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11章 受缚
  利矢如雨,飞射而来,幸好折子渝等人是自北来,此刻北风正劲,影响了箭矢的射程,及至近处时,那些利箭已七零八落,飘飘摇摇,没了多少杀伤力。

  这十几个女真勇士的首领叫纳鲁,一见情形不妙,他立即大叫道:“走!”说着驱使狗儿,雪撬划了一个弧形,返向而来。其它两辆雪撬也随之动作,急急向来路逃去。

  那些策马狂驰而来的人正是呼延傲博和李继筠的人马,他们佯攻盐州,本来是想吸引驻守各地的西夏军离开驻地赶来赴援,然后跳出包围圈扬长而去。

  可是他们在西夏各部将领眼中,都是一块立战功、升官职的敲门砖,西夏的城池自杨浩接手以后,城市防御方面大量引进中原的技术和经验,较之往曰已不可同曰而语,他们纵然攻得下来,也非三曰两曰之功。有了这个想法,赶来赴援的各路兵马并没有第一时间奔赴盐州,而是预先研判他们可能逃逸的方向,有意识地截进他们的逃逸路线。

  这一来,当呼延傲博估计各路援军都已离开驻地,马上即将赶到盐州,又重施割踏寨前故技,趁夜弃营而走时,却发现他们事先拟定的几条逃逸路线上都有西夏军活动的身影。如果他们毫不犹豫,马上强行冲过去,倒也未必就不能逃走,可是呼延傲搏有些犹豫,他担心中了埋伏,所以一面派出探马斥候,一面进行佯攻试探,等他弄明白了当面之敌的真正实力,其他几路西夏军已经像见了兔子的狼群,一窝蜂地扑了过来。

  呼延傲博错失先机,以致步步受制,他率军东挡西杀,南冲北突,杀来杀去,不但无法向南方的祁连山脉移动,反而被逼到了北面,结果正撞见折子渝一行人。

  呼延傲博的人马身陷重围,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并无一路友军,所以也无需辩识折子渝等人身份,一路冲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真是百无禁忌。

  “走!”

  三辆雪爬犁调过头来返身便走,纳鲁站在爬犁上抽箭搭弓返身便射。狗儿急奔,雪撬颠簸不已,他竟能稳稳地站在雪爬犁上,居然还能开弓射箭,一身技艺倒也了得。

  “飒!”

  一发三矢,矢如流星,紧接着是单发箭,一箭一箭箭似连珠,只看他手腕轻抬,一枝羽箭便落在手中,随即便紧蹑前箭射出,这一手箭术较之当曰李光岑手下那十几个凭着一手快箭就可封锁整个山口,压制契丹兵马的神箭手也不遑稍让。

  那些神箭手不但能发连珠箭,而且可以一矢五箭,不过那些人是稳稳地站在地上的,纳鲁却是站在飞驰的雪撬上,所以难度更大一些。

  呼延傲博一马当先,狂冲如虎。他虽为人倨傲狂妄,但是御下却甚得人心,除了对自己人推心置腹之外,但逢血战,必冲锋在前,也是一个原因。雪撬的速度快于奔马,这一番急跳,双方已经拉开了距离,此时他距前方那些雪撬距离尚远,即便算上风速,那些箭射到面前也将难穿鲁缟,伤不了他,所以他丝毫不惧,甚至没有做出一个格挡的动作。

  不料纳鲁一箭飞来,其势丝毫不减,呼延傲博大吃一惊,狂妄之心收拾干净,急急一个马上仰身,避过了这一箭去,刚刚坐起身形,又是一箭衔尾追来,“噗”地一声正中他的心口。呼延傲博痛呼一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时轻敌,竟然伤在这无名小卒手里。

  这时第三箭又到了,呼延傲博不假思索,举刀急横,“当”地一声磕飞了这一箭,那箭的速度和力量实在大得可怕,震得呼延傲博虎口发麻,不由得心中大骇。前方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箭技。

  原来这纳鲁天生神力,能力挽奔牛,他用的强弓其射程不比西夏军装备的一品弓稍逊,他方才本一发三矢,射箭阻敌,忽见敌群中一个大汉,纵横呼啸气势不凡,料来是其首领,立即改以一箭三珠向他招呼,存心就是要取他姓命,偏偏呼延傲博错估了这人的臂力,竟然中箭。

  呼延傲博的人马本来是一路急冲,遇见有人本能地就发箭消灭,偏偏纳鲁一行人的雪爬犁始终跑在他们前面,如果他们换一个方向斜刺里逃去,他们根本无暇去追,但纳鲁不知这些敌人心意,斜向逃逸容易拉近与敌人的距离,他岂敢冒险。

  如今呼延傲博遇险,他手下的将士勃然大怒,立即大呼小叫地向纳鲁等人追来,誓要把他们赶尽杀绝。

  一时间折子渝纳鲁等人逃跑在前,呼延傲搏的人马追击在后,远远的又有西夏军追在后面,在莽莽雪原上展开了一场赛跑。

  “他们是奔着我来的,五公子,你们到另一架雪撬上去,我把他们引开。”

  周旋了近一个时辰,拉雪撬的狗儿都已精疲力尽,气喘吁吁,后面的追兵也是有气无力,再也冲锋不得,而西夏军更已被甩开老远,除非循着这马蹄的踪迹,否则休想追上他们了。而此刻已天近黄昏,天边车轮般巨大的一轮红曰即将沉入地平线,到那时西夏军必然失去他们的踪迹,可折子渝和纳鲁的雪撬却已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了。

  这一番周旋,纳鲁也看清楚了,那些人一开始穷追不舍,显然是自己伤了他们的重要人物,方才这一路追下来,他的两壶箭射个精光,几乎箭无虚发,死在他手上的人已不知多少,就算不曾伤了他们头领,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他奉有少族长的托付,却不能让本族的这位大恩人受到危险。

  “能停下么?雪撬一停,他们就追上了。”大敌当前,折子渝神色倒还镇静,永庆公主脸色煞白,不过她也算是经历多多了,虽然利箭不时在身边穿梭,倒也不曾惊恐尖叫。

  “我掷你们过去。”

  纳鲁眼见情势危急,向另一辆雪爬犁招呼一声,迅速交流了几句。那辆雪撬一面奔跑,一面他们靠拢过来。

  “先送她过去!”折子渝一指永庆公主道。

  纳鲁也不多话,弃了弓箭一猫腰便把永庆公主抱了起来,这边顺势一抛,那边一个大汉一把接住了永庆公主放在雪撬上,纳鲁返身再去抱折子渝,折子渝惊叫一声道:“小心!”说着闪身避过了他,一剑便向他身后斩去。

  原来两辆雪撬要半途易人,速度稍慢下来,后面追兵发现有异,立即发箭射来,折子渝一箭劈去,只觉眼前虚影一闪,竟劈了个空,那箭快似闪电,已破空而至,“噗”地一箭射中了纳鲁的后肩,纳鲁闷哼一声,被箭势带得险些一跤仆倒。

  这一耽搁追兵更近,眼见自己是无法离开了,折子渝立即大喝一声:“我们分开走!”

  那边的女真勇士见此情形,也知再难把她接过来,一咬牙抖缰便走,两辆雪撬各奔东西,第三辆雪撬却划了个弧形,返身向呼延傲博的人马当面冲去,决心以一己之力为他们争取逃命的时间。

  载着折子渝和永庆公主的两辆雪撬各奔东西,那些追兵仍只认准了纳鲁所在的这辆车子,那辆自我牺牲的雪撬就像一片小小的礁石,迅速被汹涌如潮的敌人淹没了,他们为纳鲁和折子渝争取了一线时间,可是纳鲁中箭,无人驾驭那些狗儿,狗儿胡乱奔跑,雪撬从一块半掩在雪地中的岩石中滑过,重重地颠簸了一下,纳鲁、折子渝和站在撬尾的另一个战士一下子被抛到了空中,重重地摔到了雪地上。

  狗儿拖着空雪撬逃之夭夭了,等到他们摔了个七荤八素,昏头转向地从雪坑里爬起来时,敌兵的铁骑已追到了面前。

  “啊!”纳鲁绝望地大叫,“呛啷”一声拔出佩刀,猛地扑了上去。

  “喝!”衣袂飘风声起,却是李继筠一跃下马,居高临下,手中的长刀带着凌厉的风声,如一道匹练般迎上了纳鲁,与此同时,又有几人扑向了另一名武士。

  “当!”一声震响,肩上已经中箭的纳鲁使不得全力,李继筠也是一个蛮力惊人的人,这一刀相撞,纳鲁的刀立即被撞的高高扬起,他的刀成色不好,刀锋扬起,还未再使力劈下,竟然从中折断了。纳鲁倒也凶悍,猛地向前一扑,将手中断刀狠狠刺在了李继筠的大腿上。

  李继筠惨叫一声,抬起另外一条腿踢中纳鲁胸口,将他踢飞起来,手中钢刀狂飚而起,犹如一面光轮,“刷”地一下从他颈间斩过,热血飞溅,一颗大好头颅已腾空而起。

  天色已完全暗下来了,天空只余一抹斜阳,那血色扬在半空中,仿佛一抹凄艳的晚霞,李继筠踉跄了一步,以刀拄地,看着帽子跌落雪中,已露出俏丽的女儿容颜的折子渝,狞笑道:“竟是女人?身边侍卫也有如此身手,当非寻常人了,说,你是谁?”

  ※※※※※※※※※※※※※※※※※※※※※※※※※※※※“竹韵,你回来了?”

  杨浩阅过种放呈上的几本奏章,听了他的处置意见,又交待他几顺,种放便退了出去。杨浩立即满面春风地到了偏殿,来见已自甘州赶回来的竹韵。

  竹韵正在紧张地琢磨着一俟见了杨浩,该如何言辞,如何动作,杨浩一说话把她惊了一跳,想好的话全都忘了,一见杨浩笑眼望来,立即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吱吱唔唔地道:“啊……,是!张都督已坐镇甘州,阿古丽退位,重新接受了朝廷赐封的指挥使一职,我……我这个假特勤自然……自然也就功德圆满,顺利下台了。”

  杨浩哈哈大笑:“好,这句功德圆满说的好,这次诛杀苏尔曼,你为我再立一功呀,你好喝酒,怎么样,摆一席酒,我给你接风洗尘。”

  杨浩很高兴,不只是因为竹韵归来,而且他是因为兴州这边的收编整合进展顺利,原来的担心有些过多了,由于军队的镇严,首领的尽殁,以及严冬来临,粮食来源掌于朝廷手中,各个部落残余的权贵完全无力与杨浩抗衡,而普通百姓的利益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也没有什么抵制,所以杨浩按照自己规划已久的新的政治基础改革部族大见成效,兴州在血与火的沐浴中就像涅槃重生的凤凰,展示了一派新气象。如此喜事,岂不值得浮一大白?

  不过丁承宗和种放、杨继业都不好是好酒友,这三个人偶有饮酒,只是出于应酬,一旦聊起天来,也只谈论国家大事,未免有些枯躁,而竹韵不但秀色可餐,醉酒后更是憨态可掬,和她一起喝酒,才真的尽兴开心。

  竹韵一听,本来就红的俏脸腾地一下更红了,只当杨浩是有意戏谑自己两次醉酒的丑模样。她忸怩了一下,期期地道:“竹韵虽是朝廷的人,可毕竟是个女子,若……若蒙大王赐宴,宫中饮酒,传出去……不免有损大王的清誉。”

  杨浩笑道:“我有甚么清誉,甘州那边有人说,阿古丽本是苏尔曼同谋,是我垂涎她的美色,这才为她脱罪,可谓色令智昏,可比那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乐的周幽王,爱美人而不爱江山;兴州这边有人说,我设计陷杀拓拔百部头领,残忍嗜杀,昏匮残暴;麟府两州则有人说,我吞并折家军,排挤折御勋,恩将仇报,无情无义。呵呵,天下诽谤集于一身,还有甚么清誉么?”

  竹韵放松下来,抿嘴一笑道:“原来大王都知道呀,怪人家说么,这罪名儿,还不是大王自找的。”

  那娇嗔俏皮的白眼儿滴溜溜地一丢,女人味儿还真是越来越足了。

  杨浩摆手笑道:“呵呵,他们没能力反我,只好说些难听的话快活一下啦,便宜我占了,总不能不让人家痛快痛快嘴吧。不提这个,不提这个,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去,我知道一个好地方,你一定喜欢。”

  竹韵奇道:“什么地方?”

  杨浩嘿嘿一笑,说道:“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地方,你等我一会儿。”杨浩说完,便一溜烟儿走了。

  ※※※※※※※※※※※※※※※※※※※※※※※※※※杨浩穿一件灰鼠皮的翻领皮裘,戴一顶同色的灰鼠皮帽,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一看就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如今的兴州是王城,也算是天子脚下,勋卿贵胄,官绅人家比比皆是,这样的装扮也不算特别的显眼,却又不掉身份。

  竹韵穿一身雪貂皮裘,罩一件灰鼠披风,昭君暖套覆额,足蹬鹿皮小靴,玉立亭亭,秋水湛湛,两人一前一后相错半步,神仙侣佳,好一对玉人。

  这是兴州一条小巷,兴州近来大兴土木,很多街巷都大为改观,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看起来却都有些年头了,并不曾动过。这里本来是兴州比较繁华的一条街道,杨浩定兴州为都,重新规划大兴土木之后,这条老巷所在的街道反而一下子成了比较冷清落后的地方,行人一下子就少多了。

  老巷进去,第四户人家,挂着一张破旧的酒幡,杨浩领着竹韵施施然地行去。这是一家饭馆儿,门口立一根木柱,上边栓着黑的白的花的黄的各色狗儿七八只。一见人来,凶悍咆哮,野姓十足,就连竹韵这样一位女杀手都听得有点心惊肉跳,下意识地便摸住了袖中的兵刃。

  竹韵睨着那几只把绳子扯得笔直,不断咆哮跳跃着的狗儿,嘟囔道:“这家店主怎么养了这么多狗儿,还都这么凶,客人还敢上门么?”

  杨浩笑道:“你往门上瞅,这是个什么所在。”

  竹韵往门上一看,一看灰黑沉旧的牌子:“屠狗斋”,不禁笑道:“原来是家狗肉馆儿……”

  听得狗叫,一个系着油渍麻花皱巴巴围裙的矮胖中年人走了出来,一见杨浩便笑道:“哎哟,杨公子,您今儿又来赏光啦,快快快,里边请。”

  这中年人一出来,拴在木桩上凶狠咆哮的那些狗尽皆趴伏于地,便连一点声息都没有了,竹韵有些惊奇地看了一眼,杨浩道:“头一回看见时,我也有些奇怪,后来才知道,这位岳掌柜的开了一辈子狗肉馆,从小到大,杀的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狗杀的多了,身上自然就有一股杀气,不但这些狗嗅到了他身上的味道便骨软筋酥不敢动弹,就是一些别的野兽见了他,也会立即逃的远远的。”

  竹韵自忖也算是一等一的杀手,那些狗见了自己凶悍如旧,却会怕了这个开店的胖子,难道他的杀气比我还重?竹韵看了看这位脑满肠肥脖子粗的大师傅,不服气地道:“我看他笑的一团和气,怎么看不出有这么凶来?”

  杨浩笑道:“动物的嗅觉比人要灵敏百倍,有些我们听不见的声音,闻不到的气味,它们是能感觉到的。这位岳掌柜的叫岳尽华,每天曰上三竿才开店,太阳还没落山就打烊,一天只杀三只狗,从来就没剩下过,那手艺……,人常说狗肉滚三滚,神仙闻了站不稳,你待吃了岳掌柜的烹制的狗肉,才晓得到底什么叫香肉。”

  岳掌柜听了,挺胸腆肚,得意洋洋。

  杨浩微服于城,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此后常常便装来此大快朵颐,以饱口福。家里五房娇妻不是大家闺秀就是出身名门,狗肉是不吃的,这还是头一回带女眷来。得了杨浩夸奖,岳掌柜笑嘻嘻地道:“杨公子过奖了,祖传的手艺,小的也就这么点拿不出手的东西。这位娘子,是尊夫人吧?哎哟,瞧着可真俊,画一般的人物,也就公子您,才配得上这样的美娇娘。”

  竹韵听了羞中又喜,她飞快地瞟了杨浩一眼,只做没有听到,却不去分辩。杨浩递了串钱给岳掌柜,笑道:“少拍马屁,还是那间房,跟我留着呢吧?”

  杨浩出手大方,单独包了个小房间,人多了也坐不下,岳掌柜的便故示慷慨,把那小房间做了杨浩专用的雅间,接过钱来,岳掌柜的笑眯了眼,连声道:“当然,当然,屋里要是坐不下,就院里摆桌儿,让客人出来吃,公子专用的雅间,小的可从不许旁人进去,请请请……”

  一进屋去,果然济济一堂,人声鼎沸,猜拳的劝酒的,一个个喝得眼饧耳热,这样的市井氛围,杨浩的几位娇妻还真不适应,可是竹韵对这样的环境却习以为常。杨浩地位越往上去越不得自由,偶尔偷偷到这里放松一下,既是重温以前的平凡曰子,也是身心的一种放松,何况还有口福可享呢。

  进了小包间,放下了帘子,隔壁的喧嚣减轻了一些,二人脱靴上炕,盘膝坐定,几样清淡的小菜定好矮几四角,然后碟碗盆盘大大小小的器皿就端了上来,有凉的有热的,有蒸的有煮的,但是主料都是狗肉,中间是一只炭火锅,热气腾腾,沸水翻滚,挟一口狗肉,蘸一口酱料放进嘴里,竹韵的眼睛不禁直了:“真的……真的好吃,很好吃,好象……舌头都化了一样!”

  杨浩从热水碗中提起锡酒壶来,笑吟吟地为她斟酒道:“再佐以一口烫热的老酒,那才真是快活似神仙呢。”

  “难得的好机会,这里又没有别人,我……今天绝对不能喝酒,我要保持绝对的清醒,清醒地跟他……跟他坦白我的情意!我……我就少喝两口吧,壮壮胆儿……”

  竹韵端起碗来,抿了口酒,眸子登时亮了起来:“好酒!”

  一碗岳家自酿的老酒,马上喝得涓滴不剩……“我要见大王,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王宫外,永庆公主带着几个女真武士焦灼地解释着,但是守门的宫卫根本不听:“笑话,随便来只阿猫阿狗,说自己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大王就得接见?去去去,再来聒噪,就办你一个扰乱宫门之罪,让你蹲大狱!”

  “我真的有要事!”永庆公主急的都快哭了,这时一辆轻车自御道缓缓向宫门处行来,立时宫门大开,侍卫们肃立整齐,正与永庆说话的侍卫急了,赶紧驱赶她离开:“赶紧走,娘娘回宫了,惊了凤驾,可就是杀头的罪过了。”

  “娘娘?”永庆公主被推开了,她跷着脚尖向宫门处望去,只见车驾到了宫门口,轿帘儿漫卷,车中端坐一位丽人,左右还有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儿,犹自嬉戏打闹。

  永庆公主一俟看清了那绝色佳人的模样,不由得惊在那里:“怎么是她?她怎么会是西夏王妃!”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减肥方法  365日博  精准六肖  伟德之家  bv伟德系统  天富平台  365魔天记  六合网  365杯  新英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