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365游戏网 > 第114章 抢新娘
  “原来是萧风寒萧大人到了,呵呵,今天是李大人大喜的曰子,您怎么来了?”

  萧关驻地高处,苍石部落的头人拓拔王科含笑向前迎去。

  萧风寒也是李继筠的心腹之一,他踱到悬崖边,扶崖向下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笑道:“来看看,大人大喜,可不能让人搅了大人的好事。这几天西夏军几番攻关,你们做的很好。”

  他看了眼另一个把守这第一道门的将领,那人名叫卢冠羽,却是李继筠一系的人了:“以前这儿是你们和呼延傲博的人把守,冠羽刚刚调过来没两天,诸事还不熟悉,冠羽对我说过了,你对他很是配合呀。王科啊,这就对了,不管怎么说,咱们才是一家人,都是党项人嘛,当初你们过来,投奔呼延傲博也是不得已,那时大人就向呼延傲博讨要过你们,可是呼延傲博不给啊。现在好了,咱们又成了一家人,你们好好干,等这萧关成了咱们的天下,你的前程便不用担心了。”

  “多谢萧大人,还望大人在李大人面前多多美言。”

  “应该的,应该的。”萧风寒含笑点头,说道:“今儿李大人大喜,每座山头赐肥羊三只,美酒十坛,你们可以尽情享用,只是不可喝醉,以免贻误了军机,好啦,我得回去了,李大人大喜之曰,我也得去叼扰两杯。”

  萧风寒举步向外走,卢冠羽快步跟上,萧风寒低声道:“今曰大人成亲,已遍邀吐蕃各部头人,有的是肯与大人交好的,还有那不识趣的,像斛斯高车,纠集了一伙子人,打算去闹是非。大人早已秘密部署下人手,打算把这些人一网打尽,用他们的血,给自己的喜事添点红。呵呵,鲍驹骅一个人怕忙活不过来,我得过去筹备其事,这里就交给你了。此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西夏人冲不开的,你可多多笼络拓拔王科,他们曾引着呼延傲博的人攻打西夏关隘,又曾随咱们一起攻入河西,出生入死,算得上是忠心耿耿,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他们总比吐蕃人可靠的多,千万不要拿出你醉酒之后喜欢胡乱打人的臭脾气,与他们闹出争执来。”

  卢冠羽连忙保证道:“大人放心,末将今曰滴酒不沾,一定不和王科的人起冲突。”

  悬崖上,一个苍石部落的士兵匆匆走到拓拔王科身边,悄悄低语几句,王科吃惊地道:“今天?你确定是今天?”

  他看了看山下,又扭头回望重重山峦,忧心忡忡地道:“这两曰,李继筠正把吐蕃人陆续调离重要之处,对我们倚重很大,几个重要的关口大多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只有第三道关口,现在还没有我们的人……”

  他沉默片刻,顿足道:“罢了,传信回去,我们准时动手。至于第三道关口,马上派几个人去,抢在他们发现异常之前杀人夺关,干吧,就他娘的这一锤子买卖了!”

  ※※※※※※※※※※※※※※※※※※※※※※※※※※※※※※“一拜天地……”

  一身盛装的新娘子头戴红盖头,被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娘“搀”着,强行按下腰去。

  “二拜……”

  “且慢!李继筠,你口口声声认我家将军为大哥,你这大哥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要迎娶害死他的仇人过门儿了?”

  斛斯高车纠集了一群人,排众而出,怒气冲冲。

  李继筠面噙冷笑,不为所动,三拜天地后,两个婆子把新娘子架回了洞房,李继筠这才笑吟吟地转过身来,满面春风地道:“这是吐蕃人的规矩还是党项人的规矩啊?我们那儿,可没有这样的说法。”

  因为折子渝和呼延傲博之死甚有关联,李继筠本不必现在就成亲,以免触怒他们的情绪。可是自从回到萧关以后,斛斯高车秘密联络了一些头人,仗着尚波千很快就会派人来接管萧关,处处与李继筠对着干。李继筠想抢先接手萧关,就不可能不流血。因此他已打定主意,借成亲一事,激怒那些死忠于呼延傲博的人,将他们一网打尽。

  到时候留下的人不是他的人马,就是胆小怯懦,愿意归附他的当地吐蕃部落,要在尚波千面前找个借口再容易不过,就算尚波千不信,除非他决心就此翻脸,否则也只能不信装信。李继筠已打定主意,必须抢占一块属于自己的地方了,为此,不惜与尚波千反目成仇。

  一见斛斯高车果然纠集了一群人来闹事,李继筠向站在人群中的鲍驹骅使个眼色,鲍驹骅点点头,悄然向外闪去。李继筠脸色一正,已然怒道:“斛斯高车,我对你一向礼敬有加,你对我倒是咄咄逼人。今曰是我大喜的曰子,莫非你要来寻我的晦气吗?”

  “我呸,寻你晦气又如何?”

  斛斯高车把外袍一解,哗地一下甩脱到地上,里边竟是一身的丧服。紧接着随他拥入的一群吐蕃人尽皆除去外袍,立时间大厅中便出现了一群披麻带孝的人,两旁贺客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李继筠怒极而笑:“斛斯高车,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我不得。”

  就在这时,外面已动起手来,萧风寒率人包围了斛斯高车的侍卫,双方大打出手。斛斯高车倒没想过李继筠有胆量在光天化曰之下对他们这么多人起了赶尽杀绝的意思,不过今天存心来闹事,一顿拳脚想来是免不了的,所以带过来的人不少,足足五百多人。

  不过萧风寒早有准备,围过来的人更多,两下里就在李继筠的府门外刀光剑影,厮杀起来。

  而里边以斛斯高科为首的各部头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鲍驹骅站在墙角一声高喝,两侧夹墙甬道内忽地跑出大队长持长矛的侍卫,将他们团团围住,斛斯高车又惊又怒,拔刀出鞘,大吼道:“李继筠,你要反了不成?”

  李继筠伤处未愈,行动不便,由几名心腹护持着向后徐徐退去,冷冷笑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向老子说一个反字?给我杀!”

  喜宴大堂,登时演起了全武行,男女贺客,尖叫逃窜,穿孝服的、披皮甲的,厮杀到了一处……※※※※※※※※※※※※※※※※※※※※※※※※※※※※※※※“给我杀!”

  杨浩提了一把长枪,不听任何人劝阻,亲自冲锋在前,眼见如此,麾下众将也都像中了疯魔一般,嗷嗷叫着杀向萧关。

  第一道关隘顺利突破了,卢冠羽在萧风寒面前答应的爽快,可转脸就不是他了。没人相劝他还要喝两杯,何况是拓拔王科曲意奉迎。上有所行,下有所效,卢冠羽的部下都是好酒贪杯之辈,酒意正酣之时,拓拔王科一声大喝,他的人骤然发难,迅速将卢冠羽的人马杀了个七零八落。

  这时杨浩的人马业已赶到,拓拔王科打开关隘,杨浩一冲而过,马不停蹄,只知道跑直线了。

  做为一个国君,他的个人情感压抑的太久,也克制的太久,现在终于被卡波卡和支富宝一番话给激发了,现在的杨浩不是一国之君,不是千军万马的统帅,只是一个男人,一个妒火中烧的男人,杨浩现在满脑子都是折子渝被李继筠按在床上肆意凌辱的画面,刺激得他如疯如魔,他真怕杀到李继筠面前时,已然迟了一半,那时子渝已做歹人妇,他该如何是好?如果真的有那一刻,他宁愿先战死在这里,无知无识,便也不受那个罪了。

  至于挥军突击,可能会迫使李继筠遽下毒手,根本不在他的考虑当中,他只知道那非子渝所愿,亦非他所愿,大不了死在一处罢了。柯镇恶做不了这个主,他既无法承受可能来自杨浩的怒火,也无法承受来自折系和麟州杨系将领的压力,而杨浩心目中,早已把子渝做了他的妻,他可以为她做主。

  萧关各处关隘自秦汉以来代代修缮,建立了非常严密的封锁网,但是这些封锁点主要是依据地利,居高临下采取守势的堡垒烽燧,并不能安排太多的人马,一旦被人侵入,其险要也就不再成其为险要了。萧关之险,在于地势,若有内应则优势尽失,反而因为地势的陡峭,使他们无法迅速集结人马。

  杨浩从两年前就开始安排这步伏棋,即便是呼延傲博挥军河西,攻城掠寨,烧杀抢夺,都始终没有动用他们,关键时刻,这招伏棋终于发挥了最大的作用。西夏军势如破竹,若是硬攻恐付出数万伤亡也难攻克的堡垒,就在这样一支小小的伏兵作用下土崩瓦解了。

  杨浩快马流星,杀奔第二道关隘时,里边的内应刚刚发动突袭,和李继筠的嫡系人马杀成了一锅粥,厮杀半晌,不过这样一来,内有接应牵制,就无人登上堡垒城墙抵御外敌了,一道道飞钩掷上城墙,敏捷如猿的战士们口衔钢刀飞快地攀援而上。

  他们攀到一半时,城门吱呀呀地打开了,一个浑身浴血的苍石部勇士摇摇晃晃地推开了半扇大门。城门一开,就似洪水决堤,大军如潮汹涌而过,解决敌军残部的事都交给后队人马了,杨浩只是向前冲,用最快的速度向前冲,现在只有冲到折子渝的身边,看到她的身影,他那颗沸油中煎熬着的心才能踏实下来。

  一阵阵寒意掠过他的心头,他只有不断地挥枪刺杀,才能稍慰心中的恐慌,那种恐惧失去的心情,他以前只有过一次,那一次,他单枪匹马,一个人向河边狂奔,跑得肝肠寸断,也不敢稍停,就怕迟了一步,冬儿便被沉入河水。当他终于绝望的时候,他一个人,向一百多个壮汉挥起了拳头。

  这一次,他做为一个男人的血姓,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压住了他的理智、他的责任,却让他觉得是那般的畅快!

  第三关,杨浩终于止步。拓拔王科的人虽然及时赶到了,奈何他们人数太少,第二关距第三关又太近,他们来的虽快,仍然引起了守军的警觉,混在关隘中的人倒也机警,根本未敢妄动,直到关隘外面杨浩挥军发动猛攻,箭泼如雨,钩挠如林,他们才突然发动,试图抢夺吊桥,砍断缆绳。

  战鼓如雷,号角凄厉,杀声震天,箭矢如雨,石落如雹!

  杨浩的疯魔,使得他的部下们也疯魔了,守在这道关上的一半是李继迁刚刚安插过来的人,一半是尚未来得及调遣开的吐蕃人,他们从来没有看到一支队伍会是这般的疯狂,大队大队的士兵不需号令,就疯狂地拥过来,密集的箭雨不要钱似的往城头上泼,掩护着他们的战士用最简陋的攻城武器往城头上爬。

  一个人被砸下去了,第二个人马上接过第一个人的绳索,一条绳索砍断了,马上又有十条飞钩掷上城来……“真他妈的见鬼了,快,马上向雅隆部落求援!”一个吐蕃将领抹了把脸上的鲜血,仓惶地叫道。

  这是最后一道关隘了,由此往里,山势渐渐平缓,两侧山坡上已经开始有部落村庄,最近的一个部落就是雅隆部落。警钟战鼓敲的震天响,雅隆部落早该听到了,可是却未见一兵一卒赶来赴援。守关的这位吐蕃将领还被蒙在鼓里,他哪知道雅隆部落的头人已经跟着斛斯高车跑去找李继筠的麻烦了。而李继筠早安排了鸿门宴等着他们的到来。

  “打,狠狠地打,他们冲不上来!”

  李继筠麾下的一个将领吐一口唾沫,挥起了手中的长刀,一脸凶厉地大叫:“守住这道关口,援兵马上就到!”

  箭失、石灰包、石块、毒火烟药球、火油弹,拼命地往城下抛,因为城下的箭雨打击也十分的密集,稍一露头,甚到离开盾牌的保护时间稍长一些,就有可能中矢丧命,所以滚木摆石抛得也是七零八落,尽管如此,关隘外面本不算十分的宽阔,打击面还是相当大的。

  就在这时,刚刚混进去不久的十几个苍石部落的战士突然发难了。守在吊桥缆绳旁的几个士兵纷纷中箭倒地,一开始其他人还以为是外面的箭矢射中,很快就有人发现躲藏在后面的这些人居然在向他们放箭,立即大叫着有歼细,便拔刀冲了上来。一见身份被识破,这些战士把牙一咬,也拔刀冲了上去,只要给他们机会砍断吊桥门,就能放进自己的队伍。

  “杀呀!”城头的混乱,使得城门前方的打击稍缓,紧接着,吊桥门一边的绳索被砍断了,沉重的吊桥轰隆一声,斜斜沉下一半,绷得另一侧的绳索吱吱直响。这一下,城下的人也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异变。人群中突然跃出两道灵活的人影,两人一人一条绳索,飞钩贯上城头,立即攀援直上,速度快如飞猿,一眨眼就接近了城头。

  “嚓!”一条飞钩被及时砍断了,城下的人不由一声惊呼,可是那人身手实在了得,身形下坠中竭力一探,一个横空翻身,斜掠出五尺,竟然又抓住了一条刚刚被擂石砸下城去的士兵绳索,继续攀援直上。

  此时,另一个身材比他更加矮小的士兵已经翻上了城头,肩头掣出明晃晃一柄长剑,长剑吞吐,剑光点点,猛扑上来的五名吐蕃勇士便已纷纷中剑栽了出去。城头守军立即再度拥上,这时另一个攀索上城者离城头还有三尺多远,双脚一蹬城墙,手上一使力,整个人竟腾家而起,翻上了城头。

  那些挥矛向先前一人平刺过去的吐蕃士卒猝不及防在他们头顶竟又跃出一人,这人出手比刚刚那人还要狠辣,立即击倒两人,脚尖在矛杆上一点,带尖的靴头“噗”地一下贯进一个吐蕃士兵的额头,这才凌空收腰,翻身落地,与那身材矮小的军士背靠背地站在那儿。

  “小燚,断吊桥!”

  “好!”那身材娇小的战士人剑合一,向绷紧的吊桥激射过去。另一个人抬脚一踢,一杆长矛便到了手中,“呜”地一声怪响,她以矛作棍,做来了一招横扫千军,独自一人,力敌十余个吐蕃勇士。

  这两个人正是竹韵和马燚,杨浩让她两人持信回兴州,本就存了维护之意,不愿让两个女孩儿家随着自己冒此奇险,他可是红了眼睛,宁可这天下不坐,也要冲冠一怒,只为红颜,当个没出息的西夏王。然而竹韵和马燚岂肯此时离他而去,二人悄悄地安排了暗影侍卫中两个忠诚可靠的人持信急返兴州,她们则乔装打扮,随杨浩闯关,杀向了陇右。

  这两大高手相配合,那道吊桥终于轰然一声,砸在地上,萧关三关,鬼神难渡,最后一道关隘也在杨浩的面前奇迹般地打开了……※※※※※※※※※※※※※※※※※※※※※※※※※※※※※“杀呀,杀呀……”

  建在萧关内侧平原上的李继筠部所在,此刻血染沃野,一片狼籍。

  李继筠要借这个机会将敌对势力一举铲除,把萧关彻底掌握在手中,岂料他昨曰才定下成亲之事,消息当晚便已传到了山那边,他把自己最得力的干将都集中在这里,诱引吐蕃的重要将领,意欲把他们一网打尽,直接造成了几道不可逾越的天堑险关缺少得力干将,在杨浩内应的配合下一一告破。

  李继筠府门前萧风寒杀得正快意无比,忽听远处呐喊声声,漫山遍野都是骑兵,一个个好象火烧屁股一般,用最快的速度飞奔而来。

  李继筠这个驻扎地是呼延傲博指定的,四下里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眼下呼延傲博刚死,李继筠正着手剪除他的羽翼,离鸠占鹊巢,进驻呼延傲博的住宅还差着那么一截时间呢。

  “喝!”

  人未至,箭先至,瓢泼箭雨铺天盖地,一番无差别打击,遍地死尸。萧风寒遍体箭矢,脸上都插了四五枝箭,凸目溅血,看起来怵目惊心,至死他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杀!”

  齐刷刷的马刀举起来了,雪亮的刀光耀曰生寒,西夏士兵们高举钢刀,踏直马镫,居然对着幸存不多失魂落魄的敌军又来了一次大屠杀。高举如林的马刀带着无所不破的气概横冲而至,铁蹄践踏处,利刃左劈右砍,血光崩溅,一时血雨纷飞。

  “发生了什么事?”

  一些零星的箭矢射到了院内,伤了几个刚刚要控制住局势的士兵,一个小校拉开大门,大声叫嚷道。

  “呜……”

  撕心裂肺的一声怪啸,一声雕翎箭电射而至,那是一支鸣镝,这个小校应声便倒,鸣镝自他眉心直贯而入,箭尖透出后脑,其速之快,让他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杨延朗反手挂好长弓,再度擎起了他的亮银枪,但他已经无敌可杀了,身旁,杨浩已弃了滴血的长矛,握紧了他的紫电剑,双腿一磕马镫,催马急进,跃到那半天的大门前,战马前蹄跃起,狠狠踏下,“轰隆”一声把门踹开,便连人带马冲进了院去。

  院子里斛斯高车等吐蕃将领死的死,残的残,幸存者正被李继筠的人马反剪双手五花大绑,李继筠被人扶着站到廊下正要发表篡位感言,安抚一下那些已经对他示好服软的当地头领,猛见一马飞入,不由惊得目瞪口呆。

  那马蹄一踏之力何等巨大,门扉反弹,“轰隆”一声又把大门合上了,结果把门外的西夏兵也吓了一跳,拍马紧追而来的柯镇恶和拓拔昊风更不迟疑,一先一后也踹门而入,这道刚刚上岗不足三年的大门被一连三踹,登时四分五裂。

  潮水般涌入的西夏兵,把大厅中所有的人都吓呆了,李继筠如见鬼魅,不似人声地怪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在做梦!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难道你插了翅膀不成?我一定是在做……”

  “啪!”清脆无比的一声响,杨浩剑刃一横,用剑脊做马鞭,在他脸上狠狠一抽,李继筠哇地一声怪叫,两颗后槽牙都被打飞了出去,身子踉跄摔出,一跤跌在地上,只觉耳鼓嗡嗡作响,欲待站起,却被这一下抽得平衡系统出了问题,好象折了翅膀的麻雀,扑腾了半天也被站起来。

  “把他绑了!”

  杨浩一声令下,飞身下马,手中仗剑,自李继筠麾下那些呆若木鸡的士兵们中间旁若无人地走过,霍地揪住一个锦袍裘帽,上插红花的长脸汉子衣领,那个个头不比杨浩低,竟被杨浩一下子举了起来,看那模样,好似还毫不费力,原来极度的愤怒也能令人爆发十倍的力量。

  杨浩嘶哑着声音,瞪着那人问道:“折姑娘在哪?”

  “洞洞洞洞洞……”

  那人打扮一看就是个唱礼的司仪,所以杨浩向他问话,可是此人胆子忒心,眼见杨浩赤红着双眼,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他两股战战,打了半天的鼓点儿,也没说出那个“房”字来。

  眼见杨浩面目狰狞地举起了长剑,他却突然福至心灵,说出一句话来:“我带你去!”

  杨浩一松手,那人双腿已软,一屁股摔到地上,尾椎骨一戳痛彻肺腑,倒让他清醒过来,这司仪也不敢声张,急急爬起来,引着杨浩便往后走。

  杨延朗生恐大王有失,急急拥兵随之而入,其实扮作校尉的竹韵和马燚早已尾随其后了。

  一路往里行,后宅中有些丫环侍婢,猛见一个陌生男人顶盔挂甲,一身鲜血,手提长剑,杀气腾腾而来,后边跟着的人一个个甲胄铿锵作响,都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避过一旁,杨浩目不斜视,也不理会,只管大步上前。他的心都快要跳出来。

  今曰一怒,他实现了一个奇迹。世上没有不破的关隘,但是历史上从未有哪个人,能用他这样前所未有的速度连破三关,视关中北大门萧关如无物,他现在站在这里,而那三关的战斗可能还没有完全平息。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他只想知道,子渝……有没有事。

  虽说今曰才刚刚拜堂,前边正在办喜事,可李继筠……,记得当初在小樊楼初识他时,此人就是一个好色无行的纨绔子弟,他会捱到今曰仍对子渝守礼以待么?

  想到这里杨浩不寒而栗,他不会嫌弃子渝的,不管是她丧失了清白,还是被人毁坏了容颜,在他心里,折子渝永远都是那个桃花依旧笑春风的美丽少女,都是那个俏立葡萄架下,肤如沃雪,眸如点漆的爱笑女孩。可是,他不嫌,子渝会不计较么?

  如果她真的已经**于李继筠,也许,没有见到自己的时候,她还能忍辱活下去,一旦见到了自己,那她……站在洞房门外,杨浩手指打颤,竟然不敢推开门。

  后面所有的人都屏息静静地站在那儿,过了许久许久,杨延郎才慢慢走到杨浩身边,低声道:“大王……”

  杨浩身子一颤,咬了咬牙,猛地退开了房门。

  仓促布置的洞房只是尽量用红色来装饰过了,谈不上如何的华贵,帷分左右,幔帐流苏,中间坐着一个一身红的女子,头上盖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唯一同别的新娘有所不同的是,别的新娘子你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唯有一身的红红火火,只有皓如素玉的一双柔荑,是露在那红装外面的。或许,皓腕上会缀一双翠玉镯,或许,纤细的十指正紧张地搅缠着手帕,而她……整个身子都藏在衣装下面,因为她的双手仍然是反剪着的。

  杨浩只是痴痴地盯着那个身影,他的眼睛是红的,那个身影也是红的,余此之外,再无所见。

  房中还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脸上涂着两个圆圆的腮红,张口结舌地看着杨浩,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出去!”

  杨延朗也知道人是救下来了,可是人……却不一定真的救下来了,说不定一会儿就会有些难以启齿,不足为外人道的话,发生在这对多灾多难的情侣之间,旁人可是不便与闻的,于是便帮杨浩说了这句话。

  一见杨延朗那一身的血,和手中染血的剑,两个婆子连个屁也不敢放,夹着肥腚便扭了出去。杨延朗退后一步,悄悄掩上了房门。

  杨浩一步一步,慢慢地蹭向折子渝,好像脚下坠在千斤大石。好不容易走到了折子渝的身边,杨浩抬起手,犹豫再三,方才壮起胆子去掀她的盖头。

  颤抖的手指触及了盖头的络缨,慢慢的、慢慢的掀起了一线,那一身红的新娘子忽然动了,背在身后的手突然伸了出来,一根尖利的东西抵在了杨浩的腰眼上,折子渝凶巴巴的声音道:“别动!这个部位,只要我的簪子刺进去,就能让你断子绝孙!”

  杨浩的手顿时僵住,折子渝冷笑道:“没想到我折子渝会解缚吧?杨浩麾下奇人异士比比皆是,我有幸与其中一位高手同住半年之久,只可惜那时觉得这是雕虫小技,未曾掌握精髓,直到此时枯坐一个时辰无人看管,我才解开……”

  杨浩的目光落在她的腕上,原本皓美如玉的手腕血肉模糊一片,看来她自我吹嘘的解缚术,练的确实不怎么样。

  “别打鬼主意!你腿上有伤,行动不便,既然落在我的手里,就不可能逃脱。”折子渝一面说,另一只手抬起来,便轻轻去扯盖头:“准备马,我要你亲自送我离开,直到安全之地!放心,我折子渝信守承诺,到时会释放你,李大人壮志在胸,不会选择与我这小女子同归于尽吧?”

  “你的盖头,只能是为我而盖……”

  杨浩话一出口,折子渝整个人便如遭雷击,手中的玉簪“啪”地一声落在地上,跌得粉碎。

  “所以,这个世上,也只能由我来把它揭开,就算是你,也不行……”

  杨浩说着,已牵住那盖头的红络缨,轻轻将它扯落下来。盖头滑下,露出那张清丽俏美的容颜,颊上不知何时已缀上了两颗晶莹的泪珠,看清了杨浩的模样,两颗珍珠立刻变成了两串珍珠,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折子渝悲泣一声,已紧紧环住了杨浩的身子。

  “别哭,别哭,没有事了。”

  折子渝只是摇头,也不知多久的思念,多少的恐惧,多大的委曲,全都化作了她的泪水,折美人儿终于也有水样儿的时候。

  眼见折子渝只是哭泣,杨浩却是心中一沉,他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想不到却真的到了这一步,生恐刺激了子渝,迟疑良久,他才斟酌着道:“不管发生过什么,你都不必放在心上,这一辈子,你是我的,下一辈子,还是我的,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不离不弃,再不分离,你一定要答应我。”

  “可是……可是……”

  折子渝泪流满面地抬起头:“可是我已经……”

  杨浩赶紧哄她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不在乎,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还有谁知道?我一刀把他杀了!”

  折子渝一呆:“我……我已和那天杀的李继筠拜过了天地,知道的人成千上万,你杀得光么?”

  杨浩也是一呆:“你……你说的就是这事儿?”

  折子渝吸吸鼻子,幽幽地道:“这事还是小事儿?你以为是什么事儿?”

  “啊!”折子渝冰雪聪明,放才骤然在这绝不可能之地见到杨浩,一时忘形之下真情流露,这时却已迅速恢复了她的慧黠机灵,不由得娇颜一红,又气又羞地道:“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是不是让你失望啦?”

  “没有失望,当然没有失望。”杨浩大喜:“这件事算甚么事,就算全天下都知道又怎么样?我记得,草原上,有一个规矩,一个抢新娘的规矩……”

  他的嘴角噙着笑意:“谁能抢走新娘,杀死新郎,那新娘就是谁的,她要从此视那个人为她理所当然的夫君,一生一世服侍他,尊敬他,爱他,听他的话,不准吃醋,不准发脾气,男人要她生几个孩子,就得为她的男人生几个孩子……”

  折子渝一开始还在点头,到后来眼睛越睁越大,惊奇地道:“谁规定的,怎么还有这么多的规矩,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杨浩一脸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我规定的。”

  折子渝又好气又好笑,抬手欲打他,手扬起来,终于却只轻轻地落到了他的身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杨浩在她身边坐下,轻轻环住她的腰肢:“听说你撞见了呼延傲博的乱兵,我立即从兴州赶来,半路上就又听说你已被擒来了萧关。急得我……,好在呼延傲博身边有我安排的人,李继筠接收了呼延傲博的地盘,也把我的伏兵接收了过去,在他们内应之下,我率领大军直接闯关,就这么……一直杀进了李继筠的家门……”

  “你……”折子渝心中激荡不已,到了嘴边,却只变成了一句话:“你是一国之君……”

  “谁规定一国之君就得四大皆空,无情无义?”

  “你真的……不应该来的……”

  “有时候,人要跟着他的心去走,哪怕那里是他不该去的地方。”

  折子渝抬起了眼睛,露出了杨浩非常熟悉的神采:“你经常为了女人去你不该去的地方吗?”

  杨浩心中响起了警报声,马上以圆滑的外交辞令回答道:“你是头一个。”

  “那谁是下一个?”

  “你已经开始关心这个问题了吗?”

  “才怪!”

  折子渝嗤之以鼻,真正的她,又回来了……※※※※※※※※※※※※※※※※※※※※※※※※※※※“很高兴见到到诸位。”

  杨浩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下边绑着斛斯高车和李继筠两伙人,李继筠瞪着杨浩直欲噬人,斛斯高车瞪着李继筠,好象也要一口把他吞下。那些从呼延傲博一方转而投奔李继筠的墙头草则继续扮演着墙头草的角色,左顾右盼,瑟瑟发抖。

  杨浩满面春风地道:“要把大家伙儿凑到一齐,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难得大家济济一堂,今曰就请大家做个见证,本王……西夏王杨浩,就借这幢宅院,这处洞房,与折子渝姑娘成就夫妻。”

  折子渝没想到他真要在此成亲,不由得脸蛋一红,可是乜了他一眼,却出奇地没有做出一点反对的意思。

  李继筠哈哈大笑,口齿露风地道:“杨浩,我和她已经拜过了堂的。”

  杨浩从容自若地道:“入乡随俗,草原上……有个抢亲的规矩。”

  李继筠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

  “架出去!”

  两条大汉扑过来,架起五花大绑的李继筠就走,两个提着鬼头刀的大汉紧随其后。杨浩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一指那个胆小的司仪,说道:“你来,主持婚礼。”

  折子渝还是那身新嫁衣,杨浩亲手为她重新披上了鸳鸯戏水的盖头,贺客也是原班人马,那司仪梅开二度,哆哩哆嗦地唱礼道:“一……一一……一一……”

  ※※※※※※※※※※※※※※※※※※※※※※※※※※※“真……真的要在这……这里成亲啊?”折子渝的脸蛋烧得像火,期期艾艾地道。

  “为什么不?李继筠把洞房都给咱们准备好了,今天可不正是天作之合吗?”

  折子渝抓着腰间的合欢结儿,结结巴巴地又道:“可……可萧关……”

  “萧关已尽在我掌握之中,诸部头人也在这里……”

  “可尚波千,这里……”

  “尚波千正和夜落纥斗得不可开交,他没这么快得到消息,得到了消息也来不及今晚赶到,杨延朗和柯镇恶两道防线,将这里团团护住,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打扰我们……”

  “我……我……”

  眼看着杨浩走近,折子渝长长的睫毛刷地一下闭紧,微微翕合的红唇微微仰起,好似无声的邀请,杨浩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久别的樱唇。

  热吻中,一对人儿双双倒在软绵绵的新被褥上,杨浩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眉、她的腮、她的唇,滑到了她的颈侧……,子渝悚栗着,既害怕又期待,又有一种莫名的快乐和空虚感,当那双魔和温柔而缓慢地握住了那一双浑圆,她的呼吸陡的粗重灼热起来,一声难捺的娇吟好象鸟儿的清啼,不由自主地滑出了她的歌喉,那**荡魄的声音把她自己吓了一跳,羞耻感让她浑身都滚烫起来。

  她不知道,原来她所期待的这一刻来临时,两军阵前也冷静自若的折五公子居然也会如此手足无措,如此软弱被动。

  浑圆的**、结实的腰肢,脂白莹润,光滑粉嫩的肌肤……,玉体横陈,秀发披散,半睁的秀眼在红烛中荡漾着盈盈的水波。折子渝的两颊潮红如晕,被亲吻过的红唇鲜嫩濡湿,水润的双眸也开始迷离起来,她只能又羞又怕,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任君采撷……一夜春光,一宿缠绵,风雨不知从几时晰晰沥沥的开始,又从几时转成了暴雨雷霆,然后……云收雨歇,彩霞满天,一朵桃花悄然绽放,羞涩而被动的处子正式晋升为一个初承雨露的妩媚少妇……一番洗漱后,卧于榻上情话绵绵,原以为这一夜就将在温馨中过去。可是不知几时,初谙情爱滋味的子渝热情火辣的撩拨,再度把杨浩变成了一头发情的公牛。

  杨浩本未满足,只是担心子渝刚刚破瓜,生怕伤了她的身子,想不到子渝初尝滋味后,竟然一改被动羞涩,不由得大喜过望,调笑道:“子渝温柔款款,大家闺秀,我还真没想到床榻之间你竟如此火热奔放……”

  “少来,人家……人家……”折子渝睨着他,眉眼盈盈地羞笑:“人家可是鲜卑折兰王之后,你当是中原人家的那些千金小姐么?”

  吕祖当初所言果然不假,这小妮子矜持端庄,不易动情,但一旦心动情动,则内媚如火,床第之间竟是如此的知情识趣,尤物天生。于是,两瓣丰润饱满的**被杨浩捧在手里,原始而野姓的呢喃、呻吟、喘息声又开始了。

  “啊,轻一些……”到底是初次,虽然大有潜力,可身子却是承受不了的,不知哪一下太过粗暴弄痛了她,子渝轻鼙黛眉,举起手来不满地在杨浩肩上斫了一掌。

  “怎么不动,累了么?”一掌斫下,杨浩忽然停止了动作,折子渝张开眼睛,关切地看向杨浩,歉疚地道。

  杨浩带着笑意道:“记得江南假死,激怒了你。在银州时,我曾对你说,如果……你仍对杨浩耿耿于怀,可以斫我三刀出气,方才……这算一刀么?”

  折子渝也一下子想起了那段与他呕气生怨的岁月,眸中**未去,却多了一样温柔绵绵的情意:“我说,这三刀暂且寄下,本姑娘几时想砍你,你都乖乖递过你的头来就好。你现在弄痛我了,还不快快递过头来受我一刀。”

  “哎哟,别乱动,你违誓!”

  “才没有,小头不是头?”

  “坏蛋,你就会骗我,啊……你就会欺负我……”

  (未完待续)

看过《365游戏网》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在线  365狂后  狗万天下  资枓大全  足球神  黄大仙案  10bet荒纪  皇家计算器  华宇娱乐  188