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8章 先下手为强

第088章 先下手为强

  月氏遗址在甘州城西北,并不太远,不过平时少有人踪。

  阿古丽王妃带了七八名贴身侍卫,清一色戎装荷箭的女子,离开可汗王宫,先在北面城效驰骋了一阵,假作狩猎,未见有人追踪,这才斜刺里奔向月氏遗址。

  对杨浩的到来,阿古丽王妃心中忐忑不已。如今的甘州虽以她为主,主要原因倒还是因为当初她是夜落纥可汗的王妃,身份尊贵,否则三人中绝对不会是她成为甘州军政第一把手。但是她虽成为甘州之主,甘州真正的政治架构却是三套马车,斛老温和苏尔曼的实际权力并不比她小,也就是说,她对其他两人的部落控制力有限,正如杨浩目前对甘州的控制力,名份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这个时候,苏尔曼与李继筠的来使秘密达成协议,虽说她还没有表态,但是这种接触,和对苏尔曼的掩护,实质上已迹同反叛。这个时候杨浩突然出现,阿古丽岂能不做他想。再者说,杨浩如今是西夏一国之主,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甘州城,而且鬼鬼祟祟不肯入城,偏要约她与城外相见,阿古丽王妃本就心虚,是以更加生疑。

  不过越是起了疑心,她越是不敢抗命,她不知道杨浩是否知道了什么,已经知道了多少,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赶来,暗中却也有所戒备。

  月氏遗址,当地人又称为甘州老城、黑水国古城,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历史遗迹,在河西古道上,经常可以看到许多历史小城遗迹,或者因为流沙的侵袭,迫使居民一夜迁徙,或者因为战争屠城,一夜之间成为鬼城,又或者因为地龙翻身、河流改道,失去生存条件而渐渐凋零。杨浩当初追击李光睿时于无定河畔中计被围于陶谷城,那就是一座历史废墟。

  不过黑水国古城遗址比陶谷废墟要大得多,史前遗址、汉唐古城、古寺院遗址、古屯庄、古墓葬在这里集为一体,许多坍塌毁陷的建筑和残垣断壁摇摇不倒,满目的瓷片汉砖,连同四周绵延起伏的沙丘,来到这里,仿佛穿越了历史的隧道,幽暗中依稀可以听到刀剑的撞击声、市肆的叫卖声、茶楼的稳弦声和逃离古城时慌不择路的呼喊声。

  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沼泽湖泊众多,地貌十分复杂,沙丘、湖泊、芦荡、湿地……,站在高处,看着这历史古迹,仿佛看到了钻木取火的古人、月氏古国的游牧、汉匈之间的战争、茶马交易、兵防屯驻、沙毁古城,曾经的繁荣、如今的悲壮交织在一起,静静地送走一个个夕阳,迎来一个个黎明。

  阿古丽王妃穿一身骑袍,背一张弓,负一壶箭,小蛮腰上挂一柄短刀,足下着一双高腰皮靴,骑着一匹枣红马儿,在几个亲信和侍卫的陪同下驰进了芦苇荡。

  站在远处半倒的土墙后面,杨浩已经看见了她,在他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站着几名行商打扮的侍卫。从这里正好能看到策马而来的阿古丽王妃,阿古丽虽是弓马娴熟,惯于跨鞍打浪的身子,但是腰枝仍如柳枝一般纤细,臀部仍如蜜桃儿一般挺翘,远远望去,笔直坐在马上的她,那s形曲形即便是坐着,也是一目了然,当真是天生丽质,女子味道十足。

  很快,她进了芦苇荡,马行其中,激起苇花如雪,这时望去,唯见人身半马,就好象一个美丽的半人马行于云端,身姿曼妙,若隐若现。

  杨浩选择在此与她相见,也是迫于无奈。在他原本的计划中,只是发现曾经使他得以迅速扩张的定难军班底在他立国称王之后渐渐成了他的负担和阻力,他们以功臣自居,以皇室宗亲自居,只知索取,不知付出,不管朝廷推行什么军政大略,首先的阻力、最大的阻力就是来自这一集团:拓拔氏集团。

  而且随着杨浩并未让他们遂意如愿,他们之中许多人开始公开发表反对意见,从各个方面进行掣肘,阻碍这个新兴国家的发展,杨浩意识到如此下去,这群人起的反面作用将越来越大,西夏国小力微,可禁不起宋辽一般的内乱折腾,可是他又不可能向这些人妥协,所以他决定拔苗助长。

  既然内乱的裂隙本就存在,而且不可能牺牲国家利益予以弥合,从而把一个政权集中的封建王国退化到以前约束力有限的部落联盟式政权,那么不如让其提前发作,利用建国之初,自己这个开国之君拥有莫大的权力,对全局力量的掌握得心应手的时候,尽快铲除这一毒瘤。所以他一面对拓拔氏集团进行分化,拉拢其中开明、忠诚的一派力量,一面对落后、反动的另一派力量进排挤、打压,以促其提前爆发。

  他事先就对种放、丁承宗等心腹说过,他这是在玩火。可他没有想到,这火竟然烧得这么快,真的快要超出他的掌握之中了。他并不知道拓拔李氏辈份最尊的李之意正在暗中推波助澜,以火中取栗。他也不知道李之意的侄儿正在秘密策划的东西,飞羽密谍之所以给人一种无孔不入的印象,是因为它拥有一群极高明的斥候,在有所针对的方面打探消息时效率极高。可他做不到对内对外,对星罗棋布于河西各处、族群庞大的拓拔氏族人都进行无孔不入全方位的监视,如果那样,飞羽密谍至少得扩张十倍,光是这个谍报部门的投入就能拖垮西夏国的经济,而且如此之庞大的一个组织,势必变得臃肿起来,搜集的情报面虽然宽了,却未必深入,其效率未必比现在更好。

  但是他还是从搜集上来的情报中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他的情报人员目前除了重大搜集宋国和陇右的情报,就是对河西军事、经济、政治、民生各个方面进行情报搜集,如果有人想要有什么举动,而且不是突发事件的话,那么他或者要招兵屯粮、或者要调兵遣将,事前的准备,总会引起一些无法掩饰,可以让人注意到的现象,这样的现象一处两处并不稀奇,可是所有情报完全集中上来时,却会引起他的警觉。

  他感觉到,似乎正有人利用这种矛盾冲突,把事情向着连他也难以预测的方向发展,他想玩火是为了灭火,可不想让它成为燎原大火,所以在他原本的设计中,仅仅只是起着掩人耳目、毁其令誉,使得宋国方面放松警惕的甘州势力,这时就要起到比较大的作用了。

  所以,他假借生病停了朝会,秘密赶到甘州,想与阿古丽王妃再做一次密谈,修正一下自己的计划。在他已经收集到的情报中,并没有对甘州估固浑部落产生疑心,因为估固浑部落的苏尔曼与李凌宵等人的接触也不过就是这两天的事,估固浑部落还没有什么异动,而苏尔漫做为一族之长,做为甘州的重要领袖,每天会见接触的人成百上千,对方再刻意隐藏身份,是没有那么快发现异常的。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到来,会让阿古丽王妃芳心忐忑,生起戒备之意。

  千年风雨,黑水城的树都成了古树,路都成了老路。路边上几多废弃的古建筑于沧桑中无语,残垣断壁间弥漫着古老的宁静,而这时姗姗走来一位胡装的丽人,于是一切古老都变得生动起来。

  杨浩也带着不多的侍卫,秘密出行,本就不能带着太多的人,只要行踪足够隐秘,却也不必担心什么危险,现在的河西古道上,马贼游匪几乎全然不见了,要知道艾义海本就是河西马匪中第一条好汉,有他投在杨浩麾下,其他大大小小的马贼要么也投了朝廷,要么在变成了官军的马匪清剿下彻底失去了踪影。至于朝中可能心生叵测的势力,杨浩对自己此番出行的隐秘程度还是很有信心的,有竹韵这个匿踪隐行的大行家亲自策划,谁想追踪到他的去路实不容易。

  不过竹韵此次并没有跟来,她和狗儿主动请缨,去擒拿拓拔韩蝉兄弟了。拓拔韩蝉兄弟果然不肯奉诏,老老实实赴京请罪,他们撕了圣旨,斩了钦使,摆开架势誓要夺回嵬武部百年来的牧场草原,与拓拔苍木的苍石部落越大越凶,其行其为,已被种大学士定为反叛。

  其实这种行为放在中原任何一个王朝,都是证据确凿毫无疑问的反叛,但是拓拔韩蝉兄弟并不认为自己在造反,他们确实没有推翻杨浩自己当皇帝的意思。他们不想守兜岭了,他们想拿回世代游牧于其上的丰美草原,仅此而已。

  擅离兜岭,违抗军令?

  是啊,怎么了?我又没叛变投敌,我守不住,不想守了嘛。

  抢夺草原,与苍石部落大打出手?

  是啊,怎么了?那草原以前就是我们家的,我想要回来,不成吗?

  撕毁圣旨,斩杀钦使?

  是啊,怎么了?什么狗屁圣旨,不就是一张纸吗?说起来,那还是绸子做的,撕着还挺废劲的呢。钦使?钦使是什么玩意儿,不就是大王跟前的一条狗吗?宰了就宰了,他再近有我们跟大王近嘛,要论起来,我们爷爷的爷爷和李光睿大人他爹的爷爷是堂兄弟,我们跟大王是兄弟关系,有啥大不了的?

  虽说西夏已经立国,建立了王朝政权,但是在他们心里,和以前那种松散的游牧政权联盟没啥区别,西夏王杨浩和可汗、单于也没什么区别,一家人闹家务,违反了几回命令,杀了几个下人,大不了大军压境时乞降赔罪,族人酋领再出面说和一下,也就完了。野离、细封等党项七氏当初和李光睿大人杀得脸红脖子粗的,只要一竖起降旗,还不是马上息事宁人?那还是外人呢。

  总之,这就是不习教化、不知王法的野蛮人表现。许多随大流跟着起哄抵抗新政的拓拔族人,也正是出于这种心理,所以才成了拖朝廷后腿的一员。对这些人,杨浩没有几十年的时间来慢慢教化,而且君臣上下的教化之功对从小就学习掌握这种理论的小孩子才见效,对这些已经成年、舛傲不驯的部落头人,远不如血淋淋的惩罚更加奏效。

  所以拓拔韩蝉兄弟就在杨浩的有意为之下,在李之意那老狐狸的有意为之下,做了儆猴的那只鸡。

  简而述之,这是一对很傻很天真的夯货!

  出头鸟,他们已经做了。嵬武部落与苍石部落大打出手,分化拓拔氏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杨浩不想让他们继续打下去了,那消耗的可都是他的人呐,杨浩现在最缺的就是人,从大食和罗马运来的奴隶终究有限,从其他地方自然流动来的人口也进展缓慢,自己生吧……,杨浩就算号召所有的西夏男女,全部以自己有限的生命投身到无限的种马事业当中去,要见效也得十多年以后,所以既然目的已经达到,杨浩就想以最小的损耗解决嵬武部落的事情。

  杨浩本想以李继谈、杨延朗的正规军团,再加上拓拔昊地、小野可儿的部族军四面合围,以强大武力强迫拓拔韩蝉兄弟投降,不过调动一次大军烧进去的就是无数钱粮,所以竹韵和狗儿主动请缨,决心以擒贼擒王的手段迅速扑灭嵬武部落的反叛。

  杨浩曾经许诺过,一旦自汴梁回来,就再不让竹韵离开都城执行危险的任务,一方面,是因为上一次自陇右回来,竹韵那一身血淋淋的伤势吓着了杨浩,他和竹韵既似上下尊属又似朋友,曾经的技艺切磋和讨教,还带着几分师兄妹的情份,他不想有一天接回来的是竹韵的一具尸体。

  另一个原因是,竹韵做为一个杀手,这么多年来一直孑然一身,独来独往,现在她已经不小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她今年都二十四了,二十四了呀!谁见过这么大还没出阁的老姑娘?正在飞羽堂做首席武术教官的古老爹急得眼睛都蓝了,女儿都这么老了,没嫁人、没生子,这还像话吗?

  他现在都不指望女儿能被大王看上了,随便哪个男人,只要让他尽快抱上外孙子,他就知足了。何况,怀州都指挥使马宗强对他女儿很有意思,女儿要能嫁他却也着实不错。为此,他不只一次吞吞吐吐地向杨浩表达了为人父的心中苦恼,杨浩想让竹韵留在都城,稳定下来,也是希望她能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

  可是竹韵是个闲不住的人,什么也不让她做,整曰留守京城,她就觉得自己什么价值都没有了,这一次和狗儿去擒拿韩蝉兄弟,就是她撺掇出来的计划。杨浩被一大一小两个妮子拉着胳膊一阵央求,头皮发麻中只好同意了,不过他当着古老爹和许多亲信将领的面,以西夏王的身份给了她们父女一个郑重的承诺:有功当赏,有过则罚。竹韵为他取回过传国玉玺,立下不世之功,此番若再擒下拓拔韩蝉兄弟,免致西夏硝烟四起,那么两功并赏,古家父女可以向自己提一个请求,只要不违背王法、不伤天害理,他无有不允。

  这句话,他还让穆舍人隆而重之地记了下来,古老爹心领神会,这是大王要为女儿指婚呐。兴高彩烈的古老爹不等女儿表示意见,便连忙代她答应下来,于是竹韵和狗儿就起程赶往夏州去了。

  杨浩则命夏州李继谈、灵州杨延朗从旁协助,一旦擒首成功,立即控制整个嵬武部落。这一次,他打算从嵬武部开刀,改组部落建制。对西夏一十八州的城市工商业者、乡村农耕业者的统治基础改造已经尘埃落定,但是对以畜牧为主的游牧部落的组织统治秩序并没有太多改变,部落头人对该部落的掌控权仍然大于朝廷的影响力,杨浩想对其进行改组,在保持游牧部落因为生产方式和流动放牧的特点下必须保持其部落首领对所部拥有灵活权力的基础上,编户分组,改世袭为流官,借此剥夺和削弱原来部族酋领对部族百姓的直接控制,各领部的首领设为流官,对流官定期轮换,并根据考评成绩升降任免,就能最大限度地将这些部落掌握在手中。

  杨浩并不打算对所有部落一体施行新政,那样的话,拥护者也会马上变成反对者,但是对反叛部落征服之后如何安排,那就是他的权力了。嵬武部的败亡不会是一个结束,那些舛傲不驯、心怀不恭的部落头领一定会组织更大的反扑,那时大义所在,掌握了名份,他就能改组更多的部落,留下来的部落现在是忠诚于他的,而将来……就算他们的子孙后代失去了祖辈对自己的那种敬畏和忠心,朝廷直接掌握的力量已是绝对多数,也搅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接下来的计划中,他想让阿古丽王妃发挥更大的作用,而表面上,由于他对阿古丽王妃的垂涎,阿古丽王妃是被羞辱之后愤而离开兴州的,又不能把她召去相见,所以安排妥当这一切之后,杨浩就秘密赶到了甘州。现在,他的心情其实是很沉重的,他看到了一些未来的危机,想着在自己手中尽快把这些危机消除,可是事态的发展显然比他的预计更加严重。

  隐在暗处的敌人哪怕实力比明处的敌人弱小十倍,其危害也可能比之强大十倍,甚至一举颠覆也未可之,可是事已至此已无法回头,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而阿古丽,在他的计划中作用本是微乎其微的,让她担此重任,她的能力够不够?她有没有那样的忠心?这些都是问题。

  “阿古丽见过王上。王上怎么突然来了甘州?”

  杨浩正思绪万千的时候,阿古丽一行人已来到近前,阿古丽翻身下马,止住了侍卫的脚步,款款行至杨浩面前,盈盈下拜。

  “啊,王妃请起。”杨浩收回心神,急忙上前搀扶。

  阿古丽听他一唤,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窘色,杨浩也察觉到称呼有些暧昧,不禁讪然一笑,用一副深沉地表情掩饰了自己的窘意:“此来甘州,本王是不得不来啊,现在……有些事情,似乎已经超出了我的把握。”

  他若有深意地看了阿古丽一眼,说道:“本来当初只是想让王……阿古丽大人助本王一臂之力,做一出戏给天下人看,现在看来,大人要做的事恐怕不止如此了。”

  阿古丽被他盯了一眼,心中不由卟嗵一跳,强作镇定地道:“王上此言何意?”

  杨浩冷冷一笑,说道:“我本是有意制造事端,引蛇出洞,谁知道,不但引出了蛇,还引出了蟒,有人也想利用这个机会,从中作乱呢。”

  阿古丽脸色微微一变:“竟有此事?”

  杨浩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对那隐藏在暗处动作的对手还全然无知,只是凭着手中有限的资料察觉到有人在利用拓拔氏的这场内乱,就算他有绝对的把握阿古丽会忠于自己,除非参予核心机密的身份,也应该给予她最大的信心,而不是让她跟着自己疑神疑鬼。

  何况杨浩没有那么大的把握,在任何情况下,这位甘州回纥人的女首领,都会对自己忠心耿耿。曾经的对战沙场,这位王妃可是给杨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个女人凶猛如狼,狡猾如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像一匹野马,驾驭不好的话,就会被她那双漂亮长腿下的小蹄子踢个满脸开花。

  所以,杨浩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又是冷冷一笑:“这个人位高权重,却不知自爱,妄图颠覆朝廷,哼,本王的‘飞羽随风’名满天下,又岂是吃素的,他却不知本王对他的一举一动早已了如指掌,如果想要收后他,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可笑他还自以为隐藏的够深,大计可以得授。”

  能利用时局翻云覆雨,而且乱中取利的人,眼下自然是在西夏王朝中位高权重的人物,杨浩吹完了牛皮,就想把自己的打算告诉阿古丽,不料阿古丽心中有鬼,对号入座之下,只当这是杨浩说给她听的,暗自心惊之下,她的手背在后面,向自己那几名贴身女侍卫悄悄打个手势,同时手掌轻轻滑到细若柳枝的腰间,状似不经意地整了整腰带,却把短刀挪到了能以最快速度拔出来的位置,脸上露出一副颠倒众生的迷人微笑,柔声问道:“那么王上打算如何对付她呢?”

  杨浩微笑道:“本王本想派两个刺客悄无声息地干掉他,不过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引他把全部实力暴露出来,一举歼之,一劳永逸的好。所以,本王亲赴甘州,来见你阿古丽大人了,呵呵呵……”

  杨浩下一句“本王想与你共谋此事,除此歼孽”的话还没说出来,阿古丽王妃两道黑亮妩媚的眉毛攸地一拧,掌中一柄雪亮的小弯刀凭空一闪,已然架在了杨浩的颈上,杏眼凶睁,冷笑道:“想杀我?老娘先做了你!”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女性健康  欧冠直播  伟德微信头像  足球外围  246天天好彩舰  澳门足球记  365bet  188小说网  威廉希尔app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