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090章 地下城
  “啦咾依……,我心爱的羊羔……”

  杨浩被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惊醒了,头还迷迷糊糊地,意识却渐渐清醒,歌声在耳边徘徊,这歌曲本身是悠扬、奔放的,如果手执牧羊鞭,站在蓝天白云下,驱赶着成片的牛羊,最适宜唱这样的曲子,如今在黑暗之中,唱歌的人又刻意把声音放的轻柔,听起来便另有一种缠绵绯侧的味道。

  “你要吃上好草,我不怕把路儿跑。不管沟有多深,也不管山有多高,只要你能快快上膘,我甘愿把路儿多跑。啦咾依——我心爱的宝贝,你快好好吃草……”

  杨浩呻吟一声,喃喃地道:“能不能……不要鬼叫啦,这里太黑,听着……渗得慌……”

  “你……?!你还没死!”黑暗中传来先惊后喜的叫声,听起来并不太远,随即便又变得落寞起来:“不死……也快了……”

  杨浩试着想动,却感觉胸口处很沉重,这才发现有一大堆土石瓦砾压在身上,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土石中挣扎出来,举目四顾,黑沉沉一片,完全看不见东西,杨浩问道:“你怎么样?我们掉下来……多久了?”

  阿古丽淡淡地道:“我的腿……摔断了,我们掉下来很久了,现在外面应该已经天黑了,你的人没有找到这里来,他们……大概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在他们的脚底下吧。”

  杨浩的心也沉了下来,模糊的记忆中,似乎掉下来的时候摔得很深,这个地穴应该不浅,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可以攀爬的地方。

  他摸了摸头,好象掉下来时摔破了,不过现在伤口处已经干泞,伤势不是很重。杨浩从怀里取出火折子,晃着了借着微弱的光四下瞧了瞧,身后不远处就是墙壁,杨浩走过去摸了一番,发觉这是直上直下如同刀削的墙壁,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火折子不能燃烧太久,这已是他唯一的取火工具,杨浩迅速熄灭了火折子,重新在瓦砾堆上坐了下来。

  方才火折子点亮的时候,阿古丽已经看清了他的位置,这时火折子熄灭,地穴中重归黑暗,阿古丽才轻轻一笑:“不用找了,我已经找过了,这里是圆形的直上直下的地穴,四壁大概是渗了糯米汁的夯土打就,光滑如镜,没有一处可以攀爬,从摔下来的时的感觉,我估计至少有五丈高,这是大概是以前主人躲避兵灾战祸的地方,或许上下用的是悬梯,如果有,现在也早就腐烂了。”

  杨浩没有搭腔,过了许久,才缓缓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我们都要死了,你还关心这个问题?”

  “我收到的情报中,没有你要造反的消息,从你当时惊愕的表情看,也不像,可你……为什么要杀我?”

  “……”

  “我不想……黄泉路上还是你杀我,我杀你的。你我好歹同葬一穴,也算前世修来的缘份,现在,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水上鸳鸯,云中翡翠。忧佳相随,风雨无悔。引喻山河,指呈曰月。生则同襟,死则同穴。听到杨浩说同葬一穴,阿古丽心中忽然升起一阵难言的滋味,似乎她和杨浩之间,悄然出现了一丝联系,虽然细若蛛丝,却是直指肺腑。

  过了许久,她才轻轻地道:“反正……已经是要死的了,告诉你也无妨。没错,我并没想过要反你,至少现在没有。我要杀你,只因为……”

  黑暗中,杨浩听着她娓娓的诉说,阿古丽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凄然一笑道:“现在,你知道了?”

  杨浩沉默了一会儿,轻轻一笑道:“不错,很不错。”

  阿古丽诧异地道:“什么不错?”

  杨浩道:“你很不错。折家五公子,你听说过么?”

  阿古丽道:“这次去兴州,我才听说过她的事情,听说她和你……”

  杨浩“嗯”了一声:“你和她很像,都很坚强,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舍得付出一切,如果你和她早认识,也许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但是,你和她也有相同的毛病。”

  “什么?”

  “你们都喜欢自作聪明,或许说你们自我的意识太强,认准了的道理,便坚定不移地想要去做,却不知道,你的选择未必是对的,甚至是大错特错。”

  阿古丽反问道:“错了?我哪里错了?”

  杨浩道:“你想把事情瞒下来,就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苏尔曼是你的族人,哪怕你不赞同他的做法,也要硬着头皮跟着他去做。那样,表面上看来,你是保护了你的族人,实际上是把更多的族人拖下了水。苏尔曼想造反,你不想,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族人、斛老温和他的族人甚至苏尔曼的族人想不想造反?”

  杨浩加重了语气道:“你纵容了他一个人,结果是拖累了全族的人,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甘州回纥人的首领,你的责任不只是保护他们,还有引导他们,试图把全部族人拖入战火的人,就算他是你的族人,也是你的敌人,可你并没有这个意识。你就想一个不分是非,一味宠溺孩子的大家长,只会惯坏了他们!”

  阿古丽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还有第二?”

  “有。第二,就是你和斛老温联起手来约束他,禁止他联合李继筠,做出有害于全族的事来。我想,这也是你正在考虑的事情。问题是,你难道看不出他已经走了多远?当他已经完全了解了对方的身份和意图,就不再仅仅是你的一个引见人了,他已经陷的太深,如果你想限制他,他会背叛你,甚至会加害你,以图谋更大的权利来达到他的目的,你有没有想过?”

  阿古丽沉默不语,杨浩也静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在河西一十八州之中,甘州和凉州,是我赋予自治权力最大的地方。因此这两州的情形最为特殊,凉州以吐蕃人为主,甘州以回纥人为主,这两个民族在这两州占据了绝对多数,其他诸族的百姓只占很小一部分。要想让这里安定团结,少生事端,采用部落自治是比较恰当的办法,同时……也说明了我对你们的信任!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可以在这里屯驻重兵,但是我迁不来足够多的其他民族百姓以中和此地居民成份的读力姓。调拨一支大军,耗费大量财力物力且不说,而且用以震慑一个亦民亦兵的强大部族,只会适得其反。或者在你的部族中安插一些毫无根基的朝廷官员?也不足取。

  前者,就算没有有心人从中挑拨,激起驻军与居民之间的冲突,两者间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渐起矛盾。而后者……,呵呵,当初朝廷在广原就曾经这么干过,程世雄的广原铁板一块,朝廷的官员根本就插不进去,反而令得当地将官时刻猜忌小心。

  我选择给你们最大的权力,让你们自己管理好自己。我给你们最大的帮助,让你们有安定富足的生活。除了要遵从朝廷的法纪,在外交和军事上服从朝廷的命令,你们享有最大的权力。这样,经过三五十年,甘州和凉州与其他各州再没有什么区别,百十年后,你是吐蕃族人亦或是回纥族人,只是户藉路条上的一个记载,河西诸族之间再没有任何区别,泯然众矣,这就是我的打算。

  难道你不希望河西汉人把你们看成一家人,而是把你们当成胡族蛮夷?难道你认为,非得坚持你们的与众不同,才是保护你们族人的权益?人生而为人,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百姓们想要安居乐业,一家人其乐融融,是我想做到的更能满足他们的需要,还是你在做的分裂能给他们?头人酋领们想要世代荣华,我已经给了你们,难道推翻我的统治,让河西十八州重归战乱,诸州之间打打杀杀,权贵世家倾覆轧压,反而更符合你的利益?当苏尔曼想要造反的时候,你是应该维护他这只害群之马,和我做对,还是应该难护更多回纥族人的利益,果断地除掉他这个祸害?”

  阿古丽嗫嚅地道:“我……我……我看你不断地迁移我的族人到兴州一带去,我……我担心你在削弱我的势力之后,为了把我的族人全部纳入你的治下就……就会卸磨杀驴……”

  杨浩没好气地道:“为什么这么想?就因为你见多了争权夺利?卸磨杀驴!你还真像一头漂亮而愚蠢的驴子。”

  阿古丽出奇地没有反驳,好想默认了杨浩的呵斥,只是期期艾艾地道:“你……你这次来,想对我说什么?”

  她没有听到回答,却听到瓦砾碎块一阵哗啦乱响,然后脚步声到了她的眼前,“嚓嚓”几声之后,火折子一闪,一支火把点燃了,光线一亮,阿古丽迅速闭起了眼睛,然后慢慢张开一道缝隙,就见杨浩站在身前,竟已**了上身。

  阿古丽大吃一惊,双手据地,惊慌地退后道:“你……你想做甚么?”

  杨浩哼了一声道:“找出路!”说着便自顾走开了,阿古丽这才发现他脱了上衣缠在一截朽木上,做成一支火把,正在迅速观察着四下的动静。

  这个洞穴果然是圆形的,直径大概在三丈左右,四壁很结实,由于洞穴中太黑,即便把火把举的很高,也看不到很远的距离,杨浩一边摸索着墙壁,一边敲敲打打,四下里都是实心的,而且光滑如镜。

  阿古丽知道自己想歪了,脸上不禁一热,幸好杨浩根本没有注意她。她暗暗松了口气,说道:“省点力气吧,四壁这么高,没有什么可以攀爬的东西,上不去的。”

  杨浩道:“我不想等死,我还有妻子、孩儿,还有忠心耿耿的部下,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阿古丽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道:“你有值得留恋的东西,而我……什么都没有。”

  四下搜索了一圈,墙壁上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地方,而脚下大多是砖石瓦砾,偶见几根朽木,也既短又烂,根本不中用,杨浩心中沉重,慢慢走到阿古丽身边,一屁股坐下来,把渐要熄灭的火把往砖石瓦砾的缝隙中一插,说道:“怎么没有?你一心要维护的族人,难道不是你的牵挂?”

  阿古丽轻轻摇头:“不,那不是牵挂,而是责任。我活着,那是我的责任,我死了,便与我全不相干,族人们会选出一个新头人,无论生死,都不再需要我艹心。我的丈夫,在生死关头想要我做替死鬼;我的部下,在我的部落刚刚安顿下来后,又想拖我一起造反……,你死了,有人想你,有人会为人哭,而我死了……,夜落纥会笑,苏尔曼……也会大大地松一口气吧……”

  杨浩沉重地道:“我若死了,开心的人比你更多。夜落纥、苏尔曼、李继筠、尚波千、赵光义……,还有那个我想挖出来的阴谋者,他藏的好深,我本来……想要你帮我引他出来的,现在困在这里,我只担心……”

  他说到这里,忽然像看到了什么,身子向前一探,然后一把抓住火把,对阿古丽道:“移开一些。”

  “啥?”

  杨浩急不可耐地道:“我说,挪开你的尊臀!”

  “啊?”

  “就是屁股!”

  “喔!”阿古丽莫名其妙地向旁边挪了挪,在她身下,是凝结成块的一大块泥板,旁边贴着墙壁露出一脚宽的缝隙,火把照去,下边似乎不是实地,而是空的。

  杨浩瞿然一动,把火把递给阿古丽道:“你拿着,下边似乎还有洞口。”

  阿古丽在一边拿着火把,杨浩开始不断地搬挪起石块来,大块的石头瓦砾都搬开了,搬的过程中,不断有些细小的碎石泥土滚下去,那里贴墙似乎真的有一个幽深的洞口,杨浩贴近了去,似乎能感觉到有微微的风贴着脸颊吹过。

  “有空气的流动,那就说明,这里不仅有洞口,而且一定与外面相通”,杨浩大喜过望,搬挪的更加起劲了。

  碎落下来的砖石瓦砾横七竖八,有的地方中间有相当大的空隙,所以搬去上边横竖杂陈的石板泥块,有时很快就能清理出一大片地方,杨浩向下挖着,洞口越来越明显,当他拖出一具砸着血肉模糊的尸体之后,斜斜向下已经腾出了足以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就在这时,越来越弱的火把飘摇几下,“噗”地一声熄灭了。

  ※※※※※※※※※※※※※※※※※※※※※※※※※※※“此路不通。往回走。”

  杨浩说着,看看手中渐要熄灭的火把,眼睛瞟向阿古丽,阿古丽立即一缩身子,双手抱住了胸口:“不,不行……”

  “不行也得行。”杨浩举着火把向她逼近一步,火光把二人的身影映在墙上,就像大灰狼逼近小白兔,但是声音却忽然软下来:“王妃,大姐,你不脱不成啊,我现在就剩下腰间一块遮羞布了,我脱光了也无济于事啊。”

  “可……可我……”

  杨浩一脸正气地道:“生死关头,何拘小节?”

  阿古丽瞪起杏眼,又羞又愤地道:“你当然可以不拘小节,我……我若再脱,如何见人?”

  杨浩翻个白眼道:“这儿除了咱俩,不是没有旁人吗?”

  “那也不成,我坚决不脱!”

  墙上的影子伸出一只巨大的可怕的大手,慢慢压向小白兔的胸口,声音带着几分狰狞的味道:“你脱,还是不脱?”

  ……火把重新明亮起来,阿古丽的上身只剩下一条胸围子,妙相毕露,羞不可抑。本来杨浩是架着她走的,自打上衣脱去后,她无论如何也不肯与杨浩并肩而行了,于是转而趴到了杨浩的背上,由她举着火把,杨浩拔足疾行。

  在那碎石瓦砾下边,果然还有一处暗道,进了这暗道之后竟是别有洞天,下面是一条条交错纵横的暗道,通向许多宽敞的空间,腐烂的粮食、朽坏的兵器,唯独找不到出去的路口。

  两人下来时已扒光了那死尸身上的衣服用做火把,因为没有油,火把燃的很快,两个人搜索了三条暗道后,就已烧光了那刺客死尸的衣料,继而杨浩便扒下了自己的衣服,现在六条暗道搜索完了,杨浩已经扒得赤身[***],只能把主意打到阿古丽身上了。

  阿古丽挺着腰杆儿,不想完全趴到他的背上去,可是胸前双峰实在太过饱满,除非她向后仰身,否则总是若有若无的摩擦着杨浩结实的后背,这样的摩擦还不如直接贴上去呢,一阵阵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阿古丽又羞又臊,脸上热得都能摊鸡蛋了。她现在只能盼着杨浩尽快找到出口,否则,在家国天下和她的个人名节之间,她很清楚杨浩会如何选择。

  “此路不通,再找下条。”

  阿古丽看着手中摇摇欲灭的火把,绝望地道:“依我看,出路就只有咱们掉进来的那一条,余此之外,根本再无出路。”

  “不可能,狡兔三窟,这里曾经屯集着大量的粮草、军械,是黑水城极其重要的所在,怎么可能只留一个出口,继续找。”

  说完,杨浩把阿古丽轻轻放下,阿古丽一声尖叫,按着他的肩头道:“你别转过来。”

  杨浩摊手道:“那你想怎么办?”

  阿古丽怯生生地问道:“能不能别再让我脱了?”

  杨浩叹了口气道:“那你说,我能让谁脱?”

  背后没了声音,过了许久,认命的一声叹息,然后是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声,接着一只手抖抖索索地把一件还带着体温的破烂裙子递了过来,火把在这时再度熄灭了……“这座黑水城,倒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成了一片废墟?”

  杨浩背着阿古丽,边走边问。现在两个人都有够瞧的,阿古丽只剩下亵衣小裤难以蔽体,那纤腰粉背,丰盈的大腿都赫然在目,穿着倒比不穿还具诱惑。虽说她此时青丝凌乱,肌肤上也有瘀伤灰痕,反而更易诱发男人的**,而杨浩此时与汴梁城中大相国寺门前的相扑手的打扮没甚么两样,只在要害处剩下了几片烂布。

  这时不只阿古丽无地自容,杨浩也有些不自在了,只得没话找话,转移注意。

  阿古丽轻轻咳嗽一声,以掩饰自己的窘态:“据说汉朝初年,这里是匈奴王的都城,这附近有一条大河,叫黑水,所以这座城池就叫黑水城。那时月氏国才是西域最强大的国家,西域诸国都向月氏国拱手称臣,缴纳贡赋,派遣质子,月氏国大败匈奴,匈奴被迫缴纳了大笔的黄金珠宝,并把单于的儿子交给月氏国做质子,黑水城也被月氏国占据。

  后来,这个质子回到匈奴,继承了父汗之位,他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冒顿单于。冒顿单于励精图治,使匈奴渐渐强大起来,由于他熟悉月氏国的情形,在争战中渐渐占了上风。一气呵成来,继任的单于更是大败月氏,杀其王,以月氏国王的头颅做了便溺的器具,以羞辱其族。

  月氏国被击溃后,一部分逃到了更远的西方,留下来的便以这黑水城为中心,生活在河西地区,由于他们身居东西交通要道,东西商贾往来,使得这里异常富庶,所以只是留下来的这部分月氏国人仍然十分的富足,但是他们的武力已经远远不及匈奴人了。”

  阿古丽顿了顿,又道:“关于这黑水城的覆灭,有一个传说,传说汉人统治河西的时候,派了一位韩将军驻守在黑水城,有一天,城里来了一个鹤发童颜的云游老道,那老道手里提着一篮子红枣黄梨,沿街叫卖:“枣梨……枣梨……”。

  可枣梨价钱很贵,谁也买不起,他满城转了一圈,便出西门而去,消失在霞光之中。韩将军得知此事后,觉得有些蹊跷,反复思索后才恍然大悟:“枣梨”不就是“早离”吗?这分明是老道暗示:“早离此城”。韩将军当机立断,马上率领全城军民撤离了黑水城。果然,当晚便狂风骤起,沙土漫天,一夜之间黄沙就把黑水城淹没,后来沙土渐渐吹落,又显现出现在这个样子。”

  “不可能!”杨浩断然道:“我听说过河西地区因为河流改道,或者出现流沙,于一夜间让一座城池消失的故事,但是黑水城废墟的样子,并不像是被黄沙掩埋过。”

  阿古丽道:“不错,其实……黑水城覆灭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匈奴人。留在黑水城的月氏人已经向匈奴人称臣了,可是匈奴人因为他们的单于曾在月氏国为质为奴的原因,一心想灭亡了这个国家,可是如果硬拼,月氏人明知必死,拼命反抗,必然也会给匈奴人造成很大的损失,于是匈奴人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袭击了黑水城,屠灭全城,并把城池付之一炬……”

  她刚说到这儿,杨浩忽然止住脚步,低声道:“噤声!”

  阿古丽立即住口,杨浩侧耳听听,忽然退出了走了一半的暗道,拐进了最后一条还没有试过的通道,脚下走的飞快,堪堪走出百米距离,就听一阵清晰的狂笑声不断传来:“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找到出口啦,我找到大月氏国的宝藏啦,大月氏国的宝藏啊,阿古丽已经死了,我能重新掌握二十万甘州族人。有了这些真金白银,我就能招兵买马一统河西,哈哈哈哈……”

  阿古丽变色道:“是阿里王子,他还没有死!”

  杨浩不答,脚下却变得又轻又快,前行不远,身形一拐,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前面不远是半倒不倒的两扇门扉,一边门环上插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里边是一间宽大的库房,库房中珠光宝气,金灿灿银闪闪俱都是霭霭浮动的光茫,也不知放了多少金珠玉宝。

  自汉初月氏国黑水王朝覆灭,迄今已七八百年之久,当年藏在这里的粮食已经化成了泥,军械已巧烂如柴,唯有这金银珠宝,即便蒙尘,火光一照,仍是瑞气千条。

  阿里王子扑在那些珠宝上,正在纵声狂笑。

  杨浩将阿古丽慢慢放下,提起长剑走了进去。他的身法如同鬼魅,脚下无声,阿里王子竟然全未察觉。阿古丽扶着门扉,手中举着火把,看着那一片金光灿烂中,好象他的身子也幻现出一圈光环的阿里王子,再看着飘向他身后的杨浩,目中渐渐露出奇怪的神色。

  她看了看门扉上的火把,看得出,那应该就是这地穴内的东西,火把上缠的油泥火布历数百年之久还未完全失去功效,火光明亮而稳定,映着她的眸子,她的眸子便仿佛是两颗黑宝石般熠熠放光。

  她没有往里边看,因为她知道里边马上会发生什么,阿里王子潜回甘州,是为了杀她。她陷落在这里,是因为想杀杨浩。而现在,他们的生死都掌握在杨浩手中。

  阿里王子是一定会死的,接下来呢?就算这里有出路,杨浩会放过她么?方才他们一起寻找出路的时候,他们相互扶助,现在出路有了,又有了一个王国的宝藏,那么阿里王子死后,接下来杨浩的快剑就该砍下她的头了吧?

  所以,即便女人是对珠宝最感兴趣的动物,阿古丽也没有对满屋的珠玉看上一眼,马上就要死了,她宁愿多看一眼火把,多看一眼光明,因为她马上就要永远浸入黑暗之中了。

  阿里王子像疯了一样还在大笑,他实在忍不住这么开心,阿古丽死了,他此来甘州的目的达到了;本来以为必死,结果竟被他找到了出口;这还罢了,他还意外地发现了当年月氏王国的无穷宝藏,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哈哈哈,这么大的一笔宝藏,有了它,我就能重振甘州回纥,什么尚波千、杨浩,统统不在话下,我要一统河西,一统陇右,一统中原……”

  “依我看,你还是一统地狱去吧!”

  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在他头顶响起,吓得阿里王子一个哆嗦,猛地一个翻身,身后堆如小山的金珠银锭哗啦啦地淌了下来,阿里王子急急向后一退,失声叫道:“你也活着?”

  “阿里王子,没想到你的见识竟然如此浅薄!”

  杨浩横剑当胸,三尺青锋如秋水般流淌着寒光,他屈指弹剑,龙吟声大作,风度翩翩,俨然绝世高手。只可惜他此时一副相扑手的打扮,除了要害之处,几乎一丝不挂,实在有损绝世高手的形象。

  杨浩淡淡地首道:“昔年大月氏国不但有这些宝藏,更有无数忠心耿耿的子民,它可曾一统河西?还不是在匈奴人的铁蹄下,落得个满城屠灭,连知道这些宝藏下落的人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你父子倒行逆施,人心尽丧,不要说区区一个月氏国的宝藏,就算给你一座如贺兰山般大小的金山,你能成得了什么事?”

  阿里王子眸子攸然一缩,忽地抓起两枚金锭,劈面向杨浩掷来,同时一个翻身便欲站起,“叮叮、噗!”三个声音几乎一气呵成,剑刃如游龙轻荡,荡开了两枚金锭,自阿里王子的肋下刺了进去,剑刃入腹足有一尺,自右胁入,刺穿了左胸心脏,阿里王子倒在金锭堆里,汩汩的鲜血流出,染红了身下的黄金,他的身子有一下没一下机械地抽搐着,每一次抽搐,腹腔中都涌出更多的鲜血,渐渐的,他眸中的光芒黯淡下来。

  杨浩手中剑锋轻挥,剑上血滴飘落,剑刃仍然雪亮如霜,果然是一柄绝世好剑。

  杀死了阿里王子,杨浩的目光只在那些金沙、金块、玉石珠宝上瞟了一眼,便马上四顾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出口所在,那块封堵洞口的厚重石头足有一人高,粗糙而原始的卡槽,没有什么精巧的机关,却更适合长时间的使用,设计创意十分巧妙,只能从里边打开。阿里王子已在这里敲敲打打地找过一番,正是找到了这个出口,这满地的金银才有了存在的意义,他才欣喜若狂的。

  杨浩欣然走向阿古丽,阿古丽此刻上着胸衣下着亵裤,一身古典风格的比基尼打扮尽显姣好迷人的身段,这一路上她都不肯让杨浩看她一眼,这时杨浩挺身走来,她只瑟缩了一下,却没有再羞窘地躲闪,而是挺起了胸膛,咬着牙说道:“杀我之前,可不可以……让我先穿件衣服?”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外围  减肥方法  好彩客帝  伟德微信头像  新英小说网  足球作文  六合开奖  竞猜足球  伟德评书网  蜡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