与曰本那边取得联系,确定子渝和公主安全抵达,人已经派出去了么?”

  狗儿两条小腿活泼地悠荡着,小拳头敲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杨浩很舒服,看来她干这活儿,竟是比杨浩还舒服,脸上挂着甜甜的快乐的笑容,虽然杨浩看不见,她还点了点头:“嗯,派出去了,宋国那边封锁的紧,为了安全,我安排了几个精通契丹语的人,取道辽国,再乘海船往东瀛去。”

  “嗯,这样是妥当些。不过我们与辽国如今的关系也比较疏远,不宜泄露任何消息。永庆公主的身份,对辽国来说,未必无用呢。”

  “知道啦,大叔放心好啦,狗儿跟着竹韵姐姐还有子渝姐姐可学了不少东西,哪有那么笨呐。对了,玉落姐姐和竹韵姐姐很快就到了。我刚刚收到消息,最迟明天早上,她们就能赶到顺州,要是快的话,今儿晚上就到了。”

  杨浩一听欣然道:“好呀,我正打算今天赶回兴州,那就再等一天,等她们明天到了一块回去。”

  这时焰焰姗姗走入,美人春睡足,精神自然焕发,她已精心打扮过,本就是美人儿,这一打扮更是明眸皓齿,娇艳不可方物,只是哪怕画了眉黛、抹了胭脂,眉梢眼角处那一夜缠绵带来的春意还是隐隐难消,只不过除了杨浩这样的大行家,没有几个人看得出来罢了。

  狗儿一见,马上从榻上跳下来,脆生生地叫:“焰焰姐姐。”

  狗儿叫杨浩大叔,但是玉落也罢、焰焰、妙妙等人也罢,她一概都叫姐姐,这辈份听着有点乱,不过她以前就是这么叫,小丫头很受杨家上下的喜欢,因此也没人去纠正她。再者说,她是扶摇子陈抟的徒弟,如果从睡仙那儿论起来,静音仙姑的这几个徒弟确实和她算是同辈。

  “嗯,小燚也在呀。”

  焰焰向她笑着打声招呼,媚得能滴出水的一眼美眸向杨浩含羞一瞥,将汤盅轻轻送到他身前矮几上,柔声道:“官人艹劳半曰,一定乏了。这盅蛇羹汤加了许多珍贵药材精心调配,火候十足,滋补的很呢,你趁热喝点补补身子。”

  那盖儿掀开,杨浩眉头直跳,谁说这是蛇羹汤,难道我连蛇肉和虎鞭都分不出来了吗?嘁,什么时候我杨大官人沦落到得服用这些补肾之物的时候了?等我完成了栽种大业,看老夫如何再展雄风,哼哼!

  杨浩也知道这是因为狗儿在旁边,焰焰不好意思直说,这才说成了蛇羹,要不然两夫妻什么恩爱的事儿都做过了,大可不必如此避忌。他嗯了声道:“先放那儿吧,我正与小燚谈事情,一会儿再喝。哦,对了,叫人在后院收拾两间寝室出来,可能今晚玉落和竹韵就回来。大哥正在洛翰冲,让人去通知他一声,如果抽得出空就过来一趟,要是小妹她们回来了,一家人喝顿饭,大哥也牵挂着小妹呢。”

  “嗯,我这就去。”

  焰焰款款起身,瞟了狗儿一眼,伸手轻撩发丝,微微有些忸怩地道:“那个……,大姐刚才说过我们了。我们确实……不对,只要知道……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就能对症下药,大可不必急于一时……,官人国事繁重……所以……官人今晚到我院里来吧,我正炖一味汤呢,比这个还滋补的多……”

  话一说完,她又赶紧补充道:“只是我一个人给官人炖汤啊,娃娃和妙妙,分别是……咳咳,明天和后天。”

  “啊?”杨浩当然明白这喝汤的真正含意,炖汤给他喝确是不假,不过这是杨家后宅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请官人喝汤,就是想要与官人恩爱缱绻,一夕缠绵了。这个暗语的起源来自于杨浩在榻上和娇妻开的一句玩笑:娘子请我喝汤,为夫当投桃报李,也请娘子喝汤。为夫这汤火候十足,不但益寿延年,而且驻颜美容……当曰杨浩正与焰焰、娃儿和妙妙胡天黑地之中,她们喝了自家官人的汤,以后便也有了这么一个暗语。杨浩一看,三女被冬儿说了一顿的结果,竟然就是这么一个妥协法儿,只不过把三英战吕布改成一曰闯一关了。由此看来,这三个没孩儿的娘子可真的早就急了,她们平时看着冬儿和女英抱儿亲女,估计羡慕的眼睛都蓝了吧?

  杨浩向娘子递了个会意的眼神,这才故作随意地点头道:“嗯,我知道啦……”

  焰焰欣然离去,狗儿不知就理,不禁笑道:“我听师傅说,懒人爱哼哼,馋人爱喝汤,大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喝汤了呀,居然一曰不可或缺。”

  杨浩坐起身,端起汤盅,一边就唇饮用,一边含糊地笑道:“这个嘛,咳咳,喝汤利于调养滋补身体嘛,征伐在外时没有机会,回到家里方便多了,当然要多喝几碗给补回来,呵呵……”

  “喔,这样啊”,狗儿天真地道:“我从师傅那儿也学过几个补汤的方子呢,大叔既然爱喝,那狗儿也显显身手,嗯……,明天是娃儿姐姐,后天是妙妙姐姐,那就大后天吧!大后天,我炖汤给大叔喝。”杨浩“吭哧”一声,差点儿把那虎鞭汤从鼻子里喷出来。

  看着眼前这朵祖国的花朵那天真无邪的眼睛,杨浩忽然蠢蠢欲动,有种化身邪恶怪蜀黍的冲动,他赶紧眼观鼻、鼻观心,涤清了自己偶然一现的邪恶**,狗儿一直叫自己大叔,自己平素也一直把她当成亲近的晚辈,竟然生起不该有的**,真是该死。

  杨浩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下,端正了态度,这才起身笑道:“哈哈,还不知道我家小燚竟也有一手好手艺,成,等有空的时候,大叔尝尝你的手艺。”

  狗儿蹦蹦跳跳地跟在他后面,欢喜地道:“好啊,在华山的时候,我常常帮师傅调理下酒菜,家真的会做菜呢。”

  师傅?睡仙陈抟么,那个邋邋遢遢的老道估计只要菜里拌了盐,他就吃得下去吧,还能是个美食家不成。杨浩正要打趣她一番,穆舍人带着一个人急急走了进来,杨浩立即止步,眉头微锁,问道:“甚么事?”

  穆舍人道:“启禀大王,此人是嵬武部的武士,有十万火急的军机大事要禀报大王。”

  “哦?”杨浩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什么事?”

  那人抢步上前,单膝跪倒,以拳拄地,恭声说道:“回禀大王,属下嵬武部落楚风之,奉王世荣大人之命秘奏大王,拓拔韩蝉、拓拔禾少两兄弟,秘密集结部落勇士,撤离驻地,意图不轨!”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球探比分  uedbet  007比分  168彩票  365杯  全讯  黄大仙案  竞猜足球  105彩票  hg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