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89章 惊声尖叫

第089章 惊声尖叫

  阿古丽这个举动大出杨浩侍卫的意外,阿古丽对杨浩一直恭恭敬敬,在兴州时两个人人前作戏,似有还无的那种暧昧,杨浩这些贴身侍卫更是一清二楚,所以一见二人谈话,而阿古丽的侍卫们站得又比较远,所以他们也自觉地站开了些,惊觉不妙时已来不及救援。

  侍卫们眼见大王被阿古丽制住,立即掣出兵刃,犹如凶狠的狼群向前猛扑过来,阿古丽的女侍卫也满脸惊讶,但是却未忘记自己的职责,一见如此情形,护主之心立起,马上也拔出利刃迎上前来。

  两下里眼看就要发生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情势一触即发之际,杨浩和阿古丽同时喝道:“住手!”

  侍卫们同时站住,凶狠地瞪着对方,杨浩看着阿古丽,脸上渐渐浮起古怪的神色:“你?就是幕后主使?”

  阿古丽眼中攸然闪过一丝困惑:“你说的……不是我?”

  杨浩无语,他怎知道,本来故作胸有成竹,只是为了给阿古丽几分信心,居然就这么诳出这么一条大鱼来,他盯着阿古丽道:“为什么要背叛我?你想要什么,称王称帝?”

  阿古丽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他刚才所说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奈何自己心中有鬼,越听越觉得他说的就是自己,此番引自己出来,不知想了怎样恶毒的手段要摆布自己,她本就是暴雨雷霆、水火一般的姓子,当下想也不想,凭着本能的反应要把危险扼杀在自己手中,不想却是自投罗网,一时也是懊悔不已。

  眼下已无从分辨,阿古丽咬牙道:“胡说!我只想要族人有个安定平稳的生活,有一条出路,心愿足矣,称王称帝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我几时有过这样的野心?”

  “那你为什么?”

  “我……我什么也不为,我根本没想过要反你,根本就是……就是……”说到这儿,阿古丽也不知该怎么解释下去了。

  杨浩看她既是懊悔又是焦急,一脸的左右为难,也不像个暗中谋略大事的人,便觉得其中大有隐情,可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样的隐情,令得阿古丽对号入座,把他口中的暗中谋反者当成了她自己,只得试探着问道:“你无反意?本王现在已落到你的手中,你想怎么办?”

  这一问,阿古丽更是没了主意,杀了他?虽说他是秘密而来,可朝中绝不会无人知晓,而且就算能把他身边这几个侍卫都留下,可谁能保证他暗中没有另布伏兵?只晓逃走一个,那便大势去矣,就算铁了心与李继筠建立同盟,眼下也不是造反的时候,甘州势必玉石俱焚。

  不杀他?眼下已对他钢刀加颈,我还有退路么?此时放手,他肯放过我么?阿古丽进退失据,迟疑半晌,方才色厉内茬的地道:“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摆布你,那便怎么摆布你,既已落到老娘手中,还由得你做主张么?”

  杨浩忽然笑了,笑的一脸灿烂地道:“在中原,女子三十以后,方可自称老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没到三十岁吧?”

  阿古丽只是偶见中原女子凶悍撒泼时自称老娘,是得极有气势,所以方才狠劲上来,便也有样学样了,哪知这其中还有许多规矩,眼下竟被自己的阶下囚给嘲笑了,登时胀红了俏脸,怒道:“笑什么笑,信不信老……我现在就一刀宰了你?”

  “不信!”杨浩微笑道:“你记着,真的想杀一个人时,千万别和他说太多的废话,要不然,说不定要反受制于人了。”

  阿古丽冷笑:“你已在我掌握之中……?”

  一句话还未说完,杨浩忽然一歪脖子,只听“嚓”地一声,好象脖子断掉了,整个脑袋向左一歪,横亘在肩头上,把阿古丽吓了一跳,紧接着杨浩的手动了,右手一抬,并指如剑,便向她的手腕敲去。

  阿古丽大吃一惊,马上横刀欲划,凭着那刀子的锋利,她自信这一刀下去,即便不能削断杨浩的脖子,至少也能切开半边,神仙也救不得他姓命,不想用力一划,那刀子竟纹丝不动,杨浩整个头颅好象失去了颈椎的支撑,完全侧向左边,竟然用颈部肌肉牢牢地钳住了她手中的刀。

  阿古丽大骇,臂上用力,使劲向外夺刀,这时杨浩的手指已经到了,在她腕部一敲,阿古丽只觉半边胳膊都麻了,若非正好用力拔刀,这一下便要刀子脱手。

  杨浩屈指一弹,卸了她手上劲道,随即便缠上了她的手腕,想要制住她,方才她含糊的言词令杨浩大起疑窦,若不问明其中真相,他实难安心。不料香滑玉腕在手,脑袋堪堪抬起,杨浩眸中忽地精光一闪,原本要反扭过去的大手忽然变了力道,向自己怀里一带,阿古丽哎呀一声,一跤便跌向他的怀里。

  这时阿古丽凶悍的劲头儿都显了出来,好象一只武装到牙齿的野猫,虽不如杨浩力大,被他扯得向前跌出,犹自杏眼圆睁,咬牙切齿,借着身子向前跌出的力道,左膝屈起,重重向他下阴顶去。任他杨浩有一身如何古怪的武功,也未必能练到这样的地方。

  杨浩没想到她这时仍然伺机反扑,身形一扭,让开了要害,阿古丽一膝重重撞在他的胯骨上,杨浩和阿古丽都觉痛楚难当,不由同时叫出了声。这一声叫喊还未落下,一枝羽箭“噗”地一声,便重重掼进了杨浩的肩胛,杨浩闷哼一声,仰面便倒。

  原来,方才杨浩想要扭住阿古丽胳膊时,瞧见她背后一点寒芒自芦苇荡中激射而来,直取她的后心,杨浩只道有人要杀人灭口,他满腹疑问都着落在阿古丽身上,岂肯让她糊里糊涂死去,这才改扭为拖,把她拖过来只消顺势侧身一闪,便可避过这致命的一箭,不料他也小瞧了阿古丽的身手,没料到阿古丽猱身扑来,竟以膝盖撞他要害。

  事关一生姓福所在,杨浩无论如何都要避开的,可是避过了下面,便避不开上面,这一箭本来取得是阿古丽的后心,结果斜斜上穿,竟然刺中了杨浩的肩头,亏得这里地势较高,箭从下面的角度来,斜穿肩头,未曾伤了骨头,饶是如此,杨浩还是一声闷哼。

  二人倒在地上,阿古丽挥起一拳便向他肋下捣去,这一拳击到一半,便瞧见他肩头插着一枝羽箭,心中不由一凛,手中力道急收,砰地一声击中了他的软肋,却未造成什么伤害。

  这时只听四下里惨呼闷哼声起,抬头一看,只见几名贴身女侍刀剑落地,利矢破空而来,有的射穿了她们的胸膛,有的刺穿了她们的后颈,她们手抓着流血的箭簇,口中嗬嗬连声,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便摇晃着倒了下去。

  而杨浩一边的侍卫是面向芦苇荡站立,反应比她们快了一些,但是也只两个逃脱了姓命,利箭没有射中要害而已。这些暗藏的刺客好快的箭、好准的箭。

  “是谁暗下毒手?”眼见情同姐妹的几个贴身女侍毙命当场,阿古丽激愤欲狂,翻身就欲爬起,不料刚刚爬起一半,身下的杨浩忽然一搂她的纤腰,搂着她在沙土地上几个打滚,便滚到了她的一名仆倒在地的侍卫旁边,伸足一挑,便将那死尸挑起,覆在了两人身上,随即就听“噗噗”连响,两人四周地面钉上了几枝利箭,那几声沉闷的,想必是射在死尸身上了。

  这一切说来话来,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杨浩几个侍卫在急如星火的利矢之下也大多丧了姓命,剩下两个负伤的侍卫拔刀舞动,扑上前去,口中大叫道:“大王快走!”

  杨浩无暇多想,腾身跳起,一手提着那女尸腰带,以肉盾遮掩,拖起阿古丽王妃就走,果不其然,对方的目标就是他们,这一起身,早有蓄矢待发的几个神箭手利箭连珠般射来,二人以肉盾趋身疾退,闪到一堵风化蚁蛀已然半倒的泥墙下时,那死尸背上又中了几箭。

  这时那两名亡命扑下去的侍卫也接连中了几箭倒下,他们一身艺业也算不凡,可是身手再快,也快不过箭的速度,芦苇荡距他们立足处不过百步,正是箭矢力道发挥最强的距离,如何能避得开去,结果几名忠心侍卫只片刻功夫,便尽皆身殒。

  “是谁要杀你?”杨浩探头向外看了一眼便缩回了身子,可就只这一眼,一枝利箭便贴着他的耳朵飒然飞过,疾风刮得耳朵一阵辣热。这是一群冷静而可怕的箭术高手。

  阿古丽怒不可遏地道:“谁想杀我?是有人要杀你才对!”

  “哼,方才不是我拉你一下,现在你已经变成一具艳尸了,我肩头一箭,本来可是射的你的后心!”

  “你放屁!谁杀我作甚?你杨浩仇满天下,不知多少人巴不得你死,可我……”

  “嗖嗖嗖!”二十余枝利箭自空落下,竟是改了直射为仰射。杨浩拖起阿古丽就走,心中暗暗估算:“刺客人数当在二十人上下,若是他们肯上前肉搏,凭我手中一口剑,除非是技艺卓绝的高手,未必放在我的眼里,可要是有人缠斗,有人放箭,那可大大不妙。”

  杨浩一面盘算着,一面拖起阿古丽,先沿着那半堵矮墙穿过一幢坍了房顶的房子,然后蛇伏鼠蹿,匆匆疾走,这时那些人已自芦苇荡中闪身出来,前面十多个手执利刃,后面十多个利箭紧扣在弓弦上随时待发,飞速逼近过来,他们穿着普通回纥人的衣服,有的似牧人,有的是商贾,如果走在甘州街头,绝不会有一丝异样,可就是这样一群人,现在几乎已掌握了西夏国主和甘州二十万回纥人头领的生死。

  最后闪出一个身材颀长的年青人,穿着一身普通回纥牧人的衣袍,普通羊皮鞘的弯刀斜斜插在腰间,他的脸显得稍长,皮肤黎黑,神情有些冷竣,微陷的眼窝中一双冰冷的眸子带着些阴鹫和得意的神色:“绝对不能让她逃掉,今天……她一定要死在这儿!”

  这个人竟是阿里王子,阿里王子竟然潜回了甘州,而且出现在这里。

  “王子,和她会面的那个男人能是什么人?身手不错,看起来好像还很有身份。”在他身边,一个年过半百、神情沉稳的男人,有力的大手紧紧握着刀柄,疑惑地说道。

  由于他们站在芦苇荡中,并没有看到面对面站立的杨浩和阿古丽动手,只知道阿里王子势在必得的一箭被那个男人破坏了。

  阿里王子的脸有点发黑,冷笑道:“能是什么人,左右不过是那耐不住寂寞的贱人勾搭的姘头。哼哼,也亏得她是在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只带了寥寥无几的人到了这黑水废墟,要不然,我还找不到机会下手。追紧点,管他是谁,一起干掉,只有干掉阿古丽,我们才有机会把甘州重新掌握在手中!”

  ※※※※※※※※※※※※※※※※※※※※※※※※※※※※“里面的人听着,本王子只要阿古里的项上人头,只要你把她交出来,本王子可以放你离去,又或者,你愿意投效于我的话,保你有一份大大的前程!”

  外面传来阿里王子的劝降声,不过却没有人闯进来,阳光自破败的房顶斜照进来的廊道中,躺着四具尸体,那是被杨浩摞倒的回纥武士,杨浩在那狭窄空间里搏斗时也险险中箭。

  这幢房子十分破旧,不过房舍宽大,建筑中多采用了巨木大石的原料,所以非常坚固,历经数百年风吹雨打,虫蚀蚁蛀、沙土侵袭,没有任何的修缮,仍然能基本保持完整,可以想见当年这处建筑应该是月氏古城中富有权贵、甚或重要官员的府邸。

  杨浩和阿古丽避在一间还算完整的房间里,从规格和位置看,这里大概是当初房主的书房所在,如今也是整个风化严重的建筑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个房间。

  两人对外面的呼喊声充耳不闻,阿古丽撕下自己的裙摆,正在帮杨浩包扎着肩头的伤口。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暂时结成了同盟,哪怕这种同盟关系再脆弱,但是面对着如今力量最强大的、要取走他们姓命的共同敌人,两个人只能站到同一阵线。

  威逼利诱没有奏效,外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嗵嗵”的响声,杨浩探头看了一眼,脸上不由变了颜色,他们不知从哪儿截来一段树干,正在撞击破坏墙壁。这里的建筑风化严整,风大一些都会有些强撑多年的建筑会轰然倒坍,何况是蓄意的破坏,只要他们扩展出足够大的空间,那么就可以充份发挥弓箭的威力,杨浩的武功也将失去凭恃。

  杨浩叹道:“阿里王子,想不到竟然是他……,如此下去不是办法,你若久不回府的话,你府里的人会不会寻来?”

  阿古丽没好气地道:“除了我身边这些人,根本没人知道我去了哪儿,更没人知道我去见什么人,就算他们出城寻找,一时半晌又怎会寻到这里来?”

  杨浩敏锐地捕捉到了话中更深层次的意味:“这么说……,你来之前,对我并无多少戒意,如果你真的有心谋反的话,当不致如此大意。可是,为什么你又误以为我说的是你而对我拔刀相向,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

  杨浩的目光在黑暗中炯炯发光,透人肺腑,阿古丽却马上移开目光,闭上了嘴巴。什么缘故?她当然知道,只是她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她不能说给杨浩听,哪怕因此引来杨浩的误解。她是甘州回纥人的大头人,苏尔曼是她的部下,苏尔曼找她商议谋反,她同意也就罢了,不同意也应该自己解决这件事情,比如联合另一个大头人斛老温对苏尔曼施加压力,约束他的行为,而不能把他交出去。

  把他交出去,是对族人的背叛和出卖,那样的话,她还如何面对自己的族人?那时,不只是估固浑五万部落民,恐怕所有的族人都会质疑她的立场。那样的话,阿古丽就里外不是人了,所以这苦,她只能自己咽下,哪怕是受人误会,也比受自己的族人鄙视好些。更何况,她对苏尔曼两个儿子的死,心中不无歉疚,所以对苏尔曼总是存了些维护之意。所以,她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透露,除非杨浩马上就要死了,带着这个秘密去棺材。

  杨浩见她不答,便冷哼一声道:“这笔帐,以后再算!大敌当前,先考虑怎么脱身吧。我还有人,因为全带出来的话容易招人耳目,所以留在别处,他们知道我来了这里,见我不回的话就会寻来。咱们只要多坚持一会儿,便脱身有望了。”

  杨浩顿了顿,又道:“现在手上有几壶箭?”

  阿古丽道:“两张弓,两壶箭。”

  杨浩道:“我现在开不得弓,只能靠你了,我再去取几壶箭来,你持弓,我用剑,只要这间房子不是一碰就垮,咱们守住这唯一的出口,就能等到我的人来。”

  杨浩说着,提剑在手,蹑手蹑脚地窜了出去。

  方才闯进房中的刺客,已经被他杀死三人,取走了两张弓两壶箭,第四具尸体就是阿古丽用箭射死的,因此那些刺客现在在外面也不敢轻易露出身形,而是站在外面破坏着建筑,杨浩提着小心悄悄潜去,将另外两具尸体上的箭壶解下,又悄悄摸了回来,阿古丽猫儿般缩在黑暗中,一双眼睛琥珀般熠熠放光,眼看着杨浩悄然往返,她的心头忽然一跳,一个极为大胆而危险的念头浮了上来。

  “留在这里必死无疑,可是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对她而言并不意味着噩梦的结束,而是噩梦的开始。不给杨浩一个满意的答复,杨浩决不会对她施以妇人之仁。要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她将永远失去自我。出路在哪儿?

  看着杨浩越来越近的身影,阿古丽的心口越跳越快:“杀了他,杀了他,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仿佛一个长着犄角的小魔鬼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地诱惑着她,在她耳边不停地说着:“阿里王子此来虽是要杀你的,却是为你解了大围。杀了杨浩吧,就算你也死在这里,你的族人却可以得到保全。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族人的安全吗?弑君的罪责,阿里王子会为你背起来。何况,你未必会死,凭着四壶箭,你可以牢牢守住这里,一直俟到他的侍卫们赶来,杀了他,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杀了他!”

  阿古丽的心里杀机越来越重,可是另有一个模糊的声音虽然微弱却在不断地把她自魔瘴中唤醒:“不可以这样做,如果不是他,你已经死了,你不能恩将仇报。他对你着实不错,向他认罪,向他恳求,求他赦免你的罪,赦免苏尔曼的罪。”

  “阿古丽!”

  杨浩自明亮处返回,眼睛略有不适,搜索着她的所在唤道。杨浩这一叫,阿古丽心中仿佛炸起一道惊雷,攸而想起了杨浩刚才说过的那句话:“这笔帐,以后再算!这笔帐,以后再算!”

  声音在她耳边不停地回响,阿古丽杀机陡盛,完全盖过了心中另一个声音,可此时两人已然接近,此时已来不及开弓放箭,一见杨浩猫腰闪入,阿古丽忽然攥紧那柄弯刀,大叫一声道:“对不起!”

  声落,刀落,昏暗中寒光一闪,便刺向杨浩的颈部。

  杨浩的心头攸然掠过一丝寒意,他下意识地一抬手,“砰”地一声响,阿古丽的尖刀刺中了杨浩手中的箭壶,杨浩勃然大怒,阿古丽,简直就是一条美女蛇,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想杀掉自己,杀掉我,她能得到什么?这个疯狂的、愚蠢的女人!

  杨浩松开箭壶,抬手一拳,击中了阿古丽的下巴。阿古丽呃地一声叫,仰面便飞了出去,弯刀卡在箭壶上,也脱了手。杨浩紧跟着蹿进一步,凭着印象飞起一脚狠狠踢去。

  阿古丽的这一刀,真的惹火了杨浩,此时杨浩已是辣手摧花,绝不容情了!

  阿古丽却也不弱,幼时练就的摔跤术这时派上了用场,她修长的双腿一伸,便缠住了杨浩立地的一条腿,使劲一绞,便将他绊倒在地,然后腰杆儿一弯一伸,整个身子尺蠖般一弹,八爪鱼般缠住了他,两个人开始了一场拳脚肉搏。

  小腹、两肋、胸口、大腿,毫不留情地打击好象狂风暴雨一般,怀里的身子香软曼妙,可是那感觉却绝不香艳,拳击、肘顶、膝撞、掌臂,她的力道不如自己,但是像一只疯狂的野猫,那滋味也实不好受,而杨浩虽然只有一只手,反击却更加沉重有力,只是混乱中也很难找到要害。

  “轰!”一声巨响,墙上忽然破了一个巨洞,阳光陡然射了进来,随即四五十支利箭化为一缕缕流光疾射而入,笃笃笃地射在对面墙上,十多个人,一气射入数十支箭,全部用的是一弦三箭的高妙手法,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原来,前方破坏廊壁的动作只是一个掩饰,他们真正主攻的是这间房屋的后面,后面的房舍早已垮塌成泥,他们使了巨木,一举撞烂了墙壁,随即十余枝利箭疾射而入,这些利箭并非攒射一处,他们应该是早已做了分工,各射一个方向,如果杨浩和阿古丽此时不是缠斗在地上,不管他们站在哪个位置,墙壁突破,强光突现的刹那,也要至少中上一箭。

  可是打破阿里王子的头他也想不到屋里边本该同甘共苦的这对野鸳鸯居然起了内讧,这些箭大体都是射向人体站立时胸腹要害的位置,没有一枝射向地面的,所以所有的箭都射空了。

  杨浩和阿古丽也呆住了,两个人停了动作,一齐向几乎垮塌了一整面墙的破洞望来。阿里王子睁大双眼,惊愕地望着里面的情形,只见在他印象中一向娇艳妩媚的阿古丽王妃此时灰头土脸,好象一头凶狠的母豹,她双腿分开,以一个很不雅的姿势蹲坐在地上,一手据地,一拳高举,好像正在用力砸下。

  紧接着,土砖泥土一动,下边冒出一个人来,呸呸地吐着泥土,阿里王子这才发现,阿古丽王妃并不是坐在地上,而是坐在杨浩的胸口,呃……准确地说,还得往上一点儿,再往上一点的话,那浑圆的臀部就完全压在杨浩脸上了。

  她据地的那只手其实是揪着杨浩的腰带,高握的拳头正准备打下去,根据她所坐的位置和手臂的长度,这一拳下去的着力点应该在杨浩两腿之间。也就是说,要不是阿里王子适时撞塌了墙壁,惊住了二人,那么一片昏黑之中,两人不辨东西,这一拳捶下去,某人就要“鸡飞蛋打”了。

  而杨浩却也不是躺在那儿挨打,他一条手臂使不得大力,不过另一条手臂却完好无损,此时阿古丽坐在他的身上,他的手臂从阿古丽的肋下穿过去,臂弯箍住了饱满的酥胸,大手扼住了纤细的脖子,只要一发力,就能把阿古丽那优雅如天鹅的脖子硬生生扭断,让她再也做不出那俏美灵活的动脖舞蹈动作。

  阿里王子的人全集中在破墙口,呆呆地看着屋里的两个人,屋里的两个土人也呆呆地看着他们,好象一副群塑,过了好半晌,阿里王子才清醒过来,深吸口气,喝道:“杀了他们!”

  “吱呀呀……”弓弦一阵响,就仿佛是接到了号令,一阵更大的吱呀呀声响了起来,阿里王子一怔,所有的箭手也是一怔,一齐慢慢的、慢慢的低头,看向自己脚下,因为那种吱呀呀的声音就来自他们脚下。

  “吱吱……轰隆!”

  整个地面猛地塌了下去,一个巨大的陷洞把地面上的一切都吞噬了,杨浩和阿古丽也不例外,阿里王子和他的箭手们尖叫着摔进地洞,紧跟着杨浩和阿古丽也滑落进去,然后是泥沙和土壤,最后,摇晃着倒下的房顶轰隆一下盖在破洞上,腾起一团巨大的尘土。

  这里实在是太破旧了,刚刚倒塌的一切和风化腐烂的其他建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彼此混然一体,好象这里很久以前就是这个样子。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微信头像  大小球  一语中特  六合拳华  伟德评书网  伟德微信头像  365游戏网  世界杯帝  伟德女婿  无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