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5章 多事之秋 上

第085章 多事之秋 上

  王世荣是拓拔韩蝉的幕僚,他本是世居敦煌的一个汉人,当初家族经商与曹氏子侄争利,被曹家挤兑破产,流落他乡,投靠了拓拔韩蝉,当初杨浩兵进夏州,刚刚坐上定难五州节度使的位置轻车简从巡访军营,拓拔韩蝉兄弟曾想对他不利,就是受了王世荣的劝解,方才打消不轨的念头。

  从那时起,王世荣就已暗中投靠了杨浩,仍然留在嵬武部落,只是因为这个部落人口众多,实力强大,而其族长忠心又大成问题,留下王世荣这个暗桩,就是为了看住他们。现在这枚伏子果然起了作用,及时送来了这个消息。

  杨浩听楚风之讲罢事情经过,眉头一蹙道:“他们集中精锐先行离开了兜岭,没有言明去处?”

  “是。”楚风之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当时他们两兄弟正在集中族中长老议事,或许后来说清了他们的目的,只是他们行动鬼祟,举止谨慎,王大人担心他们会加强全寨戒备,那时消息就送不出来了,因此半途借口方便退出大帐,匆匆嘱咐小人几句,便让小人马上赶来通报大王,因此后来情形如何,小人并不知道。”

  “嗯……”杨浩点了点头,沉吟不语。

  穆舍人道:“大王,我西夏诸部头人,对本部人马都有绝对的调动指挥之权,其权柄实比一军主帅还要为甚,未奉诏令,集结大军,只这一条就是目无君上了,何况他们必然有不轨企图。正所谓兵贵神速,依微臣之见,应即起夏州兵马进行弹压,再令灵州兵马驰援,以尽快平息此事造成的影响。”

  杨浩坐在案前,屈指轻弹,沉吟半晌,抬头问道:“小燚,飞羽堂可收到了什么消息?”

  狗儿马上干脆地答道:“没有,我明天回来,连夜交接了飞羽堂的事务,今儿上午又处理了一上午的情报,不管是事涉嵬武部的消息,还是其他部落征调人马的消息都没有。”

  杨浩轻轻点了点头:“嗯,飞羽随风虽无通天彻地之能,不能掌握所有的风吹草动,不过如果有人有所图谋,大举调动兵马,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嵬武部未奉诏谕,擅离驻地,自然要按国法军令严惩的,不过在事情原委没有搞清楚之前,就妄动兵马,以诛逆之罪讨伐,那可不妥。”

  他站起身,负着双手在房中慢慢踱了一阵,吩咐道:“下旨,令夏州李继谈部,立即移防兜岭,借替嵬武部的防务。令银州柯镇恶、灵州杨延朗加强戒备,密切注意自兜岭至夏州一线消息。”

  穆舍人连声答应,匆匆草旨,杨浩又对马燚道:“小燚,着令所部,立即查清嵬武部的去向,弄清他们擅离职守的原因。”

  狗儿答应一声,匆匆退了出去。

  ※※※※※※※※※※※※※※※※※※※※※※※※碧绿如海的草原上,简陋的营寨外面,大队人马呈半月形护住了身后的一顶顶毡帐,刀出鞘,箭上弦,严阵以待。

  对面,是呈锥字形屹立的一路人马,看样子刚刚疾驰而来,马嘶人吼,杀气腾腾。阵营最前面,是拓拔韩蝉和拓拔禾少两兄弟,对面的首领却是一个魁梧的几乎把那骏马都压垮了的雄伟大汉,一柄硕大的弯刀挎在他的腰间,掌中还横着一杆三股托天叉,他虽是懒洋洋地坐在马上,但是睥睨之间,自有一股英雄傲意。

  “拓拔昊地,你个狗娘养的,趁早滚出我嵬武部的驻牧之地,否则的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哦?”那大汉把钢叉往马鞍桥上一顿,漫不经心地抬起眼皮,一副怠赖相,懒洋洋地问道:“怎么个不客气?”

  拓拔韩蝉马鞭一指,厉声大喝道:“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

  大汉哧哧地笑了:“好威风,好煞气,真他娘的好本事。嵬武部骁勇善战,在我拓拔氏诸部落中那是赫赫有名啊,我拓拔昊地久仰威名了。这一次,大王调嵬武部镇守兜岭,我琢磨着哇,就凭嵬武部两位好汉的威名,怎么着还不杀得他呼延傲博丢盔卸甲?

  这可倒好,嵬武部在两位英雄的率领下入驻兜岭,叫呼延傲博杀得溃不成军,呼延傲博还没杀过来呢,两位倒是拔营起寨,先来个溜之大吉了。要论起这逃命的功夫,两位还真是无人能及。”

  拓拔韩蝉一听肺都快气炸了,戟指大骂道:“你还有脸说?你苍石部落两寨人马连战连败,毫无骨气,竟然投靠了呼延傲博,他们投了也就投了,打呼延傲博没本事,掉过头来对付我们倒是威风凛凛,一马当先,要不是因为他们为虎作怅,我们还不会退出兜岭呢,我……我曰你个姥姥,这片草原本是我嵬武部驻牧之地,你倒底让是不让?”

  拓拔昊地把脸一沉,喝道:“混帐东西!我姥姥可是你表姑,你个忤逆不孝的东西!让出这片草原牧地?嗯?亏你想得出来,这块地方哪儿写着嵬武二字呢?大王已把这块牧地赐给了我们苍石部落,你说让就让?兜岭一带水草丰美,山上又尽是奇珍异宝、猎物无数,这样一个好地方你都守不住,还腆着脸来向我作威作福?”

  拓拔韩蝉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不错,兜岭一带因为山势遮蔽风雪,且有山泉滋润的缘故,确实草地丰美肥沃,那莽莽群山之中,更有无数的天材地宝,和数不清的飞禽走兽,不管是放牧还是狩猎,都足以养活一个部落,而且可以生活的比大多数部落更好。

  可是问题是那山峦是一分为二,河西陇右各据一半的,而河西陇右又是处于敌对状态的,从苍石部落调过去的两寨人马受嵬武部挤兑,生死两难之际干脆投了陇右的呼延傲博,反过来视嵬武部如寇仇,引着呼延傲博的人马,你放牧我就抢劫,你打猎我就放冷箭,折腾得嵬武部不得安生,偏又没有足够的实力还以颜色。

  他们屡屡上书朝廷,结果都被种放压了下来。这本在意料之中,他们现在可是打着张浦的烙印,属于张浦一派的势力,而张浦和种放正斗得水火不容,种放岂能不打压他们。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听人说自己原本的牧场被朝廷拨给了苍石部,这才愤然离开兜岭,赶回来抢夺牧场。

  拓拔韩蝉把缘由一说,拓拔昊地竟也勃然大怒,森然道:“你也好意思说?若不是你们把我部落两寨人马顶上去蓄意陷害,他们走投无路的话,怎么能弃了祖宗投奔他人?我苍石部损失了整整两寨人马,这块牧场就是朝廷给我们的补偿!”

  “大哥,和这小畜牲说这么多废话作甚,他不肯让出来,那咱们就自己抢回来。给我杀!”

  一旁久已不耐烦的拓拔禾少忍不住了,举起大刀厉喝一声,一拨马头便引众扑去。

  “放箭!”

  拓拔昊地毫不含糊,立即命令严阵以待的部落勇士还以颜色,他们以游牧为生,草原就是他们的土地,牛羊就是他们的庄稼,就像农耕民族把土地看得重过一切,草地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宝贵的财富,岂肯相让?

  利矢如雨,飞射而来,瞬间便射倒了百十匹人马,这些冲锋向前的嵬武部勇士都是从部族中抽调的精锐,大队人马还在后面,这些精锐个个骑射精湛,身手敏捷,一见箭来,或镫里藏身,或举盾相迎,或兵器格架,被射中的人也并非个个中了要害,但是中箭落马,暂时就失去战力却是一定的。

  苍石部落的人也并非一味的坐以待毙,一轮箭雨射罢,拔出兵刃便向上前来,双方勇士纵辔急奔,挥刀如林,以一种泄堤洪水般的速度猛地撞击在一起,在一片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策骑冲突,拼死厮杀,同样的正面破阵、侧翼冲锋,凿穿而过,战如山崩……※※※※※※※※※※※※※※※※※※※※※※※※※※※※※兴州,李之影李老爷子的府邸。

  李老爷子白眉白须,赤红的脸庞,年逾八旬,仍然精神矍烁,身手灵活。他的辈份在拓拔李氏家族中如今是最高的,比李光睿、李光岑这一类领军人物还高一辈,在李氏家族中拥有极高的声望,李光睿、李光岑相继去世后,掌握了李氏政权的李光岑义子杨浩对原夏州派系并未厚恩拢络,大失所望既而心生怨恚的李氏族人便不约而同地向这位老爷子身边靠拢,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

  不过老爷子已经八十多岁了,早已斟破世情,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家族晚辈上门拜见,可以。年纪大了,别无所求,不就希望儿孙满堂,承欢膝下么。不过,要是跟他说点部落间的零零碎碎,朝廷上的恩怨纠葛,他可不爱听,马上就哈欠连天,昏昏欲睡。

  没多久,那些家族子侄便大失所望,再也不登门了。可老爷子不在乎,要不是胸怀豁达,平平安安活到这么大岁数可不容易,老爷子乐天知命,根本不在乎。李老爷子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哇……”

  李老爷子喜欢玩鹰,打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年轻的时候他是部落中最出色的武士,骑射双绝,无人可比。只可惜,他不是李氏嫡系宗支子弟,而且同时代的宗支弟子当时也着实出了几个杰出人物,李彝超、李彝殷、李彝敏几兄弟个个文武双全,足智多谋,也显不出他李之影的本事。

  一晃儿几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些堪称人杰的堂兄弟一个个都踏上了轮回路,喜欢玩鹰的李老爷子倒是越活越精神。

  他挽着雪白的袖子,用一柄锋利的小刀切着鲜肉,把肉切成细细的肉条,然后顺手一抛,三只雄鹰在空中盘旋,作势欲击,李老爷子手中的肉条儿一扔出去,三头雄鹰便俯冲而下,抢到肉条的鹰立即展翅飞去,直冲云宵,另两头鹰便重又进入了盘旋的状态。

  一个穿着金边胡服,发辫缠头的党项老者站在一旁,垂手看着老人悠闲地喂着盘旋于空中的雄鹰。

  “啪啪!”老爷子轻轻拍了拍手,发辫缠头的老者立即从袖筒中摸出一条洁白的手帕恭恭敬敬地递过去,老爷子擦了擦手,举步往厅中走,缓缓在椅上坐下,发辫缠头的老者忙为他斟上一杯茶。

  老爷子举杯在手,轻呷一口,淡笑道:“嵬武部拓拔韩蝉两兄弟已经离开兜岭了?”

  “是。精锐尽出,老弱妇孺带着帐幕牛羊也自后离开了。”

  “呵呵,兜岭那边没有留给呼延傲博留下可趁之机吧?”

  “哪能呢,有老爷子的吩咐,我自然会注意的。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咱们李家闹家务,不能让外人捡了便宜。嵬武部的那个王世荣吃里扒外,早就是大王的耳目了。这一次,我特意利用他提前向大王通风报信了,大王那边闻讯势必马上派人接过兜岭防务,断不致教陇右的吐蕃人杀过来的。”

  “嗯!”

  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成了,就到这儿吧。朝廷的飞羽随风不是吃素的,动作再多些,说不定就叫大王看出了端倪。从现在起,你什么都不要做啦,只管瞪大眼睛看着,看他拓拔兄弟能折腾出多大的动静来,看大王如何处理此事。大王处治嵬武部,对咱们是好的;大王要是不处治嵬武部呢,对咱们一样是好的。”

  发辫老者道:“那咱们……”

  “咱们得等,等咱们李氏本宗越来越多的人站过来,等到力量大到法不责众的时候,那时才能发难。”

  说到这儿,老爷子的眼神忽然有些凌厉:“不过,你记住,我们的目的,只是逼大王让步,予我们李氏一族更大的权利、富贵和方便,树立我李氏一族凌驾于河西诸族之上的地位,而不可觊觎大位。”

  发辫老者陪笑道:“那是,那是……”

  老爷子晒然淡笑,垂着眼皮道:“虽说杨浩本宗一族还没树立多大的根基,似乎只要倒了一个杨浩,他这一门也就都倒了,可问题是,就算你有千般本事,真的能推倒他,也没有一个人够资格代替撑起这门户来,到那时,咱们这西夏国马上就得土崩瓦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懂?”

  “懂懂,是是,侄儿记住了。”

  “你去吧,老夫乏了,一会儿得睡个午觉。”

  “好好好,老爷子请好生休息,侄儿告退。”

  发辫老者一转身,一抹不屑的冷笑便浮上唇梢:“自以为是的老东西,你不成,不代表别人就不成,你以为我只有你一个倚仗么?要不是现在还要借助你的声望……哼!且容你再倚老卖老几曰……”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包装网  爱博体育  金沙国际  澳门足球商  资枓大全  hg行  188小相公  天富平台注册  一语中特  世界杯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